「玩具總動員」往事

第十放映室2019-07-06 12:13:52


你還相信皮克斯嗎?


那個曾經做出第一部三維動畫長片,創造業界神話的創業公司。


那個擁有《玩具》《海底》《超人》《美食》等等總動員優秀作品的動畫公司。


那個以原創起家,最近幾年卻連續陷入創作危機的創意公司。



《玩具總動員4》(以下簡稱《玩4》)上映之前,大多數人(包括我)應該都做好了把這部電影,釘在皮克斯“狗尾續貂”恥辱柱上的思想準備。


畢竟三部曲已經足夠圓滿,還有什麼可拍的?


1995年,《玩具總動員》讓觀眾領略玩具被賦予生命、感情的新奇世界,玩具與人的羈絆從此建立。


1999年,《玩具總動員2》通過胡迪的困境,刻畫玩具被主人遺棄的悲慘結局,重新思考陪伴的意義。


2010年,《玩具總動員3》是一場盛大的告別儀式,胡迪、巴斯光年與陪伴多年的安迪揮手再見。銀幕內外的人,紛紛完成自己的成年禮。



15年陪伴,童年的完結,一切看似都圓滿到無法繼續書寫下去。


皮克斯卻做到了錦上添花。


《玩4》有熟悉套路,新玩具叉叉一心變成垃圾,直到從邦尼身邊逃走,為了找回叉叉,胡迪和巴斯光年又來了一次公路冒險。



也有“驚喜”配方,古董店、蓋比娃娃和《死寂》裏一般的機械玩偶,共同營造電影恐怖氣氛。以及片中不厭其煩地使用恐怖片常用的jump scare(突然驚嚇)鏡頭。



更把第三部突然消失的牧羊女再度尋回,並讓這個角色在歷經磨練之後成長為戰士一般的女性英雄形象。


牧羊女是最近好萊塢大片中,涉及女權意識形態的角色裏最不讓人反感,甚至會喜歡上的獨一位。



她的作用也不盡於此,還給《玩具》系列帶來了新的困境和命題——


一個玩具,可以沒有主人,浪跡天涯嗎?


前三部中,玩具的宿命是陪伴擁有他們的主人,前院的拍賣、漆黑的閣樓、送往幼兒園的捐贈卻也是他們不得不面對的悲慘命運。


但最最讓他們傷心的,是被主人拋棄



在玩具和主人對位關係中,主人投射在玩具上的感情,成為人類與玩具的羈絆,那是對逝去童年記憶的緬懷與紀念。


而在電影的世界裏,玩具成了有思想有人格的個體,卻仍固守玩具使命,讓這份羈絆在變化中愈發濃烈綿綢。畢竟,誰不會為了義無反顧的付出與陪伴而感動。


但玩具與主人的羈絆,卻也不是《玩具》系列一以貫之的至高主題,只是《玩3》把這份感情昇華到了新高度。



迪士尼創始人沃爾特·迪士尼説過這麼一句:規劃一部新電影時我們不考慮成人,不考慮兒童,只想着我們每個人內心深處,那個純淨未受污染的地方,也許世俗讓我們遺忘了它,也許我們的電影能讓人想起它。


當初,迪士尼加入,讓皮克斯得到了拍攝一部三維動畫長片機會。


一羣賣廣告片創意和軟件的程序員裏,只有約翰·拉賽特(《玩具總動員》《賽車總動員》導演)受過專業的動畫訓練。


他們剛開始創作的故事,是一個尖酸刻薄的牛仔玩具,為了擠兑走主人新歡“不擇手段”。



如果沒人稍加約束,這個故事真被拍出來,那也挺奇妙——世界上第一部三維動畫長片,還是部黑色電影。


好在劇本送到迪士尼,沒有人喜歡。


《玩具》的創意來自約翰·拉賽特為皮克斯拍攝的短片《錫鐵小兵》。



至於為什麼不拍人類而拍玩具,皮克斯也不避諱:那時候技術還不成熟,畫出來的人物總有一種塑料質感。


而對於約翰·拉賽特而言,他似乎更鐘情讓非生物的物體活過來——跳跳燈、獨輪車、錫鐵小兵,和後來的玩具、賽車。


他有天馬行空的創意和專業訓練,更重要的是,他把動畫當作一生的事業。



在拍攝《玩具總動員》之前,迪士尼提出意見,希望把這部動畫拍得辛辣俏皮一點,適合成人觀賞。


但在第一版故事中,胡迪作為核心角色,所呈現出的人物魅力卻是負數。


為胡迪配音的湯姆·漢克斯説,他(胡迪)只會耍嘴皮子,把罵人當幽默,給人很負面的感覺。



是成人了,但不討人喜歡。


説到底,角色要讓觀眾產生代入感,進而認同角色的行為。


每個人都會在一段感情中經歷高峯低谷,但不是所有人都像最初的胡迪一樣尖酸刻薄。


因為樣片被迪士尼評價為災難級別的無聊,《玩具總動員》團隊面臨解散危機。危難之際,約翰·拉賽特們沒日沒夜趕工,為了讓電影變得有趣想出無數個點子。



這是約翰·拉賽特們學到的第一課,故事情節是一切的動力,要打動人心就要一擊即中。


皮克斯從迪士尼繼承的,是崇尚家庭、友誼,接受個體相異性。也有品牌特色,追求趣味性。


所以《玩具總動員》裏,不僅胡迪和巴斯作為雙男主耀眼奪目,其餘眾配角也是個性鮮明。


胡迪一心一意想要回到安迪身邊,巴斯自始至終都要乘火箭離開地球,兩個懷着不同目標的人卻要互相依賴,狀況不斷。



蛋頭先生被來回拆碎拼裝、抱抱龍軟糯性格和聲音、火腿犀利吐槽、彈簧狗忠誠不二。



在劇情設計上,玩起了迷影梗:電影主體是雙雄片冒險故事,阿薛家裏處處有着經典恐怖片的影子。


巴斯光年的人物設計靈感,則來自科幻片中經典命題——被“洗腦”的主角,追逐虛無的目標。


而巴斯光年的“覺醒”,正是《玩具總動員》辛辣成人的地方。



巴斯深信他是心懷宇宙的太空騎警,總有一天能修好太空飛船,去履行保護宇宙的使命。


但通過電視廣告,巴斯發現了真相,自己只是一個塑料玩具。


知道了自己是誰之後,巴斯仍然相信他還可以成為太空騎警,還可以飛行。


展翅躍起,然後重重摔落。


“You are a toy!You can't fly!”



如果你也曾在KTV點過一首《老男孩》然後嘶聲力竭怒吼哭嚎,看到這裏也就懂了。


誰有過夢想,誰就有夢想破碎的時候。


誰有過成為獨一無二自己的念頭,誰就有泯然眾人的經歷。



誰曾幻想以後總有隻屬於自己的路,誰就有和別人擠到頭破血流的境遇。


成年人的殘酷物語,不過如此。


好在,這是一羣玩具的故事。


付出愛和被愛,是矢志不渝的真理。巴斯失去太空生活同時,擁有了友情和安迪的童年,如果這是他存在的意義,何不讓這份意義變得更有價值。



1999年,與第一部時隔四年的續集《玩具總動員2》上映。


上映之前,電影經歷了一場重拍風波,約翰·拉賽特重新加入,讓其重煥新生。


更有娛樂性更有趣,新角色札克和巴斯上演《星球大戰》父子相認戲份,這次換成胡迪斷手。影片在後半段漸入佳境,電梯、馬路、飛機場,每個場景都被運用到了極致,更難得的是玩具們也各有精彩發揮。



在這一部裏,胡迪面臨將被主人拋棄的危機,重新思考自己存在的價值和意義——玩具總有被拋棄的時候,收藏品卻可以在玻璃櫃裏永遠光鮮靚麗。


他原本堅信玩具的使命就是不求回報地為主人帶去快樂,翠絲的遭遇卻讓他動搖。

When somebody loved me
當有人愛上我時
everything was beautiful
一切都如此美好
every hour we spent together
我們在一起度過的每時每刻
lives within my heart
都留在我心


翠絲曾是艾米莉愛不釋手的玩具,但當艾米莉漸漸長大,翠絲漸漸被遺忘,直到被捐贈出去。



講述這段故事的三分鐘蒙太奇,曾把湯姆·漢克斯、蒂姆·艾倫(巴斯光年配音)幾個四十歲的老男人感動得痛哭流涕。


約翰·拉賽特説,在那一刻,沒有人會想這只是動畫,一堆紙上的鉛筆素描,一堆電腦數據。不,這些角色是活生生的,是真實的。


因為觀眾為他們注入了生命的感受。



在那首翠絲之歌裏,有這麼一句歌詞:“時光匆匆,我依然沒變”。


玩具被傾注美好純粹的感情,承載童年的美好回憶。這份回憶或許會被永遠珍存,童年卻已經不可追回。


胡迪和翠絲都是被“拋棄”的玩具,不會長大的他們難逃和主人分別命運,被傷害的翠絲更是失去了再度愛與被愛的勇氣。



不去愛,就不會被傷害,也就不會再有每一分每一秒都幸福快樂的感受。


那樣,作為收藏品在玻璃櫥窗裏虛度年華,又有什麼意思?


你沒法阻止長大這件事情發生,卻可以給之後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填滿回憶,即使會受傷、會難過,最終仍免不了以分別收尾。


就像胡迪做出的選擇:我阻止不了安迪長大,但我也不想錯過(和他在一起的)每一刻。


這是玩具存在的意義。



2010年上映的《玩具總動員3》,是安迪和玩具們故事的終章。


當初滿屋子的玩具,最終只剩下了胡迪、巴斯、翠絲、紅心、蛋頭一家、抱抱龍、火腿、彈簧狗。



作為“安迪的玩具”,等待他們的最好結局是進入幽暗的閣樓,被遺忘在積滿灰塵的角落。


這時的安迪,已經是個17歲的大學生,介於成人和小孩的階段,並且即將踏出最後一步——離開這些曾給他帶來歡樂的玩具。


巴斯光年們本該被塵封在閣樓裏,安迪這麼做,是把記憶封存,卻再也不會回味紀念,以後也只會在偶爾收拾閣樓看到玩具時感傷一番。


真正美好的回憶,需要銘記在心。


玩具們被誤當做垃圾扔掉,不得不被迫思考未來:閣樓還是新主人?



胡迪認為玩具一生只能有一個主人,他願意永遠陪伴安迪,但沒有什麼會永垂不朽。


一個玩具,給孩子帶去歡樂是他們命中註定的使命,對胡迪他們來説,不論這個孩子是安迪還是其他人,都該如此。


重要的是,珍貴的回憶已經保留在安迪內心,無法取代。



如果説《玩具總動員》三部曲的共同主題是陪伴,《玩4》的主題就是告別


雖然安迪已經和玩具完成了告別,但對於玩具們來説,他們仍在重複曾經經歷過的一切。


如果新主人不喜歡他們了,他們可以擺脱被拋棄的命運,成為“自由”的玩具嗎?


《玩4》有意擺脱前三部的絕對規則,讓玩具從童年美好記憶的載體功能上跳脱出來,真正把他們塑造成了有追求自由權利的獨立個體。



牧羊女是《玩4》的主角,因為她的遭遇最有代表性。


玩具被損毀、被遺棄,這個看似不可避免的玩具宿命,被牧羊女改變——手臂折斷,自己用膠帶修補;雖然過着四處流浪的生活,卻可以保護自己的同時,還能帶上她的三隻羊。


她有過被主人丟棄的遭遇,她現在擁有着自由的生活,牧羊女就是胡迪的燈塔,幫助他離開困境,除了被喜愛、被遺棄之外,無路可走的困境。



從一個主人換到另一個主人,前三部《玩具總動員》始終遵循着玩具的命運由主人決定的規則。《玩4》卻告訴觀眾,玩具的命運,可以由自己掌控。


由此,玩具也完成了角色的轉變,從被動接受的“木頭人”到主動追求的“思想者”。《玩4》是一個真正屬於玩具的故事,四部電影也讓“玩具也有生命”這個概念先行的絕妙創意變得圓滿——


有被主人愛護的玩具,也有被主人遺棄的玩具。你可以是給主人帶去歡樂的玩具,也可以是自由的玩具。


有時候,你能擁有什麼樣的生活,完全取決於自己的選擇。


胡迪最終意識到,沒人能照顧別人一輩子,沒有不散的宴席。


就像巴斯光年對他説,She's gonna be alright,Bonnie's gonna be alright.



對於每個在銀幕前看到這句話的人,都可以把邦尼換成自己的名字。


離開了胡迪,我也可以接受。


畢竟那份美好的回憶,已經成為永遠。




- END -


 關於作者 

北極沒有猴

超英擁躉,暴躁影迷。



 互動話題 

第一次在大銀幕上看的是第幾部?


📪

 如何投稿 

微信後台發送“投稿”查看投稿要求


推薦閲讀


皮克斯 | 尋夢環遊記


感謝我們有胡迪、巴斯光年的陪伴  

https://hk.wxwenku.com/d/2010856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