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祕蘋果設計天才艾維:與喬布斯一見如故 共同開啟蘋果黃金時代

騰訊科技2019-07-06 12:12:07

點擊上方“騰訊科技”,“星標或置頂公眾號”

關鍵時刻,第一時間送達



來源 / 騰訊科技(ID:qqtech

歡迎下載騰訊新聞APP,查看更多科技熱點新聞


“據艾維回憶,他與喬布斯一見如故。他説:“我們當時在會上向他展示自己正在製作的東西,我們就這樣一拍即合。


騰訊科技訊 6月28日消息,據外媒報道,蘋果於美國當地時間週四宣佈,該公司首席設計官喬尼·艾維(Jony Ive)將離開公司。消息傳出後,蘋果股價在盤後交易中下跌了1%。


艾維曾參與設計了iPod、iMac、iPhone、iPad、Apple Watch等眾多蘋果產品,但他向來低調,很少對外接受媒體採訪。


自2014年以來,騰訊科技發現,艾維接受過兩次較大規模的專訪,分別是對話美國時尚雜誌《VOGUE》、以及對話美國雜誌《紐約客》。在專訪中,艾維談到了自己的成長經歷、與喬布斯的關係以及開發蘋果產品背後的故事。我們從中選取一些有意思的細節以饗讀者。


1、艾維辦公室內張貼有英國藝術家、導演班克斯的海報。


艾維辦公室的裝飾品包括一個模擬自己的百樂寶人偶,一個橄欖球,一張結尾寫着“考慮所有該死的(f*cking)可能性”的設計海報,以及一張印着黑猩猩臉英國女王的班克斯海報。


2、 艾維曾幫助電影製作人J·J·艾布拉姆斯設計了《星球大戰》激光劍。


雖然艾布拉姆斯及其團隊設計了最初的激光劍原型,但艾維看過之後向艾布拉姆斯提出了非常具體的意見——而這些意見在《星球大戰》的最終剪輯中被採納了。艾維似乎想讓這件武器變得更原始更模擬化一些,“(艾維建議)應該降低一些精細度,讓激光劍更粗燥些。”艾布拉姆斯表示。


3、艾維十分喜歡汽車(但不喜歡豐田)。


近期傳聞蘋果或將研發無人駕駛汽車,艾維喜歡車的事實或許會引起更多猜測。根據《紐約客》報道,艾維和另一名蘋果設計師馬克·紐森(Marc Newson)都喜歡汽車,但兩人都對當前路面上行駛的車輛感到失望。


“路上也會有一些讓人驚歎的汽車。”艾維表示,“一個人的汽車其實就是另一個人的風景。”艾維右邊過來一輛下邊凸出的銀色轎車(豐田Echo),我讓他評價一下這輛車的設計。“這樣的設計令人困惑,不是嗎?沒有任何特點,顯得十分無趣。

艾維對豐田汽車的批評不止這一次。蘋果運營部高級副總裁傑夫·威廉姆斯(Jeff Williams)一直駕駛着一輛老舊的豐田凱美瑞(Camry)。威廉姆斯説艾維對這輛車的評價是“哦,上帝!


艾維擁有一輛阿斯頓·馬丁DB4,不過平常駕駛的是一輛賓利Mulsanne。艾維表示喜歡賓利完全是處於它的設計,而對於該品牌其它“隱含意義”(賓利暗示車主為超級土豪)感到有點遺憾。


4、艾維不喜歡沃爾特·艾薩克森(Walter Isaacson)撰寫的《喬布斯傳記》。


艾維表示只看了《喬布斯傳記》的一部分內容,但其中的不準確性已足以讓自己去討厭這本書。“我對這本書的評價不能再低了。”艾維表示。


5、艾維(似乎)對iPhone 6的凸出攝像頭感到不以為然。


iPhone 6凸出的攝像頭有些令人討厭,同時看起來也有些不美觀,人們很驚訝這是出自艾維的設計。艾維對此設計也不完全滿意,他説這是一個“十分務實的優化方案。


6、蘋果曾經考慮生產更大的iPhone 4。


蘋果跟上手機大屏趨勢的時間有點晚,但艾維表示,蘋果在很早之前就在考慮推出大屏手機。他的工作室根據iPhone 4的原型設計出了大屏智能手機,但是顯得“笨拙”、“無吸引力”,蘋果放棄了生產。


7、 艾維不在乎谷歌眼鏡(庫克也不在乎)。


這並不令人驚訝。艾維始終認為,智能手錶比眼鏡上顯示屏更加適合於顯示提醒通知。


艾維在看到谷歌眼鏡產品後表示,很明顯“在人臉上做文章是個錯誤的選擇。”同樣,庫克也表示,“我們一直都認為眼鏡產品不是一個明智的方向,因為有些人並不想佩戴這樣一個東西。我們一直相信,眼鏡是侵入式的,並沒有將技術置於後端。我們堅信這會是一個失敗產品,而你們知道的,迄今為止它確實失敗了。”庫克將Apple Watch戴在手腕上繼續表示:“這個(手錶)不會令人感到不愉快。這也沒有在你和我之間建立起一道障礙。


8、 艾維對摩托羅拉智能手錶設計不感興趣。


艾維要求記者不要説出產品的名字,但我們能猜出來。


艾維這樣抨擊對手的產品,“他們的價值主張是‘生產任何你想要的東西,並允許你選擇任何你喜愛的顏色。’而在我看來,這等同於放棄了自己作為設計師的責任。


9、庫克可能並不喜歡Beats的硬件設計。


庫克喜歡談論Beats音樂及其播放列表,但我們還沒怎麼聽過他討論Beats耳機。原因可能是:


庫克在採訪中先讚美了Beats的在線音樂服務和Beats員工,之後才談及硬件產品部分。


“喬納森是否參與設計了Beats的部分產品?”庫克表示,“顯然,你看看產品外觀就知道是沒有。不過,用户購買的並不是設備本身,而是背後的服務。


10、喬布斯稱他為“精神伴侶”


艾維很少接受採訪,更不用説公開發表演講。但在喬布斯去世那一天,為了他稱之為畢生摯友的人,艾維破例發表講話。而喬布斯生前曾將艾維稱作他的“精神伴侶”。


除此之外,喬布斯1997年重返已經離開10年的蘋果時就意識到:當時剛剛20多歲的艾維是一位天才設計師,他不僅可以幫助他創造最前衞、最熱門的設備,而且還善於組建團隊。艾維就像鋒利的刀子一樣堅韌不屈,但又不乏靈活性。最重要的是,他與喬布斯一樣,對“物”充滿了熱情。艾維曾説:“我喜歡做東西,而且喜歡親自動手。


換句話説,來自倫敦東北部的“好好先生”才是蘋果的最大祕密武器。艾維始終對木工活情有獨鍾,並認為設計師應當把設計才華留在後台,在那裏做出最好的東 西。他説:“説起來有點兒矛盾,我認為我們的目標是讓你感覺根本沒有什麼設計。


11、工作時專注崇尚簡潔


維痴迷於設計類博客,那些網站緊盯着蘋果的一舉一動,不管是泄密還是流言,產品諜照還是屏幕信息都不放過,同時他們還經常對蘋果未來的產品進行預測等等。其中有一個博客甚至還臆想讓艾維設計世界上所有的東西,比如高速公路上的標識、可口可樂、太陽能系統……通過媒體的報道,你可能偶爾見過艾維的照片,比如在白宮領取設計獎,在倫敦接受騎士爵位,在舊金山與雅虎CEO瑪麗莎·梅耶爾(Marissa Mayer)和諸多硅谷高管一起晚餐等等。但實際上,真正的艾維仍然是在蘋果總部專心致志地工作的那個人。


蘋果設計工作室保密性非常高,潛入這裏的難度恐怕比混進朝鮮內閣會議還要難。雖然這裏的員工不多,但卻擺放着各種各樣的工具、材料和加工設備,可以加工世界上還不存在的東西。有報道稱,就連艾維的妻子希瑟·佩格(Heather Pegg)都沒去過設計工作室,他甚至沒有告訴佩格自己的工作性質。此外,艾維的兩個雙胞胎兒子也像大多數蘋果員工一樣,沒有去過工作室。


工作室的窗户被染上了各種顏色,屋子裏播放着員工們最喜歡的音樂,艾維認為這是必不可少的。他説:“我發現自己在寫作時喜歡安靜,但在設計時,卻無法忍受安靜的氛圍。”據説蘋果的設計團隊有一條不成文的規定,那就是在喬布斯突然闖進來時放下手頭工作,然後把音量調高來壓過喬布斯的怒吼聲,以儘可能避免大家因此而分心。


12、天生的工業設計師


艾維似乎天生對工業設計有着深刻的理解。他在倫敦市郊的清福德(Chingford)長大,對於喜歡在樹林裏玩耍的城市孩子來説,那是一個理想之地。他的父親邁克爾·艾維(Michael Ive)是一個銀匠,祖父則是一名工程師。當艾維還小時,他的父親就曾幫助英國政府開發和制定了設計教育的標準。當與兒子一起製作各種東西時,老艾維會讓兒子先畫圖,再動手建造。


上高中時,艾維學習了雕塑和化學。1985年,他被紐卡斯爾理工學院錄取。在那裏,他以極度關注細節而著稱,製作了數十個助聽器模型,以供聾啞兒童和老師使用。畢業後,艾維供職於一家名叫Tangerine的小型設計諮詢公司。他為蘋果設計的一個項目深得對方喜愛,蘋果為此於1992年將其招致麾下。


13、與喬布斯開創黃金時代


據艾維回憶,他與喬布斯一見如故。他説:“我們當時在會上向他展示自己正在製作的東西,我們就這樣一拍即合。”艾維當時談到了一種疏離感,喬布斯也有同感。艾維説“當感覺自己看待世界的方式十分特殊時,你會有一種被放逐的孤獨感。正因為如此,我們兩個人對世界的理解幾乎相同。


在今天的設計評論家看來,喬布斯與艾維的合作象徵着產品設計黃金時代的到來。當時,製造商開始意識到,消費者願意為一流的工藝支付更多錢。喬布斯和艾維都秉承着相同的理念,他們認為,電腦未必要具備太強的科技感,讓人一看便認為這是屬於美國宇航局的東西。他們合作的首款產品——糖果色的iMac紅極一時,讓消費者感覺它就像是一個迷人的朋友,雖然頗具革命性,但卻平易近人,男女通吃。艾維説:“我認為,我們真誠地希望創造新穎而有創意的物品、產品和創意。與此同時,還要給他們帶來些許的親切感。


iMac之後,艾維與喬布斯又給筆記本配上了酷酷的磨砂鈦金屬外殼,然後是白色筆記本。在蘋果眼中,電腦和媒體設備都是工具,不只是一個裝滿電線和內存的盒子,也不只是各種小型設備功能協調之後的集合體。隨着iPod和iPhone相繼誕生,它們就像魔杖,可以接收隱形的信息流。


自始至終,艾維完善了蘋果的設計過程,他始終堅信:優秀的設計可以創造市場,但真正重要的是思想。對此艾維職業生涯中存在另外一個矛盾:在當代文化中,當點擊量和點贊數逐步在價值上壓制內容本身時,純淨的思想反而顯得越來越有價值。艾維説:“我認為,純淨和特立獨行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重要,你不能再單純通過焦點小組來獲得觀點。開發概念和創建原型可以在團隊中引發迷人的對話,這是我參與了數十年的過程,但我依然視其為奇蹟。




近期精選

蓋茨後悔讓谷歌推出了安卓 WP是怎麼被玩死的?

一文讀懂任正非對話美國科技作家

小米“重回”中國:要從華為OV嘴裏搶食不容易


https://hk.wxwenku.com/d/201085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