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反腐挺向縱深,地方銀行高管密集被查

中國新聞週刊2019-07-06 11:25:01

防範金融風險

需對地方銀行從嚴監管


在查辦項俊波等一系列金融大案要案後,金融反腐走向縱深,地方銀行逐漸成為查辦的重點之一。

 

6月26日,湖南省紀委監委在三湘風紀網發佈消息稱,根據長沙市委巡察移交的問題線索,經查,長沙銀行黨委委員、副行長孟鋼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接受長沙市紀委監委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

 

根據信息披露規定,孟鋼所在的上市公司長沙銀行很快就發佈了公告,稱相關工作已妥善安排,副行長被調查一事不會對銀行的日常經營和長遠發展產生重大影響。

 

資料顯示,長沙銀行於去年9月登陸資本市場,其既是湖南本土最大的城商行,同時也是湖南首家上市銀行。

 

孟鋼是長沙銀行系統內成長起來的領導幹部。他曾任職於農業銀行長沙分行,2001年擔任長沙銀行下屬湘銀支行行長,如果從那時算起,孟鋼已在長沙銀行系統內工作18年,可謂根深蒂固。

 

地方銀行高管10餘人落馬

 

就地方銀行高管被查而言,孟鋼只是最近落馬的一個。中國新聞週刊梳理髮現,據不完全統計,截至6月28日,今年上半年地方銀行高管至少有12人被查或雙開。

 

他們分別是:棗莊銀行股份有限公司原黨委書記、董事長呂士偉;江蘇連雲港東方農商行董事長馮濤;湖南懷化農商行原黨委書記、董事長楊小峯;湖南洪江農商行原黨委書記、董事長蔣明;棗莊銀行黨委委員、副行長朱玉軍;黑龍江伊春農商行原董事長汪海軍;河南羅山農商行原董事長李剛、羅山農商行行長費明升;江蘇徐州市銅山農村商業銀行原副行長王如席;四川成都農商銀行原黨委書記、董事長傅作勇;江蘇紫金農商銀行副董事長黃維平等。

 

這些落馬的地方銀行高管來自山東、江蘇、湖南、黑龍江、河南、四川等多個省份。湖南懷化農商行的楊小峯與湖南洪江農商行的蔣明,兩人均屬農商行系統,同天被查;河南羅山農商行的原董事長和行長也是同時被查;棗莊銀行的呂士偉與棗莊銀行朱玉軍有先後關係,呂士偉1月份被雙開,三個月後朱玉軍落馬。

 

其中稍有特別的是江蘇紫金農商行黃維平配合調查一事未見官方通報。不過,紫金農商行本月初發布公告稱,公司副董事長黃維平因個人原因正在配合有關部分調查,不能正常履職。

 

公開資料顯示,紫金農商行是國內首家A股上市的省會城市的農商行,也是今年首家上市銀行。紫金農商行的招股説明書及近三年年報顯示,作為副董事長的黃維平2018年年薪為125萬元。

 

金融圈子小,廉政風險易傳染

 

金融機構腐敗表現形式多樣,有的甚至與黑惡勢力交織在一起。

 

以前文所述江蘇徐州市銅山農村商業銀行(簡稱“銅山農商行”)原副行長王如席為例,6月初他成為江蘇省紀委監委通報的為黑惡勢力充當“保護傘”的典型之一。

 

江蘇省紀委監委稱,王如席是因收受涉黑組織所送財物,幫助涉黑組織辦理銀行貸款,為涉黑組織違法犯罪活動提供資金被立案審查調查。銅山農商行是江蘇組建的第62家農商銀行,也是江蘇省最後一家改制的農信社。

 

該行2016年5月正式掛牌、前身為徐州銅山農信社,彼時,王如席就擔任徐州銅山農信聯社副主任。可以説,不管是在徐州銅山農信聯社還是改制後的徐州銅山農商行,王如席都是核心高管之一。

 

之前券商中國瞭解到,徐州銅山農商行是當地最大規模的農商行,早在開業之初即下轄85個支行、分理處,41個自助網點,擁有850名員工,資產規模突破282億元,擁有126萬户存款客户,存款230億元,擁有貸款客户接近5萬户,貸款近161億元。

 

中國廉政法制研究會反腐敗司法研究中心主任、湘潭大學法學院教授吳建雄在接受中國新聞週刊採訪時表示,就功能來説,地方中小銀行是人民的銀行,主要是為小微民營企業和城鄉居民提供基礎性服務的。但該行竟然為黑惡勢力提供資金,這顯然非常不合適。

 

再如棗莊銀行,其前身為成立於2002年的棗莊市城市信用社,後在2007年經山東省銀監局同意擴股改制而成。棗莊銀行官網披露的信息顯示,棗莊銀行分支機構共有25家,其中絕大部分都位於棗莊市。

 

年初,棗莊銀行原黨委書記、董事長呂士偉被雙開,棗莊市紀委監委在雙開通報中提到,呂士偉“存在收受禮金、公款購買購物卡、向高管濫發獎金、公款旅遊、選人用人唯親唯圈、搞個人宣傳,形式主義、敗壞行業風氣、污染企業政治生態,超越職權核銷呆賬貸款,侵吞公款,涉嫌貪污犯罪”等諸多問題。

 

巧合的是,呂士偉以及棗莊銀行原黨委委員、副行長劉永涉同在3月被提起公訴。不久後,現任棗莊銀行黨委委員、副行長朱玉軍也被查。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駐銀保監會紀檢監察組組長李欣然在接受媒體採訪時曾表示,在查處項俊波等一系列大案要案時發現了一些系統性問題,“金融圈子小,同學、師生、同事、親友等裙帶關係交織,廉政風險容易相互傳染,利益板結化突出,監管者與被監管對象之間親而不清、公私不明,容易形成利益團伙。

 

事實上這是金融行業共有的特點,即使是農商行、城商行這樣的地方中小銀行中,上述問題也同樣存在。

 

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助理研究員劉典在接受中國新聞週刊採訪時表示,金融機構一旦腐敗危害甚大,正常的流程、規章制度和業務操作常被破壞,而這就會帶來不可控的金融風險,甚至誤入歧途

 

中國銀行業協會前副祕書長、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王衍行認為,用人唯親唯圈會助長腐敗,甚至會置黨紀國法於不顧,形成“劣幣驅除良幣”的現象

 

金融反腐走向縱深

 

地方銀行高管密集落馬的背後,是年初十九屆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第三次全體會議公報中明確指出,要加大金融反腐力度,對存在腐敗問題的,發現一起堅決查處一起。

 

“重點領域、關鍵崗位、權力集中、資金密集、資源富集的部門和行業”將會被重點監督。可以説中紀委的這份公報為今後的金融反腐定下了一個基調,即金融反腐會不斷深化。

 

吳建雄認為,金融反腐走向深化表現在三方面:一是查辦案件涉及金融監管、銀行、保險、投融資等多領域;二是落馬官員級別和數量;三是在金融反腐總體佈局上,中央不僅強調抓關鍵崗位,而且還向中管金融企業派駐紀檢組開展常態化內部監督。

 

王衍行在接受中國新聞週刊採訪時強調,中央金融反腐不僅是必要的,而且是非常及時的

 

他分析指出,一方面可以及時遏制金融領域大案要案的發生,另一方面可以亡羊補牢,挽回巨大的金融損失。

 

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助理研究員劉典認為,金融反腐不單單是反腐,更是防範系統性金融風險中的重要一環

 

他提到,因過去幾年金融條件較為寬鬆,在金融行業發展和擴張的過程中,由於信息披露制度不完善以及權力尋租的一些現象,金融體系內資產泡沫化以及流動性風險隨着金融條件趨緊導致風險性因素不斷積累。而金融反腐,是從人事領域防範化解系統性金融風險的重要表現。


值班編輯:俞楊


▼ 

推薦閲讀

被調侃“有個好爹”, 德雲社少班主郭麒麟:説破無毒

《千與千尋》人物圖鑑:18年後,揭開成人世界真相

“強姦犯如何再次當上了老師?

https://hk.wxwenku.com/d/201085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