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姦犯如何再次當上了老師?”

中國新聞週刊2019-07-06 11:24:22

應當進行從業限制

禁止再從事相關行業


“他叫我過去以後,迅速就按着我的雙手,另一隻手就在我的胸部還有我的下面亂摸,然後嘴巴在我臉上亂親……”


圖/“百姓關注”視頻截圖

 

近日,貴陽中加新世界國際學校六年級女生,12歲的娜娜(化名)告訴家人,自己在學校遭到了猥褻。而向她和其他女同學伸出魔爪的,是她們的語文老師劉某林。

 

劉某林此前擔任過一鄉村小學校長,曾因強姦罪被起訴,被判七年刑期。外界不禁疑問:一名有前科的強姦犯,如何重新當上了老師呢?

 

 

“我一定要找到這個老師,當時我殺人的心都有了。”據貴州廣播電視台公共頻道“百姓關注”欄目報道,娜娜的父親馬先生(化名)得知真相後憤怒不已。

 

為了證實女兒所言,馬先生讓娜娜聯繫劉某林,謊稱事情被同學發現。“就是你爸爸媽媽來問你,你也不能承認這個事情,你就説老師關心你。”“這個事情我在班上會處理。”通話中,劉某林反覆叮囑道。

 

娜娜稱,劉某林每個星期至少要侵犯她一次,而實施的地點有時在他的車上,有時是在挨着教室的一間辦公室裏。

 

受害者不止娜娜一人。據報道,其他班的一個女生告訴娜娜,自己被劉老師“摸過很多次”。同學小雪(化名)也稱,劉某林在班級南京遊學活動期間,把她拉去他的房間幫他洗短褲,還讓她坐自己腿上。


圖/“百姓關注”視頻截圖

 

“在電梯,有時候在樓道或車上,有摟抱或是親吻。”小雪的父親稱,劉某林在微信上喊小雪“寶貝”“乖啊”“親啊”。

 

事情暴露後,貴陽中加新世界國際學校表示可以減免學費,但憤怒的家長們選擇了報警。該校小學國際班學雜費每學年為29500元。

 

“劉某林對其違法犯罪事實供認不諱”,6月25日,貴陽市觀山湖區公安分局發佈通報稱,劉某林因涉嫌猥褻兒童罪已於6月11日被公安機關依法刑事拘留。

 

更令人不可思議的是,隨着事件的不斷髮酵,細心者還發現,劉某林此前在遵義市餘慶縣勤勇小學任教,曾因強姦幼女獲刑七年。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在13年前的案發地勤勇小學附近採訪時,村民們提到劉某林就怒不可遏,表示當年自從劉某林擔任校長後,女老師不敢來這裏教書,女學生不敢去上課,好好的學校被他毀了。

 

餘慶縣相關工作人員也對媒體表示,劉某林確實擔任過某小學的校長,離職原因在於受到了刑事處分,而刑事處分的具體原因為2006年因強姦罪被起訴並被判7年刑期。

 

 

“強姦犯怎麼還能當老師?怎麼當上老師的?”消息一出,外界議論紛紛,表示難以置信。

 

這一事實的確有悖常識,也不符合法律規定。《教師法》第十四條明確,“受到剝奪政治權利或者故意犯罪受到有期徒刑以上刑事處罰的,不能取得教師資格;已經取得教師資格的,喪失教師資格。”

 

《教師資格條例》第十九條也規定,“品行不良、侮辱學生,影響惡劣的”,由縣級以上人民政府教育行政部門撤銷其教師資格,被撤銷教師資格的,自撤銷之日起5年內不得重新申請認定教師資格,其教師資格證書由縣級以上人民政府教育行政部門收繳。

 

按理説,劉某林應該被撤銷教師資格證,教師資格證書也被收繳,他又是如何通過學校的資格審查呢?中國新聞週刊注意到,貴陽中加新世界國際學校官網發佈的招聘教師啟事中,其職位描述中明確寫着要“有教師資格證書”。

 

中國新聞週刊就此疑問致電該學校,一位工作人員表示“不清楚”。當家長詢問貴陽中加新世界國際學校是否調查過劉某林此前任教情況時,該校校長答道,沒有。

 

有不願具名的民辦學校工作人員分析,一般來説,教師招聘過程中,就算擬錄取者不開具無犯罪證明,至少也得具備教師資格證。除非學校“刻意為之”,不然不會無故錄取無教師資格證者。

 

還有一種可能,劉某林出事後教師資格證書並未被收繳。餘慶縣教育局答覆《中國青年報》説,因年事久遠,正在查找當年的檔案,目前尚無結論。

 

“學校對在校未成年學生承擔教育、管理、保護義務,學校未盡相關義務時,應當承擔與其過錯相適用的責任。在教師招聘時,對被招聘者應當進行有無犯罪記錄的考察。”北京市蘭台律師事務所律師、法學博士張佳華接受中國新聞週刊採訪時説道。

 

觀山湖區人民政府新聞辦通報稱,該區聯合調查組已進駐學校,責令學校全力配合公安機關和司法部門的調查工作;全面調查和監管中加學校師德師風建設和教育教學常規管理等工作,持續對涉事教師任教班級全體學生進行心理疏導。


圖/微博

 

 

“這個老師要嚴辦,給社會一個交代,給孩子一個交代。”娜娜的父親馬先生態度堅決。關注此事的網友也紛紛呼籲嚴懲劉某林。

 

張佳華分析,猥褻兒童的,根據《刑法》第二百三十七條規定,比照強制猥褻罪從重處罰。關於強制猥褻、侮辱罪,以暴力、脅迫或者其他方法強制猥褻他人或者侮辱婦女的,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聚眾或者在公共場所當眾犯前款罪的,或者有其他惡劣情節的,處五年以上有期徒刑。

 

“根據我國《刑法》第六十五條規定,有前科的人在原刑罰執行完畢五年之內再犯罪的,是累犯,應當從重處罰。”張佳華表示,關於性犯罪,除了懲戒,還應根據其性犯罪的原因進行相應的心理或生理治療。“這方面目前我們做得比較匱乏。”

 

事前的預防也同樣重要。未成年人被性侵的案例,一再見諸媒體,很多時候是源於熟人作案比例高,事前預防不到位。

 

“對於有性侵兒童前科的人,我們的從業禁止機制是缺乏的。”公益組織“女童保護”主要發起人、負責人孫雪梅接受中國新聞週刊採訪時稱,據美國司法部統計,17%有性侵兒童犯罪前科的人會再次犯罪。中國雖然沒有相關數據,但可能存在類似情況。

 

張佳華也建議,“應當對性犯罪進行從業限制,禁止再從事兒童教育等針對兒童羣體類的行業。

 

中國新聞週刊不久前曾發表文章《限制涉性侵人員從業,斬斷伸向孩子的魔爪》,報道過上海和廣州先後出手限制涉性侵犯罪人員從業。對於兩地的做法,公眾也呼籲“全國推廣”。

 

這一主張或許會成為現實。最高人民檢察院制定下發的《2018—2022年檢察改革工作規劃》第15條指出,“未來五年,檢察機關要深化涉罪未成年人的教育感化挽救工作……建立健全性侵害未成年人違法犯罪信息庫和入職查詢制度。

 

“這有一個試點階段,肯定會逐步建立起來。”孫雪梅認為,關鍵在於信息庫建立後如何管理和使用,這都需要有相關規制。


值班編輯:俞楊


▼ 

推薦閲讀

被調侃“有個好爹”, 德雲社少班主郭麒麟:説破無毒

《千與千尋》人物圖鑑:18年後,揭開成人世界真相

各方迴應貴州幼兒園性侵疑雲:圖片為舊圖,員工查無此人

https://hk.wxwenku.com/d/2010849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