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之後要不要做朋友|“我們”還是“我們”嗎?

社會學了沒2019-07-06 08:04:09



原創

作者:簡妮

轉載請聯繫微信號isocialor

編輯:星野



社長説

拉扯中模糊的是愛的邊界,逃避的是分開的現實。




● ● 

分手之後要不要做朋友|“我們”還是“我們”嗎?


昨天,范冰冰和李晨在微博官宣分手。

 

2014年因戲結緣,他們從最初的我們我們,永遠,再到我們不再是我們,我們依然是我們,可以説走完了一對情侶從熱戀到承諾,最終無法相守分道揚鑣的完整過程。

 

 



儘管毀了婚約分了手,但兩人的言辭中還是滿滿的温情和祝福,甚至還提到了未來仍會有支持與愛。

 

但是情侶分開之後真的可以仍然可以作為朋友給予對方支持和愛嗎?


我們真的可以依然是我們嗎?

 

分開之後還想做朋友,究竟是分手時判下的緩刑,還是還是捨不得、剪不斷的情愫呢?


今天我們就來聊一聊分手之後與前任有關的那些幻想與現實。

 

不是每一段關係分開之後都能做朋友

 

愛情可以説是所有人類情感中,最親密的一種。我們與伴侶分享我們生活的大部分時間、身體、生活習慣和或好或壞的脾性,兩個人揉在一起,成為親密的一體。


但當關系走到尾聲,我們常常無法接受最親密的人要變成陌生人,所以喜歡用“分手之後做朋友來給自己一個喘息和安慰。

 

相比起演藝圈其他轟轟烈烈的撕扯大戲,王菲和李亞鵬當年的分別也許顯得更温暖。


8年婚姻之後,王菲在微博寫下這一世,夫妻緣盡至此。我還好,你也保重”而李亞鵬也温暖迴應,自己想要一個家庭,而對方是一個傳奇,他還説“懷念十年中所有的美好時光,愛你如初


在之後社交網絡和新聞媒體一度猜測兩人分手的原因時,他們也作出了坦然、誠懇、温暖甚至是幽默的迴應。


離婚至今,兩人還一直因為孩子保持着和平的聯繫,也始終在對方的生活中扮演着重要的家人、朋友的角色。

 

 

也許聽起來像是個傳奇,在萬眾矚目中結束感情還能如此坦率和從容,但為什麼這樣的關係少之又少,一般人還真的很難做到呢?

 

也許我們應該先聊一聊人們為什麼在分手之後希望做朋友。

 

美國的心理學研究者Griffith2017年針對近300位女性和250名男性做了一次調查,希望瞭解人們究竟為什麼希望分手之後繼續做朋友。

 

首當其衝的原因是因為人需要安全感,我們不想突然失去來自愛人的支持和力量。


第二個重要的原因是我們與愛人之間常常存在着財務、家庭、共同朋友圈子的交際,現實看來也確實難分你我。


第三層原因其實是我們內心的文明和惻隱之心,不願意突然地傷害對方的感情。而最後一個原因是也許大家對前任還有感情,還抱着也許可以複合的心態。

 

無論是哪一種原因,其實都在告訴對方:

雖然不能以愛情的名義繼續,但我真的離不開你。

 


那麼什麼樣的戀人最有可能渴望和追求繼續做朋友呢?

 

-傾注型的戀人只要不失去你怎麼樣都可以:心理學家將成人的依戀類型劃分為兩個維度——焦慮和逃避,傾注型戀人擁有着很高的焦慮感和很低的迴避慾望,所以當無法接受的分手時,他們會選擇迎頭而上,持續地降低自尊以換取任何形式地停留。

 

-想法同步的戀人“我們確實不合適”“我也同意”大多數慘烈的分手都來源於一方的決絕,但仍不排除有不少情侶是對於雙方的關係有着同樣的認識,也就是大家都覺得不太合適了,於是禮貌而體面地商量着分了手。這種類型的伴侶雙方都大多平和堅定,分開之後少有羈絆,還可以保持不遠不近的安全關係。

 

-利益共同的戀人除了愛情,還有更多重要的東西因為愛人常常分享着我們生活的各種方面,可能是想法、感受,可能是車子、房子,可能是形象和名望,甚至是共同的朋友和家人。在這種情況下戀人會迴避撕破臉,而尋找一種對雙方都好一點的方式來維繫他們的共同利益。

 


而在以上的三種類型中,王菲和李亞鵬,也許也是范冰冰和李晨恰恰能夠滿足第二和第三種,也就是雙方心理都同頻地意識到不合適,沒有辦法再一起生活,但是仍然有許多牽連和掛念,於是能夠理性地和平共處。

 

但即使是這樣,分手的情侶真的能做到從戀人到朋友的一秒切換嗎? 

 

大多數戀人無法一分手就成為朋友


分手之後能和平共處的人本來就少,能成為朋友的少之又少,而能快速切換模式秒便更是鳳毛麟角。


美劇《老友記》中有一對牽絆了很多年的情侶RachelRoss,從暗戀到追求,從在一起到分分合合,他們經歷了感情當中你能想象的各種捨不得、放不下和斷不了。


在分手之後,他們先是花了一段時間接受分手這個事實,再在共同朋友當中掙扎、求助,重新磨合新的相處模式。


直到他們能夠真的意識到愛情結束了,心平氣和地對待對方的新感情,還能夠偶爾以前任的身份調侃。


這個完整的過程光是在快節奏的情景美劇裏就花了兩三季,更何況是處在複雜的現實生活中的你我呢?

 


我們常常遇到分手做朋友是被同時提出來的:


雖然我們不適合在一起了,但我覺得我們還可以做朋友

你別難過,我還會以朋友的身份陪伴你

 

往往那些焦急地一分手就要做朋友的人是最沒有準備好分手的人。他們只能倉促地安慰自己“我還沒有失去他,或者倉促地給對方一個交代我並不是要拋棄你


拉扯中模糊的是愛的邊界,逃避的是分開的現實。

 

我曾有一位朋友在分手時對交往四年的男友提出,雖然不能做戀人了,但是我真的真的不能失去你,你讓我做你的朋友好不好?

 

而她的男友卻説:我要怎麼做你的朋友呢,要聊天嗎?聊天還能用平時的那些表情包嗎;要見面嗎?見面了卻不能親你抱你牽你的手嗎;我以後要怎麼稱呼你怎麼叫你呢,你以後有了新的男朋友我難道還要打招呼和問好嗎?

 

對於沒有準備好的人來説,有時候也許做朋友也是殘忍的。

 

那麼我們應該怎樣去判斷什麼時候是可以做朋友的時機呢?也一個許以下幾個方面可以幫助你對自己的關係進行一個小判斷:


你已經不覺得受傷或憤怒,或者未解開的心結;

兩個人已經足夠認清戀愛關係已經結束,並且希望尋求一個新的相處模式;

你們都更成熟有了更重要的生活重心,而不是圍着老朋友轉;

這個友情不會阻擋你們開始新的生活和發展新的感情;

 

從最初的朋友發展為戀人,再退回朋友,一定不是最初的友情那麼簡單,而包含着滿滿的回憶和牽掛。


新的朋友的模式會對雙方都更有挑戰,處理好了可能真的能收穫一位不可取代的知己,處理不好可能又會把自己逼回無盡的漩渦無法脱身。

 

離開分手的痛苦漩渦

 

分手註定是一段痛苦的修行,我們需要收拾好一起用過的東西、關掉共同喜歡的電影、換掉情侶頭像、告訴至親和好友,還需要打從心底裏接受,這個人的愛情以後與我無關了。

 

因為深愛過,分手之後與前任的相處就顯得更尷尬、無力和難過。我們生怕看不到他心裏一直惦念,又生怕看到他的新生活與我無關。



我們嘗試拉黑他的微信,卻總忍不住頻頻點開他的朋友圈;我們嘗試告知天下分手的事實,卻總會偷偷地打聽他過得怎麼樣;我們已經説好了不聯繫,卻還在午夜夢迴常常想起。

 

與前任的相處真的很難,但我們還是可以努力地做一些嘗試,讓自己和對方都更好一點。

 

比如,你可以尋找一些新的生活重心,健身、度假、瑜伽、烹飪,書寫新的故事才有可能替代舊的回憶;

 

比如,你可以重新建立你的生活習慣和秩序,把那些與TA有關的頻道慢慢關掉,漸漸淡掉,有意識地掙脱出來;

 

你還可以尋找其他親人、好友的幫助,傾訴和被愛是最好的療愈。

 

如果有一天,你們再次相逢,覺得雙方都過的不錯,也許可以不遠不近地做回朋友,那也需要重新建立你們的邊界,迴避以前的相處模式和習慣,同時尊重對方的新生活。

 



愛時不將就,散了不強求。

走出來了才會有更好的人、更好的生活和更幸福的未來等待着你們。

 

參考文獻:

GRIFFITH, R. L., GILLATH, O., ZHAO, X.,& MARTINEZ, R. (2017). Staying friends with ex‐romantic partners: Predictors, reasons, andoutcomes. Personal Relationships.

 

●  

1

和男朋友發生過關係還能不能毫無顧忌地分手?|社長陪聊

假性親密關係:你們分手,可能是因為沒有真正在一起過

情感困惑:明明不快樂,為什麼不分手?



社會學了沒

泛社會興趣社區

理解社會 探索自我


微信 ID: socialor

合作請加微信:isocialor




https://hk.wxwenku.com/d/2010819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