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 從家裏到家外,中國人的“家國情懷”從何而來?

社會科學報2019-07-06 04:02:39

 

點擊上方“社會科學報”關注我們



從《易經》中的“蒙以養正”,《禮記·禮運》篇的“老有所終,壯有所用,幼有所長,矜、寡、孤、獨、廢疾者皆有所養”,《荀子·王制篇》中“斬伐養長,不失其時,故山林不童,而百姓有餘材”開始,國人綿續數千年的“善愛初心”,如涓涓溪流淌過萬家燈火,如奔騰江河涌起國強民安的浪潮,它藴含着國人對於大自然的感恩與回饋,對生命的敬畏與憐憫,它穿越歷史的天空,從不停息地融入輝煌燦爛的文明海洋,代代傳承在中華民族善愛血脈中。


原文 :《愛的記憶、傳遞與根植生長》

作者 | 華北電力大學法政系副教授  陳靜

圖片 | 網絡


國人的善愛初心源自親情中的愛、孝悌與關懷,如母親在平凡而瑣碎的日常生活中通過辛勤勞動和奉獻來體悟幸福,內化和連接着家國記憶,用一生的奉獻和善愛書寫社會建設的詩篇,詮釋着中國人對善愛與和平的理解和求索。



新中國成立後,從現代社會救助和保障制度的完善到民間拾荒老人自發地撫養孤兒,孤貧羣體家庭温暖補給的歷史與實踐闡釋着國人愛的記憶、善愛民風自性傳承與根植生長的路徑。從孤貧殘弱羣體社會保護思想的萌芽、國家視野下孤貧殘弱羣體生命與生活保障制度的確立到民間社會保護機制的構建,是國人從“善愛初心”到“家國情懷”的綿續、傳承和創新性生長的過程。



上個世紀八十年代,“希望工程”的實施喚起了國人善愛記憶,築起全民家國情懷的共識。希望工程通過喚起全社會重視貧困地區基礎教育的意識,直接推動貧困地區基礎教育的發展,它的存在和運作本身,開創了動員社會力量興辦教育的新模式。人類共有的天性如同情與善良使得“希望工程”超越年齡、性別、職業、地位、貧富、階級、民族、國籍和信仰,愛心是“希望工程”的第一推動力,她潛藏在每個人的心底。



“希望工程”的實施對於推動現代公益意識的形成具有劃時代的意義,它由政府發起,在保護兒童、促進山區貧困兒童公平享受教育保障思想等社會共識基礎上,以全民助學的方式激發國人的的愛國情懷,增進城鄉之間、各族人民和海內外華人的團結、互助與對國人命運共同體的手足情深。



國人愛的記憶與祖國母親民族融合同呼吸共命運。據現年40歲貴州西江控拜村苗族銀匠阿寧講述,在上個世紀70到80年代,苗族年輕人常聚在故鄉的山林小河邊唱歌吃飯很快樂,民族歌舞和手工技藝在貼近大自然的原生態生活中傳承。西部大開發和精準扶貧讓西江成為國家旅遊勝地,隨着西江的發展,他們逐漸意識到苗族文化的特色和魅力,有了民族自豪感,村民們會主動穿上民族服飾,苗族人愛的記憶是快樂和進步。浙江商人小麗講述了從街邊賣貨到開店致富的奮鬥歷程,認為浙商愛的記憶是奮鬥,在吃苦中進行財富的積累;在實現了物質財富的增長後,開始重視老一輩浙商奮鬥精神的傳承。



梁漱溟先生曾説,儒家的禮樂運動一面是種下中國人的和平根性,一面是擴大並延續民族生命到現在。中國人恥於用暴而勇於服善的雅量,正是從禮俗陶養出來的理性,此其民族生命延續力之強韌。習近平總書記談到,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植根於源遠流長的中華文明,體現中國價值和文化自信;中華文化崇尚和諧,中國“和”文化藴含着天人合一的宇宙觀、協和萬邦的國際觀、和而不同的社會觀、人心和善的道德觀。



“和”是中華傳統文化的核心理念。家庭是愛心與關懷的涵育初始地,社會公德的培養根植於人們童年在家庭中接受的德育薰陶。從親情養育反哺中體驗、滋養、成長起來的奉獻和善愛,在家庭的教導、法治化的社會教育和政策實施中成為“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的美德情操。



家庭是國人德育的起點,親情中藴涵的奉獻和善愛精神在幼兒的心靈裏種下善的種子,在一代又一代兒女成長過程中生根發芽茁壯成長,從“家裏”到“家外”,從生活中的點滴開始,從愛一棵小苗到愛一棵大樹;從敬愛家人到給予和關愛集體和國家,從親情禮貌到家國情懷,國人親情中流淌的真摯和美好循序漸進地融入社會血脈。



在新時代文明實踐過程中,國人愛心的根植與生長,在於持續地讓國人在兒童時期切身感受到無私之愛和温暖如同植物根系般紮根德育土壤,構建和諧家國與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大愛如核能量般釋放、傳遞和點亮每一顆心靈和每一個角落。


文章原載於社會科學報第1662期第6版,未經允許禁止轉載,文中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本報立場。


拓展閲讀

“先入為主”不如自我重構,國家形象該用“世界的語言”講述 | 社會科學報

《流浪地球》:延續亙古不變的家國情懷 | 社會科學報

觀點 | 終究,我們真的成為了故鄉的“旁觀者”?

長按二維碼關注


社會科學報

做優質的思想產品


http://www.shekebao.com.cn/


https://hk.wxwenku.com/d/2010782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