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越地域的疆界:江南文化為長三角騰飛插上翅膀 | 社會科學報

社會科學報2019-07-06 04:02:35

點擊上方“社會科學報”關注我們




在長三角經濟一體化上升為國家戰略的當下,我們必須看到經濟、文化的整合是一個漫長的進程。近日,上海師範大學教授唐力行在“最‘藝’江南”文化十講中作了題為“超越地域的疆界:從江南到長三角”的演講,他指出,研究江南文化、傳承江南文化、弘揚江南文化,必將為長三角的騰飛插上翅膀。


原文 :《江南文化為長三角騰飛插上翅膀》

作者 | 上海師範大學教授  唐力行

圖片 | 網絡


地域疆界劃分的四個標準


江南地域的疆界,其歷史發展階段經歷了由大而小、再由小而大的歷史過程,這是有着豐富歷史內涵的辯證過程,而這樣一個過程跟江南經濟文化的發展是同步的。

  

對地域疆界劃分的標準有四個:行政、自然地理、市場、文化。



行政江南:由大而小


江南的行政地理在歷史上有很多複雜的變遷,我只能簡短地談一下大的趨勢、關鍵節點。唐初,把天下分為十道,江南道範圍非常大,囊括了今天江南以南、南嶺以北、西起四川貴州、東到海濱將近一半的中國。但是天下十個道,江南僅佔其一,北方有九個道,可見此時江南的經濟社會對於中央政府來講重要性還尚小。

  

但這種情況很快發生變化。隨着大運河開通,到了唐朝的中後期,江南開始改變面貌,到宋朝後,今天浙江以東的蘇南、上海、浙江地區設立了兩浙路,其範圍比原來的江南道小得多,到元朝,設立江浙行省。清朝順治二年,成立了以江南命名的江南省,包括了今天的安徽、江蘇、上海。乾隆二十五年又分江南省為安徽省、江蘇省,一直延續到今天。這是江南行政地理範圍的變遷。因此,從行政地理來講,江南並不是一個固定的地域範圍,經歷了由大而小的變遷過程。




地理江南:蘇州和上海始終是中心


自然地理上的江南:將太湖作為江南河川流域的中心,認為長江以南的環太湖地區,就是江南。環太湖地區有水系相聯,有着共同的經濟特色。其範圍究竟有多大,卻是有分岐的:從蘇、鬆、嘉、湖或蘇、鬆、常、鎮四府説到蘇、鬆、常、鎮、寧、杭、嘉、湖、紹、甬十府説。其中另有五府説、六府説、七府説、八府説、九府説等,均不出此範圍,僅是排列組合的不同而已。但無論是十府説還是四府説,最中心都是蘇州與松江。居於松江府的上海,由吳淞江和太湖一水相連,始終居於江南的核心區域。




市場江南:一雙看不見的強大的手


對於區域疆界的劃分可以看到有一個市場江南。美國學者施堅雅對中國的江南地區有着深入研究,他曾經提出,河川流域可以作為自然地理劃分的標準,它是傳統時代人員物質交流的載體,一個河川流域就是一個區域市場的體系。


江南作為一個市場的體系,以太湖為中心,太湖西部上游有荊溪、苕溪,東部入海有吳淞江、錢塘江等,加上南北走向的運河,共同構成了平原水網的區域市場。宋代中國經濟文化重心南移,特別是隨着京杭大運河的開通,江南內部的溝通得到了加強,今天長三角內部的一些重要城市,譬如鎮江、常州、無錫、蘇州、嘉興、杭州等都分佈在運河的岸邊。從唐朝後期以來,江南的糧產品源源不斷地通過大運河往北方輸送。這樣的過程中,一方面加強了江南內部各城市之間的聯繫,另一方面,加大了江南接受北方先進文化輻射的力度,因此可以説大運河的存在第一次奠定了江南地區內部網絡的基礎,同時初步塑造了江南地區對外開放的性格。

  

十六世紀以後,明代中期,江南、華南、華北和長江沿岸華中,商品經濟都有了非常大的發展,形成了全國商品經濟的網絡。四個城市成為當時中國最重要的商業城市,北方的北京,南方的佛山,華中地區的武漢,華東地區的蘇州。當時有這樣的説法:天下有四端,四端之首在蘇州。蘇州作為江南中心城市的時代,對周邊的城市和區域有着強大的輻射力,而周邊的城市有着向中心聚集的內聚力。區域之間的整合,行政的力量固然重要,但是經濟、文化的力量起決定作用,他們是一雙看不見的手。




文化江南:由小到大


江南文化有其特有的內涵和張力。明代後期流行起來的蘇樣、蘇意是蘇州文化品牌的代名詞,也是江南文化的象徵。從生活方式到行為方式,舉凡服飾穿着、器物使用、飲食起居、書畫欣賞、古玩珍藏、戲曲表演、語言表達無所不包。從明代後期到清代中期綿延三個世紀之久的蘇州風尚,不僅是炫耀性的風尚,而且是品位和生活、意藴和境界風雅脱俗的象徵。江南文化的擴張與各地對蘇意、蘇樣效仿是同步的。全國各地始終對蘇州保持着仰慕、崇敬以至迷信的狀態,亦步亦趨仿效和追隨着蘇州的時尚。當時有這樣的説法:“蘇人以為雅者,則四方隨而雅之,俗者,則隨而俗之。”


蘇州文化如何傳播呢?我們來看一下蘇州品牌在徽州傳播的情況。徽州休寧人善營典當業,蘇鬆地區的典當基本為徽州朝奉壟斷,他們把蘇鬆的服飾帶回家鄉。所謂“數十年前,雖富貴家婦人,衣裘絕少,今則比比皆是,而珠翠之飾,亦頗奢矣。大抵由商於蘇揚者啟其漸也”。可見文化市場的力量非常強大。蘇樣、蘇意引領全國時尚,誰在蘇樣、蘇意當中起引領作用?很多研究表明,起引領作用的還是在蘇州、揚州經商的徽商


超越地域的疆界


徽州與江南:超越崇山峻嶺


徽商在明代中期後,成為中國最強大的一支商幫,為明清中國經濟發展留下了濃墨重彩的華章。這與蘇州中心城市輻射力分不開,同時也跟徽州商人走出徽州,向蘇州、江南的聚合力相關。

  

處於江南邊緣的徽州,其自然地理與江南核心地區完全不一樣。徽州在萬山之中,地狹人稠,耕穫三不贍一。徽州一年所生產的糧食只夠徽州人吃一個月,那十一個月的糧食靠哪裏?靠外面運回來。徽州山裏出竹、木、茶、漆和文房四寶等等,把這些東西運出去,把糧食運回來。天下之民,寄命於農,徽民寄命於商。他們要生存下去,離不開商業,“吾邑之不能不賈者,時也,勢也,亦情也”。蘇州和徽州的交通,周邊是高山,只有三條河流可以跟外面相通,通過新安江到杭州,入運河到蘇州;由青弋江到蕪湖,入長江再經過運河到蘇州,往西邊通過閶江,入鄱陽湖進長江到武漢。

  

遠古徽州是山越居住之地,為什麼能夠發展起來?靠移民,靠北方的先進文化。歷史上北方世家大族南遷的首選之地是環太湖平原。安史之亂、黃巢起義後,江南平原的動亂增加了。南遷大族想保持宗族聚居的寧靜生活已不可能,必須進一步遷徙,而最方便且距離最近的就是徽州。由於徽州在羣山環抱之中,於是一個個狹小的山谷平原,就成為宗族聚居地。中國有八大語言區,徽州方言是其中之一。長期在徽州考察,我們會發現翻過一座山,語言往往會有很大的差別,這是他們的祖先來自北方不同的地區所致。明清時期徽州人口發展起來,山谷裏沒有辦法繼續容納這麼多人,所以他們大量到江南地區乃至海內外經商。這樣一來,造成“無徽不成鎮”的江南地區的格局。



從上海地方誌裏可以看到很多徽商活動的記載。徽商實力強大,掌控了江南市鎮的商業、手工業,在江南地區造就了一個由坐賈、行商與海商所構成的商業網絡。這一商業網絡帶動了江南和大海的互動。徽商將江南的瓷器、棉布、絲綢等販運到日本、東南亞。這一互動使得江南和16世紀初形成的世界市場聯繫在一起。市場的擴大促使生產方式的改變,從而使江南地區滋生了資本主義萌芽。資本主義萌芽為什麼能夠發展?中國明代中後期商品經濟為什麼能繁榮?這都跟徽商分不開。

  

而徽州為什麼能夠越過崇山峻嶺?有其地區性的文化特質,徽州是理學之鄉,宋代的時候,中國傳統國學儒家文化到了理學的新階段。理學就是新安理學,由徽州婺源人朱熹所創立。因此,徽州是理學之鄉,其科舉文化非常發達。徽州的科舉在府一級的單位裏,按照科舉量和人口比例來説,全國蘇州第一,徽州第二。且徽州人認同自己屬於江南不是今天,而是很早就把自己稱作為吳人。文化的張力使得徽州整合到江南,超越了崇山峻嶺的阻隔。兩地的互動促進了蘇州商品經濟發展,有利於資本主義萌芽,推動社會轉型和近代化的進程。




南通與江南:跨越長江天塹


太平天國戰爭以後,江南中心移到上海,蘇州已經成為上海的腹地。隨着近代化的推進,機器大生產業、金融業、海運業成為上海經濟的主力,上海輻射力更強,甚至超越了長江的疆界。南通地處長江以北,其發展跟上海崛起緊密聯繫在一起。

  

南通多沙地,宜於植棉。張謇以狀元的身份,棄官從商,在南通創辦大生棉紡織業現代化企業。並且加強與上海之間的聯繫,棉紗業主要到上海銷售,甚至部分棉紗業直接轉移到上海生產,技術骨幹也來自上海。因為跟上海經營方面的聯繫非常密切,張謇在上海發展銀行業,建立起連通南通與上海的大達輪船公司,把南通經濟、南通文化和上海打成一片,當時有人把南通稱為“北上海”。這樣一來,江南跨越了天塹長江,進入了蘇北。


江南文化必將為長三角騰飛插上翅膀


改革開放以來,尤其是今天長三角內部的整合和對外的開放進入了全新的階段,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現在上海經濟上的張力,文化上的張力,前所未有的強大,所以今天的發展必然會打破行政的疆界,使得長三角經濟文化走向一體化。

  

文化的江南有着更為強大的張力,今天為什麼講江南文化,這是有道理的。


 

江南文化有它的特徵,首先是敢為天下先的開放開拓精神。南通區域現代化在形成江南次級中心以後,逐漸向周邊地區擴張和滲透,並不斷加強與上海的聯繫,使兩地經濟上成為一體,文化上相互連通。張謇在南通建立了地方自治制度,形成了“鄉里士夫”,人人奮起,各自效力於地方,為地方做幾件實事,從而建立一個“自存立,自生活,自保衞”的人民安居樂業的新村落。清朝末年蘇州的市民公社,民國初上海商會的自治,由商人來管理城市的公共秩序。敢為天下先的開拓精神是江南文化的一大特點,海派文化、紅色文化皆源於此。


理性和智慧。蘇州的耕地只佔全國的1/88不到,但所承擔的賦税接近全國的1/10,其賦税在全國最高。儘管賦税很重,但是勤勞聰明的蘇州人並沒有被這樣的壓力壓垮,人多地少,他們就精耕細作,創造了“蘇常熟,天下足”的局面。蘇州的手工業、農副業,在明清時期是領先於全國,通過發展商業、農副業,不僅應付了國家的重賦,而且使自己過上較好的生活。



江南人厚重、包容、精緻。江南文化以傳承兩千多年的吳越文化為根基,唯其厚重,故能包容。西方文化到上海,上海人也不排斥,因此,彙集了中西優秀文化的大成。江南的精緻,不僅在人民的日常生活上,還表現為傳統時代的手工藝、園林和戲曲。中國戲曲、曲藝最為經典的是崑曲和蘇州評彈,都誕生於蘇州。徽州與蘇州的互動,在文化上促成了京劇的誕生。徽商到江南後,辦了很多徽劇家班,作為他們交際的工具。在這個過程中,他們邀請崑劇藝人加盟,徽劇唱腔與崑曲相融合。徽班進京,形成了京劇。京劇號稱國劇,這是江南地區對中國文化的重大貢獻。當代上海的製造業、科學、文化與藝術更是充分體現了厚重、包容、精緻的特點。

  

今天的長三角畢竟還是分屬於上海、浙江、安徽、江蘇不同的行政區域,雖然已經呈現了長三角經濟社會一體化的趨向,但是我們還須看到經濟、文化整合的過程是一個漫長的進程,還需要我們去培植和推進。研究江南文化、傳承江南文化、弘揚江南文化,必將為長三角的騰飛插上翅膀。(“最‘藝’江南”文化十講由上海市文化和旅遊局主辦,上海市博物館協會、上海市動漫行業協會和上海博物館共同承辦,華東師範大學出版社、上海海派連環畫中心、大夏讀書會等協辦。)


文章原載於社會科學報第1662期第6版,未經允許禁止轉載,文中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本報立場。


拓展閲讀

江南文化,在歷史地理變遷中形成的獨特一隅 | 社會科學報

大運河:喚醒“活文化”的當代價值 | 社會科學報

從特色到多元——地域文化的“保鮮劑” | 社會科學報


長按二維碼關注


社會科學報

做優質的思想產品


http://www.shekebao.com.cn/


https://hk.wxwenku.com/d/2010782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