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孩子上幼兒園陪睡校長?!家長心態已經魔幻到這個程度了嗎?

怪誕心理學2019-07-06 03:43:27

01
怪誕女神


近日,朋友圈忽然被一組截圖刷屏。


截圖的內容大概是,一名母親為了自己的孩子能讀上一所好的私立幼兒園,陪睡了校長。


最開始,姜姓校長就各種暗示,甚至拿出如果不肯陪睡那“你兒子也不太適合我們學校”來威脅這位母親。 



在好學校的誘惑之下,母親選擇了陪睡,但一次還不夠,校長還想要第二次、第三次......


他給這位母親發照片,説一些曖昧的話,明顯是想把兩人的關係發展成長期,到時候即使母親不從,但她的孩子已經入了學,校長還可以拿其他名頭來恐嚇她。



不知這位母親是心生恐懼還是沒憋住,竟然還把這件事情告訴了丈夫。



丈夫的意思呢?


  1. 不在這裏上了,寧可回小縣城讀書也不在這裏上了。

  2. 校長的素質這樣,學校也好不到哪裏去。

  3. 孩子不需要母親用這樣的方式為他贏得起跑線。

  4. 女方陪睡的做法是出軌、很丟人。


但母親並不這樣認為,在她看來:


  1. 為了孩子這點犧牲又算得了什麼呢?

  2. 自己陪睡完全是因為丈夫沒有能力,非常委屈,和出軌無關。

  3. 陪睡是他們現在能負擔得起的最輕的東西,她在為整個家庭犧牲。


在上面的微信截圖中,夫妻兩人各執一詞,一個憤怒,一個委屈。


母親還拿出電影《阿甘正傳》中母親陪睡的例子來證明自己真的不是出軌而是無私奉獻。



這張圖的真偽現在無法考證,但是在圖下面,各種評論卻是真實的。如果説這樣的截圖只是“世間怪談”,這些評論才真的讓人觸目驚心。



  • 買學區房要幾百萬,這個媽媽出去陪睡有幾百萬嗎?

  • 我覺得可以理解,丈夫過分了。

  • 如果我有這個機會,我想試試。


不管這個截圖真假,看到這些評論,才覺得今天的文章,還是要寫。



02
怪誕女神



首先就事論事,假如這組圖是真的——


我要説的是,大家都在討論這位母親的三觀,但有沒有意識到,這種校長的存在,才是現實裏關於教育的終極噩夢?


一個這樣私德敗壞、猥瑣、三觀崩塌惡臭的校長,還配談教育嗎?


這樣的學校,霸凌、虐童、猥褻孩子,任何事發生我都不意外,媽媽自認為把孩子送進了最優質的學校,其實是把孩子推入火坑。


主動用陪睡換好處,本質就是娼妓;主動用權力換陪睡,本質就是強盜。


父親的回話三觀很正,沒有任何問題。請不要用阿甘的事例類比,阿甘是殘疾孩子,他母親不是為了讓他得到最虛榮的資源,而是接受正常孩子的教育,在沒有爸爸可以幫助的前提下,不得已的行為,她知道這是屈辱。跟這位媽媽的主動周旋算計,是兩個性質。


這樣的事是小眾低概率事件,但為什麼評論區的迴應讓人驚悚?


因為精英教育的成本,本來就是很高的。這個時代,“為了孩子”的精英教育,已經成為中年人的詛咒。


南京最近被曝出一套天價學區房,13.2平米,老破舊居住條件卻被哄抬到230萬,而且這是一套公租房,只有居住權和租賃合同。



該區教育局相關科室也對媒體迴應,這樣的房子並不能保證入學,但依然擋不住家長的瘋搶。


學區房到底意味着什麼?對家長而言,不僅僅是最新的教育科研成果、升學率的保障,恐怕潛意識裏最大的意義是——


一整個孩子從小的交際圈,以及自己同時被提高的隱形的階層感。


從這個角度而言,我已經不覺得這樣的愛無私了,這樣的愛,已經變成了藉由孩子完成私慾,很自私。


截圖裏有一句話被熱議——“你一個月兩萬不覺得自己丟人?”


很多網友説,覺得自己連丟人的線都夠不上了。


2019年,我國城鎮居民的人均年收入是4萬元,夫妻兩個人的話就是8萬元。夫妻兩個人不吃不喝也要攢個十二年半才有一百萬,更何況在城市中吃穿住行、養娃,都需要很大的開支。


當慾望大大地超過能力,悲劇就會因此而誕生。



03
怪誕女神



我是否在徹底指責這個母親?不,某個意義,我也理解她的恐懼。


好的國際小學,需要外籍身份,且需要通過招生委員會的家長身份審核,以及一年30萬+的學費。


好的民辦小學,對孩子要求超高。某小學在面試環節在桌上擺着土豆、燈泡、電線等,讓孩子們用土豆發電使燈泡發亮;大部分私立學校還對孩子的英語有要求,比如要可以自我介紹、複述、翻譯短句、區分單詞。


所有好的學校,現在不單對孩子有要求,對家長也有很多要求。


比如,好的國際學校,有極其頻繁的親子共建活動,家長必須有一方全職照顧孩子,隨時待命;


比如,好的民辦學校,家長學歷低了不收;職業不符合學校要求也不收;就連體重也有要求,因為超重的家長説明其自我管理能力不合格。



 (某校幼升小的家長考題)


你以為這是中國特色?請讀一本書,來自紐約上東區家長的親身經歷《我是個媽媽,我需要鉑金包》。在紐約,頂級教育資源的稀缺,只有更離奇——


學區房購買除了錢,還需要學區委員會對父母三代的教育、資產和出生地背景審核,投票通過。


某個意義,頂級的學區房,在中國,富一代就可以解決,在美國,需要富三代。


但問題是,為什麼一定要頂級?為什麼一定要第一?失去了“頂級”和“冠軍”的人生,已經到了如此不值得一過的地步了嗎?


為了擠進“頂級”和“第一”,我們現在讓孩子做了什麼?


孩子0歲學游泳、兩歲學認字、背唐詩,6歲學奧數......


以前我們説“贏在起跑線”,現在我們説“贏在射精前”。


四歲神童在電視上走紅,竟然能挖字背詩、背飛花令、識各個國家的國旗、聽歌識曲各個領域,無一不曉。



四歲神童精通圓周率、古詩詞、道德經、千字文。轉成一個魔方用9秒,架子鼓一分鐘內可以敲1000多下,手速快到不可思議。



一位母親曾寫過這樣一首詩:“如果把我碾成粉末,能為我的孩子鋪一條康莊之路,我將毫不猶豫地跳進粉碎機。”


可是,這真的有用嗎?這種緊張焦慮和過度犧牲感,本身就會毀了孩子。


在教育上,靠買學區房、靠拼命刷補習班,靠砸錢就能培養出學霸嗎?天真了。


和經濟條件背後的,是父母的資源、格局、價值觀和自身不斷學習的習慣。


今年,某省高考720分狀元的爸爸,得知兒子喜訊,在朋友圈發了一句話:天地有大美,美的是自然;流水不爭先,爭的是滔滔不絕。



04
怪誕女神



我對過度充滿設計感的“精英教育”是充滿質疑的,因為我是作家,作為分析人類樣本的人,我深知命運的不可測,而我們寫了很多次的韓劇《天空之城》也真實反映了——


過度設計、步步為營,時刻被“第一”綁架的教育,是對孩子自然成長規律的極度異化,極少部分孩子浴火涅槃,大部分無法承受的正常孩子,只留下心理疾病。


我更加不認可,超出自己能力範圍的“精英教育”,因為,為了這種東西,家長為孩子的付出程度,有時候幾乎到了變態的程度。


崔永元推薦過一部紀錄片《含淚活着》,講述了中國上海的一家人,老丁為了賺錢供女兒出國留學,獨自在日本打工8年。


他相繼拿下5份技術執照,電焊工、氣焊工、剷車工、吊車工、清掃工。每天打幾份工,為了省錢,八年來從未回過家。


女兒終於考上美國大學的那一年,來日本和父親小聚了一日,父親決定繼續留下來打工,直到女兒畢業。 


夫妻兩人團聚,是在十三年之後,母親去美國看女兒,路過日本,住了一日。



為了女兒可以出國留學,實現階級躍遷,父親和母親的代價是什麼——是幾乎放棄了自己全部的人生。


在電影《大象席地而坐》中,一對小夫妻帶着女兒和父親住在一套小小的房子裏,小到什麼程度呢?


父親只能睡陽台。


為了能讓女兒讀更好的學校,他們決定賣掉這套房子,換一個更小的學區房,也就是説老父親連陽台也不能睡了,只能去住養老院。


但養老院老人住不慣,最後只有去流浪。


可是就算這樣的孩子上了頂級大學,甚至得到頂級職業,我一點也不羨慕。我覺得這樣的孩子好慘,他們內心揹負的壓力,是家長完全不能理解的灼熱枷鎖。


以下那些話我們耳熟嗎?


我為了你才不離婚的,不然我早換個活法了。


我這輩子就這樣了,希望都在你身上了。


你現在如此如此,對得起我為了你當年如何如何嗎?


孩子們該領這個情嗎?説到底,這到底是父母潛意識的等價交換,還是以孩子意願和幸福為前提的呵護呢?



05
怪誕女神



我當然不是站着説話不腰疼,也懂得《了不起的蓋茨比》裏那句著名台詞:評判他人之前,先看看他有沒有跟你一樣的籌碼。


但我依然想説,請給孩子你實際能力裏相對好的,相對好的就可以;而不是你想象空間裏最最好的,最最好的太累了。


何況後者其實是無法被量化和定義的。


教育其實體現了一個人對人生的全部理解,在這個理解裏,我覺得大家都得有一點認命精神。


認命自己的孩子可能就是不夠優秀,認命他可能就是個普通人,認命他有自己的命我們無法左右——


最重要,認命無法成為“頂級階層”,是自己的真實人生。


普通人就沒有人生意義了嗎?人生的意義難道只有競爭嗎?鄧超導演的新作《銀河補習班》7月26日上線,裏面有一句話我記得很清楚——


從沒有“人生中最有意義的一天”,你人生的意義,分佈在人生的每一天。


泰國有個學霸女孩,獲得了Sarnrak獎學金。她媽媽沒有高學歷,更沒有錢,只是一個賣水果的小販。


但是,母親賣水果認真的樣子、觀察市場的能力、計算進貨出貨的智慧,讓女兒學會積極解決問題的辦法,以及一整套商業的邏輯。


她的媽媽怎麼都沒想到,自己只是做了自己該做的事,並温和對待孩子,就完成了全部的教育。


我要説寒門也可以出貴子嗎?不,我要説,每個孩子帶着使命來到這世界,鬆弛才可以看到他身上的光。


百度創始人李彥宏、阿里創始人馬雲、騰訊創始人馬化騰、滬江創始人伏彩瑞、京東創始人劉強東、華為總裁任正非......


很多知名企業家大都是出身普通,各種傳記裏,也沒有父母為了他們上牛小,付出一切,甚至動了陪睡念頭的記錄。


我甚至覺得,如果父母沒有足夠的能力引導孩子,就放棄引導他吧,別用你的狹隘害了他,至少讓他自由一點。


真正優秀的人,真的會自發努力,找到生命的光,前提是,父母不要用自己的狹隘,把這個光熄滅了。


在生命的無常裏,鬆弛、樂觀,做能力範圍內的努力,以及有敬畏感和底線,是普通人對抗殘酷世界唯一的武器。


如果這些不能幫到你,其實所有的形式主義、外在標籤都會成為空殼,最終也都無法幫到你的——這句話,真的不僅僅適用於教育啊。



找到生命的光

找到我


作者:伊姐(周桂伊),14歲出版小説集,18歲新概念作文大賽獲獎,33歲出版暢銷書《認知差:你比人生贏家差在哪》。專訪明星十餘年,愛電影的媽媽,分享光影中的感悟,關於育兒、關於婚姻、關於愛。原創公眾號“伊姐看電影”(ID:eemovie)


https://hk.wxwenku.com/d/2010779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