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雷”不要緊,“上頭”就行?

影藝獨舌2019-07-05 06:38:53


號脈影像經絡,洞悉文娛風潮


這個夏日,青春偶像劇扎堆,“甜寵”和“虐戀”霸屏。就在此時,一部台灣偶像劇《我們不能是朋友》呈現出別樣的畫風,被觀眾評價為“上頭了”。

 

“上頭”通常用在酒桌上,如今成為網絡用語,意為因某事而一時衝動、失去理智,不帶有侵略性,但衝擊性極強。

 


《我們不能是朋友》之所以被形容為“上頭”,是因為它不同於普通的偶像劇。這部劇圍繞“出軌”的話題展開,男女主人公分別有另一半,但“錯誤的相遇,擦出致命的火花”,一邊震碎了觀眾的三觀,一邊又讓人慾罷不能。

 

打破常規的觀劇標準,“上頭”劇着實醉人。另外,觀眾的口味真是越來越重了。


“雷”劇也有春天


雖説“上頭”一詞在今年被頻繁使用,但令觀眾“上頭”的劇由來已久。

 

2015年,網劇《太子妃升職記》以“男性穿越變女性”的奇幻設定走紅,身為古代人的主人公們還腳穿拖鞋,身披牀單。由於經費不足,這部劇中道具粗糙,用鼓風機制造特效,“雷”點重重。

 


在今年的網絡熱詞中,“雨女無瓜”躋身前列。這個詞來源於兒童奇幻劇《巴啦啦小魔仙》主人公“遊樂王子”的一句台詞,原意是“與你無關”

 

除了劇中人物帶有口音卻毫無“靈魂”的對話,《巴啦啦小魔仙》還展現出了演員們糟糕的演技,以及把觀眾翻的中二劇情。在豆瓣上,這部劇的評分為5.9,差評累累。然而十多年後,它卻不僅沒有被觀眾“踩”扁,反而再次躥紅網絡。

 


最近,不少觀眾認為《我們不能是朋友》“三觀不正”。這部劇以成年人的視角探討人性,一個是放浪不羈的霸道總裁,一個是循規蹈矩的普通社畜,二人不是冤家不聚頭,經歷了偶遇、矛盾後,卻彼此吸引。偶像劇的基本設定,都可以在這部劇中找到。

 

《太子妃升職記》僅9天之後播放量就破億,在當時成為當之無愧的“爆款”;在B站上,完整版《巴啦啦小魔仙》擁有着五百多萬播放量,1.9萬評論量;在播出四集後,蹲點追《我們不能是朋友》的觀眾已經不在少數,越來越多的觀眾慕名而來,加入追劇大軍。

 


有觀眾發出感慨:為什麼這些槽點滿滿的雷劇,我卻看得津津有味?


“上頭”的關鍵不在於“審醜”


其實,只要能被觀眾找到其中的娛樂點,那麼這些劇就能讓觀眾不由自主“上頭”。


《太子妃升職記》從鏡頭構圖上,就使用了對稱、中心構圖等手法,美輪美奐。另外,劇中畫面整體色彩搭配大膽,富有創新感。劇情“辣眼”,卻有多層次、有價值的內涵做搭配。即便有人認為這部劇“爛俗至極”,也有人樂於挖掘其中的“寶藏”。

 


《巴啦啦小魔仙》雖然“雷”,卻被如今的觀眾當作“快樂源泉”。目前,遊樂王子的台詞“雨女無瓜”成為網絡中的常用梗,在劇中的表現也被做成表情包,甚至有以這個角色為主的二次創作視頻。

 

《我們不能是朋友》中男女主人公之間的推拉,把這份“在背叛邊緣徘徊”的情愫推到了極致。偶像劇的華麗外殼之下,探討的是人性的掙扎。

 

例如,把生活軌跡安排明確的女主,不願意被任何事物打亂步調,何時成家、何時買房都計劃得明明白白。如此完整和完美的規劃,卻被男主擊中痛處:“規劃得這麼詳細,這究竟是你的人生,還是你男朋友的人生?”又被朋友到弱點:“你的快樂,建立在你的想象之上。”

 


這些作品為觀眾提供了完全不同於傳統和權威的觀看體驗,無需多費腦力,直接從精神上帶來一種快感,也就是“上頭”。

 

觀眾的“重口味”建立在他們的快樂之上,吐槽“雷”劇是一種宣泄,而觀看“雷”劇,則是以“獵奇”為目的,發現事物的不同面。

 

雖然一部劇是否好看,在不同人的心中有不同的衡量尺,但有時候,“審醜”比“審美”更為簡單。欣賞超越普羅大眾認知範圍的“美”,是一種需要花費時間與精力才能達成的能力,辨識突破人們認知的“醜”則是與生俱來的天賦。

 

如今審醜變成一種快樂,説明觀眾正在枯燥的生活中尋找新的樂趣,而有些創作者卻獲取了錯誤的信號,以“醜”為美,突破底線製造噱頭,愈演愈烈。然而,不可忽視的是,那些令人“上頭”的劇在某方面仍能符合當下審美的標準。

 


《太子妃升職記》重心不在“雷”人劇情,而在顛覆式審美中;《巴啦啦小魔仙》依附網友的再創作能力才得以翻紅;《我們不能是朋友》體現了成年人世界的殘酷現實。

 

所以,上頭“上頭”,快樂一時不算什麼天大的本領,真正能展現出劇作的魅力,才是創新的高明之處。

 

文/大水梨

The End

點擊“閲讀原文”


↓↓

https://hk.wxwenku.com/d/2010711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