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視劇“作精”生存指南,請查收!

影藝獨舌2019-07-05 06:38:42

 

號脈影像經絡,洞悉文娛風潮


此處有“作”女,作過蘇大強?

 

近期兩部家庭教育題材電視劇中的人物被廣大網友吐槽,她們分別是《少年派》中的女二號鄧小琪和《帶着爸爸去留學》中的女一號武丹丹。兩個角色因在劇中時不時就興風作浪、製造麻煩,而飽受觀眾詬病。

 

 

在電視劇中,“作精”是必要的人物設置,“作”是她們發出的行為動作,“作”還隱含了反複製造超越常理的戲劇性轉折。人物在劇中“作精”的屬性,使她們是極為主動的行為發出者,僅僅靠她們自己,就能作得“浪花翻滾”,作得劇情妙趣橫生。

 

故而,“作精”往往能為劇集帶來話題和熱度。“作精”讓人又愛又恨,觀眾通常一邊吐槽,一邊又笑得樂不可支。


所以,你要説“作精”惹人煩?“作精”不配活在劇集裏?NO!NO!NO!小“作”怡情、大“作”漲粉,“作”得好,是身為“作精”的基本職業素養。

 

怎樣才能“作”得好?下面為大家奉上電視劇中“作精”生存指南。

Step1:“作精”誕生篇

“夾生”或“過火”的關係締造初代“作精”


“作精”也並不是一開始就是“成精”的,必須有特殊的生長環境,才能恰如其時地誕生。

 

為什麼《少年派》中林妙妙就算不得“精”,而鄧小琪就成功了?

 

 

歸根結底,還是兩人成長環境不同。對於孩子來説,家庭是成長最重要的環境,而家庭環境對於他們是否能“精”,至關重要。林妙妙處於一種相對平衡穩定的家庭環境中,而鄧小琪卻是在一種失衡環境裏。

 

林妙妙是處在“虎媽+貓爸”關係配置中,而鄧小琪處於“撒手媽+無蹤爸”的關係中,前者是強弱力量抗衡而相互抵消,處於一種平衡,而後者則是全部缺失,被置於負向關係的包圍中。


人物長期處於這種環境中,性格必然發生變化,在與非正常人物關係相互作用時,人物心理也被一次次扭曲、強化,進而成為初代“作精”。

 

從《少年派》中“作精”的誕生過程,我們可以總結出“作精”誕生的必要條件,即人物處於“夾生”或“過火”的關係當中。

  

具體來講,“夾生”是一種看似“熟了”,但實際“沒熟”的狀態。《帶着爸爸去留學》中的武丹丹就是在這種關係中成“精”的,父母離異後她卻被隱瞞,等她知道時父母都已各自成家,人物關係瞬間失衡,甚至可以説是解體,所以短期刺激她速成“作精”。

 

武丹丹人設評價

 

與之相對,還有一種關係,“過火”是“成精”的另一種條件,即人物處於過度強烈的人物關係中,話語權被控制是其中最顯著的表現之一。比如《都挺好》中的蘇大強,作為家中的父親,卻常年被強勢的妻子壓制,心理扭曲變化,所以一旦關係被改變,當妻子去世,強勢力量消失時,他必然就勢崛起。

 

Step2:“作精”養成篇

棋逢對手、對抗過招、越作越強

 

羅伯特·麥基老先生説過,“人物要想塑造得好,就得把他送上一條追尋慾望對象的求索之路,一路上他必須與各種對抗力量抗衡”。只有棋逢對手,才能在實戰中越“作”越強。

 

從這個角度來看,《少年派》和《帶着爸爸去留學》中的鄧小琪與武丹丹只能算“小作精”,因為他們沒有對手。鄧小琪的父母都忙於工作,沒有人像王勝男一樣有時間和女兒互懟,武丹丹也是,親爸覺得虧欠孩子,小後媽更沒理由干涉太多,所以也就任由她“作”。最後,找不到對手的兩個“小作精”行動幾次之後也就偃旗息鼓了。

 

 蔣依依飾武丹丹


由此可見,“作精”一定要有與之匹敵的對手,只有在不斷過招當中,“小作精”才能成長為“大作精”,進而越“作”越強。

 

今年現象級熱劇《都挺好》中的人物,充分證明了這個觀點。在這部劇中,誕生了“作精”大佬蘇大強。“他強任他強,他是蘇大強”的網友金句點評是對這個人物最好的註腳。觀眾的超強熱議,也足以説明蘇大強在“作精界”的地位。

 

倪大紅飾蘇大強

 

而在蘇大強的成精之路上,兒子蘇明成可以説是功不可沒,兩人的小打小鬧都可不計,關鍵時刻,這兩個人物的對抗也能頂得上去。

 

比如劇中的一個關鍵情節,蘇大強想要娶蔡根花,明眼人都知道這是陷阱,可大兒子和小女兒就是攔不住,這時混不吝的小兒子蘇明成提刀上陣,硬核阻止,蘇大強再“作”也有所畏懼,轉而想到淨身出户的制衡對策。


郭京飛飾蘇明成


雖然最後蘇大強的“愛情泡沫”破滅了,但在這個過程中,蘇大強和兒子可以説是互相成就,蘇大強也為後面“作妖”升級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Step3:“作精”進階篇

“作”也講方法,“作”要恰到好處

 

“作精”常有,而成功又討喜的“作精”不常有,掌握“作”的方法和尺度,是“作精”進階必備的基本素養。

 

除了《都挺好》,《延禧攻略》也是“作精”集散地。但是魏瓔珞打怪升級的路上遇到了那麼多反派,比如高貴妃、嫻妃、純妃、順嬪……為何觀眾獨獨恨爾晴?

 

蘇青飾喜塔臘·爾晴

 

爾晴作為《延禧攻略》中的“作精”,她到底犯了哪些“作”的禁忌?之後的“作精”應如何避免呢?

 

總結來説有兩點,只有嚴格遵守,“作精”才能成功進階。

 

第一點,是“作”的合理性一定要足夠。這一點,爾晴顯然是不夠的。她先是巧使手段奪愛富察·傅恆,再是得到之後還不知足,不僅“綠”了富察·傅恆,還威脅主角。這種咄咄逼人的“作法”,實在是不招觀眾待見。


要知道,“作精”要有“作”的合理性才不致招煩。如果爾晴能向同僚學習,比如高貴妃外表風光,但因父兄權重,而不可能得到皇帝的真愛,她悲劇,惹人憐;又比如純妃不得富察·傅恆的愛,因愛生恨而“黑化”,她悲劇,惹人憐;又或是嫻妃,雖作惡多端卻深愛皇帝,她悲劇,惹人憐......但爾晴的“作”是無底線的,退一步講,如果她能安分過好下半生,至少觀眾還有憐憫給她,但是爾晴就是步步不饒人,最後“作”死。

 

第二點,是“作精”作妖時不能與主角的核心利益相悖。

 

李墨之飾陳珂


比如《破冰行動》中的陳珂,是前段時間被大家吐槽的對象。由於她不僅遇事只會哭,關鍵時刻還掉鏈子,一次次破壞警察李飛的行動,讓人不禁質疑,這是在和反派搶戲嗎?觀眾期待正反對決的場面被這未成事兒的“作精”消解了大半。

 

由此可見,在電視劇中,做一個合格的“作精”不容易,特定環境下“”得好、“”得恰當才是“作精”完備的晉升之路。所以,請嚴格參照指南,按部就班,爭取精彩表演,贏得觀眾喜歡,進而成長為一名優秀“作精”。

 

【文/文朔朔】

The End

點擊“閲讀原文”


↓↓

https://hk.wxwenku.com/d/201071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