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曉鬆:我進監獄那一年,最感謝韓寒

書房記2019-07-04 14:23:54


花瓣志(ID:iihuacao)作者:古蒙兒


高曉鬆置頂了一條微博,

只有10個字:

謝謝舊時光,一切皆有情。


淺淺的話,

是對陪伴了大家七年的《曉説》,

最深的告別。


最後一期節目裏,

編劇史航調侃着説道:

“七年了,高曉鬆已經變成了高老鬆。”


高曉鬆,呵呵一笑。

49歲了,是不小了。


歷經滄桑,人到中年,

他早已在現實和生活中,

練就了一身的痞裏痞氣,輕佻貧嘴。


就是這樣一個活成了“人精”的老男人,

卻在遭逢“友情”時,

暴露了他內心深處的“少年氣”與“天真”。




高曉鬆


《曉説》未完結時,

高曉鬆找來韓寒,

一起聊了兩期節目。


其中,講了一個倆人對罵成哥們兒的故事。


2006年,

作家白燁寫了一篇《80後的現狀與未來》,

文中提到了韓寒和他的作品。

隨後,韓寒在博客上發表了文章,

《文壇是個屁,誰都別裝逼》,以此反駁。

兩人正面開戰,

一場“韓白之爭”,在文學圈愈演愈烈。


作家陸天明站出來為白燁説話,

結果遭到韓寒和粉絲的攻擊,

陸川導演看到父親被罵,

也站出來炮轟韓寒,

結果,剛出頭,就敗下陣來。


高曉鬆和陸川是哥們兒,

看到哥們兒被罵得那麼慘,

再看韓寒一人單挑一圈人,

覺得此人太猖狂了,

他要為哥們兒出口氣,

並在自己的博客中説要起訴韓寒:


“你在《三重門》裏,

全文引用了我的《青春無悔》,

未獲我同意,

現在依法依情依理明白告訴你:我不同意!

請依法把你與此有關的,

各種單行本、選集、文集從書架上拿下來,

把我寫的文字全部刪掉,再放上去,賣!”


不僅附上了律師函,還挑明瞭説:


你和你的追隨者們,

瘋狂罵了我哥兒們陸川和他父親陸天明,

就是看你罵人看不過去了,來找你的茬。



原本以為是個大招,

結果,還是輸給了攻勢猛烈的韓粉,

難以招架的高曉鬆,一度關掉了博客。


“川兒,雖然沒幫上你多大忙,哥們盡力了。”


韓寒最後説了一句話:“高處不勝寒。”


意思就是,高曉鬆贏不了韓寒。


多年後,高曉鬆自己也説:

“博客時代,我們都玩兒不過韓寒。”


大張旗鼓地出場,

轟轟烈烈地輸了,

這樣不顧一切往前衝,

和陸川一起晝夜不停,

忙着刪韓寒粉絲圍攻的高曉鬆,

一點也沒有了平時那副油腔滑調的做派。


明哲保身的年代裏,

比起輸贏,

更讓我們羨慕的,

或許就是這種兄弟義氣吧。




韓寒


韓寒也是性情中人,

一場罵戰,

讓他和高曉鬆不打不相識。


面對高曉鬆的起訴,他説:


“我的確引用了高曉鬆的歌詞,

而且引用時沒有註明作者,

高曉鬆告我天經地義,

他幫哥們兒也是天經地義。”


韓寒呼籲粉絲,不要去謾罵別人。


同時還發文感慨:


“父親(陸天明)跟人吵架,

兒子(陸川)跳出來。

兄弟(陸川)跟人吵架,

又有哥們兒(高曉鬆)跳出來。

像他(高曉鬆)這種‘為朋友插自己兩刀’的做法,真是讓人佩服。”


吟到恩仇心事湧,江湖俠骨已無多。


看看如此磊落的韓寒,

高曉鬆一下子有了好感:


“你終於開了金口,

在文章裏呼籲你的粉絲不要罵髒話了!

我這官司也不打了,

你如果一定要支付我稿費,

那就幫我捐給希望工程吧,

但也算我收了稿費,

所以,你有權利繼續引用我的歌詞。”


2010年08月05日,

韓寒、陸川、高曉鬆,一笑泯恩仇。


彼時雙方交惡,此刻惺惺相惜。

互相看順眼了,還怎麼當敵人?


幾年後,韓寒深陷“抄襲門”,

在這場輿論漩渦中,

高曉鬆亦如當初那般,

再次站出來,

只不過,這一次他力挺韓寒:


“我看過韓寒的小説,那肯定不是代筆。”


2011年5月,高曉鬆因酒駕被拘,

恰逢他執導的電影《大武生》的宣傳階段。


獄中,高曉鬆給韓寒打了一個電話:


“電影在上海首映,你能去捧個場嗎?”


首映當天,韓寒在山東有車賽,

結束後,他直奔上海首映禮現場,

來不及捯飭一下自己,

就直接上台幫高曉鬆宣傳:


“曉鬆不在,我們幫他把這事給辦了吧。”



後來,高曉鬆在節目中中聊起這件事:


“其實我當時,

還給上海另外幾個腕兒也打了電話,

但只有韓寒一個人去了,

而且,韓寒是幾個人裏面,

最不喜歡社交的那一個。”


他感慨到:


“人生有這樣一段經歷,你才能看出人心。”


常把友情掛嘴邊的人,也可能人心涼薄。


懂世故,卻敢“天真”,才是可交之人。




朴樹


如果説,

高曉鬆和韓寒的“天真”,

是跌入俗世之後,

還有一些不願妥協的東西,

讓他們為之堅守。


那朴樹的“天真”,

則是與所有看不慣的,都不兼容。


他與世界格格不入,

不會場面話,

不願接商演,

喜歡的,不喜歡的,

從不迂迴,都是直來直去。


話不多,説出的每一個字,透着一絲少年氣。


高曉鬆最窮的時候,

想找朴樹借15萬,

朴樹不愛説話,只回了他倆字:賬號。

過一段時間,

朴樹也沒錢了,

又給高曉鬆發了兩個字:還錢



聽起來幼稚可笑,卻又讓人無比羨慕。


生疏的關係,才需要寒暄,

真正的朋友,從不必多言。

甚至,在你最需要的時候,

他會願意為你,放下自己的原則。


2013年,朴樹接了一場商演,

樂隊裏的吉他手程鑫得了癌症,

朴樹急需要用錢。


那一年,朴樹帶着程鑫四處治療,

即便費用昂貴,

即便醫生們都説沒必要手術了,

朴樹還是不願放棄,

他四處託人,去各大醫院找名醫。


經紀人小建問他:

“這幾個月治療,花掉了你幾年的收入。你要想清楚了,你卡里的錢根本不夠。”


朴樹回答到:

“不夠我們就去籤公司,賣身嘛。跟救人比起來,合約算什麼。”


為了朋友,

他願意放棄原則和自由,

但程鑫,

沒有給他賣身的機會。


2014年2月,程鑫去世了。

朴樹最後對他的承諾是:


“我們哥幾個,保證照顧你媽。”


之後,樂隊每一場演出的收入,

朴樹都拿出一部分,

讓小建給程鑫的母親寄過去。


如果不是有一次小建説漏了嘴,

我們永遠也不會知道這些事情。

結果卻是,

小建被朴樹大罵:“你這嘴,真他媽碎。”




何為少年意氣?


深諳世事的年紀裏,

為了兄弟,

可以仗義執言,

可以義無反顧,

可以義不容辭。


出走半生,人到中年,

早已過了“單純”的年紀,

依然可以堅守着內心深處的“天真”。


友情面前,

永遠有藏不住的熱血

永遠學不會圓滑、世故。


所謂“天真”,不過是越過成熟,選擇真心。

所謂“少年”,不過是出走半生,初心尚未失守。


有人説,友情就是一場江湖,

處世之道,盡在一個“義”字。


江湖依舊在,情義剩多少?


昔日上海灘老大杜月笙也曾説過:


“不要怕欠人家人情,只要懂得還就好了。”


江湖人來人往,懂得還的,又剩多少?



高曉鬆説,《曉説》這個名字,是韓寒起的,

韓寒説,《後會無期》主題曲,是朴樹唱的,

朴樹説,20多年前懷才不遇時,遇到了高曉鬆,

韓寒電影上映時,高曉鬆為他作曲了《飛馳的人生》。


看似沒有過多交集的幾個人,

各自忙碌,卻又彼此欣賞。


這是什麼神仙友誼?


或許,因為稀缺,我們更覺得,這樣的友情太可貴,

或許,因為失去,我們方醒悟,堅守的初心最難得。


今日歸來不晚,

與故人重來,

天真作少年。


明哲保身的年代裏,

願我們都能,

世事洞明,卻不以世故待人,

世態炎涼,卻依然有情相温。


來源:這篇文章來源於花瓣志( ID:iihuacao),她們用文字記錄生活,用心去感受温暖。你如果喜歡這篇文章,還記得去關注花瓣志(ID:iihuacao)。


推 薦 閲 讀

購買請戳下圖

 

▼點擊“閲讀原文”立即購買

https://hk.wxwenku.com/d/2010700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