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空心村”的重生之路:只剩老弱,扶貧攻堅戰怎麼打?

百萬莊通訊社2019-07-02 16:08:18


以“鬼城”而聞名遐邇的重慶豐都縣,處於三峽庫區的核心地區,是長江旅遊線上的歷史文化名城,但多山少地的地理特質阻礙了地區發展。豐都縣2002年被確定為國家扶貧開發重點縣,雖然2017年底已脱貧摘帽,但尚有深度貧困村28個,脱貧攻堅工作依然艱鉅。

沿着去年剛建成的鄉村公路,從豐都縣城驅車兩個半小時後方可抵達該縣最偏遠的小村莊——青天村。這裏正在緊鑼密鼓地進行着一場脱貧攻堅戰。

村裏幾乎只剩下老弱,精準扶貧攻堅戰該怎麼打?這是一個尖鋭而又普遍的問題。


缺乏青壯年勞動力的空心村


青天村位於豐都縣北部,距縣城80公里,是一個深度貧困村。據村支書劉定甫估計,這個户籍人口超過1200人的村子,青壯年(18歲—50歲)常住人口不足200人,其餘的都是老年人和小孩。

剛一進村,只見修整一新的村口空蕩蕩的,看不到幾個人影。在村裏走訪一圈,小百通沒有看見一個青壯年,遇到的都是六七十歲的老人,或在家做飯照看小孩,或在路邊砌牆務工……


攝影/ 今日中國  喻捷

這個老奶奶叫向正梅,今年67歲,丈夫劉定國是共產黨員,兒子劉家生在廣州打工,兩個孫女已出嫁。“這不是我的外孫,是我曾外孫,孩子的爸媽都出去務工了,家裏就剩我和我老頭子,平時就給孩子做做飯洗洗衣服啥的。”老奶奶笑着説。

目前,向正梅老人每月能領到近1000元養老保險金,種植的幾畝茶葉地以及在村裏的一些務工也有一定收入。


攝影/ 今日中國  喻捷

老人叫劉萬春(左),今年71歲,他的愛人叫袁光美(右),今年72歲。常年只有老兩口相依為命。女兒女婿在温州打工,外孫女在重慶,他們一年回來看望老人一次。


攝影/ 今日中國  喻捷

小百通在路上遇到了張淑芳老人,今年64歲,她邀請我們去她家裏坐坐。劉定甫説,她老伴患有腰椎間盤突出,幹不了重體力活,有兩個兒子,大兒子十幾年前意外去世留有一個孩子,小兒子在重慶市安家,一年回來兩次。説到這裏,老人眼圈有些發紅。

老人家境不算特別困難,每月有社保110元左右,還有基本養老保險,日子還湊合。目前最大的困難是老伴的腰椎間盤突出,去重慶治療過兩回但療效不明顯。所以家裏的大小事情全靠張淑芳一個人張羅。

除此之外,她還會去茶地除草務工,掙一點錢補貼孫子的生活費。

青天村的空心化現象非常明顯,即便是留村的中年婦女也並不情願留下來,一般都是身體健康的原因或是為了照顧有疾病老人而不得已。“在外面掙得比這裏多啊!”

青天村現有建卡貧困户61户248人。經過2014年以來的不懈努力,已有56户237人達到標準實現了脱貧。不過,脱貧的主要方式還是外出打工。“只要外出打工就不會貧困,絕大多數村民外出打工就是我們村脱貧的關鍵。”劉定甫説。


政府+村民,

開創空心村脱貧新模式


隨着中國城鎮化進程快速推進,像青天村這樣的農村地區空心化現象越來越普遍。常住農村人口越來越少,青壯年勞動力越來越少,閒置的房子越來越多。可以説,現在一些地方的農村基本只剩下“老弱病殘”。

到2020年我國要實現全面脱貧的攻堅目標,在發起脱貧最後衝刺的關鍵時期,空心村的精準扶貧就顯得至關重要。

沒有足夠的青壯年勞動力,誰來扶貧、靠誰扶貧?在不斷探索中,“青天村模式”給這個問題的解決提供了思路。

一是,政府投資鄉村基礎設施改善人居環境,村民出工出力完成建造工作獲得勞務報酬。一方面,農村環境的改善可以吸引外出務工的青壯年返鄉創業;另一方面,政府的投資可以直接進入村民的口袋。一位駐村的鄉鎮幹部説:“這就是村民共建共治共享。”


攝影/ 今日中國  喻捷

由村集體和村民商量後將空置舊房推倒改建的講習所,就是這樣的一個典型案例。這裏供村民開會、娛樂、看戲使用,原來髒亂差的面貌煥然一新。劉定甫説,村裏還有很多空置的房屋,有的進行了民宿改造發展旅遊,有的危房需要推倒重新規劃整治。


攝影/ 今日中國  喻捷

幾位大爺正在搬運石料鋪設台階小路,他們的年紀都在60歲以上。其中一位大爺告訴小百通,他們一天可以獲得80—90元收入。“但這些工作都很耗費體力,你們會覺得辛苦嗎?”一位大爺直率説道,“總比在家待着強”。

二是,村民將土地集體流轉給企業種植茶葉,農户一畝可獲得80元流轉費,而村民可以作為茶企的工人整地除草,一天可以得到60元務工費。

去年,縣政府招商引資,將村民土地以集體的方式流轉給茶企,按照“3+3+4”合作機制扶貧,預期3—5年獲得收益後,村集體獲得收益的30%(其中三分之一補貼給貧困户),村民獲得40%,企業則獲得剩餘30%。一名負責扶貧的鄉鎮幹部説:“這種扶貧模式既沒有讓企業吃虧,又能讓村民脱貧,還可能形成產業規模效益。”


攝影/ 李剛

走訪的過程中,小百通遇到這些正要去茶地除草務工的老人。一天60元的報酬,是他們重要的收入來源。其中年齡最大的75歲,最小的54歲。

這些老人説,他們家裏的兒子、女兒和孫輩都在外地打工,一年就回來一次,“大家都是這個樣子,幾乎沒得例外”。

這些茶地去年還在種水稻和玉米,今年將陸續改種茶樹。雖然土地流轉出去了,但這些老人還是如原來一樣細心照料。除草並不需要很大體力。一位老奶奶説,“這個我們幹得了”,前面的幾位隨聲附和着。

三是,鼓勵村民自己要動起來,不能懶,激勵村民返鄉創業。“扶貧的關鍵在於激發內生動力。讓老百姓有獲得感有美好願景才能激發脱貧的動力。”縣常委李五洲説,生活環境改善了,老百姓肯定願意支持政府扶貧政策。

“想過好生活,有勞動能力卻不勞動,這是不可以的。”鄉黨委副書記陳越祥説。劉定甫説,要是什麼都不做就等着政府幫扶來脱貧,這不就等於養懶漢嘛。扶貧先扶志,只有村民有動力了,才會想辦法主動脱貧。


攝影/ 今日中國  喻捷

許華金和彭桂英夫婦前些年一直在外地打工,2012年開始回到家鄉創業,申請到了村裏的一塊荒地開廠養牛。2018年,他們的小型養牛場銷售額達到了30多萬。在自己創業的同時,夫婦二人還幫助散户傳授養殖經驗,售賣產品。

許華金説,這個是對大家都有利的事情。養殖場平時就是他們夫妻兩人在維持,忙不過來的時候就請村裏的貧困户打臨時工,一般每天能給100塊的工錢。


攝影/ 李剛

正在村頭參加人居環境改造的這位大叔叫劉家忠。他以前都在外面打工制木,收入高一些。今年回家修了二層樓,自己花了16萬,借了6萬多,早已解決了“兩不愁三保障”的問題,算得上是村裏日子過得好的人。


攝影/ 李剛

農村人居環境改造,文明生活,就連“旺財”也跟以前不一樣了。為防止咬傷路人,“旺財”和村裏的同伴在“改造”後戴上了狗嘴套。類似的措施還有很多。

如今的青天村,就像是中國農村脱貧攻堅戰中的一個典型縮影,正在逐漸從貧困的泥潭中擺脱出來,煥發新生。


- END -

撰文 / 李剛

編輯 / 寧靜

校對 / 聚慧

美編 / 曦嘉


文章已於修改
https://hk.wxwenku.com/d/201047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