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有所育,從“能入園”到“入好園”

城市怎麼辦2019-07-02 16:04:26

 

改革開放之初,大多數孩子在上學前都處於“散養”狀態,而如今,上幼兒園、接受優質的學前教育已成為人們的共識。與2009年相比,2016年在園幼兒增長66%,全國幼兒園數量達到23.98萬所,增長74%;2017年,學前3年的毛入園率達到79.6%,不僅超過了中高收入國家的平均水平,而且提前完成了《國家中長期教育改革和發展規劃綱要(2010—2020年)》提出的2020年達到70%的目標任務。截至2017年,全國共有幼兒園25.50萬所。


我國學前教育取得了顯著的成績,然而許多問題仍亟待解決,現狀仍不容忽視。孩子總量多,幼兒園數量少,必然導致“入園難”;普惠性幼兒園覆蓋率低,民辦幼兒園佔比偏高,必然導致“入園貴”;幼兒教師特別是優秀教師嚴重不足,“入好園”的期待自然難以滿足,時有發生的幼兒安全問題更是一次次敲響警鐘。


基於此,教育部等四部門印發了《關於實施第三期學前教育行動計劃的意見》,計劃在2020年基本建成廣覆蓋、保基本、有質量的學前教育公共服務體系,全國學前3年毛入園率達到85%,普惠性幼兒園覆蓋率達到80%左右。



01

普惠性幼兒園:“能入園”的保障


“學前教育經過多年發展,有沒有幼兒園上的問題已基本解決。當下應把着力點放在普惠性幼兒園的建設上,破解公辦園少、民辦園貴的問題。”北京師範大學教授劉焱表示。


所謂普惠性幼兒園,一般指公辦幼兒園、公辦性質幼兒園(如企事業單位幼兒園)、普惠性民辦幼兒園等。數據顯示,2016年我國普惠性幼兒園佔比僅為59.6%,農村地區、城鎮新建小區、城鄉接合部等地區普惠性幼兒園資源還嚴重緊缺。


不久前召開的國務院常務會議強調,要嚴格落實城鎮小區配建幼兒園政策,引導社會力量按照規範要求舉辦普惠性幼兒園和托幼機構,鼓勵各地因地制宜多渠道增加供給。億萬家庭“幼有所育”需求正在逐步實現。


2018年7月6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主任習近平主持召開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第三次會議。會議審議通過了《關於學前教育深化改革規範發展的若干意見》。會議強調,推動學前教育深化改革規範發展,是黨和政府為老百姓辦實事的重要民生工程。要全面貫徹黨的教育方針,遵循學前教育規律,完善學前教育體制機制,健全學前教育政策保障體系,推進學前教育普及普惠安全優質發展,滿足人民羣眾對幼有所育的期盼。


普惠性幼兒園最為羣眾所期待。《意見》明確,我國將着力構建以普惠性資源為主體的辦園體系,堅決扭轉高收費民辦園佔比偏高的局面。作為公辦園,應充分發揮保基本、兜底線、引領方向、平抑收費的主渠道作用;作為民辦園,則應迴歸教育的本質,遏制過度逐利行為。



02

高質量幼師隊伍:“入好園”的前提


“能入園”之後,“入好園”繼而成為新的目標。一支師德高尚、業務精良的幼兒教師隊伍是關鍵。


我們常説,“城鎮小區建設要按需要配建幼兒園”“大村獨立建園,小村聯合辦園”,幼兒園數量亟待擴張,教師隊伍亟待壯大,但在情況緊急的狀態下,也不能“拾到籃子都是菜”,更不能“蘿蔔快了不洗泥”。


過去,幼兒園要求低,有人戲稱兩個農村老太太就能湊一個幼兒園,一兩名老師管一大片的現象普遍存在。而如今,越來越多的幼兒園有了高質量的保育、高素質的幼師、小班化的結構、遊戲式的課程。一支師德高尚、業務精良、結構合理的幼兒教師隊伍,是保證學前教育質量的關鍵要素。


“以前不少人認為,幼兒園教師乾的就是‘看孩子的活兒’,頂多也就是説説唱唱、寫寫畫畫、蹦蹦跳跳,沒有什麼技術含量。但事實上,當好一名幼兒教師,就必須符合勝任這一職業所必需的任職資格和素質要求。比如最基本的師德修養、對幼兒的愛心與耐心,以及科學而全面的保教知識、多樣化的教學技能等等。”福建師範大學教育學院教授丁海東説。


“解決幼教的質量問題要堅守三個‘一’。”北京師範大學教授霍力巖解釋,即“一本資格證”,新手教師必須持證上崗,通過完善法律法規嚴格教師資格准入制度;“一張工資條”,切實保障學前教育師資的工資水平;“一份培訓書”,儘快出台幼兒園教師培訓課程指導標準,強調以實際需求和實踐教學能力為導向的培訓,促進幼師的專業成長和終身教育。學前教育質量的提升,也表現在教育理念上。


原中共浙江省委常委、杭州市委書記,浙江省人民政府諮詢委員會副主任,杭州城市學研究理事會理事長,浙江省城市治理研究中心主任、首席專家王國平在2011年調研杭州市學前教育工作時便指出,要在制定幼兒園教師全員培訓制度上狠下功夫。他提出,稱職的幼兒教師應具備三個條件:一是有大專以上文化程度的學歷,二是有幼兒教師職業資格證書,三是直接從事幼兒教育工作。


03

“名園集團化”:從“能入園”邁向“入好園”


學前教育對個人而言是基礎工程,對教育來説是先導工程。學前教育是人民美好生活的重要組成部分,學前教育改革是全面深化改革的重要一環。避免“一刀切”,充分考慮地區差異和不同情況,把解決當前問題的治標之舉和解決長遠問題的治本之策結合起來,緊抓重點、因地制宜,才能為老百姓辦好這件民生實事,把《意見》逐條落到實處。


早在2010年,杭州市委、市政府就想家長所想,為使轄區內的學齡前兒童能就近享受優質的“起跑線教育”,開展實施“名園集團化”戰略,堅持組建學前教育集團和締結城鄉幼兒園互助共同體“兩輪驅動”,量質並舉,努力擴大優質學前教育資源覆蓋面。通過委託式、直管式、幫扶式、培訓式等方式,由優質公辦園向資質較弱的街辦幼兒園提供對口服務,為街辦幼兒園開通“逐甲”的快車道,讓優質教育資源惠及每一個孩子。


2010年11月,杭州市人大以立法形式通過學前教育“1+4”新政,即《市委市政府關於加快推進學前教育均衡優質發展的若干意見》和《杭州市學前教育專項資金管理辦法》《杭州市幼兒園園舍建設實施辦法》《杭州市幼兒園非事業編制教師管理辦法》《進城務工人員子女在杭入園管理暫行辦法》等四個配套文件。這是杭州市委、市政府關注民生、推進教育公平的一項實事工程。新政堅持學前教育的公益性、普惠性,把學前教育放到與義務教育同等重要的高度,按照政府主導的原則,從經費保障、教師保障、園舍優化、督導評估、質量提升五個方面對學前教育均衡優質發展的保障機制進行了具體的設計,構建了促進杭州學前教育均衡優質發展的政策框架,成為杭州學前教育發展的里程碑,為全國優質學前教育的普及作出了有益探索。


目前,許多省市都已採用了集團化辦學的思路。浙江温州多家幼兒園成立幼教集團,採用“名園+鄉園”“名園+新園”的運作模式。而廣西則採用“公辦總園+異址園”“公辦母園+子園”“公辦總院+加盟園”以及“公辦總園+幫扶園”的辦園模式。


藉助於集團化的優勢,名園將先進理念和方法引入到幼兒園的內部管理之中,強化優質資源的合理配置,促進幼兒教育的均衡發展,為實現“規模與質量並重”學前教育目標提供了重要保障。尤其有助於突出解決“入園難”“入園貴”的教育問題,滿足人民對於優質教育資源的強烈需求,實現優質教育的均衡化、平民化、普及化。


名園集團化戰略是一條成本最低、風險最小、成效最大的發展優質教育之路,也是深化辦學體制和教育投入體制改革的最佳結合點。學前教育事關國民素質、社會公平,事關民生、民心,實施名園集團化是解決優質資源有限與老百姓需求無限的矛盾,破解“上好園難”問題的關鍵。


【參考資料】

1.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學前教育深化改革規範發展的若干意見》,2018.11;

2. 人民日報:《幼有所育,幼教質量是關鍵》,2017.11;

3.搜狐網:《人民日報關注學前教育:幼有所育,從“能入園”到“入好園”》,2018.8;

4.中國共產黨新聞網:《幼有所育,才能擁有未來》,2017.11;

5.王國平:《編制好學前教育發展專項規劃》,2010.7。


供稿:江明霞、林玥玥

審核:方誌明

點擊閲讀原文歡迎參加“兩獎徵集”

↓↓↓ 


https://hk.wxwenku.com/d/201047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