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之間哪有什麼真友誼!

宛央女子2019-07-02 12:29:32

文 /美亞     來源/美亞在港村

前兩天我一個90後小哥們兒和我説,他某任前女友是我的粉絲,很鐵的那種。

知道男朋友和我相識,還挺哥們兒之後,感情陡然升温,當場親了他一口。然後打開我的公眾號,取關了。

他跟我説這事兒的時候,滿臉困惑,完全不能理解這種操作。

首先,她一定不是吃醋。一個二十出頭的小女孩,決不會把三十四歲已婚育婦女放在眼裏。她也親了你對吧。總體來説,她對你我的塑料情是認可的,覺得你很棒很高端。

她為什麼要取關我呢?這就涉及到女人之間微妙的關係了。

當你不認識我,我就是站在維多利亞港吹海風、文華東方喝下午茶的港風kol;當你認識我,我就是稀鬆平常,隨時可以站在她對面寒暄say hi相形見絀的老大姐。

女人靠距離決定是羨慕還是嫉妒。遠了就是高高在上星星眼,近了就是「在場的都是庶出偏房」。

女人嫉妒的層級也分好幾層,有表面「親愛的」式的勾心鬥角、看下場式樣的冷眼旁觀、還有「有什麼了不起」的直接去死。

託您的福,我直接去死了。

小哥們兒的表情,像剛看完《存在與時間》,每個字都認識,但如墜煙海。我又打了個比方:

前段時間我小學同學告訴我,我們的一位女同學,美國常青藤畢業後,一直在某頭部科技公司工作,是唯一的華人女性高管。

聽到這麼厲害的履歷,正常人的反應應該是「哇!好厲害!」吧?但是我的反應是「哦」。我剖析了一下自己的內心,確認是出於一種嫉妒的情緒。

我們從小一起長大,跳過皮筋抄過作業扯頭髮打過架。我經常去她家寫作業,通往她家那條泥濘路,她家磚瓦斑駁院子裏的太陽花,都佔據回憶裏的幾幀畫面。

後來她跳級了,蹦極跳,春風得意馬蹄疾,一路疾馳到了美國。

她從小就是天才,長大是英才,這是客觀存在的事實。我並不匹配的消極態度是主觀的,原因只有一個:我認識她,曾經還很熟。

這就跟你前女友取關我是一個道理。本該羨慕,距離導致了嫉妒,嫉妒轉化成了輕視。

小哥們兒更懵了:你認識她不該感到驕傲嗎?前女友不應該想要引介愛豆嗎?你們女人好可怕。

男人很難理解女人的嫉妒,大部分時候,那種嫉妒並不可怕,也並沒有惡意,更不會付諸行動,甚至不是我們的本意。

那是基因裏的「兩性嫉妒」在發酵。女人在遠古時代柔若無骨,亟待男性的保護和供養,才能養育後代,坐享其成。

所以我們從遠古開始就擅長高智商宮鬥,排除異己,好讓男人老老實實上山打老虎。對一切想要搶走飯票、危及後代的同性高度警惕。

現代女性已經鋼筋鐵骨,刀槍不入,但我們人類的進化速度完全跟不上社會的發展,從脊椎到激素都是,我們依舊控制不住自己本能的嫉妒意識。

説嫉妒真的好難聽啊,不如我們用「競爭」來代替吧。

在女性「競爭」這方面,性別限制了男性的想象力,也體會不到箇中趣味。曹雪芹算男性裏的特例,在女人堆里長大,深諳其道,才能把《紅樓夢》裏69個女性雕刻得那麼栩栩如生,對抗疏離惺惺相惜,靜水流深蕩氣迴腸。

我們女人,可以説身在其中其樂無窮。

你以為女人每日精雕細琢、花枝招展,那是悦己者容嗎?不,那是因為今天要去的場子太多美人兒不能輸;

你以為那些性冷淡色襯衫、boyfriend風牛仔褲、雪地靴是給男人欣賞的嗎?不,是女性要在女性中鶴立雞羣的發明。

女性的競爭機制也推動了社會發展。為什麼買房子的英明決策都是女人一錘定音,因為女同事整天炫耀高檔物業,我也要買!為什麼你的孩子那麼優秀,因為家長羣裏的媽媽們都太雞血!

女人如逆水行舟,不進則囂張了別的女人。

很多年前,看某個女作家的小説,不是池莉就是嚴歌苓,情節忘得一乾二淨,唯獨留下一段關於女性競爭意識的描寫神段。

場景大概是男一和女一各種原因鬱郁不得相愛,男一找女二傾訴。

當男一和女二説「我愛她愛到發瘋,願意付出我的一切。」諸如此類的山盟海誓後,女二的心理活動是:一個男人在一個女人面前,表達對另一個女人的狂熱,也太不爽,太看不起人了吧。甚至產生了對女一淺淺的恨意。

注意,女二和女一是閨蜜,女二原本對男一毫無波瀾,但這並不妨礙她一系列心理活動,也不妨礙我猛點頭get到。

性別互換一下,當一個女人和男人傾訴自己對他好兄弟的痴纏,傾聽的男人只會覺得:她好可憐,好專一,好想保護她。我一定要兩肋插刀把話帶到!

所以男人也完全不能理解女人的友誼,為什麼她們能為芝麻綠豆大的事鬧翻再和好。

為什麼4個女人能有5個羣,也理解不了每個羣都在輪番説那個缺席的人的壞話(八卦),她們明明整天黏在一起。

女人的友誼也是玄之又玄的存在,兩個女人如果沒有在一起暗戳戳嘰嘰喳喳同仇敵愾説過同一個女人的壞話,就不算真正意義上的閨蜜。這樣的同盟也時刻斗轉星移,交叉陣型。

你看,古典神劇《絕望主婦》,勢如破竹的新劇《大小謊言》,我近期最喜歡的《公關》,番位只要超過2個女人,就是勢力角鬥場。

拿《絕望主婦》打比方吧,大家熟悉點。

紫藤社區的四個主婦是真金白銀的閨蜜,她們沒事兒就聚在一起打牌、下午茶、説這條街其他妖豔賤貨的壞話。但是一旦產生矛盾,她們每個人都有被嫉妒的點拿來嘲諷:

Susan白蓮花小可愛,時時刻刻有男人保護——什麼破事兒都做不好。

Bree完美主婦,一塵不染滴水不漏——高壓型強迫症患者。

Lynette女強人,家庭事業兩豐收——強勢得讓親友退避三舍。

Gabrielle貌美如花,家財萬貫——虛榮精出牆紅杏。

她們好的時候巧舌如簧互相吹捧前一部分,鬧矛盾的時候就挑着後一部分冷嘲熱諷地戳。並三三兩兩站在靶心家對面路口,皮笑肉不笑地八卦。

但是她們如何雞飛狗跳,峯迴路轉最終都是好朋友,因為這個團體的分工很明確,類型不重複。Susan負責可愛無辜讓別人刷存在感,Bree負責維持團隊穩定體面,Lynette負責做出頭鳥打抱不平,Gabrielle負責拉高顏值水平拉低道德水平。

只有各個工種各司其職,且不衝突,才能保證友誼地久天長,這也是我在微博總結過的點:

你看大小S,阿雅,范曉萱那個綜藝,也是這樣的陣營:大S負責美與力量,小S負責刻薄鬼馬,阿雅負責老好人好脾氣,范曉萱負責嚴肅嚴謹。

她們彼此沒有競爭關係,審美各有千秋,老公不是同一個類型,知名度分庭抗禮,一起賺錢再好不過。任何同類型人加入就會被排擠,比如吳佩慈,就會對大S形成威脅,被塑料的范瑋琪可能會鳩佔鵲巢阿雅。

於是最後剩下了她們四個,千秋萬代。

還有個有意思的點,就是即便穩定小團體,聚在一起仍然脣槍舌戰,充滿「競爭意識」的火藥味,而這種微妙的針鋒相對,同為女性才能體察出來。

在紫藤社區的牌局上,經常會出現話裏有話套娃話的局面,等着對方接茬或翻臉。大小S的真人秀裏,上熱搜的也都是小S和阿雅的你來我往。

小S炫耀自己臉好亮,阿雅説你快吸油,小S反擊説你打了肉毒臉僵不僵?諸如此類真亦假來假亦真,弄得吃瓜羣眾紛紛去站台。也都是女粉女路人能get到對話裏的東西風風向。

女人之間的友誼什麼時候最牢固呢?嫉妒最淺、競爭意識最弱的時候。那是什麼時候呢?是共患難的時候(或者一方落難的時候)。

和夫妻大難臨頭各自飛不同,女人面對挫折磨難時的韌性,扶持的耐力,同樣超乎男人的想象。「照顧」也同樣是女人基因裏的拖油瓶。她們對世間萬物都有柔軟的「聖母心」,對同性尤甚。

記得很多年前,我家一個鄰居去坐牢了,家裏孤兒寡母,都靠這棟樓的其他女性幫襯。而在東窗事發之前,這家人也是她們的重點八卦提防對象。

很好理解,我們即便和閨蜜磕磕碰碰,她失戀了、被劈腿了、家裏出事兒,我們首當其衝,捨命相陪。

這麼多年,陪伴你們走到今天的,也都是那些如今散落在天涯,卻近在咫尺的閨蜜們吧。

陪小S哭那首寫給爸爸的歌的人,就是阿雅。

《大小謊言》《絕望主婦》裏的八卦精們,最後居然都團結在一起兇殺案周邊,其利斷金,守口如瓶。她們分擔彼此的恐懼和痛苦,保護命運紐結在一起的彼此。

編劇太厲害了,知道女人之間不能同富貴,只能共患難。

敏感,所以嫉妒,敏感,所以共情。

啊!女人之間的關係,才是真正的相愛相殺,玄之又玄啊!

\ END /

本期作者:美亞,作家,心理諮詢師,定居香港。《南都週刊》特約撰稿人,《時尚COSMO》專欄作者,「單身力」理念創始人。一個放心老去的已婚育少女。新書《再野一點》熱銷中。微信公眾號:美亞在港村(ID:wangjinshan2015)

往期好文推薦  點擊題目即可閲讀

女性:

陳建斌氣哭蔣勤勤:懂得偷懶的女人才最好命!

周芷若曾經是張無忌的白月光,為什麼最後卻輸給了趙敏?


微博:@林宛央

個人公眾號:宛央女子(Apple1990-kun )


https://hk.wxwenku.com/d/2010437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