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金協會緊急聲明,爆出清退潮背後亂象,原來有些平台喜歡這麼幹!

P2P觀察2019-07-02 11:13:15

點擊上方“P2P觀察”→ 點擊右上角“...

 點“設為星標/置頂公眾號”


來源 | P2P觀察(p2pguancha)

作者 | 觀察君


縱觀當下,網貸行業進入合規整改加速道。有的平台緊鑼密鼓,抓緊衝刺備案;有的平台發揮自身優勢,開始緩慢轉型;有的平台衡量自身不足,選擇有序退出……


在這其中,總有那麼些人,唯恐天下不亂。打着“良性清退、轉型”的旗號,實則幹着拖延兑付、轉移資產、攜款跑路、收割出借人的勾當。


昨日(6月24日),接到多起投訴舉報的上海互金協會怒了,在官方微信上發佈聲明稱,自己沒有權利審批平台退出/轉型方案,也從未同意過任何一家P2P平台的退出/轉型方案。


這則緊急聲明的背後,反映出的是在行業出清潮中,有許多不良平台趁機作亂的現象。


面對在投平台突如其來的一紙清退公告,出借人該怎麼辦?


01

P2P平台想要退出/轉型,誰説得算?


6月24日,上海互聯網金融協會(簡稱,上海互金協會),為維護網貸平台業務相關當事人權益,避免個別會員單位的單方不實宣傳對監管部門及相關當事人造成誤導,緊急在其官方微信發佈《聲明》,針對多起投訴舉報做出統一回應:從未審批、同意過任何一家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機構的業務退出/轉型方案。


在該聲明中,上海互金協會重申其權利範圍:不具有對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機構業務退出/轉型方案進行審批的權力。



看完聲明,問題來了。P2P平台的退出/轉型方案,究竟歸誰管?


在互聯網金融蓬勃發展的這幾年,互聯網金融的監管體系隨之完善,P2P行業的監管也有着明確的分工。


央行自2015年在首次給P2P定調後,又先後牽頭成立了互聯網金融整治工作領導小組與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讓自由生長的互聯網金融機構找到了組織。


在P2P監管體系中,銀監會也有着舉足輕重的地位,像“1+3”P2P監管的基本制度框架就是銀監會出台的,其讓P2P的整改和監管有法可依、有章可循。


2009年,部分地區的金融辦升級為金融局後,在決策層心中的分量也是日益劇增。不僅擺脱協調機構的頭銜,還擁有對類金融機構的監管和風險處置職責。


當前各地的金融辦(局)主要是與地方銀監局一起,負責P2P平台整改驗收、編制驗收、備案的指引、辦法、細則,受理P2P平台備案,進行機構監管與執法。


那麼,中國互金協會和地方的互金協會,又扮演着怎樣的角色呢?


互金協會是互聯網金融行業自律組織建立的,主要職責組織、引導、督促會員貫徹行業相關政策方針,並制定行業經營管理規則和標準,同時起到行業信息共享、互幫互助的作用。


行業自律是對監管的有益補充,但無法取代監管。在行業自律無法覆蓋及無效領域,還需要監管及時出手,才能促進行業健康有序發展。


總得來看,真正有權利對平台退出/轉型方案進行審批與同意的其實是地方金融辦(局),互金協會只是起到輔助作用,給平台提供規範指導,推動良性退出效率。


02

火眼金睛,辨別出清潮亂象


當前,網貸合規備案一推再推,監管“以備促退”意圖明顯。有業內人士分析,未來能夠留下的P2P平台應不足百家。此時,不合規平台在停業清退,弱勢平台在轉型。


“別人貪婪時我恐懼,別人恐懼時我貪婪。”這其中,有許多不法平台“掛羊頭賣狗肉”,在網貸行業清退潮中,趁火打劫、肆意作亂。


清退方案是寫得很完美,實際上呢?拖延兑付、轉移資產、攜款跑路、收割出借人,留下一地雞毛。


最奇葩:一直在賣賣賣,資金依舊缺缺缺!


2018年7月30日,前海航交所宣佈將主動退出網貸業務。按照其良性退出方案規則,投資者的退出本金將在24個月內全部完成兑付,收益按照年化6%計算,每月兑付一次。


看似海航集團“護體”,進行監督、協調各融資企業履行還債義務。若不能按時償還,這個強大的後盾還“兜底”,承諾保障所有投資人的投資資金。


然而,如期足額兑付了兩期後,兑付金額開始打折,並出現逾期。同時,還推出本金兑換機票和酒店代金券服務,代金券時效性為五年。


當時有一位投資了30萬的投友苦笑道:以後我把所有交通工具都改成飛機,我也用不完呀,就算天天環遊世界我也不能5年不工作,天天浪吧。


值得一提的是,所謂的“自願兑換,額度由您”也不靠譜,都是有時間限定和額度限制的,你想“天天浪”,還得看“運氣”。


除了前海航交所,“海航系”多家P2P平台均出現兑付逾期。可以説,海航集團一直在賣賣賣,資金依舊缺缺缺,兑付方案履行起來很吃力。


最荒唐:投資人搖身一變,竟成酒店老闆!


去年八月,温商貸宣佈平台全面展期,兑付方案一變再變,實質性進展很慢。


據瞭解,其先後推出了五種債權置換方案,換房產、拼鋪面、兑股權、換商品……無論選擇哪種方案,投資人的本金都被打到“骨折”。


其中,最荒唐的是11月7日的兑付方案,投資人的錢被迫選擇投資酒店。出借人熬出頭,搖身一變成為酒店老闆?這些都是不存在的。


置換方案只是温商貸的股東們試圖為自身產業續命的手段,借新還舊的模式最終無以為續,温商貸收割投資人的意圖昭然若揭。


最能演:拖延、甩鍋、跑路,三連殺!


草根投資曾是杭州最大的P2P平台之一,在發生逾期後,連發30個公告穩定“民心”,宣稱正在積極處置資產,尋找可靠資金來源,兑付方案卻處於暫停狀態。


先是自導自演23億D輪融資,又在現場投資人會議上,臉不紅心不跳的表示,“草根不清盤,我們還要繼續……”創始人金忠栲打的是“拖延戰”。


隨着無存管的消息爆發,多個關聯方上演甩鍋大戲,草根投資依舊在官網上“淡定地”宣傳“涅槃計劃”。直到金忠栲投案的前一天,官網還發布了用户利益保障機制的公告。


03

平台宣佈退出後,出借人該怎麼辦?


在投平台突如其來的一紙清退公告,到底是真清盤,還是準備跑路呢?


首先,出借人要分析平台清盤原因,若是自融、龐氏騙局、借舊還新是不可能良性清退的。當前因流動性危機,經營出現問題,難以維持運營,而選擇清退的平台佔大多數。


其次,要辨別平台的底層資產真實性,還要對資金流向進行分析。就拿還在紅嶺創投來説,底層資產真實、回款明細清晰、創始人態度誠懇,才具有全額兑付的可能性。


最後,要注意平台清盤是否報備金融辦(局),地方互金協會是沒審批、同意權的,這點一定要注意。除此之外,出借人還要多留意平台相關的輿情消息。


平台宣佈清退後,出借人最需要的從來都不是無懈可擊的兑付方案,也不是信誓旦旦的承諾,而是踏踏實實的拿回屬於自己的那部分權益。


在網貸出清潮中,出借人也要對良性退出平台充滿信心。據網貸之家不完全統計,截至目前,已有122家平台全額兑付完成,實現良性退出/轉型。


未來一段時間出清仍是主旋律,監管部門應透明化平台的退出過程,出借人也應警惕在投平台動向。如有異動要及時報案,決不能讓不良平台“一退了之”。


約稿召集令


P2P觀察長期徵稿,稿費千字300至1000元

公眾號後台回覆”約稿“即可查看



 你的“在”我都當成了喜歡

https://hk.wxwenku.com/d/2010425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