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部衝擊下韌性顯現的中國宏觀經濟

證券日報之聲2019-06-30 10:18:29

2019-06

22

文 | 於澤


2019年上半年,在“六穩”政策和系列改革舉措的提振作用下,中國經濟成功抵禦了各種下行風險的衝擊,總體保持平穩運行,處在合理區間。


從需求側來看,淨出口對上半年宏觀經濟邊際貢獻最大。淨出口從2018年對GDP負向拉動0.6個百分點,到2019年一季度正向拉動1.46個百分點,對GDP影響變動了2個百分點,1-5月份貿易順差持續上升。同時,房地產投資持續高位運行。在積極的財政政策帶動下,地方政府專項債提前發力,基礎建設投資逐步回暖對衝了製造業投資下行,穩定了投資。


從供給側來看,最為顯著的改變是金融業增加值提速,穩定了服務業增長。這背後是鬆緊有度的貨幣政策穩定了金融形勢。一方面,股市走強帶動券商業績;另一方面,補充資本金後,銀行表內信貸擴張,在穩定利差的作用下,銀行業盈利水平提升。


由於基建投資和金融業更多是在政策支撐下的企穩,隨着總需求政策的邊際走弱、改革紅利的釋放存在一定的時滯,在市場內生需求不足局面還沒有改觀的情況下,宏觀經濟企穩基礎並不牢固,未來結構性下行壓力依然較大。


當前和未來一段時期,我國宏觀經濟面臨最大的衝擊是來自於外部的國際貿易和國際金融條件變化。從2018年開始,美方屢次單方面提高關税。仔細分析美方徵税的範圍和內容,可以發現更多是對中間投入品和資本品徵税。美方的關税舉措不僅僅是一種談判技巧和經濟方面的考慮,更是美國國內製造業衰落多年之後的政治反映。美國的很多關税舉措是希望能夠加速全球價值鏈的重構,從全球價值鏈更多向北美、美國國內收縮,形成更加牢固的區域價值鏈,提升國內製造業地位。


全球化在過去30年以來的快速發展,更多是經濟動因,掩蓋了全球化的政治、文化和意識形態維度。當前的國際組織框架無法有效應對全球產品價值鏈和資金自由大規模流動的收入分配與經濟波動後果,這導致了各國國內政治問題紛紛湧現,反全球化浪潮在一些地區出現。


在全球價值鏈緊密聯繫和新技術推動的數據流全球化趨勢下,經濟的全面隔離已經無法辦到,同時各國國內政治問題訴求也不相同,全球化不會重現“冷戰”中意識形態維度下的全球衝突格局,而是經濟邏輯基礎上的國內政治議題衝擊主導型的全球化。國內政治議題的複雜與多變,意味着未來全球化進程中不確定性加大,“黑天鵝”事件逐漸常態化。由於經濟邏輯依然會起作用,中美貿易摩擦更可能的走向是一定意義上的以國家安全名義的“科技脱鈎”,不會也無法走向全面“經貿脱鈎”。我國顯性技術優勢主要在通信行業,美國打擊中興、華為確實對我國優勢技術領域產生衝擊,對經濟增長產生一定影響。


我國經濟是有足夠韌性來抵禦各種不確定性的。


一是增長潛力巨大的國內市場。在扶貧提高收入、户籍城鎮化等政策推動下,我國國內消費市場長期看還有很大潛力。美國正是憑藉着龐大的國內市場超越英國,我國在這方面同樣具有顯著優勢。


二是研發為基礎的國內產業體系。全球價值鏈逐漸從勞動套利走向研發、知識密集型的產業,多年的積累造就了我國具備相應的基礎。


三是數字經濟為基礎的數據全球化和相關服務。當前的全球化從貿易、金融日益走向數據跨境流動,我國具有雄厚的數據全球化實力。


四是“一帶一路”為基礎的包容性全球化。國內政治議題衝擊下的全球化核心在於各國不能合理分配全球收益,合作解決全球問題。我國推動的“一帶一路”倡議可以解決現有全球化存在的問題。


五是國內要素市場改革紅利。我國經濟增長中很大問題來自資源配置效率低,通過要素市場改革可以有效提升資源配置效率。


六是日益成熟的宏觀調控體系。經過多年的摸索和實踐,我國逐漸形成了有自身特色的宏觀調控體系,能夠有效應對各種短期衝擊。


從我國具有的經濟騰挪空間來看,未來長期是向好的。但是,很多潛力的發揮需要國內改革以進行結構調整。下半年,我國經濟一些短期風險需要防範。


首先,全球經濟持續走弱。在不確定性日益增強的全球化進程中,全球投資和貿易下降,拉低各國增長。目前全球有陷入“永久停滯”增長階段的可能。全球經濟走弱對我國下半年出口提出了更大挑戰。


其次,地方財政惡化的風險。由於我國的税制主要是和經濟增速聯繫在一起的,地方收入受到衝擊,面對減税降費的壓力,地方政府財政資金存在一定風險。


再次,金融條件變化的風險。在全球資產配置的壓力下,我國面對着較大的匯率衝擊。要實現進一步金融開放,需要特別關注匯率市場變化。同時,在製造業壓力較大的情況下,中小商業銀行不良問題沒有見底,下半年可能會集中爆發。需要重點防範金融市場情緒變化。


第四,新經濟逐步迴歸常態,泡沫消失。


第五,服務業進一步下滑。由於電子產品出口減少,信息服務業可能會進一步下降。同時,在製造業疲弱的大環境下,生產性服務業受到很大抑制。


第六,就業質量降低的風險。我國總體就業還相對平穩,但是就業質量降低會直接拉低消費等國內需求。


第七,國內市場結構性下滑的風險。房地產投資下半年面臨回調,投資效率依然較低,汽車消費會在下半年見底,但是不會回到快速增長態勢。


2019年下半年下行壓力將有可能持續,雖然中國經濟展現了一定韌性,短期內還需要政策加大支撐力度。


預計2019年實際GDP增速為6.1%,可以完成全年目標。投資增速持續下滑的趨勢有所緩和,但疲軟的態勢難以根本扭轉,預計全年增速為6.0%。消費短期內下滑壓力加大,預計增速為8.2%。外部環境可能會繼續惡化,預計全年出口增速負2%,進口增速為負4%,貿易順差為3800億美元。隨着內外供需環境進一步調整,2019年價格水平總體保持相對平穩狀態。預計全年CPI上漲2.2%,PPI上漲0.5%,GDP平減指數漲幅為1.5%。


在上述判斷和預測的基礎上,政策定位需要適當調整。


(作者單位: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


推薦閲讀 | 證監會二次修訂《上市公司重大資產重組管理辦法》 刪除淨利指標 支持上市公司加快質量提升速度
推薦閲讀 | 科創板需要健康理性的監督氛圍


https://hk.wxwenku.com/d/2010338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