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繡未央》小説系列抄襲案一審宣判,12位作家勝訴獲賠74萬元

影藝獨舌2019-06-30 07:07:03


號脈影像經絡,洞悉文娛風潮

 

兩年,有史以來抄襲比例和維權規模最大的侵權案件原告取得全案勝訴。繼5月8日首案宣判之後,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法院6月20日上午依法對《錦繡未央》餘下11案進行一審宣判,法院認定《錦繡未央》抄襲行為成立。

 

根據判決書,被告周靜(筆名秦簡)於判決生效之日起立即停止對小説《錦繡未央》作品的複製、發行及網絡傳播;賠償經濟損失及合理開支11案共計60.4萬元;被告周靜在《新京報》和“瀟湘書院”網站首頁上向原告公開賠禮道歉。



11案的賠償金60.4萬元,加上首案判賠金額,《錦繡未央》系列侵權案共計判賠740500元。根據統計,本案侵權字數達114000,平均每千字判賠約6000多元。

 

編劇餘飛發微博表示,“雖然以稿費計,這算高標準了,但相比違法相關所得只是九牛一毛,對抄襲的震懾作用還不夠大,我們只能小規模欣慰。”

 

小説被認定抄襲,維權故事並沒講完


《錦繡未央》系列抄襲案,是由温瑞安等12位作家共同發起的維權訴訟。 5月8日,沈文文(筆名“追月逐花”)訴《錦繡未央》侵犯其權利作品《身歷六帝寵不衰》著作權已獲勝訴。

 

本次宣判十一案涉及的作者和作品包括:

温瑞安的作品《温柔一刀》《寂寞高手》《江山如畫》《劍氣長江》和《逆水寒》;


裴雲(筆名“希行”)的作品《重生之藥香》;


傅世瑾(筆名“朵朵舞”)的作品《一斛珠》;


左娟(筆名“蕭樓”)的作品《流水迢迢》;


王玉紅(筆名“一個女人”)的作品《鬥錦堂》;


譚卉(筆名“蔓殊菲兒”)的作品《胭脂淚粧》;


程雲峯(筆名“意千重”)的作品《世婚》;


張之帆(筆名“楚雲暮”)的作品《一世為臣》


郭慧(筆名“紫舞玥鳶”)的作品《嘯劍指江山》;


黃琳達(筆名“維和粽子”)的作品《公子無恥》;


朱笑白(筆名“御井烹香”)的作品《庶女生存手冊》。


據瞭解,《錦繡未央》網絡版270萬字左右,涉及抄襲16部作品,侵權總字數約114千字,侵權語句共計763處,侵權情節共計21處。

 


《錦繡未央》系列侵權案件和普通抄襲案有明顯不同。周靜在《錦繡未央》一書中抄襲了原告作品中的大量語句和情節,這些抄襲的文字雖分散於《錦繡未央》一書的不同段落,但在語句表達、人物塑造、情節結構、故事核心等方面,跟原文都是一致的。

 

法院對每一本權利作品的作者及發表事實進行了認定,最終認為,《錦繡未央》中被指控的侵權語句和情節與權利作品存在相同或者實質性相似。

 

一是均使用了獨特的比喻或形容的具體表達;

 

二是均採用了相同或類似的細節描寫來刻畫人物或事物;

 

三是均採用大量常用語言的相似組合。

 

在情節方面,《錦繡未央》抄襲了權利作品具有獨創性的背景設置、出場安排、矛盾衝突和具體的情節設計,與權利作品已經構成實質性相似的情節,屬於對權利作品著作權的侵害。

 


原告代理人維權律師團負責人王國華律師還透露:《錦繡未央》一書中存在大量侵權內容,既包括語句侵權,也包括情節侵權。有些情節可能包含在電視劇《錦繡未央》中,被電視劇使用。目前不能排除下一步將對電視劇方採取法律措施的可能性。

 

截至目前,各大網站上的《錦繡未央》電視劇依然可以正常播放。正如編劇餘飛在微博所道,“這個聲勢浩大的維權故事,並沒有講完。”

 

 “養在深閨人未識,一朝成名天下揚。”一件網文抄襲案能夠打破圈層進入大眾視野,和影視行業對網絡IP的過度追捧不無關係。網絡小説的創作有過野蠻生長的時期,當其成為影視行業的生產要素後,意味着捲入複雜的經濟關係中。這時候,一些網文的“原罪”也逐漸顯現出來。

 


2013年,秦簡所著《錦繡未央》在網站“瀟湘書院”上線,同年在江蘇文藝出版社出版了《錦繡未央》書1-6冊。2016年,根據《錦繡未央》改編的同名電視劇播出,讓這件“史上最大規模抄襲案”浮出水面。

 

“反抄襲”不應擴大化

《錦繡未央》案彰顯法律精神


《錦繡未央》早在2013年前就被指涉嫌抄襲,網絡志願者經過三年時間整理比對,發現這部294章的小説,僅有9章為原創,其餘章節涉嫌多種類型219部書目的抄襲。一部小説為什麼會涉嫌抄襲這麼多部作品?當時有媒體報道《錦繡未央》在創作中有可能使用了“抄襲軟件”。

 

2016年,多名志願者、作家和編劇共同發起維權行動。當年年底,朝陽法院受理該案。2017年1月4日,11位作家訴《錦繡未央》抄襲案在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法院正式立案。2017年2月17日,著名作家温瑞安加入訴訟團,成為第12位維權作家。

 


《錦繡未央》系列維權案取得全案勝訴,在知識產權界具有里程碑式的意義,對於網絡小説存在的抄襲風氣能夠起到一定震懾作用。影視公司今後在挑選IP之時,是否涉嫌抄襲必然也會納入評估體系,這對於影視行業起到了淨化風氣的作用。

 

對於“抄襲”的界定細化到具體的語句和情節,本次判決也體現了法律的公平與公正。編劇餘飛也曾表示,“很多小説動不動上百萬字,但其中的幾句話,跟別人的一樣。在這種情況下,法庭應該也會考慮説要不要把抄襲的大帽子戴他頭上。所以反抄襲還是得有一個比例,不要一棍子打死。”

 

他還提出了“抄襲評估”的三原理。第一是亂序原理,就是要打亂順序來判斷;第二是邏輯鏈原理,就是把所有的文字表達內容分成情節點和信息點兩塊;第三叫歸納適用原理。

 

儘管確實有不少文藝作品存在侵權,但“反抄襲”是一件專業人所做的專業事,決不能將“抄襲”的帽子擴大化。錢鍾書説:“誹謗、抄襲、有傷風化——文人吃官司無外乎這三種緣故。”如果抄襲的私人化“宣判沒做實,那麼就可能陷入“誹謗”的官司。

 


事實上,近年來已經有不少“抄襲”變“誹謗”的案例。這跟融媒體的發展下文藝評論的失範有莫大關係。中廣聯副會長李京盛在上海電視節論壇中就講到,評論主體和渠道的變化讓影視評論有時變成了新聞快評,削弱了文藝的獨立性價值,淡化了影視評論的專業色彩。

 

李京盛認為,融媒體環境下,“寫作的隨意性成分過強,寫作趨時性意圖過重,個性化和主觀性色彩濃厚,影響了影視評論的客觀、公正、理性和嚴謹,甚至造成了評論者和創作者之間的關係緊張。”

 

“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不管是創作者還是評論者,都應該“文責自負”,在法律的範圍內規範自己的行為。

 


注:本文部分信息參考了公眾號“中聞知產”的文章:“《錦繡未央》餘下11案宣判,温瑞安等11位作家勝訴,獲賠60.4萬元”

 

文/楊文山

The End

點擊“閲讀原文”


↓↓

文章已於修改
https://hk.wxwenku.com/d/201033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