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潮》:這部金爵獎的種子選手,講述了三個女人之間的戰爭

影藝獨舌2019-06-30 07:07:01


號脈影像經絡,洞悉文娛風潮


6月18日,電影《春潮》在上海影城舉行了展映。

 

 

在今年金爵獎的眾多提名影片中,《春潮》是唯一一部關注親情和家庭的華語現實主義影片。作為楊荔鈉導演的新作,《春潮》延續了她作品一貫的女性視角和主題,除了被提名本屆上海國際電影節金爵獎最佳影片之外,它還在第13屆FIRST青年影展上獲得了“最佳劇情長片”的提名。

 

《春潮》的演員陣容和製作班底很不一般,該片由廖慶鬆、市山尚三監製,楊荔鈉編劇並執導,郝蕾、金燕玲領銜主演。電影配樂由半野喜弘負責,他製作了賈樟柯的《站台》、侯孝賢的《海上花》等多部電影的配樂。攝影師包軒鳴參與了《風聲》《風中有朵雨做的雲》的拍攝,聲音指導杜篤之在戛納國際電影節拿過最佳技術獎。

 

 

在首映禮後,《春潮》的眾位主創也一起登台和觀眾分享了這部電影相關的話題。《春潮》的故事圍繞着一家三代女性展開,報社記者郭建波(郝蕾 飾)、母親紀明嵐(金燕玲 飾)和孫女郭婉婷(曲雋希 飾)三者之間關係錯綜複雜,郭建波和紀明嵐彼此母女對立,而郭婉婷則在中間盡力調和,在“相愛相殺”之中上演了一番“中國式家庭”的情感糾葛。

 

表演突出,三個女人一台戲


表演突出是《春潮》給人最直觀的感受。母親紀明嵐的沉穩,女兒郭建波的隱忍,孫女郭婉婷的靈動,分別給觀眾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金燕玲飾演的紀明嵐作為一個在婚姻中長期受到傷害的女人,她是委屈的。可幾十年生活早已磨去了她的稜角,和女兒之間的爭鬥是激烈的,但並不以正面交鋒為主,這種對抗是夾槍帶棒、指桑罵槐式的。一切盡在掌握,女兒逃不出她的手掌心,這就是紀明嵐的沉穩。

 

小到給孫女盛飯卻不給女兒盛,大到在孫女身世問題上做文章,紀明嵐太瞭解如何“扎”疼一個人了。不幸的遭遇讓她受盡折磨,隨後她把折磨轉移到了自己的女兒身上,正應了那句“弱者憤怒,抽刀向更弱者”的名言。她的沉穩,處處透着一股不幸。

 

 

“我對未來不報任何希望,我出生於此,也將在此死亡。”郭建波的這句台詞讓人印象深刻,濃濃的絕望之感,帶着深刻的壓抑撲面而來。在《春潮》中,她臣服於母親的權威之下,為了不破壞自己在女兒心目中的形象,她儘量避免正面反抗和回擊母親,這是郭建波的隱忍。

 

面對別人介紹的婚姻她笑呵呵地接受,然後不動聲色地推掉;面對母親的種種刁難,她強顏歡笑之餘,只能力避衝突。可當母親躺在病榻之上時,彼此之間的積怨已久,憤怒噴薄而出,郭建波的大段獨白,如水銀瀉地,直擊人心,讓人感慨郝蕾台詞功底的同時,也體悟到了郭建波這個角色有多麼隱忍。她的沉穩,處處透着一股心酸。

 

 

郭婉婷這個小女孩靈氣通透,貢獻了《春潮》中的大部分笑點。她既有着不符合年齡的成熟,在母親和外婆發生衝突時巧妙化解,又有着對於世事的懵懂和疑惑。可愛中帶着俏皮,懂事裏藏着無奈,這就是郭婉婷的靈動。

 

能做母親和外婆之間的平衡器,也可以成為母親和外婆之間的導火索,這取決於郭婉婷是否放飛自我。小大人是懂事的,小孩子是貪玩的,她在兩者之間徘徊,讓人捉摸不定。她的靈動,處處透着一股頑皮。

 

老中青三代演員,三種詮釋,沉穩、隱忍與靈動交織在一起,這三個女人奉獻了一出精彩的家庭大戲。


原生家庭:繞不過去的糾結


“原生家庭”是近年來網上熱炒的詞彙,在反覆咀嚼之餘,這一話題已不再新鮮。然而《春潮》卻能夠在探討人生家庭的關係之時,不落窠臼,沒有用母女和解大團圓的結局收場,而是用了獨特的留白來表現。

 

在《春潮》的結尾,以一種超現實的鏡頭呼應了電影的片名。在長達數分鐘的留白裏,伴隨着音樂,潮水緩緩流過,直奔遠方而去,把母女之間是否和解這個問題留給了觀眾思考。

 

 

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沒有誰是完全無辜的。因為血緣關係而被捆綁在一起的一個家庭,它的基礎本身就是不夠牢固的。缺乏情感共鳴帶來的疏離感,讓郭建波總是試圖逃離家庭,可無奈之下她又不得不回到母親身邊。

 

為了不破壞自己在孩子心中的形象,郭建波選擇了隱忍,可是孩子在她和外婆之間搖擺,上演了另一種形式的“逃離”。生活的潛移默化真是可怕,“長大之後,我就成了你”,這樣的魔咒,總是在太多家庭中反覆上演。

 

 

正是這樣一種洞悉生活真相的表達,讓觀眾感到了自身的影子。家庭內部的畸形狀態對每一個個體所造成的傷害都是不同,如何消弭矛盾,讓愛重回家庭,把原生家庭對個體的影響降到最低,成了值得反覆思考的問題。

 

《春潮》的導演楊荔鈉説:“生活讓我成為女性主義關懷者,我願意用電影這台內存有限的時光機多介紹些我熟悉的女性角色,以她們的視角觀照周遭,她們的美與哀愁、隱忍擔當書寫在每個家庭過去與未來的生活史中。”努力洞察生活真相,試圖直指問題本質,《春潮》的探索值得敬佩。

 

 

身處在快速發展的時代,每個人和自己的母親之間會存在或多或少的矛盾。觀看《春潮》的過程,同時也是一場療愈自我的過程,沒有人願意和家庭對抗終生,終究還是要學會與世界的和解。

 

這正應了《春潮》海報上的那句話:“你和母親的關係,決定了你和世界的關係”。


文/忠犬七公

The End

點擊“閲讀原文”


↓↓

https://hk.wxwenku.com/d/201033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