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與千尋》國語版變“聲臨其境”,配音明星和明星配音到底該選誰?

影藝獨舌2019-06-30 07:07:00

 

號脈影像經絡,洞悉文娛風潮


“六一”“高考”“畢業季”,每年六月的主題總是青春洋溢。而因為假期的來臨,六月的電影院也總是動畫電影的天堂。


今年六月前有日本的《哆啦A夢:大雄的月球探險記》,法國的《白牙》,後有美國的《玩具總動員4》和《愛寵大機密2》,各種口味應有盡有。而在這一眾動畫電影中,宮崎駿的《千與千尋》還沒上映就兩次登上熱搜,可謂賺足了風頭。



其一,是因為重置版的中國風海報夢幻的色調和深刻的內在含義受到觀眾的一致好評。而另一個引發關注的原因,得到的卻並不全是好評了。


不久前《千與千尋》公佈中文配音陣容,由周冬雨擔任“荻野千尋”配音,井柏然擔任“白龍”配音,而“無臉男”“湯婆婆”“鍋爐爺爺”的配音則分別由彭昱暢、田壯壯、王琳出演,同時官方放出了配音演員版角色海報。


然而此消息一出,引發網友討論。“喜歡原聲版,配音版聽不下去”“不找聲優找一羣明星真的很迷”,更有網友質疑“不知道的還以為你們要拍真人版”“好好的動畫電影,成《聲臨其境》了”。雖然網友們對《千與千尋》明星配音多有不滿,但其實近幾年明星配音動畫電影的現象在不斷增多。



細分來説,並不是所有的動畫電影都有中文配音,如不久前上映的《龍珠超:布羅利》和《白牙》就只有原版配音。在需要中文配音的動畫電影中全年齡向的影片居多,這些動畫電影有着通俗易懂的故事內容與閤家歡的主題思想,主要的市場受眾是兒童羣體。


要想抓住兒童觀眾,拋開劇情內容不講,首先要做到的就是能聽懂。對於看不懂字幕的孩子來説,中文配音是剛需。


就製作方而言,既然中文配音不可避免,那麼剩下的問題就是到底選配音明星還是明星配音?



一模一樣的四個字,換個順序意思卻大不相同。配音明星指的是由專業的配音演員來擔綱配音工作,這是國產動畫在配音選擇上的常規選擇。一方面國產動畫故事內容基本源於本土文化,容易與觀眾達成情感共鳴對明星營銷的需求並不大;另一方面,國內動畫公司的規模尚小,與明星配音相比,專業配音演員的性價比明顯更高。


而與之相對國外動畫電影的引進,由於文化的差異,則更需要利用中國本土的元素來增加認同感。明星配音,就是一個不錯的選擇。利用明星配音既不用更改動畫的內容元素,又能在營銷時給這些外國動畫貼上一個本土標籤。這就像一些好萊塢大片,在影片中加入中國演員出演戲份較少的配角一樣,省時省力且效果可期。


同時,在宣傳期利用明星站台宣傳也能增加流量與曝光度,明星的加盟不僅對粉絲有吸引力,也給帶孩子的家長一個走進電影院的理由。今年年初劉昊然為《馴龍高手3》配音,憑一人之力拿下多個熱搜,最終電影票房達3.66億,影片質量固然過硬但劉昊然的熱度流量也起着重要作用。


《馴龍高手3》


而更早上映的《小王子》也可以算是全明星陣容了,易烊千璽、黃渤、黃憶慈(多多)、周迅、袁泉、黃磊、馬天宇。在2015年的電影市場規模下,依然拿下了1.58億的票房。反觀最近上映的《白牙》,同樣是法國製造上映至今票房剛剛超過60萬。


明星配音帶動票房的模式,其實並不是國內的首創。歐美動畫製作投入成本較大,單靠影片本身故事質量想要獲得高票房難度較大,找大牌明星配音吸引粉絲提高票房,是十分常見的手法。


《瘋狂原始人》中的父親由尼古拉斯·凱奇配音,《里約大冒險》找來了安妮·海瑟薇,《鯊魚黑幫》則是威爾·史密斯加上安吉麗娜·朱莉的組合......不只兒童動畫,美國的R級動畫電影《香腸派對》不僅找齊包括塞斯·羅根在內的“爛仔幫”成員,還請到了愛德華·諾頓來無下限惡搞。


《香腸派對》


為什麼歐美明星配音就少見差評,而中國觀眾卻難以接受?究其原因是角色和配音演員之間的違和感。


歐美動畫電影製作多以演員為先,在製作前期已經確定好角色的相關配音演員,再借由配音演員身上的特質來塑造角色形象。


比如不久前上映的《大偵探皮卡丘》,不僅給皮卡丘增加了瑞安·雷諾茲身上特有的“賤萌感”,整個角色的表情動作也都是從瑞安·雷諾茲身上轉化來的CG效果。《海洋奇緣》的配音演員奧麗依·卡拉瓦霍和道恩·強森很早就被邀請到工作室與動畫師們一起互動,幫助團隊研究人物設定。《功夫熊貓》裏的阿寶和他的配音演員傑克·布萊克簡直如出一轍。


《大偵探皮卡丘》


這樣的明星定製,將明星本身的特質和角色相融合,不僅彌補了演員在配音功力上的不足,也增強了粉絲的親切感。


但這個在歐美明星身上的優勢到了國內卻變成了劣勢。為這種極具個人特色的角色做中文配音,對演員的考驗非常大。同樣是《大偵探皮卡丘》,依然走“賤萌”路線,雷佳音的的皮卡丘卻依然是滿滿的割裂感。


要想消除這種割裂感,第一要找符合氣質的演員,其次則是要花大量時間,揣摩角色熟悉角色。在動畫角色為自己量身定做時,歐美演員尚且要花費一到兩年的時間來適應角色,不斷調整效果,而國內的動畫電影卻往往是配音沒定,檔期先行。


一部譯製片的配音有時在幾周甚至幾天之內,就可以完成。明星沒有時間瞭解角色,原版配音又有珠玉在前,兩相對比有些觀眾自然難以接受。



動畫不比真人電影,表情動作比較單一,視覺上的不足需要靠聽覺來彌補,這就要求配音演員做到以聲傳情。一些流量演員,自己的影視作品尚且需要別人配音,到了更需要專業性的動畫電影上卻親自上陣,不免讓觀眾存有質疑。


這個問題已經不僅僅表現在譯製片上了,在國產動畫電影上也漸漸顯露出了問題。國內動畫產業在不斷崛起,大量資金流入市場,而投資方和製作公司關注的重點在視效與風格。電影畫面還沒做完,演員配音已經草草收場,像《大魚海棠》這種國創代表,尚且在定檔後還匆匆修改配音,更遑論其他動畫電影。



國內觀眾中流傳着原聲版>專業配音版>明星配音版的鄙視鏈。這背後折射的不僅僅是國內配音技術及體系的不成熟,也暗示着國內動畫產業的不成熟,製作方還在摸索,二次元也並未出圈。


如果國內動畫產業能夠細化分工,完善產業鏈條,真正做到“音形合一”,那個時候片方或許不會再執着於用明星拉動票房,而觀眾也能不糾結於配音與原音,真正將關注點放在影片本身。


【文/久酒】

The End

點擊“閲讀原文”


↓↓

https://hk.wxwenku.com/d/201033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