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蒲殿俊

池曉題大作2019-06-30 07:06:53

在巴人石頭城俯瞰全城·廣安


説來慚愧,真正記住蒲殿俊這個人名,還是這次到達廣安之後。


先是在查閲資料時看到這個名字,依稀感覺,對這個保路運動的領導人有點印象。


在看了一些文章之後,我才驚訝地發現,蒲殿俊居然還是一個教育前輩。


他24歲時就曾在廣安創辦了一所紫金精舍書院,張瀾曾在這裏任教,鄧小平曾在這裏讀書。


我一下就來了興趣,想去看看蒲殿俊在廣安的辦學遺址。


很多名人,只要在地圖上一搜索名字,各種以此冠名的故居、紀念館、街道、飯店便紛至沓來。比如廣安,就到處都是鄧小平。


然而,蒲殿俊的名字,卻在地圖上毫無痕跡。


難道這還是一樁懸案不成?歇洛克福爾摩斯、埃勒裏奎因、神探波洛、布朗神父、御手洗潔、江户川柯南,在那一刻靈魂附體。


我決定組個小團,用一下午的時間,尋找蒲殿俊在廣安的辦學地。



第一階段:查資料


在廣安市圖書館的本地文獻館裏,在工作人員的幫助下,我們拼湊出了蒲殿俊在廣安辦學的歷史,也更加了解他的生平。


蒲殿俊(1876年6月8日-1934年10月28日)


1876年,生於四川廣安考棚巷小胡家巖大院,留鶴園(原名火藥庫,現為幼兒園)


1898年,蒲殿俊、胡駿、顧鰲等人一起參加了康有為梁啟超發起的保國會第一次大會。受到“新學救亡”的思想影響。


1899年,24歲的蒲殿俊與表弟顧鰲一起,在廣安城北的紫金山玉皇觀,創辦新式學堂紫金精舍。請叔父胡駿為主講,聘成都的呂翼文、南充的張表方(張瀾)等為教員。


蒲殿俊主張:學在於達意明理,使人曉喻,啟人共鳴。


精舍仿宋代胡瑗的教學方法,分精義、治事兩大類,並授以時務科學課。書院在日本、成都購置了大量圖書。後來還重金聘請過日本教師阿布好一夫婦在廣安教授日語。


蒲殿俊鼓勵學生留學日本。四川的第一所法政學校、體育學校,以及廣安中學,都是由紫金精舍的學生留日歸來後創辦。


後在各種誣告、誹謗、攻擊下,紫金精舍歷盡艱難,還是合併了甘棠、培文、渠江三書院,成立廣安第一所真正綜合性新式學府——廣安高等小學堂。四川州縣改書院為學堂,皆始於此。鄧小平後來就是在此讀書。


1903年,蒲殿俊到成都參加鄉試,入考場時因“與康黨有染”之罪,取消考試資格而被擋於貢院門前。後經學使吳雨生説情,最後進入了考場。在這一次鄉試中,蒲殿俊考中四川第一名解元。


1904年,參加殿試,中進士。


1905年,公派日本留學。


1906年,在日本組織“川漢鐵路改進會”,任正幹事(會長),提倡川路商辦。


1909年,任四川諮議局議長,


1910年,創辦四川諮議局機關報《蜀報》,提倡民權。


1911年6月,因為滿清政府要收回川人籌股自辦的川漢鐵路,引起川人強烈不滿。蒲殿俊以諮議局和川漢鐵路公司為基礎成立四川保路同志會並擔任會長,領導了保路運動。引發了武昌起義等一系列的連鎖反應。


成都人民公園的保路運動紀念碑上,有一面的刻字就是蒲殿俊的遺墨。


1911年10月,武昌起義成功後,四川宣佈獨立,蒲殿俊任大漢四川軍政府都督。


1912年-1922年間,三次出任國會議員。


1916年,任北京《晨報》社社長。魯迅的《阿Q正傳》最初便是以“巴人”的筆名,發表在《晨報》副刊上。


1919年,謝絕了北洋政府委以教育部部長之職,埋頭文學。


1921年4月,創建上海的民眾戲劇社,參與創辦近代中國首個戲劇雜誌《戲劇》月刊。


1922年。與陳大悲共同創辦北京人藝戲劇專門學校,兩年後停辦。


1927年,他辭去《晨報》職務,回故鄉廣安照顧母親。


1934年,蒲殿俊返回北平。10月28日,因傷寒在北平逝世,享年60歲。


在圖書館查資料·廣安(攝影:瓶子)


第二階段:定計劃


我們彙總各自查閲的信息,開始制定行動計劃。


從開始只想尋找紫金精舍,增加了尋找蒲殿俊祖宅、甘棠書院遺址的計劃。


大致有三個目標


1、考棚巷附近,尋找故居留鶴園和紫金精舍書院

2、協興鎮,尋找蒲家祖宅

3、奎閣街道,尋找甘棠書院遺址


各種資料裏,故居和書院的位置並不確定,現在還剩下了些什麼東西,我們也無從得知。我們只能到現場去找。


有資料説,蒲殿俊故居留鶴園,大部分已在八十年代後被拆掉,僅存一四合院。2009年12月,這處廣安唯一的蒲殿俊故居已經被徹底拆除。


有資料説,協興鎮的蒲家祖宅正在圈地修繕,準備明年向遊客開放。而我們這時造訪,未必進得去。


有報道説,甘棠書院僅剩下一間小瓦房,但多年前的報道早已不具有時效性。


在我們出發之前,一切都是未知。


不過,做最好的準備,做最壞的打算。


我們無比熱愛探索不為人知的廢墟祕境。


但每一次,我們都必須擺正心態:這次行動極有可能失敗。



第三階段:尋找蒲殿俊


(根據祕境廢物探索原則,恕不透露具體的地址細節)


到考棚巷之後,根據資料中的線索,我們很快就發現了院子裏那座與眾不同的建築。


這正是廣安高等小學堂的遺址。


“單檐,懸山式屋頂,小青瓦屋面,穿鬥樑架,磚木結構。”


廣安高等小學堂遺址·廣安

學堂遺址內·廣安(攝影:Emma)


在這裏,我們還收穫了更大的驚喜。


保安大哥看到我們在研究這個建築,便説要介紹人給我們認識。


一通電話下來,我們便得到了關於紫金精舍書院、蒲殿俊故居、蒲家祖宅,甚至蒲家祖墳的座標。


這位本地高人,叫做朱劍鋒。


朱老師從事廣告行業,但業餘時間裏,對本地文化保護飽含熱忱。他自掏腰包,建設了川東民俗博物館。


我們按照新的線索,調整了我們的行程。


我們找到了蒲殿俊故居留鶴園的遺址所在地,以及合併之前的紫金精舍書院的位置。


紫金精舍書院遺址·廣安


即使有非常詳細的信息,但尋找的過程也並非一帆風順,走錯路是常有的事。


驅車前往蒲家祖宅,也是幾經波折,各種方言手語問路,才找到這個正在圈起來整修的房子。


就像賈島墓一樣,也有一條狗在看着。


不過,這條狗温馴多了,並沒能阻止我們進入空蕩蕩的室內近距離參觀。


蒲殿俊祖居·廣安


此地偏遠,返程的時候,已經很難打到車了。


Don’t panic!


當我站在路邊,伸出大拇指,準備慢慢搭車的時候。萬萬沒想到,第一輛車就停了下來。因為司機的妻子把我錯認成了她的中學同學。


太幸運了,多虧了我這張臉!


最後一站,在經歷了走錯路、堵車、徒步、問路之後,我們找到了甘棠書院的遺址,並且完美復刻了當時報紙上的照片。


返程路上,還拍到了落日、奎閣和白塔同框的照片。


破案收工,不虛此行。



2019年6月20日文中圖片若無特別説明

則均由池曉攝於廣安

特別鳴謝朱劍鋒老師


白塔奎閣同框·廣安

甘棠書院,復刻留念·廣安(攝影:瓶子)


同一天,另一組人馬探索大良城·廣安(攝影:張旭)

大良城·廣安(攝影:張旭)


部分參考資料:

《廣安縣誌》

《廣安記憶》

《廣安文史資料選輯》

胡重蜀《蒲殿俊軼事》

蒲耀瓊《回憶我的父親清末二甲進士蒲殿俊》

邱秋《聶丕承:廣安一位不該被忘記的辛亥革命老人》

袁偉時《大清帝國的兩道催命符》

胡佐斌《甘棠書院:我市最早的官辦學堂》(廣安日報)

渠江秋歌《保護辛亥保路運動領袖蒲殿俊廣安故居的建議》

《一座紫金精舍走出眾多風雲人物》(四川日報)


巴人石頭城·廣安


川越二十一市記


01 定風波

02 中國最好吃的城市 | 樂山:地圖上找不到的無名老店

番外1  嘉陽小火車

03 無論你遠行到哪裏,都走不出故鄉

番外2  李莊古鎮的底褲

04 飲不釂者,浮一大白

05 鹽井不需要自流

06 你是我心內的一條江

07 尋找賈島墓

08 文物分兩種,野生的和圈養的

09 怕什麼真理無窮,進一寸有一寸的歡喜

10 尋找蒲殿俊


鑰匙玩校

好玩的學校

招牌通識夏令營

重走人類創造之路

適合12-16歲青少年

點擊下圖瞭解詳情


學院制夏令營

在節日般的學習體驗中延伸童年

點擊下圖瞭解詳情




池曉題大作
troublecx


https://hk.wxwenku.com/d/201033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