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增兵中東,是要打仗嗎?

百萬莊通訊社2019-06-29 10:58:00


6月17日,美國國防部宣佈向中東地區增派1000名軍人。

聯繫到當前美國和伊朗日趨緊張的關係,特別是近期發生在霍爾木茲海峽附近的阿曼灣的“油輪遇襲”事件,美國在此時宣佈增兵,無異於向中東投下了一枚挑動地區神經的“炸彈”。

△ 6月13日,兩艘油輪在霍爾木茲海峽附近的阿曼灣接連遇襲。圖為其中一艘。


美國與伊朗宿怨已久


從歷史上來看,美國和伊朗的關係並非水火不容,兩國也曾維持過長時期的親密關係。

在1941—1978年的巴列維國王主政時期,伊朗是美國在中東地區最為親密的夥伴之一,而美國也成為巴列維王朝最為倚重的外部力量。

1959年,美國與伊朗簽訂了《美伊雙邊防禦協定》。

1967年,美國首先援助伊朗建立了原子能研究中心,隨後其它西方國家也紛紛與伊朗開展核能合作。

正是在美國的支持下,伊朗在20世紀70年代成為波斯灣地區的第一軍事強國。

然而,1979年伊朗爆發了反對巴列維國王獨裁統治的伊斯蘭革命,以霍梅尼 為領袖的伊朗採取反美政策,美伊關係迅速惡化。

▲ 特別是當年11月4日發生的伊朗激進青年扣押美國駐伊大使館人員的“人質事件”,更是導致兩國關係跌至冰點。

1980年“兩伊戰爭”爆發後,美國不僅採取了支持伊拉克的政策,還與伊朗在波斯灣發生了軍事衝突。

1990年發生的海灣戰爭雖然稍微緩解了一下美伊關係的對抗烈度,但是伊朗對波斯灣霸權的嚮往始終被美國視為中東地區的“威脅”。

1993年,克林頓政府將伊朗列為支持“恐怖主義國家”名單,並對其發起了一系列制裁措施,給伊朗經濟社會發展造成嚴重障礙。

2001年小布什政府上台後,伊朗又被列為支持恐怖主義和企圖獲取大規模殺傷性武器與核武器的“邪惡軸心”國家。

2003年伊拉克薩達姆政權被推翻後,伊朗一度被認為是美國下一個打擊的目標。

▲ 2005年,伊朗強硬派總統內賈德執政後,宣佈重啟核計劃,美伊關係又因伊朗核危機而雪上加霜。

▲ 此後,國際社會為了解決伊朗核問題而展開了一場馬拉松式的談判,最終於2015年7月達成伊核問題全面協議,伊朗承諾限制其核計劃,國際社會則解除對伊朗的制裁。

▲ 然而,2018年5月,特朗普總統以伊朗沒有遵守伊核協議精神為由,宣佈美國退出該協議,並對伊朗實施了最高級別的經濟制裁,美伊兩國隨即進入新的對抗期。


美國對伊朗開戰的制約因素


目前,美國已經向中東地區派出兩艘航母戰鬥羣、多架B-52轟炸機等戰略武器,大有對伊朗大打出手的陣勢。

美國總統特朗普、國務卿蓬佩奧和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等政要多次發出威脅,聲稱“應對與伊朗日益緊張的關係,包括軍事選項”。

不可否認,從軍事實力對比的角度來看,伊朗確實不是美國及其盟友的對手。然而,如果貿然對伊朗發動戰爭,美國也會面臨着諸多掣肘因素和不利後果。

第一,此輪美伊關係的對抗是美國單方面退出伊核協議在先,伊朗被迫反抗反擊在後。從國際道義上來説,美國顯然處於劣勢。

事實上,當2018年5月特朗普宣佈退出伊朗核協議後,歐洲各國就對美國的決定表示遺憾和譴責。

美國的親密盟友英國、法國和德國還發表了一份聯合聲明,強調“歐盟將會維持伊核協議,並稱這是防止核擴散的最佳途徑”。

△ 2018年5月15日,時任伊朗外長扎裏夫(左二)在布魯塞爾會見了歐盟外交與安全政策高級代表莫蓋里尼(左一),隨後與伊核協議簽署方三個歐盟簽署國德國(右二)、法國(右三)和英國的外長(右一,已辭職)舉行會談。

顯然,美國的歐洲盟友認為當前美伊關係的緊張是由於美國出爾反爾的做法造成的。因此,美國對伊朗動武,無法得到歐洲盟友的支持。

第二,攻打伊朗將使美國面臨着巨大的成本和風險。

不同於伊拉克和敍利亞,伊朗是一個地區大國,扼守着波斯灣和霍爾木茲海峽等戰略咽喉,具有戰略縱深地位。同時,伊朗雖然不是全球性軍事強國,但是卻是一個地區性軍事大國,擁有彈道導彈技術,軍事實力不容小覷。

△ 霍爾木茲海峽位置示意圖

因此,如果美國想要對伊朗動武,必須考慮種種可能的後果和風險,控制不好,甚至會為此付出難以想象的代價。

第三,軍事打擊伊朗也可能令中東地區陷入混亂局面。

伊朗在中東地區具有特殊的地緣、政治和宗教影響力,美國貿然攻打伊朗會導致中東地區反美勢力和恐怖主義趁機興風作浪,伊朗的政治和宗教影響也會順勢外溢並傳導到相關中東國家甚至世界其他地區。

因此,一旦美國發兵伊朗,無疑會給利益盤根錯節、形勢錯綜複雜的中東地區火上澆油,繼而導致這一地區局勢陷入混亂不堪的局面,這顯然是美國所不願意看到的境況。

第四,在伊朗問題上消耗戰略資源和精力,不符合美國的戰略利益訴求。

眾所周知,特朗普政府已經將中國和俄羅斯定為美國的戰略對手,如果對伊朗開戰,尤其是在短期內不能擺平戰事的話,就會大大消耗美國的戰略資源。

這等於是在重蹈小布什政府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戰爭中的覆轍,給予中國又一個“戰略機遇期”。

並且,俄羅斯和伊朗關係緊密,美國攻打伊朗,俄羅斯也不會袖手旁觀。

此外,中東是公認的世界上最重要的產油區,一旦該地區發生戰事和動亂,必定會攪動全球能源市場,給世界經濟帶來負面衝擊,也會波及美國的經濟成長。

可見,不到萬不得已,美國不會對伊朗輕舉妄動。


向中東地區增兵的雙重意涵


在當前美伊關係持續緊張,地區局勢波譎雲詭之際,美國宣佈向中東增兵的決定,自然不是草率之舉。實際上,美國的增兵行為藴含着雙重意涵。

一方面,對“油輪遇襲”事件做出必要的反應。

在霍爾木茲海峽附近發生“油輪遇襲”事件後,美國為了保護其商船以及人員的安全和利益,增派一批軍事人員到事發中東地區,這是一種本能的自我保護意識。就此而言,美國向中東增派兵力的決定,並非完全沒有道理。

事實上,就在美國決定增兵中東的同時,美國代理國防部長沙納漢在一份聲明中也指出,“美國不尋求與伊朗發生衝突”,派遣這些部隊是“出於防禦目的,以應對中東地區的空中、海上和地面威脅”,旨在確保“美國在整個地區工作的軍事人員的安全與福利,保護美國的國家利益”。

可見,美國認為“油輪遇襲”事件暴露出美國在相關地區的安全維護漏洞,因而有必要及時補充軍力,以確保本國和盟友在該地區的人員和財產安全。

另一方面,通過增兵中東,持續向伊朗“極限施壓”。眾所周知,自從2018年美伊之間新的對抗發生以來,美國對伊朗採取了“極限施壓”的舉措,對伊朗的打壓和制裁一浪高過一浪。

從“油輪遇襲”事件發生後美國一再指責該事件系伊朗所為來看,華盛頓顯然是將“油輪遇襲”事件看作向德黑蘭“極限施壓”的又一個“契機”,而向中東地區增派兵力就是這種施壓的具體手段。

更為重要的是,雖然向中東增派兵力並不意味着美國必然會對伊朗動武,但是至少可以向外界特別是伊朗發出一個信號——美國的食指已經放在槍支扳機上,準備在必要時刻對德黑蘭採取懲罰性行動。


- END -

撰文 / 馬建英

(山東師範大學政治學系副教授、察哈爾學會研究員)

編輯 / 張晶

圖片 / 網絡

美編 / 曦嘉


文章已於修改
https://hk.wxwenku.com/d/2010277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