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隻浴火的天鵝,飛越過五百年——讀《不滅的火焰》有感

橡樹文字工作室2019-06-29 07:40:49

橡樹出版之【橡果來鴻】

編者按
 
oaktreepublishing
閲讀本身並不重要,重要的是閲讀之後被真理破碎與重塑的生命。本文是橡果張嶔在閲讀《不滅的火焰》一書後的思考。歡迎所有橡果都參與到橡樹的閲讀事工中來。不止於遇見一本經典書,乃是遇見千百年間那位從未停止説話和做工的神。

捷克改教家約翰·胡斯在殉道時説到:“你可以把這隻天鵝烤了,但一百年後,會有隻天鵝飛起來,它的歌聲,你們禁止不了。”

 

幾乎剛好是一百年後,作為胡斯的仰慕者,馬丁·路德真心相信他就是胡斯所説的那隻天鵝。

 

路德的這個確信,於我心有慼慼焉,我想到現在稍微掠過宗教改革五百週年,我距離胡斯所處的年代大約有六個一百年,距離路德發起宗教改革大約有五個一百年,雖然我不敢效顰於路德而妄稱自己為胡斯之後的另一隻天鵝,但是透過《不滅的火焰》走入大約五百年前那個激情燃燒的歲月及其中的風雲人物,我內心澎湃,觸動頗深,很想説出自己的感想,但受限於粗淺的學識和稚嫩的文筆,只能從以下六個角度寫出我對宗教改革的一點拙見。


 

宗教改革中的救贖和審判

 

看到《不滅的火焰》這個標題時,我立即聯想到大約公元前13世紀,在何烈山,耶和華的使者從荊棘裏火焰中向摩西顯現,荊棘被火燒着,卻沒有燒燬。火是上帝創造的,是上帝權能和榮耀的彰顯。耶和華以火的形式臨到地上,預示着他要彰顯他的大能和榮耀,開始潔淨的行動,除去污穢,耶和華救贖他的子民出埃及,同時也審判抵擋他的埃及法老。

 

救贖往往伴隨着審判,二者如影隨形,救贖和審判是神在歷史中的一貫行事主題。縱觀宗教改革史,耶和華也是如此行的,羅馬天主教會用火燒死宗教改革者,耶和華卻藉着聖靈的火潔淨教會,施行救贖和審判。

 

在羅馬天主教腐朽昏庸的體制下,不思進取的教宗和神父對聖經真理一知半解,他們自己不明白福音真諦,卻阻擋信徒認識福音,正如耶穌警告的律法師:你們律法師有禍了!因為你們把知識的鑰匙奪了去,自己不進去,正要進去的人,你們也阻擋他們。

 

他們不再是潛心牧養信徒的好牧人,反而越來越像《以西結書》第34章説的有禍的牧羊人,沒有盡心盡責做好牧養的服侍。而且延續着天主教中一些荒唐的傳統,一成不變地沿承錯謬的教義,混淆神的道,鼓吹唬人的煉獄教義,並對外在的禮儀大發熱心,高舉彌撒的迷信功用,熱衷於兜售贖罪券,將信徒陷在死亡和罪惡中。

 

教會落入黑暗的危境中,如同被擄於巴比倫,蒙上了異教的陰影,急需救贖。教會沒有生氣,沒有福音帶來的喜樂,瀰漫在信徒中間的是錯誤的律條帶來的詛咒和煉獄教義導致的恐懼,信徒內心沒有平安和喜樂。

 

在這危急存亡之秋,神開始着手對教會的救贖,因着聖靈的感召,路德、茨温利、加爾文等人被神興起,相繼舉起改教的旗子,改教家們重新發現聖經中因信稱義這一偉大的核心教義,讓被天主教錯謬的教義所轄制的信徒們在信仰的迷途中看到曙光,找到真正的信仰方向,脱離天主教這一"埃及為奴之地",重獲自由新生。神的教會得以救贖,迴歸正統,許多被天主教錯誤教導推向死亡邊緣的信徒被挽回,他們的頭腦被喚醒,重新審視基督信仰,從而在真理中得到生命和自由。神也藉着改教家對迂腐頑梗的天主教體系進行了審判,抨擊天主教的荒謬,判決天主教部分教義和傳統違背聖經,並加以摒棄。

 

救贖往往會付出代價,宗教改革中成千上萬的聖徒為了追求真信仰的緣故而前仆後繼,他們被誣陷為異端或是褻瀆基督信仰的人,然後被火燒死,或者被除處以其他極刑。殉道者的血沒有白流,宗教改革最終靠着恩典得勝。

 

正如英格蘭著名的佈道家拉蒂默在殉道時呼喊道:“我們今天在英格蘭點燃了蠟燭,憑着上帝的恩典,我相信這蠟燭會照亮英格蘭,並且永遠不會熄滅。”拉蒂默殉道時説的預言得到了印證,蠟燭的火焰沒有熄滅,不僅照亮了英格蘭,如今也照亮了世界,宗教改革的火焰永遠不會熄滅。


 

宗教改革使人迴歸按聖經敬拜

 

在何烈山,耶和華吩咐摩西不要近前,並且脱下自己的鞋子,因為摩西所站之地是聖地。然而自摩西以來,悖逆的人卻隨着自己的意思添加許多神沒有吩咐的規條,穿上自認為華美的鞋子來敬拜神,以為華美的鞋子能博得神的嘉許,殊不知這樣的敬拜是對神的褻瀆,只能招致神的憤怒。

 

宗教改革前夕的羅馬天主教即是如此,天主教穿上了煉獄、贖罪券、彌撒、崇拜聖徒(包括向聖徒禱告)等等充滿錯誤教義的鞋子,並把聖經中的聖餐和洗禮兩項聖事增添為七項聖事。羅馬天主教自認為這樣做很光彩,能增強人心中對神的敬畏感,且能得到神的讚許,其實這些添加的規條都是福音的仇敵,是神不喜悦的。

 

宗教改革的目的和結果就是脱下天主教給教會穿上的多餘的鞋子,把凌駕於上帝真道之上、抵擋真道的羅馬天主教給拉下神壇,讓敬拜重新迴歸到聖經中,按照聖經原則來敬拜神,這是一種正確的“後退”,而不是貿然的“前進”。

 

《不滅的火焰》第七章説到,宗教改革主要不是關乎脱離羅馬天主教的一場消極運動,而是關乎邁向福音的一場積極運動。改教家所追求的不是進步,而是退後,是要把最初的古老基督教從千百年人類傳統的埋沒中挖掘出來。

 

路德和加爾文等改教先賢為此付出了很多心血,路德堅持聖經的立場,反對天主教一些錯誤的教義,他不惜冒着生命危險在沃爾姆斯受羅馬帝國皇帝的審訊,面對強大的天主教體系,路德沒有絲毫退縮,最後靠着恩典脱險,他也因此公開表明與整個天主教對抗。為了讓教會脱離天主教的桎梏,按照聖經敬拜神,路德付出了畢生的精力。

 

加爾文為了讓日內瓦這座小城迴歸到聖經權柄之下,按照聖經原則敬拜神,他經受了很大的壓力和風險,弱小的他堅定地禁止聲名狼藉的犯罪者領聖餐,以此維護聖餐的聖潔和對神的敬畏,他也因此被驅出日內瓦。幾經周折,在神的看顧下,經過加爾文的一再努力和堅持,最終日內瓦降服在聖經的權柄之下。


宗教改革過去了五百年,但是迴歸聖經的敬拜仍然在繼續,人心仍然要被歸正,宗教改革也遠遠沒有結束。


 

宗教改革是因信稱義的得勝

 

《不滅的火焰》第一章説到,支撐整個中世紀羅馬天主教體系和思想的是一種可追溯至奧古斯丁的救恩論。然而,中世紀天主教的神學家們曲解了奧古斯丁所説的靠恩典得救,他們給奧古斯丁的救恩論披上了一層黑暗的色彩,最後發展成煉獄這一謬論,天主教會認為雖然人在死之前沒有足夠的公義讓他配得救恩,但是死後還有機會在煉獄中洗去自己的罪,直至潔淨進入天國。這明顯違背聖經的教導,信徒沒有平安和喜樂可言,不知道也不會去依靠基督的恩典,而是依靠自己的德行和贖罪券進天國,這一謬論能夠大行其道,其中一個主要的原因是教宗在地上不能被質疑的絕對權柄。

 

羅馬天主教的教宗被奉為基督在地上的“代理人”,自詡為上帝的一切恩典湧流下來的管道,因此驕傲自大,甚至妄稱沒有教宗作信徒的父親,就沒有教會,信徒也就得不到救恩。

 

教宗的權柄太大,以致信徒不能絲毫質疑教宗的權柄,在愚昧和貪慾的慫恿下,教宗不顧信徒靈魂真正的需要,卻歡喜推行煉獄説,兜售贖罪券,樂此不疲。

 

天主教中的信眾把彌撒尊崇到非常道的地位,不是為了高舉基督,而是想要得到今生的祝福,他們賦予彌撒許多迷信和民間宗教色彩,這對基督是一種冒犯和褻瀆。

 

總之,天主教體系提倡的許多教義都背離了聖經,把基督信仰迷信化,荒謬的教義和繁雜的禮儀遮住了信徒認識真道的機會,信徒也被誤導只有靠着贖罪券和好的德行才可以進入天國,這完全忽視和踐踏了聖經中的“因信稱義”這個核心教義。

 

因着聖靈的感召,路德在聖經中重新發現了因信稱義這一古老教義,認為罪人之所以被上帝稱義,完全是藉着對基督的信靠,而不是因為贖罪券和煉獄這些歪道邪説。眾多改教家支持路德的看見,堅持罪人唯獨因着信心被神稱義,“因信稱義”在無形中成為宗教改革的旗幟,旗幟鮮明地反對天主教的煉獄説和贖罪券,這不僅威脅到天主教體系因煉獄教導而發展的產業利益鏈,也動搖了天主教錯誤教義的基石。

 

經過改教家們英勇的反抗,靠着神的恩典,宗教改革取得了勝利,因信稱義這一寶貴的教義被確立和傳揚:罪人是無法靠着自己的行為和其他外在的事物被神稱義,唯獨藉着基督的救贖,並且信靠基督的救恩,才可以稱義。許多人的生命因此改變,在基督裏重獲新生。


 

宗教改革是一場宣教運動

 

宗教改革相似於耶穌潔淨聖殿的行動。在腐敗專制的天主教體系下,教宗和神父剝奪了信徒閲讀聖經的權利,阻礙了信徒按照聖經敬拜神的自由,也束縛了信徒向神禱告的權柄。腐朽的天主教如同聖殿裏做買賣的人,阻止普通信眾向神禱告和敬拜。其實,天主教比聖殿做買賣的人更為殘酷,不僅剝奪了平信徒讀經禱告的權利,更是以一整套錯誤的教導摧殘着信徒的身心,不讓信徒認識福音。

 

宗教改革拆毀了天主教設置的限制普通信徒認識福音以及禱告敬拜的藩籬。進一步説,宗教改革就是向整個羅馬天主教會傳揚耶穌基督福音的運動,讓陷在謊言和異端中的教會重新認識福音,從而按照神的心意來敬拜神,這其實是一場宣教運動。

 

在這場宣教運動中,路德等眾多改教家堅持宣揚因信稱義這一救贖靈魂的教義:罪人在上帝面前永遠是有罪的,赦罪的唯一辦法是罪人因信稱義,罪人只有信靠耶穌基督的救恩才能被赦罪,被神接納,而不是依靠向神父告解、購買贖罪券以及煉獄等方法進入天國。

 

因信稱義是福音的核心,宣揚福音的結果是人的身心在基督裏得到了極大的釋放和自由。許多修道院中的修士和修女也因此逃出修道院的高牆,脱離令人感到窒息和恐懼的天主教體系,重歸自由,尋找到真正的福音。

 

隨着宗教改革的進行,福音被傳開,天主教許多錯誤的教導被歸正,給信徒套上的桎梏也逐步被解開:神興起了許多有語言和解經恩賜的改教家,翻譯多種版本的聖經,並且按照正意解經。讓平信徒自由自主地閲讀聖經,明白神的話,讀經和解經不再受天主教的轄制。

 

這場宣教運動給教會帶來了許多好消息,最重要的好消息是抵擋真道的天主教體系被打破,罪人唯獨因信稱義這個好消息被人信服和傳揚,耶穌基督的救恩被高舉。


 

萬事互相效力的宗教改革

 

麥慈格在《新約正典的起源、發展和意義》這本書中説到,耶穌基督之所以選擇在羅馬帝國早期的黃金年代道成肉身來到世上,一個不可忽視的原因是當時羅馬帝國修建了四通八達的道路,條條大路通羅馬,本來為了彰顯羅馬帝國能力和榮耀的發達的交通卻被神使用,便於耶穌基督在世上傳福音,也給之後的使徒的宣教旅程帶來便利。

 

神完全可以使用地上一切的受造之物,使萬物互相效力,為的是達成他那不可阻擋的旨意,就好像耶穌徵用小驢駒進耶路撒冷。在宗教改革的進程中,神也使用許多外在的事物,讓萬事互相效力,最終促成了宗教改革的勝利。

 

《不滅的火焰》第一章提到,1450年左右,約翰·古騰堡發明了第一台印刷機,印刷出來的第一本書就是古騰堡拉丁文聖經。到了15世紀80年代,印刷機構在歐洲各處如雨後春筍般發展起來,書籍可以被成批印製出來。印刷術這一非凡的技術突破預示着真道廣傳的時代已然來臨。

 

神適時地使用印刷技術為宗教改革服務。印刷術的發展促進了真道的傳揚,改教家的解經觀點和神學發現不再停留在象牙塔和修道院,而是飛向歐洲各國,宗教改革的觸角也遍及歐陸。

 

宗教改革開啟後的第四年,1520年,路德進入了寫作快車道,他寫的太快了,以致三台印刷機同時開動都趕不上他寫作的速度,他不用學術語言拉丁文,而是用德語寫作,不只是學者明白福音,普通百姓也可以明白。他超常的寫作速度、平易近人的文體,爆炸性的信息,與當時出現的新奇印刷機結合起來,使得路德在幾周內就成為德國家喻户曉的作家,這是之前不敢想像的。

 

路德的改教觀點隨着他的書大量湧入不列顛以及法國等歐洲國家,促進了其他國家宗教改革的發展。年輕的加爾文也讀到路德的作品,加爾文説:“神藉着路德的作品轉變了我,征服了我,讓我的思想更為受教。”神藉着路德的作品在加爾文的心中埋下一顆宗教改革的火種,為以後的日內瓦改革做好了預備。

 

除了在宗教改革之前預備了先進的印刷技術,神也預備了許多其他充分的前提條件:仔細考究,在1517年路德發表《九十五條論綱》之前,神就為宗教改革這束不滅的火焰預備了多個火種:羅馬天主教在14世紀出現權柄危機,教會開始失去人們的敬重;約翰·威克里夫大約於1378年公開認定聖經是屬靈權柄的最高來源,而不是教宗,他也拋棄了聖餐變體教義,這些給英格蘭教會帶來很大的震撼;捷克教師約翰·胡斯直言不諱地批評教會,公開宣稱教宗無權發行贖罪券,質疑煉獄存在;1440年一位名叫瓦拉的人文主義者經過考證指出“君士坦丁贈禮”這一支撐羅馬教宗權力的文件是偽造的,由此拆毀了天主教教宗的一項關鍵聲明賴以成立的基礎,並讓人們對教宗的一切聲明開始產生懷疑。

 

在各樣事件的合力作用下,羅馬天主教的基礎開始動搖。在宗教改革開啟之前,諸如此類的事件非常多,這些都為宗教改革的順利進行做好了充足的鋪墊。

 

萬事俱備,只欠東風。在宗教改革開啟之前,為了呼召合適的改教家,神也做好了預備,使萬事互相效力,藉着各樣的人和事物來預備和訓練他所揀選的改教家。

 

1505年7月一個悶熱的夏日,一鞭閃電撕裂了天際的沉鬱,同時也撕開了行走在村郊道路上的路德,年近22歲的他撲倒在地,立馬驚恐地喊出願意做修士的誓言。路德經歷了人生中的大馬色路,神先藉着閃電呼召他成為修士,並在修道院藉着施道比茨等導師為他裝備神學知識和素養。路德近距離地認識天主教本質,之後被差派到羅馬,更進一步地看到天主教的錯謬,這些經歷為日後發起宗教改革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加爾文與路德的蒙召經歷有些不同,路德的父親打算讓路德讀法律,路德卻執意做修士。加爾文的父親本想要加爾文讀神學當神父,然而五年後卻送加爾文去奧爾良學習法律,略為滑稽的是,年輕的加爾文在奧爾良受到文藝復興的人文主義薰陶,並在沃爾馬老師的教導下學會了希臘語,沃爾馬還把路德的作品借給他看。這些都為加爾文以後在日內瓦開展的宗教改革做好了預備。由於天主教教宗的逼迫,加爾文在逃亡的路上遇到了法雷爾,神差派法雷爾勸説加爾文留在日內瓦幫忙從事宗教改革的工作。法雷爾的勸説如同馬其頓的呼聲,可以説是宗教改革歷史中一筆關鍵的書寫。幾經磨難,加爾文在日內瓦的宗教改革獲得了成功,由此也深深地激勵整個歐洲的宗教改革。

 

神揀選的改教家成千上萬,他們的個性和脾氣各異,比如路德熱情健談,加爾文沉着冷靜。每個人被呼召和訓練的過程也不盡相同。神為了呼召改教家,讓萬事互相效力,使用各樣的環境和人來訓練改教家,最終達成神的旨意。

 

除了預備改教家,神也預備了宗教改革的統一語言——希臘文。16世紀20年代,希臘文成為宗教改革的語言。希臘文和希伯來文是聖經的語言,透過這兩種語言可以明白聖經,希臘文也成為宗教改革的有利武器。在《不滅的火焰》第五章開頭説到,無論是路德在維滕堡,還是茨温利在格拉魯斯,給他們打開真理之門的都是伊拉斯謨編訂的希臘文新約聖經,不列顛的宗教改革也是如此。

 

由此可見,伊拉斯謨編訂的希臘文新約聖經在宗教改革中有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可以説是宗教改革的助推劑。後來,不同語言版本的聖經便於本國信徒明白神的話語,加速了宗教改革前進的步伐。

 

最後,神也預備了兩座小城作為宗教改革的指揮部和補給站。一座是德國的小城維滕堡,讓路德在這個小市鎮點燃宗教改革的導火索,最終宗教改革之火蔓延到整個歐洲。神也呼召加爾文來到日內瓦,這座位於法國和羅馬帝國邊界的瑞士小城被神使用,在加爾文的悉心料理下,日內瓦的宗教改革獲得了成功,並且在以後的時間裏日內瓦成為宗教改革的訓練營。宗教改革得以成功,小小的日內瓦厥功至偉。

 

縱觀宗教改革史,都能看到神智慧的帶領,一路充滿着神的作為。如同有人説《使徒行傳》是“聖靈行傳”,聖靈帶領使徒進行宣教。宗教改革也是神的工作,神呼召和帶領眾多改教家進行宗教改革,指引着宗教改革前進的方向。


 

將殘的燈火,他不吹滅

 

波瀾壯闊的宗教改革已經過去了將近五百年,路德和加爾文等改教先賢留下了許多偉大的作品,每每拜讀這些屬靈偉人的書籍,除了讚歎他們的屬靈智慧,我的腦海裏也會臆想出這些屬靈偉人光輝偉岸的形像,他們神情堅毅,目光如炬,面對天主教的死亡威脅,他們依然剛強壯膽,勇往直前,一如既往地推行宗教改革,在我眼裏他們實在是異於常人的大無畏的英雄,近乎完美。

 

然而,讀完《不滅的火焰》這本書,我發現路德和加爾文等宗教改革家並沒有我想象的那麼剛強和完美,他們也有常人的軟弱,也有恐懼膽怯的時候,也會經受病痛的折磨,甚至會因此痛不欲生。

 

路德在成為一名修士之前,內心充滿了焦慮和懼怕,在神面前深度掙扎,路德説自己的靈性遇到了危機,缺乏在神裏面的平安和得救的確據。1505年7月,鄉村道路上的一道閃電徹底暴露出他內心的恐懼,即使這樣的恐懼是出於不認識福音而產生的,是不符合聖經的恐懼戰兢,但是這至少反映出路德在面對死亡這一終極命題上是膽小懦弱的,他不確定自己是否得救以及對死亡之後的未知世界感到異常懼怕,這和常人並無二致。

 

作為有血有肉的人,路德也同樣經歷生老病死。《不滅的火焰》第二章説到:繁重的宗教改革工作摧毀了他的健康,加速了身體的衰老。1534年,他第一次心臟病發作,此後又數次發作,腿上又生了膿腫,並且還患有腎結石,常常令他痛不欲生,與此同時,他還要與劇烈的頭痛、頭暈和重度耳鳴抗爭。

 

內向寡言的加爾文身形單薄,他自稱是“怯弱的讀書人”,根據他的性格和體格,很難把他和疾風暴雨式的宗教改革聯繫在一起。膽怯的加爾文在逃避法國對路德派信徒的打壓而流亡的途中,寧願選擇去讀書深造,也不願留在日內瓦觸碰駭人的宗教改革工作。同路德一樣,身體本就單薄的加爾文在年老的時候也遇到了諸多病痛。

 

1555年開始,他的健康開始走下坡路,宗教改革的顯著成效也讓他付出了健康的代價,他患有關節炎和痔瘡,胃腸絞痛和咯血的威脅常和他形影不離,和路德一樣,他也患有腎結石,劇烈的疼痛嚴重影響他的服侍。他曾坦承:“身體的病痛幾乎讓我無法思考了。”

 

宗教改革中的許多改教家也像路德和加爾文一樣,面對天主教的嚴厲脅迫,身心俱疲,身體的病痛也讓他們苦不堪言,就像使徒保羅在亞細亞遭遇的苦難那樣,被壓太重,力不能勝,甚至連活命的指望都絕了。

 

神所揀選的改教家都有各自的軟弱和有限,他們並不是我想象的那樣光輝偉岸的形像,面對重壓,他們也會感到無力和懼怕。然而,全能的神依然樂意使用軟弱的他們完成宗教改革的工作。正如神對保羅説的:我的恩典夠你用的,因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

 

軟弱和有限的改教家就像以賽亞書説的壓傷的蘆葦和將殘的燈火,他們的軟弱和有限不只是因為肉體所遭受的病痛和羅馬天主教施加的壓力,更重要的是因為他們感受到靈魂面臨的痛苦和絕望,在神聖的審判者面前飽受罪疚感的折磨。滿有憐憫的神應許不折斷這些壓傷的蘆葦,也不吹滅這些將殘的燈火,並且以恩典和慈愛對待他們,復興他們的靈魂,叫基督的能力覆庇他們,興起他們打一場宗教改革的得勝之戰。

 

慈愛的神沒有吹滅軟弱將殘的燈火,而是以謙卑温柔待它們,扶持它們,挑旺它們的燈火,使之更加光亮,甚至如熊熊烈火燃燒和照亮周邊,將神的公理和真道傳開。

 

路德這位被稱為“上帝的火山”的改教家,曾經也很懦弱膽怯,猶如將殘的燈火,然而神卻興起了他,使他剛強壯膽,挑旺他的燈火,照亮歐洲甚至世界。這位曾在暴風雨中怯弱發抖的修士,因着發現了福音真理而被轉變成一位勇士,靠着神的恩典,以至於他可以斬釘截鐵地説:“這是我的立場!”這句話鏗鏘有力,擲地有聲,響徹歐洲,久久不能消退。這是何等有力的見證,實在是恩典得勝的見證!

 

《不滅的火焰》的第六章提到理查德·薛伯斯的《壓傷的蘆葦》這本書,薛伯斯在書中把宗教改革稱為“那整個世界都永遠不能熄滅的火焰”。薛伯斯也在書的結尾處提到了路德,他説,上帝既已藉着路德“燃起那堆火,整個世界就再也不能熄滅它了”。


相關閲讀:

1、“不滅的火焰”永不會熄滅

2、你應該瞭解的宗改事件

3、“我們都是乞丐,這是真的” | 路德的人生智慧


用稿説明

橡樹對橡果的來稿一直堅持熱切歡迎和支持態度!但由於來稿較多,橡樹無法保證一一回復是否採用以及何時採用。為不消滅橡果們寶貴的熱情,橡樹決定做此通告。橡果投稿三個月後若無收到用稿通知,可郵件詢問是否收到稿件,以避免郵件丟失情況;或者發郵件提出稿件轉投其他平台,以避免造成一稿多用。

橡樹文字工作室
我信文字的力量!
微信號:oaktreepublishing
長按二維碼識別關注

閲讀《不滅的火焰》,請點擊下方閲讀原文——

https://hk.wxwenku.com/d/201025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