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後“小涼山最美索瑪花”擬升廳級

長安街知事2019-06-25 03:22:29

雲南省委組織部昨天發佈任前公示,省社科院科研處處長李汶娟擬任保山市市委常委。


長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注意到,這位出生於1981年9月的女幹部為了到“小涼山”扶貧,放棄了國家公派到美國哈佛大學留學。


李汶娟

 

李汶娟,女,傣族,1981年9月生,管理學學士、文學學士、藝術人類學碩士,2004年7月參加工作。歷任雲南省社科院人事教育處副處長、國際學術交流中心主任,寧蒗縣駐村扶貧工作隊總隊長、寧蒗縣委副書記(掛職)等職。現任省社科院科研處處長。


她長期從事雲南少數民族文化研究,文化品牌的打造和推介 2011年受邀赴美國國會下設智庫東西方中心、夏威夷大學進行項目合作與訪問,專著《印象雲南——美麗土地上美的故事》入選香港高中生必修必考通識教育科書目。


長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注意到,李汶娟被稱為“小涼山最美的索瑪花”。索瑪花是彝族同胞對杜鵑花的叫法。也有人説,索瑪花是彝族的象徵。彝族女嬰呱呱墜地後,父母常為其取名為索瑪,有吉祥歡樂之意。


“小涼山最美的索瑪花”這個暱稱的背後,其實是李汶娟3年多深入扶貧的努力付出。


2018年10月,李汶娟獲全省扶貧先進工作者稱號,並登台自述,以下為全文——


我是雲南省社科院的李汶娟。2016年初,我坐着當地老百姓的載貨船,沿着滾滾的金沙江而上,到寧蒗擔任縣委副書記、駐村工作隊總隊長。


這個俗稱“小涼山”的地方,是全省二十七個深度貧困縣之一,江邊的懸崖上,到處是簡陋的木楞房,背柴的彝族女人艱難而行,似乎一不小心就會掉下來。“家家火塘紅,户户有炊煙,阿妹去上學,不再揮羊鞭”是小涼山各族兒女對早日脱貧的渴望。


剛到寧蒗時,我問村支書熊寶有什麼困難,這位豪氣的大伯笑着説:總隊長,我不和你要錢,我和你要人。我們最缺的是能幹活、接地氣的駐村工作隊。


我意識到,如何管好用好這600名隊員是關鍵。我頂着壓力,堅決撤換了一批履職不到位的工作隊員。讓隊員學説當地話,用老百姓聽得懂的語言宣傳黨的方針,落實扶貧政策。通過不斷地錘鍊,工作隊逐漸成為貧困户用心的幫扶人,用力的好親人,用情的知心人。



初春的犛牛坪下了兩天的大雪,貧困户馬爾布從角落裏抓來幾個乾癟的洋芋,約我和工作隊在火塘邊吃晚飯。這個七十多歲的彝族老人,説起全村世代都在喝雨水,眼裏含着淚水。看着漏雨的木楞房、發黴的蕎麥、火塘邊發黑的棉被,我內心倍感慚愧。我帶着工作隊到大涼山調研,組織籌集掛聯資金近億元,開展為每户貧困户修建一個廁所和浴室、一個節能灶、一個碗櫃、一個儲糧器、一套桌椅的“小涼山文明生活六件套”運動, 改變涼山地區“家裏無廁所,吃飯在火塘,糧食雜亂放”的狀況,讓貧困户樹立起脱貧的信心。


索瑪花漫山遍野時,我和工作隊沿着江邊的懸崖峭壁,趕到加澤村油米村小組。貧困户正準備拆了百餘年的石房蓋磚房。我們反覆和貧困户商量新房怎麼建,幫助油米制定發展規劃和幫扶措施,70多棟百年的石頭房完好無損地保留了下來。我帶着社科院的團隊提出藏羌彝地區經濟文化走廊建設方案,收集搶救了散落在民間的100多卷彝族文化古籍。


我意識到,要把良好的風尚樹起來,傳統的文化留下來,更要讓外界的客人走進來。我帶着掛聯單位十多次往返國家民航局彙報寧蒗的航空扶貧,瀘沽湖直飛成都、重慶扶貧航線陸續開通,讓小涼山兒女走出去,讓全世界走進寧蒗逐漸從夢想變成現實。


為了到寧蒗扶貧,我放棄了國家公派到美國哈佛大學留學。我和所有的駐村工作隊員一樣,有過不知如何解決困境的迷茫、有過讓貧困户誤解的委屈、有過被落石砸到身上的後怕、有過思念孩子的淚水……但這所有,和乘船渡江一樣,都已成為塵封的記憶。如今,犛牛坪全村喝上了自來水,用上六件套的馬爾布,充滿了脱貧的自信;加澤通了公路,這個金沙江深處的古村落迎來了遊客……小涼山精準扶貧規劃正在從藍圖變成最美彝鄉的畫卷。


為實現困難羣眾對美好生活的嚮往,一批又一批駐村工作隊員擔負使命和重託,與各族兒女攜手相伴,砥礪前行。用有情懷,能吃苦,敢擔當、講奉獻的駐村精神,書寫新時代的最美人生!

https://hk.wxwenku.com/d/2009955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