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O鐘聲為誰而鳴?美團、小米、拼多多經歷了什麼

二十一世紀商業評論2019-06-24 23:42:44


本文字數:5886|預計9分鐘讀完

美團、小米、拼多多上市前後,它們經歷了什麼?創始人、股東、投行、基金,他們如何博弈?


來源丨騰訊科技(ID:qqtech)

作者丨王潘



2017年10月17日上午,在美國紐約時代廣場,投行摩根士丹利總部的一間會議室裏,一位負責承銷的老闆正當着眾人的面驅逐另外兩家投行高管離開。

 

“你們兩家投行的人,都給我滾出去!像你們這樣的小機構,有什麼資格坐在這裏和我們這樣的核心投行一起討論定價?”

 

一位當時在場的投行人士告訴騰訊《潛望》,聽到這樣的話,現場的幾十人都驚呆了,被驅逐的人更是一臉錯愕——所有人都知道投行在同一個IPO項目上會暗地裏掐架,這次實在是太明顯了。

 

當然,在巨大利益面前,不會有人真的離場,發生爭執的投行人士很容易被“勸和”,大家還是坐在一起開始討論趣店的發行價。趣店CEO羅敏推門進來,在幾家投行的建議下,只用了幾分鐘討論,很爽快地敲定了定價24美元,然後轉身離開,讓CFO楊家康負責各大機構的額度分配。

 

接下來,為了爭搶趣店的投資份額,5家投行差點在會議室裏打起來。其中一家中資投行沒有為自己的客户要到太多份額,指着一家外資投行的鼻子罵,問對方憑什麼要那麼多,是不是歧視中國人。

 

過去兩年,類似的瘋狂在中國和美國同步上演,“導演”不同,但“劇本”卻是出奇的相似。


 

自2017年下半年至今的兩年時間內,中國近百家新經濟公司完成IPO,這在中國互聯網歷史上是空前的。這是一場資本的狂歡,更是一場前所未有的造富行動,它所創造的身家超1億元的富翁數成千上萬。有投行人士打趣説,2018年在北京、上海、香港和紐約這幾座城市的上空,飄着的都是錢。

 

不同於之前科技公司的上市,最近兩年上市的公司,大多經歷了上市前的暗礁險灘,上市後的股價低潮。

 

“圍獵”美團、小米、拼多多

 

2018年是百花齊放的一年。小米、美團、拼多多、蔚來汽車等數十家企業都在這一年完成了IPO。其中,小米、美團、拼多多、騰訊音樂、愛奇藝這5家估值均超過200億美元的公司同一年IPO,在中國互聯網歷史上從未有過。

 

2018年4月,雷軍就在想如何為小米IPO造勢。一位小米聯合創始人告訴騰訊《潛望》,在小米董事會的討論中,雷軍打算將小米硬件綜合淨利潤率定為永遠不超過3%,但是遭到投資人的反對,他們認為3%太低,因為哪怕匯率波動一下就可能使公司虧損,這才建議改到5%。

 

這段時間,眼看着小米就要前往香港上市了,全世界的資本都在關注,自己卻與這件事沒有關係,富途創始人李華心有不甘,希望能夠參與其中。李華知道,小米參與投資了自己的競爭對手老虎證券,並且是第二大股東,所以對與小米的合作並不抱有希望。

 

李華得知富途的一位設計總監曾在小米工作,與小米聯合創始人黎萬強關係很好,是後者的得意弟子之一。李華希望藉助這層關係參與小米IPO,就讓這位總監給自己和黎萬強拉了個微信羣。

 

2018年5月的一個下午,李華與富途控股金融及企業服務總裁鄔必偉從深圳飛到北京,直接前往小米五彩城總部,去見黎萬強。結束之後,二人又被介紹去見了小米CFO周受資,周受資當時正忙於小米CDR的事宜,只留出了15分鐘。在簡單交流後,他當即表示同意富途加入小米IPO承銷團。由於當時小米絕大多數承銷商已經確定,富途算是趕上了末班車。

 

鄔必偉告訴記者,小米完全可以隨便找個理由拒絕富途,但是後來卻證明,選擇富途是無比正確的決定。在小米IPO認購中,通過富途一家的認購額就覆蓋了小米全球公開認購的份額。

 

小米投資的老虎證券雖然不是承銷商,但也參與了小米股票打新。這兩家互聯網證券公司,此後還在多個IPO項目上狹路相逢。2019年上半年,這兩家公司也先後在美股上市。

 

在美團點評IPO過程中,儘管美團和富途有共同的股東騰訊和紅杉資本,但是當時雙方並沒有直接的聯繫。論私人關係,老虎與美團也更有淵源,老虎證券創始人巫天華與美團點評CEO王興是清華的師兄弟。

 

8月一個週五的晚上,老虎證券創始人巫天華和他的投資人一起,與王興夫婦在北京共進晚餐,與其説這是一場業務合作交流,還不如説是同門師兄弟之間的創業心得交流。因為在整個美團IPO過程中,王興很少親自參與,通常只會在一些大事上出面拍板。在此之前,巫天華通常會通過微信把老虎證券為美團打新做的很多宣傳發給王興,後者一般會很客氣地表示感謝。

 

第二天,巫天華又與美團負責具體業務的人見了面,隨後又去見了美團負責運營、商務、法務、產品、技術、市場等各個部門的人。要與美團走完整個過程,需要進行不少的溝通和對接,首先就要拉不少的羣。在記者的追問下,巫天華現場拿出手機打開微信,搜到近20個與美團打新相關的微信羣。

 

鄔必偉向騰訊《潛望》透露,富途有了做小米IPO的成功案例,美團到香港路演時,就通過紅杉資本介紹找到美團的高層,希望能成為其承銷商,原本顧慮可能會被拒,但是談下來發現很順利。最終,美團上市時,富途平台的認購數據比此前的小米還要好。



拼多多的IPO,從時間上來講是夾在小米和美團之間完成的。拼多多聯合創始人達達告訴騰訊《潛望》,拼多多從當時超過3億的用户量來看,事實上已是一家公眾公司,上市不是目的而是手段,早日讓公司面對公眾的監督,這樣拼多多或許可以做得更好,所以“忽然有一天公司管理層決定上市”。

 

參與了拼多多打新的老虎證券創始人巫天華稱,過去一年自己參與了眾多IPO案子,發現CEO全程參與的很少,有些CEO也很少出來見投行,但是黃崢卻是很有個性的一個人,不但自己全程不參與,還不去美國敲鐘,這在以往從來都沒有過。

 

在一家企業IPO過程中,人們看到的,往往都是企業和投行想讓你看到的。實際上,光鮮與華麗背後,往往暗潮湧動,諸多環節都會存在競爭與博弈。

 

在2018年這波IPO大戲中,連交易所都站到了台前來拉客户。為了拉攏小米、美團等去香港上市,港交所總裁李小加不顧眾多反對聲音,很堅定地推動了“同股不同權”制度的產生;拼多多創始人黃崢不想去美國敲鐘,納斯達克為了吸引拼多多前來IPO,歷史上首次採用了中美兩地同時敲鐘的方式;最特別的是紐交所,為了IPO早餐會能夠迎合中國人的口味,他們在西餐之外還加入了蒸餃、揚州炒飯等中式菜品,味道也很正宗。

 

一位參與蔚來IPO的人士告訴記者,蔚來(英文名“NIO”)上市前,股票名稱“NIO”原本已經被一家美國公司先預留了,但是為了説服蔚來到紐交所來上市,紐交所找到這家美國公司,進行多輪遊説,終於勸對方放棄了這個名字。

 

然而,最精彩的博弈通常都來自投行。在企業IPO過程中,企業需要聘請投行、會計師團隊和律師團隊輔助公司完成上市,其中投行主要從事證券發行、承銷、交易等工作。通俗地説,就是幫企業在IPO過程中把股票賣給各大基金客户。

 

投行與投行之間通常會因為分工、承銷費分配以及投資額度分配起爭執。投行與企業之間,也會在定價方面訴求不一致,投行希望定價低,以便基金客户賺到錢,以後對方才願意跟自己繼續合作,但企業通常希望定價高,這樣募資同樣的額度稀釋的股份就更少。

 

高盛和摩根士丹利(業內稱“大摩”)是全球最強勢的兩家投行,擁有其他家比不了的資源優勢。如果一家小企業聘請了高盛或大摩,往往自己就容易喪失話語權,最終可能成為“待宰的羔羊”。如果企業體量足夠大,更容易吸引投資者,承銷費也將很可觀,這樣誰也不想丟單,這也就意味着,企業的話語權相對要強,比如小米、美團、拼多多這樣的公司。

   

這是一個戲精出沒的行業,投行經常會在企業管理層面前“爭寵”。一位投行人士告訴騰訊《潛望》,2018年秋天,在中國香港一家投行的會議室內,某中國大陸公司聘請的幾家投行人員齊聚,該公司CEO走進來,其中一家投行的負責人趕緊上去迎接,讚揚對方穿得帥,讓座、端茶倒水、“這是我們做的,這也是我們做的,這家機構答應下單1000萬美元也是我們拉來的”,其他投行的人看到這副阿諛奉承的樣子,心中暗自開罵。

 

而在私下裏,一家投行見到了企業的管理層,就可能偷偷跑去告狀,説其他的投行哪裏做得不好,做事拖延,對接投資方沒有盡全力等等。所有的“演技”背後,都打着利益的算盤,那就是希望在金主面前能夠有個好印象,以便最終能分到足夠多的份額。


最嚴峻的時刻

 

2018年6月21日12點45分,香港港島香格里拉酒店一身西裝的雷軍準時出現在現場,小米IPO香港路演正式開始。他走到台前演講,頻頻爆出他“發明”的小米概念詞:“小米全球獨一無二”“小米應該是騰訊乘蘋果的估值”“小米是新物種”……惹得現場投資人大笑不止。有機構表示小米的定價高了,雷軍略帶苦情的回了一句:“總不至於連550億美元都不值吧?”

 

雖然路演現場熱鬧空前,但真正到了要掏錢下單的時候,各家卻畏首畏尾,盤算着自己的利益得失。一家參與了小米認購的基金總裁告訴記者,雖然小米對外宣稱近10倍的超額認購,但是實際上是個人投資者較為踴躍,機構投資者並沒有那麼踴躍,很容易就認購到額度。小米IPO前公開募集最後一天,現場的機構認購剛剛滿額,而他管理的機構拿到了100%的配額。“要是3月份的時候,你跟雷軍説17港元,估計他理都不想理你,人家那時候覺得自己要25港元。但真正大家要認購的時候,他確實比較被動。”

 

這家機構還參與了美團的認購,上述總裁告訴記者,美團雖然沒有像小米那樣造勢,但是美團是一家純正的互聯網公司,更容易獲得基金認可,下單認購比小米要火熱很多,王興相對也要強勢,基金下單他主要選擇了長線基金。

 

這家機構還希望參與拼多多、富途等企業在美股的認購,但是發現額度都很難搶,拼多多還認購到一部分,富途直接沒分到額度。

 

IPO前,拼多多受資本追捧程度遠超想象,各家機構搶着買入。一家證券公司更是先斬後奏,先在自家App上宣傳用户可以參與拼多多打新,然後再去問拼多多要份額。

 

黃崢很少參與IPO過程,他只在香港參加了兩三場路演。上述接近拼多多IPO項目的人士告訴記者,比起枱面上的路演問答,大家問着重複而無趣的問題,一家國際知名基金負責人私下説的一番話更讓黃崢印象深刻。對方説自己看到阿里在自身一些項目的部分投資條款裏,拼多多被單獨列為一條——“禁止投資”,比如你要投資螞蟻金服,就不能投資拼多多,這反而堅定了自己投資拼多多的興趣和信心,“説明阿里擔心搞不定你們”。

 


拼多多路演完,連投行都傻眼了,想不到會超過20倍認購。由於超額倍數太多,拼多多當時有權在區間最高價基礎上提價20%。一位拼多多IPO團隊成員跑去問黃崢,提價可以多募超過1億美元,黃崢直接回復“不提價”。

 

“公司文化裏有一條叫做本分,本分的意思就是當你有能力‘佔人便宜’時,出於本分的價值觀你不去這樣做。“拼多多聯合創始人達達解釋不提價的原因。

 

高光過後

 

上市,對很多公司而言,有了更多的融資通道,創始團隊和老股東也有更多的機會選擇適時退出,看起來是一件好事。

 

不少企業完成IPO以後,創始團隊變得很有錢。洪鋒是小米的聯合創始人,小米IPO後他個人身家近百億。一位熟悉洪鋒的人士告訴騰訊《潛望》,有人在小米IPO之後恭喜洪鋒,但是洪鋒自己卻很苦惱,他説現在這麼有錢了,接下來該去哪裏尋找新的興奮點。

 

實際上,對於過去兩年IPO的絕大多數公司創始人而言,他們的苦惱遠比洪鋒要多,因為IPO只是他們全新壓力的開始。上市之後遇到的壓力也許反而更大,要解決的問題一點也不比上市前要少。

 

拼多多上市,全員期權鎖定3年。拼多多聯合創始人達達告訴騰訊《潛望》,IPO完成後,壓力並沒有減少,最大的挑戰來自某競爭對手對拼多多的圍剿力度明顯加大了,從去年的雙十節、雙11到今年的“618”,逼迫商家“二選一”的力度有增無減。

 

“他們不僅逼迫商家‘二選一’,還要求商家發微博罵拼多多平台上賣的不是正品且產品有問題。其中有一家我們去交涉,就問對方‘你們為什麼説我們平台上在賣假貨呀?這不是你們品牌自己在賣的貨嗎?’他們迴應説‘哎呀沒辦法,我們也是被逼的呀!’ ”達達説。

 

2018年9月13日,蔚來頂着中國電動汽車第一股的光環登陸紐交所,目標直指特斯拉。上市第二日,蔚來股價一度暴漲90%,市值達到130億美元,一家可比肩小米、拼多多的新巨頭彷彿就要呼之欲出。

 

然而,現實的魔幻之處總是難以想象。一位蔚來北美員工告訴記者,2019年3月底的一天,蔚來創始人、董事長兼CEO李斌飛到北美總部宣佈“要進行組織優化,一心一意謀發展,聚精會神搞建設”,並宣佈了裁員40人的決定,5月還將進行第二輪裁員。兩輪裁員完成後,北美總部員工數還有600多人。與之同時進行的,是蔚來在中國大陸地區的裁員,累計縮減4.5%的員工數。

 

蔚來裁員的背後,是其首款量產車ES8今年第一季度的交付量被認為不及預期。這背後深層次的體現,是“兩個蔚來”的博弈:一個是挑剔的媒體眼中問題頻出的蔚來,另一個是絕大多數車主心中無比喜愛的蔚來。批評它的人覺得它一文不值,喜歡它的人又對它愛不釋手。

 

2019年4月21日,一位知名車評人在微博對所有蔚來車主進行惡意人身攻擊,一些蔚來車主看不下去,一哄而上到微博下方評論,雙方展開一場隔空罵戰,一向比較“佛系”的李斌看到這一幕也怒了,他連夜要求這位車評人道歉。

 

李斌告訴騰訊《潛望》:“我們自己其實不是很在意別人質疑,打不還口罵不還手,但是車主會覺得不爽,甚至會跑去跟人撕,我每次看到都很不是滋味。而且往往負面的謠言更容易傳播,這已經對我們的銷量產生影響。”

 

上述幾幕,在過去一年IPO的美股公司中時有發生,但對在港股IPO的公司而言幾乎是普遍寫照。小米上市當晚,雷軍放出豪言,要讓IPO首日買入小米股票的人賺到一倍的錢,但現實卻讓他感到無力。

 

小米的手機業務遭遇增長瓶頸。通常來講,第四季度是一年之中手機銷量最好的時候,但是到了2018年第四季度,小米手機出貨量2500萬台,相比上一季度的3330萬台,同比減少24.9%,可以説是“斷崖式”下跌。

 

業績壓力加上市場行情普遍不好,小米股價一跌再跌。2019年1月9日,小米很多員工幾乎是倒數着這個日子的到來,到這天小米上市半年,意味着員工可以套現,很多百萬千萬富翁都將誕生,想着至少可以去公司旁邊的橡樹灣小區買套房。然而真的到了這一天,小米跌至歷史最低價10.5港元,比發行價下跌38%。

 

雷軍為拯救小米股價,在今年進行了多達11次的回購(截止到6月17日),總金額超過8億港元。但如此頻繁的回購,無法逆轉大勢。尤其是在6月3日,小米股價更是跌至9港元以下,相比發行價17港元接近腰斬。

 

當天,一位雪球網友的調侃截圖在朋友圈瘋傳:“雷軍曾説過,要讓上市首日買入小米股票的投資人賺到一倍。現在離這個目標,還有四倍。”

 


與上市之後遭遇更大壓力的企業相比,還有更多的公司甚至無緣敲鐘,它們有些已經被徹底擋在了IPO的大門之外,有些還在等待新的窗口期來臨。

 

2018年上市失敗的新經濟公司遠不止嘉楠耘智、億邦國際、比特大陸這三家礦機企業,還有凡普金科、我來貸母公司Welab、滬江、找鋼網、土巴兔、正奇金融等,其中有公司只差臨門一腳了。

 

上週,已在紐交所IPO的阿里巴巴決定在香港二次上市。特殊的時間點和形勢,阿里巴巴此次上市將美國投行高盛和大摩排除在外,中金和瑞信將牽頭此次上市。

 

如你所見,2019年,仍將是新經濟公司的IPO大年。除了阿里以外,幾乎所有人都在等待,字節跳動、滴滴、快手們的IPO大幕什麼時候拉開,IPO的鐘聲不會就此停歇。


更多閲讀:

3小時賣了5000萬元,快手主播的生財之道

微信小程序賣貨,看上去很美

2分鐘賣了100萬,李維嘉們直播帶貨的“祕密”


https://hk.wxwenku.com/d/2009922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