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呦呦團隊的重大突破,這些公司受益

二十一世紀商業評論2019-06-24 23:40:42


本文字數:4102|預計7分鐘讀完

青蒿素抗藥性研究的新突破無疑將給中國本土企業帶來新希望。


來源丨北京商報(ID:BBT_JLHD)

作者丨常蕾 楊月涵 高萍



“一旦瘧原蟲對青蒿素聯合療法產生抗藥性,瘧疾將無藥可治,人類勢必遭遇一場浩劫。”

 

好在,人類還有屠呦呦,一次次上演從絕望中找到希望的神反轉。魔高一尺,道也可以高一丈。瘧原蟲要無敵?不存在的。

 

 

不過,來自中國的青蒿素解救了全人類,中國自己卻未能在醫藥市場分割到這塊巨大的蛋糕,40年來,始終在這場20億美元的生意中為國際巨頭“打工”。

 

大魔王抗藥?


經過了一夜的發酵,17日一早,新華社終於公佈了屠呦呦團隊重大的科研突破——瘋狂的瘧原蟲產生抗藥性,青蒿素決不能坐以待斃,這場人蟲大戰也進入了升級版。

 

報道稱,針對近年來青蒿素在全球部分地區出現的“抗藥性”難題,屠呦呦及其團隊經過多年攻堅,在“抗瘧機理研究”“抗藥性成因”“調整治療手段”等方面取得新突破,於近期提出應對“青蒿素抗藥性”難題的切實可行治療方案。

 

看似簡單的一句話,其背後卻是屠呦呦團隊多年來的努力。

 

據瞭解,在治療瘧疾的青蒿素聯合療法中,分為青蒿素藥物及輔助配方藥,但近年來,存活下來的瘧原蟲逐漸產生了青蒿素抗藥性,由於青蒿素藥物的半衰期很短,當藥物量在患者體內快速減少的時候,部分瘧原蟲通過改變生活週期啟動休眠機制在3天療程中規避了4-8小時的青蒿素敏感殺蟲期。

 

另一邊,部分瘧原蟲對輔助配方藥也產生了抗藥性,在青蒿素藥物和輔助配方藥雙雙失效的情況下,瘧原蟲存活下來併產生了青蒿素抗藥性。

 

這絕對是一場災難。所以也就有了後面“屠呦呦及其團隊的多年攻堅”。

 

面對齊頭並進抗藥的瘧原蟲,屠呦呦團隊也雙管齊下。一方面將青蒿素藥物的服用時間延長到5-7天,同時使用新的配方藥,雙劍合璧,讓瘧原蟲無所遁形。

 

事實上,在今年4月25日的第12個世界瘧疾日,國際權威期刊《新英格蘭醫學雜誌》就已刊載了了屠呦呦團隊的“青蒿素抗藥性”合理應對方案,一時間引發業內轟動。

 

而在世界衞生組織發佈的《2018年世界瘧疾報告》中,已經明確提到,全球瘧疾防治進展陷入停滯,除了經費不足等因素,瘧原蟲對青蒿素類抗瘧藥物產生抗藥性,是當前面臨的最大技術挑戰。

 

根據屠呦呦的説法,解決“青蒿素抗藥性”難題意義重大:一是堅定了全球青蒿素研發方向,即在未來很長一段時間內,青蒿素依然是人類抗瘧首選高效藥物;二是因青蒿素抗瘧藥價格低廉,每個療程僅需幾美元,適用於疫區集中的非洲廣大貧困地區人羣,更有助於實現全球消滅瘧疾的目標。

 

在她的言辭裏,解決“青蒿素抗藥性”面向的永遠都是人類、全球。而低廉的價格也是屠呦呦造福全人類的又一項有力證明。在這道治療的門檻上,屠呦呦沒有放棄那些被疾病折磨的窮苦人家。

 

屠呦呦團隊帶來的驚喜還不止這一點。他們發現,雙氫青蒿素對治療具有高變異性的紅斑狼瘡效果獨特,由其團隊所在的中國中醫科學院中藥研究所提交的“雙氫青蒿素片劑治療系統性紅斑狼瘡、盤狀系統性紅斑狼瘡的適應症臨牀試驗”申請也已獲批准。

 

其中,昆藥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作為負責單位開展臨牀試驗。若試驗順利,預計新雙氫青蒿素片劑或最快於2026年前後獲批上市。

 


醫藥板塊掀漲停潮


6月17日,受“青蒿素抗藥性”等研究獲新突破消息影響,A股醫藥製造行業板塊6月17日大漲,板塊內個股掀起漲停潮。其中,作為負責開展相關臨牀試驗的公司昆藥集團(600422)亦“一”字漲停。

 

根據新華社6月17日報道,針對近年來青蒿素在全球部分地區出現的“抗藥性”難題,屠呦呦及其團隊經過多年攻堅,在“抗瘧機理研究”“抗藥性成因”“調整治療手段”等方面取得新突破,於近期提出應對“青蒿素抗藥性”難題的切實可行治療方案,並在“青蒿素治療紅斑狼瘡等適應症”“傳統中醫藥科研論著走出去”等方面取得新進展,獲得世界衞生組織和國內外權威專家的高度認可。

 

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藥物臨牀試驗批件》顯示,由屠呦呦團隊所在的中國中醫科學院中藥研究所提交的“雙氫青蒿素片劑治療系統性紅斑狼瘡、盤狀系統性紅斑狼瘡的適應症臨牀試驗”申請已獲批准。昆藥集團股份有限公司(昆藥集團)作為負責單位開展臨牀試驗。

 

據瞭解,昆藥集團是主要從事藥品研發、製造和銷售的醫藥製造業企業,根據主營產品及業務的不同,公司現有主要業務劃分為植物藥、傳統中藥、化學藥及醫藥流通四大板塊。今年一季度,昆藥集團實現歸屬淨利潤約為1.03億元,同比增長25.32%。

 

青蒿原料供應商


青蒿素抗藥性研究的新突破無疑將給中國本土企業帶來新希望。由於抗虐藥主要用於非洲等欠發達國家,大部分該類藥物都由政府或國際基金組織採購,進入當地醫保系統。因此要被列入採購目錄,製藥商首先要獲得世界衞生組織專家的批准才能有資格進入銷售授權名單,這是大部分抗虐藥製藥商面臨的最大瓶頸。

 

要想進入以上國際組織的藥品採購清單,必須要經過一定的GMP認證,其中最主要的就是WHO-PQ認證與PIC認證。而正是這兩道關卡,卡住了中國青蒿素生產企業。所謂GMP,是一套適用於製藥、食品等行業的強制性標準,要求企業從原料、人員、設施設備、生產過程、包裝運輸、質量控制等方面按有關法規達到衞生質量要求。

 

截至目前,僅有瑞士的諾華、法國的賽諾菲、中國復星控股的桂林南藥以及小部分的印度製藥企業獲得銷售牌照。

 

據瞭解,中國青蒿素及其衍生物的藥品生產行業中,只有桂林南藥的注射用青蒿琥酯於2014年6月通過了WHO-PQ認證,但這只是注射劑,在抗瘧市場上用量較小。片劑中,目前還沒有任何一家國內藥企通過認證。

 

不過,在青蒿素的原料方面,中國對產業鏈具有絕對的控制優勢。昆藥集團是中國最大的青蒿種植商,該公司向瑞士製藥巨頭諾華等提供抗虐藥物用的青蒿素化學衍生品。

 

國家原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數據顯示,目前中國共有53條與青蒿素這一藥物相關的藥品批文,涉及16種產品,包括青蒿素、雙氫青蒿素、青蒿琥酯、蒿甲醚等原料藥,雙氫青蒿素片、蒿甲醚片、注射用青蒿琥酯等製劑,共涉及24家藥品生產企業。

 

北京華方科泰製藥公司總經理包軍指出,上述企業大部分是給境外藥品公司做代工,僅有5家企業在國內擁有抗瘧藥青蒿素的批文。

 

 

早在上世紀80年代,昆藥集團就與軍事醫學科學院合作發明了一種抗虐療法,但是由於當時中國研發和生產能力都尚未達到國際標準,1991年,昆藥集團和軍科院與諾華製藥簽署協議,由諾華在全球銷售前者的抗虐藥複方蒿甲醚片。

 

但是青蒿素的發現並沒有讓中國本土企業明顯受益。雲南昆藥集團副總裁徐兆能指出:“全球抗瘧藥及其衍生產品的收入大約15億美元,但是中國製藥廠商的市場份額不到1%,大多數中國本土企業是抗虐藥物原材料青蒿的供應商。”

 

一位不願具名的藥企負責人稱,兩個月內他將成立新的公司,徹底從青蒿素中脱離出來。“青蒿素藥品利潤空間太低了,如果一家公司只是生產青蒿素,沒有其他項目或者產品打包生產,賬是平不了的。”

 

另一方面,抗虐藥原料利潤微薄也打擊了農民種植的積極性。有報告稱,青蒿價格曾一度低至5元一公斤,比起2005年的22元一公斤大幅下跌。

 

青蒿素,錯過的何止1個億!


上世紀六、七十年代,屠呦呦團隊與中國其他機構合作,發現了青蒿素,開創了瘧疾治療新方法,全球數億人因這種“中國神藥”而受益。目前,以青蒿素為基礎的複方藥物已經成為瘧疾的標準治療藥物,世界衞生組織將青蒿素和相關藥劑列入其基本藥品目錄。

 

作為青蒿素的發明國,中國的青蒿素產業在國際上並沒有贏得與其相匹配的地位。抗瘧藥物市場是一塊大蛋糕。據WHO估計,全球每年有接近2億人感染瘧疾,32億人面臨罹患瘧疾的風險。這塊特別的大蛋糕由公立市場把控,即由WHO與蓋茨基金會、全球基金等國際機構與組織計劃採購。

 

據上海復星醫藥產業公司的前總裁助理逯春明估計,僅全球基金每年用於抗瘧方面的預算就有20多億美元,其中相當大一部分用於購藥。

 

數據顯示,在佔總額80%以上的青蒿素公立市場上,諾華公司佔50%左右,賽諾菲公司佔20%左右,印度企業佔20%。

 

 

事實上,在青蒿素被發現之前,抗瘧藥就由瑞士諾華公司主導。彼時的主流抗虐藥叫做“甲氟喹”。不過,甲氟喹一來毒副作用比較大,二來容易更加產生抗藥性。

 

最重要的是,甲氟喹的售價對於第三世界來説是天價藥物,而來自中國的抗瘧藥物——科泰復,被非洲人民稱為“來自遙遠東方的神藥”並沒有成為天價藥,因為它從開始就沒有確定專利權,而是免費向所有患者提供。

 

屠呦呦及其所在的“5·23”研究團隊為什麼沒有及時申請專利呢?在北京市保護知識產權服務中心從事知識產權保護工作多年的郝青指出,我國首部保護知識產權法《專利法》在1984年才出台,在《專利法》出台之前,我國沒有專利申請機制,專利發明的所有人無法在我國境內提出專利保護申請。

 

屠呦呦在採訪中迴應為何沒有申請專利時提到:“中國還沒有專利申請,也沒有所有權或知識產權的問題。無論我研製出什麼,我都將它們交給領導。這項任務中的每個人都作出了他們的最大貢獻。”

 

不過,據郝青介紹,屠呦呦成功提取青蒿素時,我國的專利法雖還未頒佈,屠呦呦及其團隊仍可向國外申請專利保護。

 

但是,屠呦呦及“5.23”研究團隊在青蒿素上的研究成果,經原衞生部批准之後,從1977年開始,以集體名義陸續在公開刊物發表論文。論文的公開發表,披露了青蒿素的提取技術。郝青指出,如果要申請的專利技術在論文中公開發表過,則失去了各國專利法都規定的“新穎性”要求,無法獲得專利授權。

 

中國中醫科學院中藥研究所首席研究員姜廷良透露,雖然青蒿素的專利權不在我國,但以青蒿素為基礎而開發的衍生藥物依舊可以申請專利。姜廷良指出,對青蒿素及其衍生藥物的研究大有前景,“我們目前正在申請相關衍生藥物的專利,相信青蒿素的相關研究成果會越來越多。”

 

在屠呦呦成功提取青蒿素之後,以青蒿素為基礎而開發的衍生藥物專利申請一直在持續中。對青蒿素的專利檢索發現,自1985年以來,向國家知識產權局遞交的青蒿素相關申請約有826件,發明專利申請798件,其中有223件已獲得授權。

 

北京海虹嘉誠知識產權代理公司總經理張濤分析稱,我國應該建立起一套可持續發展的商業運作模式來支撐知識產權的申請、應用和保護。國外的專利研發許多都是企業在做,一旦發現有商業應用前景的技術,會立即投入大量資金進行專利申請和市場轉換,而在我國,很多研發是科研機構在做,專利權與生產力之間的銜接不完善,加上不正常的引導,很難產生可持續發展的專利保護模式。“只有做好申請策略設計,完善背後的商業機制,將專利與市場銜接起來,專利保護問題才能從根本上得到重視和解決。”


更多閲讀:

本來生活創始人喻華峯:創業7年衝擊1億盈利,燒錢做不了生鮮電商

2分鐘賣了100萬,李維嘉們直播帶貨的“祕密”

父母超過60歲了,還能買保險嗎?

文章已於修改
https://hk.wxwenku.com/d/2009921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