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95後騎警小哥給騎電動車的姑娘定了全責!半個月後,對方竟給他寄來了防曬霜和一封信

杭州日報2019-06-24 23:04:24

昨天下午,杭州交警西湖大隊文教中隊騎警小哥趙全鑫收到了一份讓他很是意外的快遞。包裹裏頭,是三支防曬霜和洗面奶,還有一封親筆寫的感謝信。

快遞是一位和他年齡相仿的姑娘寄來的。而就在半個月前的一起小事故中,這位姑娘被趙全鑫認定為全責。

“我當時給她定了全責,她卻反過來感謝我,實在是沒想到。” 


一起簡單的事故

他給騎電動車的姑娘定了全責


事情還要從半個月前説起。6月5日那天早高峯,正在路面執勤的趙全鑫接到指揮中心發來的指令:在文一路古翠路口,有兩輛電動車發生輕微刮擦,當事人產生了爭執。“收到,我馬上過去”,放下對講機,小趙就騎着摩托車往事發地趕去。

到了現場,一位年輕姑娘和一位大叔正相持不下,雙方的情緒都有些激動。見狀,小趙決定先讓雙方都緩和下來,冷靜之後再慢慢講。

姑娘告訴小趙,自己當時騎着電動車不小心刮到了大叔,第一時間説了“對不起”,但對方卻覺得自己的道歉不夠有誠意,一來二去兩人便爭了起來。

聽了雙方的描述後,趙全鑫心裏也基本有了譜。雖然之後兩人產生了摩擦,但事故的責任還是在姑娘身上。趙全鑫耐心地向姑娘做了解釋和教育,並作出了全責的認定。姑娘也很爽快,也承認確實是自己的錯。在小趙的調解下,姑娘和大叔也都對這一結果表示認可。

不過,因為事發路段剛好是文教中隊和文新中隊的轄區交界處,歸文新中隊管轄,最終處理還得等文新中隊的交警過來。趙全鑫將情況作了報告後,便在原地和兩人一起等。

那天剛好是個大熱天,氣温也飆到了30℃+。穿着一身厚實制服的小趙,臉上很快掛起了汗珠。看到額頭上,姑娘也很不好意思,把手中的雨傘舉起要給小趙擋太陽。但因為兩人身高相差的有點多,姑娘也有些費力,小趙趕緊擺擺手,“不用不用,這點太陽不算什麼”。

到了10點多,文新中隊的騎警趕到了現場,小趙將現場的情況及自己的處理詳細地向對方作了交代。交接完畢後,他離開現場繼續執勤。整個過程,他在大太陽下足足站了一個多小時。


事後,姑娘專打電話給中隊

又寄來了防曬霜和感謝信


對於趙全鑫而言,這不過是工作中的普通瞬間。他怎麼也沒想到的是,那位姑娘一直卻“惦記”着他,回去之後特意打電話,問來了中隊的地址,並寄來了防曬霜和自己的親筆感謝信。

95後的小趙去年剛參加工作,這一年來天天在路上跑,幫助別人後得到的感謝並不少,但像這樣給人定了全責卻還被感謝的情況,小趙還是頭一回碰到。“拿到的時候心裏真的很感動,也很意外”,雖然性格靦腆,但小趙的語氣中依然難掩激動。

“應該是感謝我陪她等那麼久吧。她那時候有問過我,‘你不走嗎,要在這一直等?’ 我説既然來現場處理了,那肯定要等交接的人到了我才能走。”


“女主角”是位90後實習律師

“要是換做他是你弟弟,你肯定心疼”


盡職盡責的騎警小哥值得讚揚,而那位被認定全責後還主動感謝的姑娘,也不禁讓人豎起大拇指。下午,記者輾轉聯繫到了這位寄快遞的“女主角”小諸。和小趙一樣,小諸也是個90後,去年研究生剛畢業,現在在一家律師事務所工作。談到這份特殊的快遞,她爽朗地笑出了聲,直言“就是很心疼他”。

“當時我和那個大叔相持不下,他很快就趕過來了。説話也很耐心、温和,沒有一上來就指出是誰的錯,而是先穩定雙方情緒後再做調解。”。小諸表示,她心裏清楚是自己有錯在先,騎警小哥當時的處理方式讓自己覺得很舒服,被認定全責後也是心服口服。

而烈日下,小趙臉上不停淌下的汗水,也讓小諸覺得很是心疼。“那個時候太陽已經很大了。他穿着那麼厚的衣服,就一直陪我們站着,我真覺得不好意思,剛好我手上有把傘,就想着也給他擋一下,但他太高了,我舉着傘都有些晃盪。他一直跟我説不用不用。”

或許是因為年齡相仿,小諸很能體會到小趙的盡心盡責。兩人都是剛進入社會的年輕人,都想努力把事情做到最好。“我看他應該比我還小几歲,當時就想,如果他要是我弟弟,在那麼大熱天下執勤,我肯定會很心疼”。

小諸還記得,自己問過小趙“七八月份,你們在路上執勤肯定很曬吧”但小趙告訴她,這是他們應該做的,都很正常。

至於為什麼決定之後要送防曬霜,小諸的一番話説得很中肯:“或許會有人覺得,這是他們作為交警的本職工作。可是在我一個普通市民看來,他們真的很辛苦,也值得大家的尊重和體諒。”



記者 謝珂  通訊員  謝曉穎 

編輯  鄭事兒

杭州日報 誠意出品

 更多新聞下載杭州首席新聞客户端

“杭+新聞”

長按二維碼關注我們


https://hk.wxwenku.com/d/2009916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