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人謝霆鋒

長江商業評論2019-06-24 11:46:41



來源:全天候科技(ID:iawtmt)

作者:張吉龍  編輯:羅麗娟


39歲的謝霆鋒早已經不是當初的那個叛逆少年,現在他和馬雲一起指點創業者、和丁磊同台談創新、和雷軍一起談家電產品,從一名明星轉身成了商人。


謝霆鋒最近一次引起媒體的關注,不是因為演戲、發唱片或者主持娛樂節目,而是他的創業家身份。


不久前,在2019財新峯會香港場上,謝霆鋒以鋒味控股創始人的身份和網易公司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丁磊同台而坐,探討“創新與青年潛能”。此事也引起了社交網絡的熱議,“現在看謝霆鋒都得去財經頻道了”。


實際上,在過去的16年間,“明星”謝霆鋒正在遠去,“商人”謝霆鋒卻越來越多地出現在大眾面前。


2017年,謝霆鋒開通微博賬號,賬號的名字卻不是謝霆鋒三個字,而是他創立的品牌鋒味,認證信息中謝霆鋒的身份既不是歌手、也不是演員,而是鋒味控股創始人。


“我在過去10年沒有發行過唱片,我很清楚大部分年輕人都不會覺得我是一個歌手或音樂人。”幾個月前,在參加Talk at Google時他表示。


在蜂蜜(謝霆鋒粉絲暱稱)聚集的百度謝霆鋒吧中,粉絲們也已發現謝霆鋒最近更多是出現在創業家羣體中,而不是娛樂活動上。雖然偶爾還能看到謝霆鋒參演各種電影、電視劇的新聞,但多為客串的角色,更別提新歌、新演唱會、新影視作品的消息。


取而代之的是,如今謝霆鋒已經和馬雲一起指點創業者、和丁磊同台談創新、和雷軍一起談家電產品。


這種轉變在蜂蜜中也引起了爭論。有人認為明星創業就是不務正業,謝霆鋒已經過氣所以要退出娛樂圈了;也有人認為進軍商業證明了謝霆鋒是個多面手,做什麼都能成功,誰也不可能一輩子都當演員,轉型是必然的。


但無論如何,從明星到商人,謝霆鋒似乎已經完成了華麗轉身。


1

謝霆鋒的商業探索


謝霆鋒的父親是香港著名演員謝賢。1980年,謝霆鋒出生在香港,星二代的身份外加叛逆的性格讓他早年就成為香港娛樂圈的焦點人物——他的家庭、戀情、豪宅都是狗仔隊關注的重點。


但相比他的緋聞和八卦,謝霆鋒較早就顯露出來的商業嗅覺卻鮮被提及。


香港明星熱愛買房,謝霆鋒也不例外,他曾經自述在商業領域的第一桶金來自地產投資,“從19歲開始,便把拍戲賺到的錢放在投資地產,只覺得磚頭不會走”。


此後,謝霆鋒在房產領域持續投資,尤其是在香港中環擺花街投資了不少商鋪,這些物業在早幾年已經價值數億港元。房產投資最終為後來20年,謝霆鋒在後期製作、時尚、餐飲等領域上的商業探索提供了支持。


2001年,21歲的謝霆鋒發行了一張名為《玉蝴蝶》的音樂專輯,其中的主打歌《玉蝴蝶》剛發行就登上當時的全球華語排行榜冠軍寶座,並奪下連續4周冠軍,隨後該曲目還獲得了2001年度十大勁歌金曲獎和中文金曲獎。


這不僅讓謝霆鋒迎來演藝事業的高峯,同時也催生謝霆鋒在商業領域邁出了第一步。為了推廣這首歌,謝霆鋒所屬的經紀公司英皇娛樂投入上百萬經費為謝霆鋒拍攝《玉蝴蝶》MV,但是在歌曲出來之後,MV卻一直難產遲遲無法面市。


謝霆鋒發現,MV難產的原因是後期製作一直無法達標。當時香港雖然有上百家本地後期製作公司,但大部分都是做劇集或紀錄片,缺少有實力能做電影的後期製作公司。這部分的生意被澳大利亞、韓國、台灣等地的公司壟斷,且收費昂貴,效果卻非常一般,“我對畫面有要求,特效公司告訴我説做不了,如果要做要到澳洲、法國、美國做”。


發現這一創業藍海的謝霆鋒在2003年決定開始創業,他拿出早期做房地產投資所得,加上房產抵押貸款,共2738.8萬港元啟動資金,成立了一家名為“Post Production Office Limited”(簡稱“PO”,中文名“朝霆”)的後期製作公司。


對時年23歲的謝霆鋒來説,創辦一家公司並非易事,他甚至沒有得到父母的支持,其母親狄波拉就曾認為謝霆鋒沒有做生意基因。此外由於缺乏商業摸爬滾打的經驗,PO朝霆公司剛成立,謝霆鋒就吃了大虧,被賣特效製作機器的供應商騙了一大筆錢。


幸運的是,謝霆鋒很快找到了一位在後期製作行業浸潤多年的的資深人士楊文傑到公司任執行董事,並且將市場定位在廣告製作上。當時謝霆鋒恰好接了幾家公司的代言廣告,為此他特地徵求了製片人和導演的意見,希望由自己的公司來製作廣告。


打開局面後的PO朝霆公司的逐漸進入正軌,並迅速成長為香港廣告製作市場的巨頭。到2011年左右,PO朝霆公司的員工從最初的11人增長到了上百人,當時香港觀眾平均觀看的60秒廣告就有36秒出自“PO朝霆”。其客户囊括匯豐,渣打,長實,佳能,索尼,可口可樂等知名公司。


此時,謝霆鋒也展開了向內地的佈局,並先後在上海、北京、杭州建立PO朝霆分公司,公司業務範圍從廣告製作延伸至電影領域,2009年起開始參與電影、電視後期製作。


PO朝霆的參與的第一部影視作品為美國二十世紀福克斯電影公司首部在亞洲投資的電影《全城熱戀》,此後,《李小龍》、《一九四二》、《財神客棧》等影片也出自PO朝霆。


除後期製作之外,謝霆鋒的商業版圖再向餐飲進軍。


2012年《舌尖上的中國》紀錄片的紅遍中國,引發觀眾對美食題材的興趣,各路人馬紛紛入局,將美食題材引入綜藝節目,綜藝+美食市場迎來爆發。


為抓住風口機遇,2012年,謝霆鋒與好友車婉婉合創“鋒車飲食集團有限公司”,在當年他還成立了PO朝霆飲食控股有限公司。2014年,謝霆鋒擔任主持人的美食節目《十二道鋒味》誕生;12月9日,鋒味控股、英皇北京文化、優酷聯合出品的超級網綜《鋒味》上線。


“謝霆鋒+美食”的標籤瞬時成為新的潮流,受到追捧。謝霆鋒也以此加大了鋒味控股在餐飲領域的佈局,比如在香港成立了“鋒味by Beyond Dessert”、入股香港知名沙拉店Beautifood;在北京開設了鋒味實驗室;在杭州、上海等地與安博ABC公司投資開了Linx酒吧。


為了乘勝追擊打造“鋒味”IP,謝霆鋒還在電商領域進行了探索,分別在天貓和京東開設旗艦店,出售多種食品,產品以生鮮類居多,主打高端產品,定位消費升級人羣。從美食綜藝內容導流到線上電商及線下門店,甚至延伸出了鋒味美食音樂節等新興模式。


在“做生意”上積累起經驗的謝霆鋒,也在其他市場躍躍欲試。


2014年10月 29日,謝霆鋒以0.35港元/股的價格,斥資1.23億港元購入香港上市公司漢傳媒23.42%的股權,成為其最大股東,PO朝霆也以此成功完成曲線上市。在明星效應的帶動下,兩天後漢傳媒復牌,股票飛漲,謝霆鋒賬面一夜飆升1.4億港元。


而在時尚領域,2014前後謝霆鋒與上市公司中國服飾控股有限公司合資創辦了Zoo York(China) limited ,除了股東身份以外,謝霆鋒還兼任該品牌產品的創意合作人;2016年謝霆鋒斥資2250萬港元,認購500萬股特步國際的股票,並且參與合作的全新特步品牌產品系列的設計。


2

跨界方法論


2011年,PO朝霆公司香港總部喬遷至銅鑼灣開平大道一號的Cubus大廈,當時謝霆鋒第一次以公司總裁的身份亮相,直到此時外界才知道他在後期製作領域的這筆投資。


在此前的八年裏,謝霆鋒有意在商場上隱身,他曾接受採訪時説,當時,有同行來公司做後期,碰見他打招呼,他只是稱自己是來配音的。


和不少明星在跨界時儘量藉助自身的名氣不同,謝霆鋒認為,明星的名氣在商業領域不一定是一種資源,反而可能是一種累贅和負擔。尤其是對於謝霆鋒來説,撞過車、曾被拘留、緋聞眾多,這些叛逆的形象在商業中都是減分項。


“我職業生涯的前4年,99%是噓聲,哪裏都聽不到掌聲。從我踏上舞台的第一秒起,聽到的都是噓聲和粗言穢語,而且不是因為你做了什麼,完全是因為你的背景以及你的人。”謝霆鋒認為,自己的名氣對公司有害,“因為輿論口水會把我吞沒,‘他不過是一個所謂的演員,卻想轉行做生意’。”


在商場上摸爬滾打多年之後,他對於娛樂圈和生意場有着深刻的認識,“商場上的人分得很清楚,不會因為你是明星就有什麼優待。甚至,正因為你是明星,90%以上的人會覺得你是做了一場秀。”他在接受彭博商業週刊採訪時表示,第一次和創業家約談都是很容易的,因為對方是來看明星,但接下來真正的合作靠的還是企業實力。


近年來,明星投資、跨界開服裝公司、開餐廳等似乎已成常態,但其中的大多數僅限於出資層面,以此為“副業”。


而謝霆鋒則是其中少有的異類,他甚至參與到了自家公司的市場經營、產品研發環節。在鋒味天貓旗艦店上,鋒味的產品分為“大廚親創”鋒味品牌、“大廚親選”鋒味聯名款、“大廚親薦”鋒味甄選系列,這些產品很多都打上了謝霆鋒參與的標籤。


以鋒味天貓旗艦店上銷量最高的鋒味曲奇餅乾為例,這款產品打出了“謝霆鋒親創配方”的概念,這款產品酸甜苦辣四味款,據説是謝霆鋒以人生境遇為靈感而研發出來的。


而在鋒味與安記港式臘腸的合作中,謝霆鋒則按照自己對口味的判斷,將原本2:8的肥瘦比例改成了3:7的版本,他認為這個比例做出來更好吃。


不久前,小米旗下的米家與謝霆鋒合作,推出了一款米家電磁爐套裝鋒味定製版。作為定製版產品,謝霆鋒親自參與產品定義,在原有的40℃-80℃低温慢煮功能上,專門設計了“鋒味57℃低温慢煮牛排擋”,用户可在電磁爐旋鈕上直接點選該模式。


在謝霆鋒看來,很多人在股票市場是天才,在房地產市場也很成功,但卻輸在創意,“如果沒有創意,我們在市場上根本沒有競爭力,那麼最後你就會被市場拋棄。”


3

明星標籤的負擔


儘管用了更多的時間在商業上打磨,但是市場似乎並不完全買單。


此前風光一時的PO朝霆因為連年虧損,最終解散部分業務,並被香港上市公司數字王國收購了85%股權,自此謝霆鋒逐漸淡出;由謝霆鋒擔任股東Zoo York品牌在國內也聲量較小,其在天貓和京東上的多數產品銷量為0。


但猶如明星的生活一樣,謝霆鋒的商業成敗也會被放大展示在公眾面前。


在2019年端午節前夕,鋒味旗艦店上推出了鋒味品牌的粽子,謝霆鋒化身送貨員親自為鋒味品牌的粽子做推廣。但是由於標價昂貴,一盒6個粽子,標價208塊,被用户詬病為天價粽子。


此前鋒味曲奇產品就因價格昂貴頗受爭議。以鋒味旗艦店中銷量最好的鋒味曲奇為例,95g的鋒味曲奇售價高達80元左右,相比之下天貓上另外一家店鋪一款月銷量上萬的曲奇,一包380g但價格還不到40元。這也直接導致了鋒味品牌在電商領域的成績並不如意,以其天貓旗艦店為例,目前店鋪銷量量僅是一箇中等店鋪的水平。


而在2019年初,香港消費者委員會對市面上銷售的58款曲奇餅乾進行抽查,結果顯示有51款都被檢出含有致癌物,其中包括了謝霆鋒自己研發的鋒味曲奇。


儘管此後謝霆鋒親自發微博解釋稱,該致癌物並非有意添加而是在烘培及煎炸等過程中,本身發生的反應而產生的物質,報告沒有反映事實全部,但是外界的擔憂仍難以消弭。


儘管小心翼翼,但是上述這些事件對於鋒味品牌與謝霆鋒個人明星效應都造成了負面的影響。


“最慘是我成為標題,就有人看”,謝霆鋒自我調侃道。但他也認為媒體以他的品牌作為標題,有點不公平。


對於謝霆鋒和鋒味團隊來説,他們還要考慮的一個問題是,謝霆鋒個人明星效應的減弱。


對於新生代用户來説,80後的謝霆鋒已經不是一個讓人耳熟能詳的明星,“謝霆鋒是80後眼中的歌手,90後眼中的演員,00後眼中的廚師。”有網友直言,在很多95後00後眼中,謝霆鋒是個比較陌生的存在。


儘管如此,但這些並未能阻止謝霆鋒繼續在商業上做出更多探索。


最近,謝霆鋒在香港的一次沙龍分享中,談到如何從一個年輕時就不斷面臨質疑的明星人物,之後力爭上游的經歷。


“我覺得我做的很多事都不會立即見成效。《鋒味》也不是一來就很有成效,它是循序漸進的。”謝霆鋒坦言,他知道現在仍很多人會質疑他。


2018年秋季,謝霆鋒與麥當勞合作,在香港推出鋒味漢堡系列。謝霆鋒透露,鋒味漢堡在香港五個星期內的銷售量超過200萬個。“別忘了,我們香港才600萬左右人口啊。我用了5年時間去證明自己,所以有時候你真的不能輕易放棄。”


創業多年,謝霆鋒已經適應了創業者這個角色,並開始向年輕的創業者輸出一些觀點。這些觀點實際上也是他對自己多年創業的經驗總結。“我們只是需要找到我們最擅⻓的一部分,然後嘗試把它加強之後再賺錢。”他認為,創業必須真的熱愛自己所做的事情,因為如果不夠熱愛,則無法接受那麼多挫敗。


- END -


首席商業評論聯繫方式:

投稿及內容合作|[email protected]

廣告及商務合作|[email protected]

https://hk.wxwenku.com/d/2009825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