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正非100分鐘對話實錄:他跟兩位數字時代思想家聊了什麼?

科技雜談2019-06-24 10:16:57

【摘要】社會一定是合作共贏的,每個國家孤立發展在信息社會是不可能的。




| 科 技 | 雜 談 |

中國通信行業第一自媒體



本文編輯:趙鈺瑩、小智、張曉楠

本文來源:InfoQ(infoqchina)

雜談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剛剛,任正非在深圳與數字時代三大思想家其中的兩位《福布斯》著名撰稿人喬治·吉爾德、美國《連線》雜誌專欄作家尼古拉斯·內格羅蓬特進行了 100 分鐘的交流和談話。以下來自 InfoQ 整理的對話實錄:


現階段的華為問題是技術問題還是文化問題?


喬治·吉爾德:從我的角度來説,我認為美國目前正在犯一個非常大的錯誤,美國用一些不正當的行為來禁止華為的業務,這將重塑整個網絡的格局或者説讓整個網絡崩潰、瓦解,讓人與人之間彼此不再互信。而這些技術的問題本身是華為能夠解決的。


我覺得安全很重要,所有這些新的企業,都必須要有這種比較公平的安全的條件,這樣的話創新才能夠依賴於這個安全的環境,才能夠讓這些公司得到信任,而且在全球都能夠得到這種信任和認可。因為在全球的互聯網之中,所有這些不同的目標,3D、VR、智慧城市、時間戳包括區塊鏈,都是一些必須關注安全、解決安全的技術。


尼古拉斯·內格羅蓬特:我認為我們目前所面臨的問題是一個文化上的問題,而不是安全問題。不管怎麼樣,我們所同意的是美國目前正在犯一個非常大的錯誤。我其實也曾是摩托羅拉的董事會成員,華為和摩托羅拉也有建立合資企業,我的觀點是,我們推崇的是開放信息、開放技術,我們不僅僅重視貿易、商務或是合作,我們更關注的還是知識,我們更多考慮的是人。


美國人曾被上世紀 80 年代的日本所震驚,當時日本就好象敵人一樣,覺得我們不能跟日本合作了(編者注:上世紀 80 年代日本經濟騰飛,GDP 總量達到美國 70%,最終美國聯合西歐通過迫使日元升值、簽署不平等貿易協議等多種手段做空日本經濟)。之後這一點慢慢平息了。所以,現在就像是中國經歷了日本這一段時間,我也希望它慢慢能夠平息下來。


華為的問題不是國家安全的問題,貿易摩擦也是如此。


未來兩年華為將減產 30%,營收會下降 300 億美金


任正非:我認為,最主要的目的是要創造財富,使更多的人來擺脱貧窮。社會一定是合作共贏的,每個國家孤立發展在信息社會是不可能的。一個孤立的社會,會存在交通問題、運輸問題形成地緣政治和經濟。在信息社會,一個國家單獨做成一個東西是沒有實現可能性的。所以,國際上一定是走向開放合作。只有開放合作,才符合人類文明的需求,才能以更低的成本使更多人享受到新技術帶來的福祉。


(我們)沒有想到美國這次打擊華為的決心如此之大,打擊的面,如此寬泛。不僅僅阻礙我們的零部件採購,還阻礙我們參加學術組織和大學活動,另外也阻止我們鏈接公有網絡。


不過我們認為這些阻礙不了我們前進的步伐,我們此前沒有預測到情況會如此嚴重,雖然我們做了準備,就像那架破飛機一樣,但是隻是保護了油箱但沒有保護全部部件,所以我預計未來兩年華為將減產 30%,營收會下降 300 億美金,年度營收也就保持在 1000 億美金左右,要到 2021 年才會重新煥發出生機,因為這兩年我們需要進行大量的版本切換工作。


但是等我們走完這一步,會變得更加堅強。我們沒有那麼堅強的時候都跟美國在合作,等我們更加堅強的時候就更不怕與美國合作了。畢竟我們是打不死的鳥,我們已經很堅強了。


即使受到打擊,我們也不會減少科研投入


任正非:人類對社會的貢獻分為理論、工程和市場需求三個方面。中國在工程方面強,但是在基礎理論研究上還是要認真向西方學習。華為雖然每年投入鉅額資金,但是移動通信、光纖通信、移動互聯網不是華為發明的,只是這些東西我們做的最好。我們現在對 300 多所大學、900 多所機構給予支持,就是也希望在理論創新上可以做一些貢獻,我們並不會因為受到打擊就萎靡。


對於華為來説,我們計劃在 5 年內投入 1000 億美金重構網絡架構,讓它更加安全、快捷、可信,至少能夠達到歐洲 GDPR 的標準,即使受到打擊,我們也不會減少科研投入。


華為承諾 100% 沒有後門


任正非:第一,網絡安全和信息安全要分開看。網絡安全是不能隨意癱瘓,不能出現故障,這是安全問題。65 億人要安全起來,數千萬家要銀行要鏈接起來,華為擔負為 30 億人口進行連接的工作,我們 30 年在 170 個國家證明我們的網絡是安全的,沒有癱瘓。


而對於信息安全來説,我們提供的是管道和水龍頭,至於説裏邊流水還是流油,不是我們的責任,要找運營商。我可以承諾的是,我們 100% 沒有後門,我們可以簽訂無後門的協定。但是為什麼這個協定籤不了?因為網絡供應商沒法籤。但是我們願意籤這個協議,我們可以帶頭來籤,我跟很多國家的總統都聊過這個話題。


不過我想説的是,安全與不安全是相對的,我們應該就錯誤追究錯誤,就錯誤處分錯誤,不能隨意打擊,不能未經審判就判決。人類社會越來越複雜,入口越來越多,越來越容易出差錯,如果一個錯誤都不能出,社會就保守了。


喬治·吉爾德:有無後門這個問題是一個客觀的問題,某一個電信的系統是不是能夠進行測試,看看它是不是開放式的,它是不是能夠得到一些最新的加密的技術的應用,還包括軟件的簽名技術,還包括能不能夠從原生的角度説它就是安全的,沒有辦法得到篡改。


我想説的是,所有這些技術性的補救,對於不信任的補救,其實都會不斷地出現。現在就是由於我們現在這種災難性的網絡安全而衍生出來的,我們現在用的就是不安全的網。就像是我們現在的財務的政策也是非常得可怕,而且也有一個非常糟糕的互聯網安全的現狀。我覺得華為在所有的全球的公司之中,也許就是定位最好的一家公司,它能夠解決所有的這些問題,可能它就是唯一能夠抓住這個機會的。


我們不喜歡用叢林法則來形容人類社會


任正非:總體來説,與美國相比,中國是後發國家,尤其是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發展速度較快,而美國的創新土壤比較好。美國有 100 多年的進步,美國是上游。上游的水總能流到下游來,但是沒有下游,上游的水也會枯竭,因為下游為上游提供了市場。


人類社會是合作共贏的,是需要合作的,不可能完全遵循叢林法則,我們在這個社會上還有法律、道德 、規則的約束,尤其還有反壟斷法,市值大到一定程度就不允許繼續壯大,華為也不會因為在某個領域有點成績就洋洋得意,一定還是開放合作的。


人類社會未來最偉大的推動力量應該是人工智能


任正非:就像尼古拉斯所講的,技術的發展為人類社會帶來了很大變化。我認為,人類社會未來最偉大的推動力量應該是人工智能,因為人類社會越來越複雜,網絡越來越複雜,有些確定性的工作可以通過人工智能來解決,不管處理的對錯都是深度學習的結果。如同我剛才所説,我們要允許技術上出現一些小的失誤,不要吹毛求疵,要對未來的技術創新保持寬容的心態,不要把人工智能看成負面的信息,這是人類能力的延伸。畢竟,人類的大腦容量是有限的,但是電子容量是無限的,尼古拉斯剛剛談到,幾十年前就有人提出(人工智能),但是那時沒有實現手段。至於人工智能如何理解音樂以及是否能出現頂級音樂家,我還是有疑問的(持問號的)。


不管人類的學習速度多快,都沒有機器快;不管學習的知識有多深,生命是有限的。我認為,人工智能會給人類創造極大的未來。這個社會的未來,我完全想象不出來,就像我曾經也想象不到如今的北京會有這麼多汽車,每逢假期就會出現擁堵。通過機器學習,人類社會終有一天會把複雜問題簡單化,終生學習不應該侷限於一個人,而是一個社會,要跨國家、跨領域實現。我們(那代人)小時候都沒有出過縣門,通過互聯網的發展,現在的孩子已經出現了新的學習方式,大家在理解上認為人工智能代替人是不正確的。此外,社會財富應該會越來越多,但我提倡要走向節儉社會。


現場記者 QA


關於華為出售海底光纜:


海底光纜我們老早就想賣掉,不是因為受打擊,主要是看跟我們主業務相關性,要我們投入主要力量在主戰線。我們不會出現大規模裁員,但是業務整合一直在進行。


關於知識產權:


華為一開始在一個小公司階段,就有道德操守。我們相信美國的判決,説我們盜取知識產權是不可能的。雖然我們有很多知識產權,但是這些知識產權不會武器化。我們的這些知識產權是通過勞動創造出來的,別人使用我們的知識產權,也要付給我們專利費。


關於華為手機銷量:


華為在國際手機市場的銷量確實下降了 40%,但在中國市場的增長速度很快。目前面臨的一些問題是政府間的談判問題,我們(華為)沒想過第三條道路,我們就是一根筋,慢慢往上爬,就像爬雪山一樣,滑倒了繼續向上,終究可以爬到山頂。


 
近期熱點文章


決戰5G:美國為什麼跑不贏中國?

5G即將商用!一個超越想象的奇妙世界,已經觸手可及

亞馬遜撤離中國內幕:香港人和台灣人太多

華為帝國全景

在華為,我活下來了

鵬博士變陣:八年煎熬後,長城寬帶放棄正面抗爭

科技雜談:keji_zatan
長按二維碼
關注科技雜談




2013年度最佳IT原創自媒體

2014年度最佳新媒體人

2014年度最受企業關注自媒體

2016年度T+自媒體睿見之星


| 新科技 | 睿思想 |

已入駐百度百家、騰訊新聞、搜狐新聞、今日頭條、網易閲讀

一點資訊、互聯網實驗室,北京時間等

犀牛財經自媒體聯盟(xinews)成員

WeMedia成員


轉載授權、商務合作,聯繫微信號:sophie0306



https://hk.wxwenku.com/d/2009815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