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最迷人的某種魅力,在這五人身上體現得淋漓盡致

虹膜2019-06-24 07:15:46

文 | 漠一


《西西里的美麗傳説》中的瑪蓮娜,是許多影迷青春期的啟蒙,如果要在華語電影中選一個這樣的角色,那肯定就是《陽光燦爛的日子》裏的米蘭了。


那時候才21歲的寧靜,身上充滿了一種野性而原始的美,她洗頭時脖子上細微的汗毛和水珠,大照片上肆意而明媚的笑,泳池邊充滿生氣和飽滿的身體,不僅是馬小軍眼中的風景,更是銀幕上的一種風景。


《陽光燦爛的日子》


在看着華語電影長大的一代影迷眼中,米蘭的意義幾乎就等於瑪蓮娜,她代表了九十年代,也代表了青春時候的悸動,是成長回憶中理想但又觸不可及的風雲人物。


曾經在上海戲劇學院求學的寧靜,也曾在《上海之戀》這樣的青春劇鼻祖中製造過「愛情初體驗」,跟這座城市也算有着不解之緣。2019年,寶格麗也第三次攜手上海國際電影節,並在6月18日下午共同呈現了以「風雲人物 光影內外」為主題的電影座談會。


寧靜作為嘉賓出席了座談會,與寶格麗大中華區董事總經理柯力亞、英國女演員裴淳華等人共聚一堂,聊了聊寶格麗與上海國際電影節聯袂推出的「寶格麗經典呈現:風雲人物」展映單元中的五部影片。



作為一個有着厚重歷史的國度,意大利電影中總是會探討不少風雲人物和風雲時代,此次「寶格麗經典呈現:風雲人物」中的五部作品,則以傳記的形式致敬了銀幕內外的五位風雲人物。


它們分別是聚焦意大利焦點政治人物朱利奧·安德烈奧蒂的《大牌明星》,重述羅馬帝國創造者羅慕路斯與雷穆斯兄弟神話故事的《第一個國王》,涵蓋意大利代表性的歌劇和繪畫藝術的《普契尼傳》《莫迪裏阿尼》,以及記述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的《特蕾莎修女》


這些分屬政治、藝術、歷史、慈善領域的焦點人物,各自以他們的方式,從不同面向上為我們詮釋了風雲人物的意義和內涵,同時也與風雲的時代發生着共鳴與互動。


《豹》


風雲人物與風華時代


風雲人物往往可以被看做一個時代的代表和縮影,所謂時勢造英雄,是時代造就了風雲人物,而風雲人物也可以造就一個全新的時代。


但風雲人物也並非一定是大人物,寧靜就認為風雲人物可大可小,他們既可以是古代的政治人物,也可以是我們身邊的普通人擁有的高光風雲時刻,至於自己心目中的風雲人物是什麼樣子,她舉例了中國歷史上的第一個女皇武則天作為代表,認為她以女性的身份成為了皇帝,是具有着不同高度和格局的風雲人物。


演員寧靜


裴淳華則認為風雲人物是激勵我們並激勵世界改變的人,並分享了自己新作居里夫人傳記片《放射性物質》(Radioactive)的相關信息,她在裏面飾演的居里夫人是最偉大的科學家之一,同樣也是人類歷史上不容忽視的風雲人物。


在《第一個國王》中飾演了羅馬帝國國王的阿萊西奧·拉皮斯則為我們講述了他十八歲時閲讀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經歷,這些書籍教會了他敞開心扉去了解更多關於人類的事情。從某種程度上來説,做到這一點的偉大作家也算風雲人物。


《第一個國王》


不管是裴淳華扮演的居里夫人,還是阿萊西奧·拉皮斯出演的羅馬國王,又或者是寧靜提到的武則天,他們都是具有一定影響力、勇敢面對挑戰甚至創造了歷史的人。


就像意大利駐上海總領事陳琪所提到的那樣,意大利也曾經和許多風雲人物產生過關聯,此次展映中的《普契尼傳》和《莫迪裏阿尼》中的普契尼和莫迪裏阿尼就都是意大利藝術史上的風雲人物,意大利熱情奔放的自由氣質、多元而不拘一格的創新激情,都一定程度上影響了他們的創作,這也是意大利與風雲人物在光影內外的奇妙緣分。


《莫迪裏阿尼》


誕生在意大利的寶格麗同樣也以自己的珠寶和許多電影史上的風雲人物發生着奇妙的互動,像柯力亞説到的那樣,伊麗莎白·泰勒曾經在《埃及豔后》中佩戴過寶格麗的蛇形珠寶,寶格麗華麗而不失優雅的設計與埃及豔后的絕世風采交相輝映,成就了銀幕上的經典一刻。


世紀影星英格麗·褒曼、奧黛麗·赫本同樣也都是寶格麗珠寶的忠實愛好者。電影一直是寶格麗的不解之緣,至今為止,寶格麗已經在超過40部電影中有過華麗亮相。珠寶的光影與電影的光影重疊在一起,同時也深化了意大利歷史上那種獨特的意式美學,讓身在其中的風雲人物有了更為璀璨的華彩。


 《埃及豔后》


風雲人物的獨立特行


風雲人物之所以被稱為風雲,並不僅僅是因為他們代表了一種風起雲湧的注目感,更因為這風雲中或許還有雷鳴電閃的複雜時刻,我們在被風雲人物優秀的一面吸引的同時,更會沉醉於他們獨特的一面。


就像這次展映的《大牌明星》中所講述的意大利政壇風雲人物、曾經擔任過七任總理的朱利奧·安德烈奧蒂,他身上就有人性非常複雜和頗具手腕的一面。

 

《大牌明星》


裴淳華在《消失的愛人》中飾演的也是這樣一個複雜的風雲人物,她設下的計謀騙過了所有人,裴淳華表示自己在飾演這個角色的時候很緊張,害怕自己錯過了小説中描寫過的關於人物的關鍵細節。她還表示在銀幕上飾演女性風雲人物是一件頗具挑戰性的事情,因為她們身上的這些複雜性,演員不得不冒着被不喜歡的風險,但表演一旦成功,最終還是會受到尊重。


阿萊西奧·拉皮斯同樣也分享了自己出演《第一個國王》時候的緊張體驗,這個來自於神話中的角色需要面對到底是遵循上帝的意志還是遵循自己兄弟的愛的艱難選擇,在表演上也很有挑戰性。


演員阿萊西奧·拉皮斯


風雲人物的這種立體而複雜的特性也並不僅僅只存在於電影的戲劇化中,真實的那些風雲人物同樣也堅持自我和獨立特行,就像寶格麗忠實的擁躉者、著名影星索菲亞·羅蘭對自己獨特的美的堅持。


即便當時的電影公司高層表示她的容貌不夠完美,需要整容,她也依舊堅持保持自己最原本的樣子,並對自己這種美充滿自信。


索菲亞·羅蘭佩戴寶格麗珠寶


身為意大利珠寶巨匠的寶格麗其實也可以被看作是珠寶界和時尚界中獨立特行的風雲人物,就像柯力亞為我們分享的那樣,二十世紀初的歐美珠寶界中法式風格最為盛行,首飾的題材和選料都有一定規矩。寶格麗則打破了這一傳統,掀起了「顏色革命」。


這種大膽打破常規的設計理念,不僅和風雲人物的精神內核相互交融,也是意大利人敢於突破自我的內在共性。


寶格麗大中華區董事總經理柯力亞


風雲人物與美好世界


風雲人物可以像武則天那樣改變歷史,也可以像羅馬皇帝那樣創造時代,同樣也可以是一生都在為一件事而奮鬥,比如這次展映中的《特蕾莎修女》,她是世界著名的天主教慈善工作者、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一生致力於消除貧困,這份慈善之心所作出的努力,無疑讓世界變得更加美好,也錨定了風雲人物神性的一面。



《特蕾莎修女》


一直致力於慈善工作的寧靜分享了自己關於慈善的看法,她表示自己做慈善,只是想做個力所能及的人。讓一小部分人覺得這個世界很美好的,是她做慈善的出發點。


裴淳華曾經在《私人戰爭》中飾演過著名的戰地記者瑪麗·科爾文,她也分享了自己為了更加接近角色,跟着反地雷慈善機構去到黎巴嫩的經歷,她認為去接近這些人的日常生活,體驗戰場區域的危險,直面自己的恐懼,才會明白這個世界上有很多人的生活是很艱難的,也會讓自己擁有更豐富的體驗,更加理解慈善的必要性。


演員裴淳華


和意大利始終脈搏共鳴的寶格麗也同樣為意大利做出過不少慈善方面的貢獻,柯力亞也表示,意大利為寶格麗貢獻過充沛的靈感,寶格麗也應該回饋和支持意大利。


所以,寶格麗也出資數百萬歐元修繕了曾在《羅馬假日》中作為經典場景的西班牙台階,更致力於推動意大利電影和中國電影的交流工作。和上海電影節走到第三年的合作,就是寶格麗始終堅持和意大利精神交融,同時也堅持和世界電影聲息相通的證明。


《羅馬假日》


在這個瞬息萬變的時代,寶格麗始終以一種謹慎的優雅與世界的變化保持着高度同步,也讓自己成為這種風雲時代中的一員,攜手上海電影節的寶格麗,也讓中國電影和意大利電影、中國的文化藝術和意大利的文化藝術有了更深入的交流。


就像意大利駐上海總領事陳琪所説的那樣,意大利和中國分別是世界上擁有最多世界文化遺產的國度,意大利的維羅納有《羅密歐與朱麗葉》的愛情聖典,中國的杭州也同樣有《梁山伯與祝英台》的動人傳奇,這些在光影中被反覆講述的故事所代表的「美好」,是屬於風雲人物和風雲時代的魅力,也是讓中國和意大利這兩個風雲國度精神互通的內核。


意大利駐上海總領事陳琪


在這次上海電影節「寶格麗經典呈現:風雲人物」單元中提到的這些風雲人物身上,你不僅能看到從過去到今日的多面意大利,更能感受到這些風雲人物與文化藝術、時代歷史的共振頻率。作為珠寶界巨匠的寶格麗也同樣如此,它和意大利共鳴、和時代共鳴,同樣也與電影和更多藝術共鳴,在持續推進意大利電影和中國電影的交流之中,它也始終與這種東方光影疊合出最特別的華彩,在未來的日子裏,寶格麗也將持續自己與電影的共融之行,讓這份光影的魅力被更多人感受到。


合作郵箱:[email protected]

微信:hongmomgs

今年最精彩的一部懸疑劇,來自日本

《行騙天下》這麼火也是有原因的

200億淨身出户的北野武是很有錢,但這不是重點

《詹姆斯·簡的畫謎》

奧斯卡最佳影片海報設計師、DC御用畫者

詹姆斯·簡畫集中文版國內首印

開啟陰暗詭譎的異世界

跟隨畫筆幻夢一場

長按掃描上方二維碼

進入虹膜微店七五折購買

https://hk.wxwenku.com/d/2009789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