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衣人」丟了魂

第十放映室2019-06-24 06:18:17


6月是好萊塢IP大片多災多難的一月。


前有叫板《復聯4》的《哥斯拉》,被啪啪打臉眼冒金星;後有X戰警絕唱《黑鳳凰》,給人留下最深印象的是一句順口溜“黑鳳凰黑化會揮發”。


《黑衣人:全球追緝》更是不遑多讓,喜提豆瓣5.8,直接進入不及格隊伍。



作為經典IP重啟之作,《全球追緝》自然是壓力更甚。


既沒有老熟臉收割情懷,也沒有大怪獸毀天滅地來得刺激。


對於沒經歷過《黑衣人》三部曲洗禮的觀眾,《全球追緝》尚能一看。二流特效三流劇本雖然很流水,但好歹有錘哥負責美色,有反轉負責驚喜。



但凡是看過老《黑衣人》的影迷,再看新版那就沒什麼滋味了。


就像你看完《射鵰英雄傳》,悵然若失間發現竟然有一本《神箭金雕——射鵰英雄前傳》,還掛着金庸大名,忙不迭蒐羅來看,卻是字裏行間全然沒有雄渾壯闊氣質。人名還是那些個人名,卻左看不順眼右看辣眼睛,大呼上了當。


《全球追緝》的思路是,全面回憶老版第一部的敍事脈絡,把威爾·史密斯的角色換成了女武神,把湯米·李·瓊斯的角色換成了錘哥。



與時俱進地讓女性角色衝上第一線,拯救世界的同時還能幫助男主角成長,這很好。


但過程可就有點無聊了。


相信無論對於老影迷還是新觀眾來説,女武神成為M探員的過程,都太過潦草無趣。



沒有能力展示,只知道她是個技術天才,因為小時候接觸過黑衣人,所以長大了也想成為他們一員,甚至為此不談戀愛不蹦迪。


聽着女武神就差父母雙亡的苦難人生自白,艾瑪·湯普森飾演的O探員終於鬆了口,同意她成為黑衣人。


只聽得女武神喃喃自語:長夜將至,我從今開始守望,至死方休......


串了串了,緊接着是女武神穿上西裝,挑選武器,還調侃了威爾·史密斯的小槍梗。



她有成為黑衣人的潛質嗎?起碼她是個天才,但沒人知道她是怎麼成為格鬥大師的。


再看威爾·史密斯的J探員,體力超羣、警察身份、洞察力驚人,於百十個外星怪物中獨取小女孩腦門,這是他成為優秀黑衣人的堅實基礎。



《全球追緝》幾乎沒有刻畫女武神的成長弧線,讓這個人物扁平到幾乎無趣的地步。


錘哥,除了又帥又酷,也找不到更多元更豐富的形容來填充角色,魅力值自然有限。


一場既不精彩又不刺激的大戰之後,終極BOSS被解決,絲毫沒有出人意料的地方。


電影更是少了《黑衣人》之所以成為經典的兩大元素——惡搞和邪典



錘哥和女武神沒有威爾·史密斯渾然天成的搞笑氣質,這不能強求;導演以拍動作片見長,也不能説人家沒有盡力。


總的來説,是索尼在決定電影走什麼風格路線上,出了差錯。



曾幾何時,《黑衣人》是好萊塢外星題材科幻片裏的絕對另類。


有人仰望星空,是為了追尋宇宙奧祕生命奇蹟,辛辛苦苦到最後得出結論——除了俺們地球人,還有更高級生命的存在。


▲《超時空接觸》


發人深省,這是嚴肅科幻片要做的事。


《黑衣人》就不一樣了,不僅開頭就告訴你有外星人,還把地球上的外星人塑造成了星際難民。


但這個事實只有一小部分地球人知道,為了維持地球秩序,黑衣人組織應運而生。



對美國人民來説,陰謀論是個相當喜聞樂見的事情,蜥蜴人陰謀論、登月騙局、羅斯威爾事件......



這個世界,有光明就有陰影,這個宇宙,有物質就有暗物質。


有人相信阿姆斯特朗是登月第一人,就有人相信在羅斯威爾墜毀的其實是外星飛船。


如此説來,《黑衣人》的成功其實也沒什麼神祕法門,不過是接地氣——把俚俗傳説轉化為銀幕故事


在美國UFO愛好者羣體中,流傳着黑衣人這一神祕傳説。



他們或獨行俠、或三人遊,無論炎夏凜冬都是一身黑色西服,哪有外星人出沒,哪裏就有他們的身影。


最著名的故事,是上世紀美國UFO達人阿爾伯特·K·班德博士,自稱被黑衣人警告停止一切關於外星人的調查,並因此受到了嚴重驚嚇,一手創建的國際飛碟社也關閉了,整個人也萎靡了。



有目擊者説,黑衣人行為舉止非常古怪、皮膚黏滑、有着貓一樣的瞳仁,像是偽裝成地球人的外星人;有人猜測黑衣人是美國中央情報局的特工人員。


甚至還有人拍下了黑衣人照片,當作他們存在的鐵證。



雖然事實到底如何無人知曉,但並不妨礙這一都市傳説散播開來,收割信徒。


有了人氣,自然就有商機,《黑衣人》漫畫率先推出,隨後電影一炮而紅。


雖然被賦予了保衞地球的使命,黑衣人也被塑造成了舍小家為大家的正面英雄形象,好在電影沒有陷入為他們歌功頌德的窠臼,而是在不斷抹除真實和虛構的邊界,直到讓你相信:


他們能消除普通人的記憶,他們會掩蓋事情真相,他們果然穿着統一制服,我的老師竟然是外星人!



既然是幻想電影,不放開膽子扯開步子,那還有什麼意思。


1977年紐約大停電是外星人搞的鬼,拍過《E.T.》的斯皮爾伯格、史泰龍、喬治·盧卡斯其實都是外星人,貓王沒死他只是回家了。


外星人都是奇形怪狀渾身粘液,大反派是披着人皮的巨型蟑螂,對於怪物的塑造繼承了七八十年代B級片的精華,怎麼噁心怎麼來。



威爾·史密斯和湯米·李·瓊斯經常冒出一些無厘頭風格對話,一本正經地胡説八道。



再看《全球追緝》,乾淨的簡直不像話,完全丟掉了《黑衣人》惡趣味的靈魂。


《黑衣人》的趣味,建立在對規則視而不見,甚至篡改規則之上


沒人解釋記憶消除棒的工作原理,沒人解釋為什麼星際蟑螂可以擠進人類的皮囊,沒人解釋為什麼K沒被蟑螂的胃液消化掉。


所有的一切規則原理,統統都要給喜劇效果讓路。



如此肆無忌憚拍了三部,招已用老,偏偏《全球追緝》還自我感覺良好,把老梗一個個回收再創造,不厭其煩地在記憶消除棒上做文章;



在高科技武器和交通工具上埋梗;



更可惜的,《黑衣人》都拍了四部,世界觀並沒有更多延展。


第一部中,外星蟑螂要搶奪一個星系作為武器,所有人都沒想到星系會是一個系在貓脖子上的彈珠。


而當片尾鏡頭不斷拉遠,銀河系的全貌漸漸展現,直到它變成外星生物手中的玻璃球。



對於很多人來説,這是相當震撼的視覺記憶,直接提高了對於《黑衣人》的好感度。


這就是《黑衣人》的世界觀,我們無法理解自身存在的星系之外是什麼樣的世界,就像無法窺探手中那顆玻璃球裏的星系,究竟是什麼樣子。


宇宙是否有盡頭?時間是否有長短?這些本該嚴肅討論個三天三夜的科學問題,成了一個大膽的玩笑。


老版《黑衣人》的成功,離不開威爾·史密斯的喜劇天賦,和湯米·李·瓊斯的化學反應,以及導演巴里·索南菲爾德賦予電影的黑色幽默氣質。



在嚴肅認真、善良和諧的科幻片大行其道時,《黑衣人》以反叛、解構、重組的先驅者姿態打破了科幻電影禁錮。


這種插科打諢不嚴肅的風格,也被之後的《銀河系漫遊指南》《銀河護衞隊》發揚光大。


《全球追緝》本可以不這麼狼狽,只要找個正經的喜劇導演,先保證不砸了“黑衣人”的招牌。


就像讓《雷神》系列重獲新生的塔伊加·維迪提,畢竟,觀眾好的不就是這一口。


一本正經打架裝酷的動作特效科幻大片?那可從來不是影迷記住《黑衣人》的原因。



- END -


 關於作者 

北極沒有猴

超英擁躉,暴躁影迷。



 互動話題 

談談你記住“黑衣人”的原因?


📪

 如何投稿 

微信後台發送“投稿”查看投稿要求


推薦閲讀

2001太空漫遊 | 湮滅

 銀翼殺手2049 | 銀翼殺手製作始末


讓大夥瞧瞧,喜歡《黑衣人》的影迷有多少!  

https://hk.wxwenku.com/d/200978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