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需要不太聽話的小孩

池曉題大作2019-06-22 16:26:05

對於中國小孩來説,被人説很乖、很聽話,似乎是一件很值得驕傲的事。


對於中國爸媽來説,一句“這孩子真乖”總能讓他們笑逐顏開。


在家庭教育領域,培養聽話的乖孩子,似乎是多數家長共同的追求。


但是,我可不希望自己的孩子總是以“乖”著稱。我希望他不太聽話。


太過聽話的小孩,習慣於把決定權交給別人,自己乖乖聽話執行任務就好。長此以往,便會形成逃避責任的思維習慣,不僅自己的舒適圈難以突破,也很難取得突破性的成就。


太過聽話的小孩,不敢為自己發聲,不敢爭取或維護自己的權利。不會合理地提出要求。小時候,《足球俱樂部》雜誌的信虫部落欄目,教會了我這一點。給國外的俱樂部寫信,想要誰的簽名就直接要,不要拐彎抹角地通篇溢美之詞,卻提都不提自己最真實的需求。


太過聽話的小孩,常常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麼。在別人的安排裏,會慢慢失去探索、求知、好奇的主動性。


太過聽話的小孩,不懂得拒絕。往往逆來順受。明明心裏有不滿,卻更願意為對方找理由。善於錯用“存在即合理”,卻不敢説不來維護自己。


太過聽話的小孩,容易把對自己價值的判斷建立在別人的反饋上,容易把自己的目標建立在別人的期許上。更難找到自己真正的天賦和使命。


太過聽話的小孩,容易失去自我的獨立價值,這往往會形成討好心理。


太過聽話的小孩,往往不太會玩。因為玩耍是一件最自我的事情。


我們要孩子聽話,很大程度上是希望孩子能夠讓人省心,不添亂,不搗蛋,讓他安靜不出聲,他就安靜不出聲,讓他去做作業,他就認真做作業。


讓人省心挺好的。但讓人省心,不止“聽話”這一種實現方式。有自己的主見,能夠自己安排時間,比起乖乖接受安排,更加讓人省心。


而有主見、會安排,這些“不太聽話”的能力都需要經過訓練。


同樣的,聽話也是要經過訓練的。


訓練聽話的方式是不斷的聽話。訓練“不太聽話”的方式就不斷的“不太聽話”。


兩種訓練會導致截然不同的兩種思維習慣。


不太聽話的小孩,並非固執己見,冥頑不化。


不太聽話的過程,就是在開化。


不太聽話的孩子們得到的訓練,是學會選擇,有所聽,有所不聽。在古老的真理、內心的聲音、使命的召喚面前,誠實、敬畏,謙卑地“聽話”。


不太聽話的孩子們得到的訓練,是學會為自己的選擇負責。跟自己較勁,去訓練自己的判斷力和行動力,在真實中得到成就感,在挫折中反思成長。


最終得到的,是一種能夠“不太聽話”的自信。


這種訓練落實在家庭教育裏,父母要做的事就兩件:提要求、多互動。


台灣的教育創新大展“雜學校”,和蘇校長聊過天后,才知道雜學校的前身,叫做“不太乖教育節”。這個名字甚合我意。


這個世界總是有分工的,讓聽話的孩子去墨守成規,讓不太聽話的孩子去改變世界。


世界需要不太聽話的小孩。


鑰匙玩校,和不太聽話的小孩一起玩耍。




鑰匙玩校

好玩的學校

和不太聽話的小孩

一起玩耍

招牌通識夏令營

重走人類創造之路

適合12-16歲青少年

點擊下圖瞭解詳情


學院制夏令營

在節日般的學習體驗中延伸童年

點擊下圖瞭解詳情




池曉題大作
troublecx



https://hk.wxwenku.com/d/2009724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