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扶貧,深度貧困地區的新機遇? | 社會科學報

社會科學報2019-06-21 20:36:45

 

點擊上方“社會科學報”關注我們



中國開始實施精準扶貧之後,一直在倡導教育扶貧。2016年,教育部《教育脱貧攻堅“十三五”規劃》明確提出要實現貧困地區“人人有學上、個個有技能、家家有希望、縣縣有幫扶”的目標。


2018年,教育部和國務院扶貧辦《深度貧困地區教育脱貧攻堅實施方案(2018—2020年)》,提出以“三區三州”為重點,以補齊教育短板為突破口,以解決瓶頸制約為方向,多渠道加大對“三區三州”教育精準扶貧的投入,切實打好深度貧困地區教育脱貧攻堅戰。發展職業教育有可能是實現這部分地區的民眾脱離貧困,實現質的發展的重要路徑。


原文 :《深度貧困地區如何教育扶貧?》

作者 | 華南理工大學  楊海燕

圖片 | 網絡


深度貧困地區的教育斷層


目前,深度貧困地區的教育扶貧重點仍然放在提高受教育水平上。各地拿到資源之後,錢最多花在建操場、宿舍、買硬件設施。在一些輟學率較高的深度貧困地區,甚至出現將錢花在提高學生的在校率上:即變相的“控輟保學”。



深度貧困地區的受教育情況與貧困之間的關係到底是不是教育不足?如果是教育程度低,那麼應該將他們的教育程度提高到什麼水平才有利於擺脱貧困?是不是所有的學生上了大學就能擺脱貧困?



教育程度高有利於擺脱貧困,是一種普遍性的規律。但當其嵌入到具體的社會環境當中,其解釋力或者對於解決問題並沒有這麼大的指導意義。


以深度貧困地區怒江州為例,在某種程度上並不是受教育程度低導致人們貧困,而是教育斷層。教育斷層與教育不足之間的區別在於:前者強調繼續升學的可選擇性少,大部分畢業生只能停止學業,過早進入勞動市場。導致了前期受教育的效用在就業環境中無法發揮,被浪費。



因此,深度貧困地區的教育扶貧應將中等和高等教育之間的斷層連接起來,將發展職業教育作為重要抓手,保學控輟的同時,將職業教育作為貧困地區學生繼續升學和未來就業的突破口。三個男生的案例更能説明教育斷層的現實內涵。


男生A,高中學歷,雲南怒江人。高中畢業便外出打工。畢業四五年期間,跑工地、做農民工。最後,吃不了那份苦,回怒江跟着親戚的建築隊跑工程,到處建房。



男生B,同樣是雲南怒江人。上學成績不好,家裏人將他送到保山中等職業院校,3+2,五年學技術。回家之後會蒸饅頭和糕點,也學到了一些汽修技術。後來,他選擇將測繪與畫圖作為自己的主修專業。這兩年,每個假期他們都會被送到東部發達地區實習,他去了廈門、珠海、無錫等各大城市。



男生C,江蘇揚州人。同樣是3+2,上職業學院。工作三年,現已成為車間主管,據説職位僅次於車間主任。


在像怒江這樣深度貧困地區,我接觸和認識的人當中,A這樣的最多;B這樣的這幾年開始出現;C類型的極少,筆者既沒聽過也沒見過。相反,在揚州C這樣類型的年輕人很常見。



深度貧困地區年輕人就業劣勢


是什麼原因造成深度貧困地區的年輕人不選擇職業教育,而偏向於選擇高中、普通大學呢?只要查兩個地方的職業院校數量,便能發現箇中緣由。怒江州教育部門的數據顯示:怒江州共辦有中等職業技術學校1所,職業高中2所。在2017年之前,整個州五十多萬人口只有一千多名職校學生。



而揚州市僅中等職業學校就有14所、在校生44525人,普通高中在校生數量為64196人,接受職業教育的學生佔高中教育學生比約為7/10。當然,職業院校數量匱乏只是部分原因,但是,有足夠的職業院校供給是前提條件



深度貧困地區職業教育資源匱乏,主要受到供需兩端的限制。從需求端來看,深度貧困地區大多自然條件惡劣,並不適宜發展工業、製造業等對技術人才需求高的產業。從供給端來看,經濟不發達,地方政府財政收入低。沒有足夠的資金投入去建設職業教育院校。



職業教育匱乏,造成當地學生繼續升學渠道單一。像中職、高職這樣的職業院校太少,學生的中間可選擇性不多,造成學生去向的兩極化,也可稱之為升學斷層:要麼上本科,要麼就業。這種升學斷層對當地年輕人就業是十分不利的。



一方面,這些高中畢業年輕人職業選擇面窄,絕大多數高中畢業年輕人從事的是低端和非技術性的服務行業。另一方面,很多年輕人在不同工作地點快速流動以及頻繁更換工種,難以形成穩定的職業發展路徑,不利於職業技能的提升和自身的發展。



這幾年教育市場化的浪潮已經席捲怒江,對於底層人們而言,要想擠佔成績上層的位置,越來越難。而在全國教育市場化的浪潮中,深度貧困地區又有幾人能衝出重圍,進入頂級高校行列?因此,發展職業教育有可能是實現這部分地區的人們脱離貧困,實現質的發展的重要路徑。


發展職業教育應注意四點


明確了將職業教育作為教育扶貧的重要發展方向之後,如何辦好、增強職校學生的獲得感成為關鍵內容。在深度貧困地區發展職業教育尤其要注意以下幾個方面。


首先,強化職業院校課程與市場需求之間的匹配性。未來的職業教育發展方向,應將深度貧困地區自身納入到外面世界的人才需求體系當中。着眼於外面的世界,而不是當地社會的發展。應將培養高級技工作為主要的培養目標。據相關數據顯示,我國技工缺口達上千萬人。



其次,相關部門強化監管、嚴格把關民辦職業院校的註冊資質以及課程質量。要防止某些社會機構只為利益辦學,讓學生花了多達幾萬元的學費,畢業之後即失業,本想借此脱貧,沒想到卻更窮。



再次,以高質量的訂單培養作為主要培養模式,強化與東部發達地區的合作。近些年來,深度貧困地區與對口幫扶的東部地區有勞務輸出的幫扶項目,但大多結果卻脱離實際。筆者認為應當改變勞務輸出的幫扶對象,將具有技術的職業院校學生作為主要勞務輸出對象。



最後,建立資金投入方面的持久化機制也很重要。應當由省級統籌職業教育資金,支持“三區三州”每個地級市(州、盟)建設好中等職業院校;否則一旦相關政策失效之後,深度貧困地區自我舉辦職業教育的財政資源可能又會枯竭,職業教育又回到供給匱乏的原狀。



當然,加強職業教育供給並不意味着提高貧困地區的受教育程度就不重要,只是説將發展職業教育作為重要抓手。畢竟二者是一體化的過程,前者解決的是“根基”問題,後者解決的是“出口”問題,兩方面都要抓,才能有助於教育脱貧功能的有效發揮。


文章原載於社會科學報第1661期第2版,未經允許禁止轉載,文中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本報立場。


拓展閲讀

打破貧困的代際傳遞,教育公平關乎全球減貧 | 社會科學報

混合型扶貧機制:民族貧困村脱貧的精準之道 | 社會科學報

石門坎:一個教育改變社會的樣本丨社會科學報


長按二維碼關注


社會科學報

做優質的思想產品


http://www.shekebao.com.cn/


https://hk.wxwenku.com/d/2009633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