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庸的憂慮

伯凡時間2019-06-21 05:55:18


英國醫學雜誌《柳葉刀》的調查顯示,目前每10箇中國人中就有一個患有精神障礙疾病,其中,僅焦慮症患者在全國就預計達到了5000萬以上。這些患者擔心的焦點往往不是吃不飽穿不暖,而是那庸庸碌碌、難以出人頭地的生活。人們懼怕平庸,每個人都在追趕着提升自己的收入和職級,以彰顯自己的優秀和卓越,從而避免被貼上平庸的標籤。

 

不甘平庸是我們自身本能的慾望,在王國維的《人間嗜好之研究》中指出,人不僅有“生活之慾”,還有“勢力之慾”。即人不僅要滿足最基本的吃喝拉撒睡等生存慾望,還希望自己在物質和地位上高於別人。

 

我們不能單純地看待這種慾望或好或壞,“勢力之慾”是一把雙刃劍,在它的驅使下,每一個人都為了更高的目標而變得更加積極向上;另一方面,這種觀念使得人被區分成了精英、傑出、平庸、低能等類別,不幸的是,長時間被認定為平庸或低能的人,往往會忘記自身的長處,極易在心理上自暴自棄。


      1      


當今社會對於平庸與否的判斷標準十分簡單,從一個人的學歷、職位、或收入便可以快速地判斷出他是精英還是庸人。如果一個人的職銜並非經理或總裁而只是一個小職員,便很容易聯想到他智力、語言表達、性格、工作能力都平平無奇。如果一個人在社會看重的標準上平庸,那麼他生活的方方面面也是如此。個人多層面多維度的價值似乎可以被一個片面的標準所定義。

 

這種“優者皆優,劣者皆劣”的觀念來源於平均主義的發明者之一弗朗西斯·高爾頓。他認為生活在平民區的那些人,能力和智力都是普普通通,而那些優秀的名人,例如維多利亞女王和艾薩克·牛頓,他們的各種能力都超過了大多數人。

 

身為數學家的他經過精確的統計和計算,以平均標準對人進行了分類,根據當時大多數人的財富及地位的標準作為“平凡人”的準線,從下延伸到最低等級的“低能者”,從上延伸到最高等級的“傑出者”,給人劃分出了14個等級。

 


根據平均值劃分的標準不僅契合了人們給別人貼標籤的衝動,也使得先前人類雜亂無章的數據變得有序起來,極大提高了管理和統計的便利性。以學校為例,通過成績的平均標準,可以快速地區分出好學生和壞學生。以高爾頓主義思維來看待學生,一個好學生必然是在智力上優於常人,品德和性格上也是積極向上的,而壞學生的標籤則是不愛學習、淘氣、愛走神、性格怪癖。通過成績的篩選機制,可以在小時候就把優秀的孩子篩選出來,把最好的資源投入在最好的苗子上,向着精英的方向培養,可以極大提高社會的選拔培育效率。

 

平均標準極大提升了判斷他人的便利性,因而迅速滲透到了整個社會和行為科學界,開始流行起來。從此,人們開始暗中拿捏着自己與社會定義的平均標準優越或低劣的程度,力圖超過每一道平均線。


      2      


“優者皆優,劣者皆劣”的分類方式似乎簡單明瞭,人們可以開始根據某一項標準對人的優秀與否進行判斷。而事實上,這種單層面的思考方式存在着巨大的漏洞,人的能力曲線並非符合高爾頓所描述的那樣高者恆高,低者皆低,而是呈現出參差不齊的鋸齒狀。

 


以上圖為例,對兩個人分別進行韋氏成人智力測試,將反應智力10個方面的分數標註在韋氏成人智力量表上,並將這10個方面的分數進行綜合計算,最終得到個體的總智商分數。

 

從圖表中可以看出,兩位測試者智商看似相同,但卻在詞彙、常識、記憶、符號搜索等方面都呈現毫無規律、隨機的鋸齒狀,並非高爾頓所描述的“優者皆優,劣者皆劣”的狀態。單純根據智力商數,根本無法判斷出測試者在哪個場景中智力比較出眾。我們不能根據智力商數而對一個人的記憶力作出判斷,同樣也不能因為一個人記憶力好就判斷出其智商高。

 

放置在實際場景中,如果一家企業所需要的是數字記憶最好的員工,但面試官只是要求面試者提供自己的IQ(智商)測試值來判斷的話,根本沒有辦法得到一個有用的參考。相反,如果正視智力的鋸齒性,才能在操作環節體現出實際價值。

 

 “不只人的智力具有鋸齒狀的特徵,幾乎我們所關心的所有人類特徵,包括天資、身材、性格、創造力等,都是呈鋸齒狀、參差不齊的。”哈佛大學教授託德·羅斯在《平均的終結》一書中指出:“不能用單層面的思考方式來理解複雜且呈‘鋸齒狀’的事物。鋸齒狀特徵據需滿足兩個條件:第一,它必須由多個層面組成;第二,這些層面彼此之間的相關性很弱。”



智力就是一個符合鋸齒狀的事物,它包含記憶力、空間想象力、表達能力、邏輯分析能力等多個層面;並且這些層面之間並沒有絕對的相關性,例如我們不能因為一個人記憶力好,就單純認為他的邏輯分析能力也同等優秀。

 

如果不能清晰意識到智力的鋸齒特徵而輕易地對一個人的智力下定義,將會是極為殘忍的,特別是對於孩子而言。在孩子的教育初期,更多的是考驗孩子的詞彙、記憶能力,而這些記憶力好或是學前預習過詞彙的孩子很可能會被迅速選拔出來,並貼上優秀的標籤;而另一些在詞彙和記憶比較薄弱,但邏輯能力、空間想象能力強的孩子,很可能在這時就被判定為智力平庸,以至於他們還沒有機會發揮出自己智力上的長處就被貼上了不聰明的標籤,在自信心的大樓還沒蓋起時,地基就被這些平均標準碾得粉碎。



      3      


平均標準在宏觀上看似提升了人材的選拔效率,但放在每一個個體身上卻都是災難。事實上,並不存在絕對的平庸,大多數人所謂的優秀只不過是在某個片面的社會標準下表現出色,倘若把他們放置在別的場景中,便不一定會表現出相同的優秀水準,反而一些平日看似平庸的人卻可以在這個場景中脱穎而出。


每個人的能力都呈現出多層面的鋸齒性,個人完全沒有必要因為一個狹隘的標準就判定自身優秀還是平庸。

 

事實上,很多視野廣闊、文化先進的公司已經改變了根據平均標準進行人材選拔的方式。這一改變源於谷歌的人力資源分析師做的一項調查,他們將與員工成功相關的300多個因素進行了統計和分析(包括標準化考試成績、學歷學位、畢業院校排名和平均成績等,也包含了項目經理曾要求過的很多特殊的因素),最終他們得出的結論是:根本找不到對谷歌大多數的工作崗位都起作用的單一變量,一個也沒有。

 

因此,如果應聘者已經離開學校三年,他們就很少過問平均成績,也不再要求應聘者提供考試分數。“我們也不再用原來的眼光來看待學校的人材選拔制度。”谷歌的人力資源分析師卡萊爾這樣看待員工能力的鋸齒性:“相比於成績,你必須專注於‘招聘包’裏的那些最重要的因素。”換句話説,谷歌對於員工的選拔是由該職位需求的“招聘包”所決定,而不是單純的學歷所決定的。如果公司想要將招聘工作做到最好,就需要對所有員工都保持敏鋭的眼光。

 

這種對待人材的視野充分體現出對每個個體的尊重,也使得谷歌能夠連續多年被評為僱員最滿意的公司,並得到了來自員工持續不斷創新與活力的回報。

 

人的能力呈現鋸齒性,各有其擅長之處,因而我們不能單單根據所謂的社會標準來定義自己的道路。大多數人在自己生活的圈子中持續聽到某某很優秀的時候,很容易就會以這個大家所推崇的狹隘標準作為優秀的準繩盲目前進,而忽視了自己喜歡什麼或是擅長什麼。 結果很可能是我們死氣沉沉地活着,庸庸碌碌地和別人一樣爬梯子,卻不知通往何方。高高在上的精英並非樣樣全能,無人問津的庸人也並非一無是處。在選擇前進的道路前,看清楚自身的長處與短板,才能夠從容發力。



可怕的是,尊崇這些狹隘標準的人如果一開始就不幸被貼上了平庸的標籤。那麼往往其自身更多的可能性還沒有機會施展出來,就會被社會所扼殺,甚至被自己所扼殺。

 

社會的標籤不可怕,自己給自己貼的標籤才可怕。沉浸在平均主義思維的我們可能很早就使我們自身接受了平庸,以致沒有動力再去實現自身更多的可能性。而與其面對平庸自怨自艾,倒不如理性正視自身能力的鋸齒性,避開自身的不足,找到能力鋸齒的高點來實現個人價值。



 推薦閲讀:

“遠方”只是另一種眼前的苟且

有一種奮鬥叫做不斷給自己添亂

我們身處於三個世界,你在哪一個?

走平常路,別去追求什麼卓越

文章已於修改
https://hk.wxwenku.com/d/2009514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