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段時間,中國有三個變化值得注意

長安街知事2019-06-21 01:01:09

剛剛過去的一個月,很熱鬧。


美方的關税大棒來回揮舞,看着有點上癮,顯得更起勁兒了。


中國立場沒有絲毫動搖,不僅在6月1日如期啟動對美國加徵關税的反制措施,還在多個領域開始對美進行鍼鋒相對的迴應。


這樣的局面看着眼花繚亂,仔細想想其實很清晰。


中國這邊,立場和做法沒有任何變化。


“對於貿易戰的立場,我們是一貫的、明確的。我們不想打,但也不怕打。如果美方一意孤行,繼續升級貿易摩擦,我們將奉陪到底。”


——摘自商務部6月13日例行發佈會


美國這邊呢?從這些政客的言行裏,還是看不到什麼誠意。


最典型的,就是用政治手段圍堵打擊中國高科技企業的正常商業活動,進而把這個當做中美談判“籌碼”。


恰如陶然筆記在上一篇文章裏説的——


沒誠意,來也白來,談也白談。


基本情況就是上面這些,清清楚楚。


不過,隨着G20大阪峯會的臨近,有些人又開始蹭熱點,製造所謂“領導人見面”的話題,因此簡單説幾句感想,供大家參考。


首先,中國正在展現“認真備戰”的決心和能力,反制措施逐漸常態化。


這段時間中國有三個變化值得注意。


一是對美國的批駁力度和密度前所未有。


政府和媒體輪流發聲,宣示立場的密集程度空前。


中方6月2日發佈《關於中美經貿磋商的中方立場》白皮書,把過去一年的談判進程清楚地梳理了一遍。


《人民日報》從5月14日開始到現在,僅“鐘聲”這個專欄,就接連刊出27篇涉美評論。


27篇文章談了兩方面內容:美國錯在哪裏,我們該幹什麼。


“新聞聯播”從5月13日到現在,每天對美火力全開,這也是史無前例。


美國有些人是個榆木腦袋,好好説話聽不進去。


可能也只有這樣的力度,才能真正讓他們意識到中國的反制決心。


二是在一些過去涉及不多的領域給出明確態度。


5月28日,國家發展改革委負責人就稀土問題答記者問,大家津津樂道的是下面這句:


你提出稀土是否會成為中國反制美方無端打壓的反制武器,我可以告訴你的是,如果有誰想利用我們出口稀土所製造的產品,反用於遏制打壓中國的發展,那麼我想贛南原中央蘇區人民、中國人民,都會不高興的。


這個回答的最大意義,並不是中國何時或者説如何用稀土來反制,而是中國開始正面回答這個問題。


這是個從零到一的變化。


三是對美方舉措針鋒相對的迴應,同時着手將對美反制措施常態化。


多個部委在這個月頻頻發聲。


5月31日,商務部宣佈,中國將建立“不可靠實體清單”制度。


6月3日,教育部對赴美留學人員發佈2019年1號留學預警,提醒廣大學生學者,出國留學前加強風險評估。


6月4日,文化和旅遊部發布中國遊客赴美旅遊安全提醒,提醒中國遊客充分評估赴美旅遊風險。


6月4日,外交部和中國駐美國使領館提醒赴美中國公民和在美中資機構提高安全意識,注意加強防範。


6月8日,國家發展改革委透露正牽頭組織研究建立國家技術安全管理清單制度,以更有效預防和化解國家安全風險。


美國有些人確實很傲慢,跟他説了極限施壓不管用,就是不聽,凡是可以不講理的地方就一定不講理。


中國是希望大家都講道理的,希望平等地坐下來談。但既然有人不聽勸,也只好用現實的得失來論證自己的道理。


現在看,中方對美方做法的應對是有長期的考慮,對美反制措施逐漸常態化。


所謂反制常態化,有兩層意思——


一方面,如同我們之前説的,中國對美國極限施壓的反應,就像一台精密儀器,觸發條件必然產生後果。


你有誠意,那麼磋商談判自然可以推進。你想施壓,那麼反制措施勢必迅速到來。


“朋友來了喝酒,豺狼來了開槍”。


反制常態化以後,一切應對都可預期,也更有章法。


另一方面,反制措施常態化,意味着成為日常工作的一部分。


不能因為美方的來回挑釁,就亂了我們自己的發展步調和節奏,就放棄了既有的發展方針。


換句話説,反制常態化形成後,一些事情按照日常工作流程處理就好了。


我們的重點工作還是認真發展自己,關鍵還是做好自己的事情。


其次,美方一些人表現得越來越像孤注一擲的賭徒,甚至還有人在試圖製造中美對抗的局面。


陶然筆記在以前的文章裏分析過,美國挑起中美貿易戰,主要有四方面利益訴求。


解決貿易逆差,轉移國內矛盾,對華國家競爭,選舉政治考量。


“解決貿易逆差”是表面説辭,“轉移國內矛盾”是深層原因,對美方政策影響較大的,集中在”選舉政治考量”和“對華國家競爭“的訴求中。


“選舉政治考量”,不必多説。畢竟美國的內政是美國人自己的事情,跟我們有啥關係?


只不過,現在有人在國內政治進程中偏要把中國拉進去,把這場無中生有的摩擦包裝成美國人偉大的勝利,反覆強調中國付出了多大代價云云,在國內政治上加點分。


這樣的把戲,恐怕美國老百姓自己都不信,去年中期選舉共和黨丟掉眾議院就是明證。


類似“美國對額外中國輸美商品加徵的關税將立即生效”的威脅,無非就是一場政治豪賭,賭的就是中國在極限施壓面前會低頭。


中國會低頭嗎?


連想,都不要想。


所謂“對華國家競爭”,簡單講就是通過推動中美對抗局面的形成,打亂中國發展節奏,從而遏制中國發展。


貿易戰,就是個抓手。


這是不是美國國內的共識,姑且不論,但過去這個月美方一些人做的一些事,已經表現出這種跡象。


美國對中國高科技企業都幹了什麼,大家都看得很清楚。


美國國內仍有一部分人,習慣於使用“非此即彼”而不是“求同存異”的思維模式來看待中國的發展。


我們覺得,通過發展可以做出“增量”,實現各方的合作共贏。


他們認為,我們的發展做不出“增量”,會觸碰他們的“存量”。


這樣一種矛盾,在相當時間相當範圍內還將存在。


這種矛盾決定了中美之間這種溝通摩擦,存在長期、艱鉅、複雜的特點。


如果讓這些人裹挾了美國民眾的意志,那麼即便沒有貿易戰,也會有其他什麼戰。


只有現實才會讓這些人清醒,只有極限施壓的現實成本遠超他們臆想的收益,這個道理才能講得通。


持久戰的意義,正在於此。


現在大家很關心,馬上在日本大阪舉行的G20會議,中美元首會不會見面?中美經貿磋商會不會再次出現轉機?


事情其實並不複雜。


貿易戰是美方挑起來的,考慮到兩國的實力,美攻中守的態勢,現在也沒有變化。


磋商能不能有轉機,球完全在美方這邊。


美方如果能夠回到中美元首阿根廷共識的起點,在平等互利相互尊重的基礎上,切實解決中方提出的核心關切問題,那麼轉圜的概率自然會很大。


美方如果有些人仍然惦記極限施壓那套把戲,在對外表態中繼續當前這種不穩定不成熟的狀態,那麼恐怕也只能是一句話:


見也白見,談也白談。


最後,一年多來的實踐告訴我們,對美方的施壓,中國既扛得住,也耗得起。


美方發起貿易戰,不能説沒有徵兆,但對國內大多數人來説很突然。


突然有人跑出來打你一下,正常的反應就是有點懵。


去年那個時候,國內就有不少“聰明伶俐”的人嚷嚷,説美國實力太強,得投降,或者變着法兒嚷嚷説要投降。


當時大家有點不知所措,印象裏這樣的觀點好像還矇住了一些人。


結果一年多來,事實最終讓大家漸漸明白,美方的“幾板斧”究竟是個什麼斤兩。


大家對美國有了新的認識,對自己也有了新的認識。


既扛得住,也耗得起,這是到目前為止,我們應對中美貿易戰的一個基本判斷,這是個比較客觀的判斷。


甚至美國媒體,都沒有否認這一點。


“特朗普揚言把進口關税提到讓人疼痛的程度,然而通過與中國官員、學者、企業家和風險投資家為期10天的交流,筆者見到的是一個正改寫其與美國關係,並準備安然度過貿易戰的國家。——彭博社《中國之行,我看到一個為曠日持久的貿易戰做好準備的國家》”


面對美方施壓,有理有利有節地鬥爭到底,是比投降更理性的選擇。


道理很簡單。


現在美方對2500億美元商品加徵關税,影響有限,為什麼要吃他那一套?


如果美方對全部自華輸美商品加徵關税,那就是徹底撕破臉的局面,更要鬥爭到底!


更何況,一年多來的事實表明,中國經濟的耐受力,正隨着時間的不斷伸展逐漸呈現出來。


時間越長,美國極限施壓的現實成本將會越來越大,直到徹底超過他們臆想的收益。


其實,現在大家最關心的事情,恐怕還是這場貿易戰對普通老百姓的影響究竟有多大。


要説沒影響,別説您了,連我自己都不信。


但要説到影響多大,我覺得是個動態變化的過程。


有個重要因素將在這個過程中發揮關鍵作用。


這個重要因素,就是你我如何面對這場貿易戰。


前兩天翻書,看到歷史上的一段記載。


1950年11月12日,中共北京市委在給中央和華北局的一份關於抗美援朝運動開展情況的報告中,十分正式地提出若干意見。


這份報告得到中央批准。報告中提到:


不應強調動員羣眾參軍,尤其不應勉強羣眾參軍。


羣眾抗美援朝的具體行動,應該是多種多樣的,應該以多數羣眾可能辦到的事情來號召,例如,給前線志願軍部隊寫慰問信、寄慰問袋,慰勞軍屬並幫助他們解決困難,分擔志願軍部隊原來的工作。


號召工人高度發揚工人階級的積極性,努力生產節約;號召學生繼續抗美宣傳,努力學習,掌握知識、技術,準備為祖國服務;號召機關工作人員提高工作效率,做好工作;號召工商界積極貫徹政府政策,反對投機操縱、囤積居奇,在經濟戰線上開展抗美援朝運動。


這幾句話看着平平淡淡,但是細想想實在令人動容。


新中國成立時,GDP按可比價格計算大概是466億元人民幣,1950年頂了天也就是500多億元人民幣。而當時美國的GDP大概是2900億美元左右。


就在那樣極端懸殊的實力對比下,面對對手的戰爭威脅,我們的決定,是不要勉強羣眾參軍,是要鼓勵大家做好本職工作。


做好自己的事情,守住自己的崗位,就是對國家最大的支持。


後來的結果,大家都知道了。


回頭來看看現在。


世界銀行數據顯示,2018年美國的GDP是20.5萬億美元,中國是13.6萬億美元。中美間GDP對比,已經縮小到大概2:3的水平。


這個數據跟當年比,簡直是翻天覆地的變化。


有利的條件,比當年多的不是一星半點兒。


回到剛才説的關鍵因素。


陶然筆記看來,貿易戰的影響是肯定有的,如果有人否認這一點,那多半是高級黑。


但是,這種影響能到多大程度,確實是取決於具體怎麼去面對。


盲目自信,自我吹噓,或者自怨自艾,一味恐懼,帶來的結果都不會好。


對普通人來説,沉住氣,把自己手邊的事情做好,結果就不會太差。


中國的實力、決心和行動就在這裏。


無論他們要打多久,我們一定奉陪到底!


來源:陶然筆記

原標題:威脅越升級 反制越堅決

https://hk.wxwenku.com/d/2009468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