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的教訓能否攔住高空墜物?

央視新聞2019-06-20 22:51:15

13日上午,深圳一小區五歲男童莊某航與母親一起前往幼兒園的路上,被一扇從高空墜落的玻璃窗砸傷頭部,緊急送醫。16日,男童因搶救無效死亡。

16日,事發小區物業公司表示,正在對小區開展逐户檢查,重點排查住户的窗户、陽台等易發生高空墜物的安全隱患,已排查1300餘户。

醫院:受傷男童因急性重型顱腦損傷等原因不治身亡

16日凌晨5時12分,深圳被高空墜窗砸傷男孩莊某航經搶救無效不幸離世。

深圳市兒童醫院發佈通報,介紹男童搶救經過。院方表示,男童術後一直處於深昏迷狀態,最終因急性重型顱腦損傷等原因傷重不治身亡。

涉事小區物業公司:排查小區安全隱患

涉事小區御景華城管理處(深圳市上城物業管理有限公司)通過官方微信發佈迴應,稱已與業主、租户共同墊付了受傷男童的全部醫療救治費用,截至6月16日8:25,共計墊付各項醫療救治費用8萬5千餘元。

另據該公司介紹,事件發生後,涉事小區已組織人員對小區開展逐户檢查,重點排查住户的窗户、陽台等易發生高空墜物的安全隱患。截止16日下午,已排查1300餘户,預計一週之內完成全面排查。

該物業公司表示,將協助相關部門做好後續處置工作,並且配合公安機關調查。待相關部門進行責任認定後,將依法依規承擔相應責任。

央視微議


治不了高空墜物 何談“城市文明”?

深圳五歲男童被高空墜落的一扇玻璃窗砸中,不幸離開人世,類似的新聞近些年已經多次發生,只不過每一次悲劇發生的城市不同、墜落物品不同、受害者身份不同而已。但結局卻極其相似:一瞬間過後,受害者及其家屬墜入無盡的痛苦之中。這些年,關於高空墜物的討論和建議何其多也,但總也無法制止“城市上空的痛”。現代都市文明,難道真的對此束手無策嗎?我們還要等多久,才能避免下一次悲劇不落在自己或家人的頭上?

△墜窗事故現場

高空墜物,無外乎“故意為之”和“意外掉落”兩種情形。但無論樓上的“肇事者”主觀上是否存在故意,生命卻無法分辨情形,也避免不了悲劇性的後果。這一次玻璃窗掉落,具體原因尚有待權威結論,但無論最終由誰來承擔責任,一句“對不起”或“我真的是不小心”,換不回男童的生命,也永遠無法讓孩子的父母走出後半生的無盡悲傷。

人們常説,治理高空墜物,難,很難。從一個側面而言,的確存在諸多難點。例如,找到肇事者及責任人,本身就很難。極端情況下,除了能夠證明自己無責任的居民樓住户除外,其他住户則有可能受到法律的“連坐”。這樣的情況,法律已有先例。又例如,有高空拋物陋習的人不在少數,小到紙片、煙頭、衞生巾,大到鐵錘、水泥塊、花盆,各種各樣的情形隔三差五就會出現,要治理確實不容易。

關涉生命的事情,從來就無小事。假若治理不了高空墜物,每日在城市行走還得提心吊膽、自求多福,何談“城市文明”?

發生墜窗處,該房位於20層,窗户整塊掉落。

要治理高空墜物,首先要織密法律保護網。如前所述,高空墜物分為故意為之和無意為之,也涉及民事和刑事兩方面的情形。從民事的角度來看,根據我國《侵權責任法》規定,“高空拋物致人損害的,無論拋物人是故意或過失,都要承擔民事侵權責任。”近年來有法律工作者提議,無論情節嚴重與否,將“高空拋物”一概列入刑事犯罪的範疇,事實上就是要通過立法手段震懾高空拋物行為,提示高樓居民住户肩頭的法律責任。在這一點上,確有進一步研討的必要。因為從危害程度上來講,高空拋物的嚴重後果不亞於“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過失致人傷害罪”、“過失致人死亡罪”甚至“故意傷害罪”。

第二,要治理高空拋物,不能等到身殘或致死等嚴重後果發生後,再出重拳加以追究。糾正陋習,就要抓小抓早。哪怕是一張紙、一個煙頭,抓住了也不能簡單批評教育了事,要讓肇事者感到法律的威嚴,也讓更多“後來者”望而卻步。在這方面,許多地區都有成功的做法可以借鑑。例如,中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對於高空墜物採取零容忍的態度,對肇事者可處罰款1萬元港幣及監禁六個月。此外,香港房屋署還成立了偵查高空拋物行為的特別任務隊,通過攝像機、望遠鏡、夜視望遠鏡等不分晝夜地蒐集證據,打擊高空拋物行為,取得了良好的效果。

第三,除了法律手段之外,技術手段也不可或缺。某些情況下,高空墜物並非居民故意而為,有時只是意外,但同樣是城市上空的隱憂。有鑑於此,一些國家出台規定,高層建築物的窗户只能向內開。在國外一些城市,有的地方臨街的窗縫連胳膊都伸不出去,極大地減少了高空拋物的可能;有的地方則規定,建築物的一層到二層之間,要加裝防護網,避免物品無意中墜落,傷及路人。這些手段都值得我們研究並加以借鑑。

現如今,伴隨着中國城鎮化水平越來越高,都市裏鱗次櫛比的高樓也成為了一道靚麗的風景線。杜絕高空墜物的現象,確保城市居民的安全,是都市文明的底線和生命線。對於高空墜物,我們不能止步於一起又一起悲劇後的唏噓和慨歎,也不能僅僅止於祈願自己不要成為下一個無辜受害者。唯有采取更嚴厲的手段和更有效的辦法,才能讓“懸在城市頭頂的痛”徹底從我們身邊消失。

更多新聞

  • 致敬!“時代楷模”張富清

  • 大客車與貨車相撞,客車司機最後的這個舉動救了一車人


監製/唐怡  主編/王興棟

評論撰稿/王健 編輯/孫毛寧

©央視新




願悲劇不再上演!


文章已於修改
https://hk.wxwenku.com/d/2009446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