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作源於內心的反叛:池莉攜《大樹小蟲》回到母校

江蘇文藝出版社2019-06-20 09:57:24



6月11日傍晚,著名作家池莉帶着自己歷時十年的心血之作《大樹小蟲》來到自己的母校武漢大學,舉辦了“大時空的小表情:池莉新書《大樹小蟲》創享會”。


繼北京首發式後,本次活動是“大樹小蟲”主題系列活動的第二站,邀請了著名評論家、中國出版集團副總裁潘凱雄和著名評論家、武漢大學文學院教授樊星作為對談嘉賓,江蘇鳳凰文藝出版社總編輯汪修榮,著名出版人黃小初等出席了活動。


作為“武漢大學傑出校友”的池莉與武漢大學師生及慕名而來的熱心讀者分享了新作的創作歷程,也和嘉賓們圍繞貫穿全書的“大時空和小表情”進行了生動有趣的探討,不斷引發現場讀者的喝彩與共鳴。

 

大時空下的小表情


這次對談的主題是“大時空的小表情”,其實也是源於《大樹小蟲》當中的一個獨特的寫法,《大樹小蟲》裏面每個人物在他的人生不同階段都會有相應人生表情的關鍵詞,也折射出了人物性格及命運的微妙變化,所以用“人生表情”來指代不同時期的心境。這很像是今天我們經常使用的聊天表情包,但是池莉寫這部小説在十年前就已經開始構思。



池莉表示,她努力創造一個非常簡明快速能夠抓住讀者的閲讀方式,把所有的虛字能夠甩掉的都甩掉,能夠通過閲讀人生表情的關鍵詞,就可以讓讀者有視覺感,把閲讀感和視覺感能夠直接地溝通起來,所以《大樹小蟲》中的主角都有他們的人生表情,希望以最短的距離縮短閲讀和視覺之間呈現的形象。



著名評論家、中國出版集團副總裁潘凱雄表示,用人生表情來貫穿人物的寫作結構是這部小説非常鮮明的特點,也是這個小説對當代文學的重大貢獻。這種結構在他所閲讀的長篇小説裏是獨一無二的。


關鍵人物的人生表情實際上濃縮了這一個世紀的時代風雲、社會變遷,以及各色人物在這個社會中的生存處境和他們的人生髮展軌跡,所以這是一個非常巧妙的、非常有效的、非常有藝術感染力的和藝術概括力這麼一個結構方式。

 

書名源自愛因斯坦相對論


《大樹小蟲》今年5月由江蘇鳳凰文藝出版社出版,故事的現實背景設定於2015年的武漢,男女主人公分別是“80後”和“85後”,通過俞家和鍾家兩個家族的聯姻,引出三代人近百年的跌宕命運與現世糾葛。



江蘇鳳凰文藝出版社總編輯汪修榮透露,早在十年前出版社便頻繁向池莉約稿,出版團隊前後到武漢不下10趟,取得出版權後出版社史無前例地給該書配備了10個編輯後援團。小説完成後,出版社先印了50本試讀本,寄給國內著的出版人、評論家,提出修改意見,數易其稿,隨後才公開出版。


《大樹小蟲》首頁印着愛因斯坦的一句話,“一隻盲目的甲蟲在彎曲的樹枝表面爬動,它沒有注意到自己爬過的軌跡其實是彎曲的,而我很幸運地注意到了”。這句話自出版以來,引起很多讀者的好奇。創享會上,池莉説出了背後的祕密。愛因斯坦當年用這句話來向小兒子解釋廣義相對論,也正是書名的由來。


上學時嚴重偏科,連簡單的加減乘除都算錯的池莉,10年前突然對量子物理、相對論發生興趣,特別買了量子物理學,讀出了其間的人文複雜性。



“《大樹小蟲》人物關係非常複雜,其微妙關係就像量子力學一樣,種種微妙處不能説出來,一旦説出來,很多關係就坍塌了,一如量子糾纏一樣。對我來説,生活就是一顆大樹,人類是小蟲,奮力地生活,奮力地爬行。”


武大文學院教授樊星評價,《大樹小蟲》有三個關鍵詞:命運、新武漢、青年。三代人在時代洪流中,個體命運不可預知,更宿命的是,一代人還在重複上一代人的命運。


漢語寫作的革新與重塑


對於為什麼選擇運用的一種非常有突破的、另類的、不同於傳統方式的結構和語言來寫這40萬字的新長篇,池莉在現場也首次解釋了背後的原因。



“我在寫這部長篇我突然察覺到自己的一種反叛心理,誰説漢語有一定之規,老師教給我們的語法誰説就是對的?語言就是我們自己發明的,我們自己用它來表達我們自己的情感關係,憑什麼我一定要用這些虛字?憑什麼我這句話一定要平鋪直敍?我就是不,我就是要亂,我就是要重新訴説,我就是要把這種非常複雜的量子關係試圖表達出來。所以我覺得這本書太厚了,這是我最傻的一件事情,當代沒有誰寫這麼厚的書,但是我還是希望大家有時間可以翻一翻、讀一讀,可能有點意思,就像我十年前突然對量子力學感興趣有意思一樣,當你反叛的時候,我覺得內心有某種反叛力量在衝擊你的時候,我覺得最適合讀我這本書。”




好作家要擺脱技巧的束縛


讀者互動環節中,詩人讀者琳子盛讚池莉的小説,寫出了武漢女姓的“辣、爽和真正的乾淨,是湖北文壇的幸福”。她好奇作家是否全憑天分,能否通過讀作家班、培訓班,提升個人寫作才華。此外,池莉女兒曾給媽媽畫過一幅畫,稱她為“萬能女性”,她想請教池莉,這個時代的女性,如何在生活重壓之下保持人生的活力?


池莉認為,寫作需要外在的養分,但作家不是靠培養的,作家班能夠給予的都是技巧,但好作家一定要擺脱技巧的束縛。“作家班完全可以不上,因為寫作這門藝術沒法教,內心有文學種子,多看多讀多琢磨就夠了。”

至於女性如何與時代同行,池莉的應對之法是儘量忽略時代,“撕掉一切標籤,認真對待自己和寫作。”



也有大學生讀者問池莉,如何在小説中獲得力量,確立人生目標。池莉建議讀者儘量早點發現自己的天分,喜歡一樣東西就會分泌多巴胺,自然有動力前行。但她不想在小説中為任何人樹立人生目標,“如果覺得迷茫,可以閲讀,從閲讀中,從他人的人生際遇中獲得參考、領悟。”

 

 


文藝君薦書

點擊下圖即可購買



《大樹小蟲》


池莉 著

江蘇鳳凰文藝出版社



  或許你會喜歡


紫砂大師蔣蓉:由歲月壘成一個審美王國

《月亮與六便士》原型保羅·高更的瘋狂與偉大

六一書單 | 快樂閲讀,又美又好

上海人的餐桌殘存着中國人最後的腔調

孫多慈與徐悲鴻 | 一場愛情抵不過現實的“慈悲之戀”



組稿 | 劉暢

圖 | 江蘇鳳凰文藝出版社

美編 | 呂新月







點擊閲讀原文進入文藝小店
https://hk.wxwenku.com/d/2009333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