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國債史

債券圈2019-06-20 09:48:10

來源:盧克文工作室(lukewen1982)

作者:盧克文


壹  美好時代


小布什記得很清楚,他跟切尼第一次見面,是在1987年6月17日午後,共和黨初選之前的那個夏天。


小布什從來不是家裏最優秀的孩子,里根去見老布什全家時,十分看好他弟弟傑布,並説小布什“簡直是家裏的小丑”,不像是將來會在政壇攀上高位的候選人,在40歲前,布什酗酒如命,參加接待英女王伊麗莎白二世的國宴時,他會撩起褲腿給女王看他的牛仔靴,他富有逗逼精神,自嘲自己是家裏的害羣之馬,還問女王:


“你們家裏也有(像我這樣的)敗家子嗎?”


成為總統前,他只坐過德州一任州長,對內政還有些熟悉,對外交簡直一竅不通,他跟父親的老團隊保持着一定的距離,但堅定地要求切尼來幫他主政。


1987年的那個夏天,他跟切尼一見如故。



切尼大他五歲,身上有一種穩健的長者風範,從37歲開始,切尼心臟病第一次發作,之後歷經5次,每次都差點掛掉,任職副總統後,有一次和朋友到美國西部釣魚,在船上他打起了瞌睡,朋友丹尼斯害怕他心臟病發死掉了,過去探他呼吸,他驚醒過來説:死掉就死掉了,該來的遲早要來,能死在這裏也是極好的。


切尼知道自己隨時會被死神領走,他十分惜命,從小受家庭影響,對釣魚這件事流露出狂熱的情感,家裏到處是關於釣魚的書籍,一有空就跑去一個人垂釣,並很少帶上同伴,這個獨處的安靜愛好也深深影響到了他的性格,他看待事物時異常冷峻,經常保持沉默,但他開口時,所有人都會停下聲音,默默地看着他説話。


布什一家跟耶魯大學淵源深厚,切尼也在耶魯念過一陣書,但他提早退學,沒有完成學業,儘管後來擔任5屆國會議員,老布什時代的國防部長,並深受拉姆斯菲爾德的教誨,他仍説自己從來沒有真正在精英教育中呆過多久,因此處事不拘一格,不按精英們的常理方式出牌。


獨立特行,想做就做。


出於布什一家對切尼的欣賞,就職總統後,切尼被任命為副總統,布什全家住在白宮,切尼則把家安在華盛頓郊外的別墅,他的辦公室在白宮西廂,橢圓形辦公室的轉角處(24年前他曾擔任白宮幕僚長,辦公室就在這裏),這裏離總統非常近,隨時方便兩人見面討論問題。


小布什就是個逗逼,助手們開會時他會突然打開門進去嚇大家一跳,然後若無其事離開,一分鐘後他會又突然闖進去再嚇會議室的人一跳,併為此開心極了。但他在公務上比克林頓還是要偏嚴肅一些,克林頓時期大家都穿着休閒裝上班,工作起來像大學聚會,小布什則要求必須穿西裝,打領帶,並要求所有人務必守時,第一次內閣會議時鮑威爾遲到了,還被他關在門外幾分鐘。


正是在布什和切尼八年的白宮歲月裏,美國政府的財務狀況,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小布什他爹老布什在任第二年,即1989年,紐約的地產開發商賽梅爾發明了國債鍾,1995年賽梅爾就去世了,國債鐘的維護任務落在他兒子道格拉斯手裏,2009年道格拉斯堂兄弟喬那森認領了這個鐘的維護工作,一直到今天。




這個鍾位於紐約市曼哈頓區第六大道,身在紐約的朋友可以去現場看看。


老布什接手政府的1988年,美國外債總額是2.6萬億美元,當年國債利息2408億美元,平均每個美國人負債不到1萬美元,數據看起來十分安全。


68歲的老布什只做了四年總統,就被46歲年輕英俊懂經濟的克林頓給擼了下來,由於老布什發動了海灣戰爭打薩達姆,政府支出有點膨脹,克林頓接手時,當年的美國國債總額為4萬億美元,當年國債利息2923億美元。


每名美國人負外債1萬美元多一點,區區小錢,土豪國民眾對這個數據無動於衷。


克林頓是里根之後,經濟上最出色的總統。如果不是因為在任上搞了萊温斯基壞了名聲,他可能比里根還要出色。



他在任時成功解決了美國政府的國債問題,當時可能覺得這事也沒什麼大不了的,過完20年現在回首看看,才明白克林頓的牛逼程度。


克林頓在任兩屆,第一屆屆滿時國債總額是5.22萬億美元,年國債利息是3439億美元,第二屆結束時國債總額是5.67萬億美元,年國債利息是3619億美元,如果説第一屆的的5.22萬億比老布什離任時增長了1.22萬億屬於每屆總統的正常增長,那麼,第二任結束時的數據就牛逼了,4年時間,美國國債僅僅增長了0.45萬億美元,放在今天,只夠川普糟蹋兩個月的。


克林頓手氣不錯,他接手美國時蘇聯剛倒,東歐劇變,手裏頭包袱少了,剛好碰上互聯網浪潮,能放任削減福利,創造新的工作機會,當時美國國運之美好,可能未來再也不會出現這麼好的環境了,這時候換誰當總統國家都會穩步前進,剛好克林頓又不作,他不好戰,專注經濟發展,促進投資增長,消減國防預算和聯邦政府開支,僅上任五年,1997年時經濟增長率就搞到3.9%,失業率從1992年剛接手時的7.3%下降到4.7%,通貨膨脹從2.9%降至1.7%,1997年財政赤字僅有220億美元,


克林頓這條實用型的“美國特色資本主義道路”,在他執政最後三年一年比一年牛逼,1998年美國政府不僅沒有赤字,還賺了692億美元,上一次發現這種事還是1957年,都是41年前的事了,活着兩次見到這個現象的美國人不多了,1999年美國政府盈餘1240億美元,2000年美國政府居然盈餘2370億美元。1999年美國經濟增長率更飆到不可思議的4.69%。


別人搞政府都在虧錢,他搞政府居然在賺錢,還一年比一年賺得猛,簡直是神經刀一樣的表現。


如果再讓克林頓政府這樣賺下去,以他那麼猛的持續盈利數據,最後離職時的5.67萬億美元國債,不超過十年可能就會全部還清。議員們都跑去質問格林斯潘,説我們每年賺這麼多錢,怎樣才能把錢花出去?


一定要好好質問一下,因為你們這輩子,都不會有這種質問的機會了。



克林頓離職這一年,美國國債總額是5.67萬億美元,當年國債利息是3619億美元。



貳  小布什


美國國債的轉折點,在小布什上任以後。


2001年1月20日,那天下着陰冷的小雨,小布什和切尼坐在國會山的豪華轎車裏,等待克林頓完成新任總統的交接儀式。


克林頓按慣例出來迎接他們,歡迎8年前競爭對手的兒子來繼承他的王位,小布什揚眉吐氣,跟克林頓喝了杯咖啡,雙方寒暄了幾句,就去參加就職典禮。


送走小布什後,克林頓最後一個上午的工作,就是趕在中午前不停地簽署特赦文件,副總統戈爾陪同切尼前去演講地點,他在車上對切尼説:


“你猜猜在中午前,他還能簽署多少文件?”


戈爾語氣裏略帶嘲諷,他跟克林頓在一起工作八年,雙方已經有了嫌隙,美國總統跟副總統之間最後都會因為政見問題在離任時鬧得不愉快,克林頓跟戈爾是這樣,八年後,現在形影不離的小布什跟切尼,也會這樣。


我在《美日貿易戰往事裏》提到過,里根總統是美國人民最喜歡的人,小布什全家跟他關係深厚,儘管曾被裏根點評“是家裏的小丑”,也無法阻止小布什對他的崇拜,在競選期間,小布什的核心訴求,就是學習里根的經濟政策:減税。


小布什認為,未來十年內,聯邦政府的税收收入將達到5.6萬億美元(剛好是克林頓離任時欠的國債總額),這個數字遠大於財政支出,大部分收入將被用作社會保障和醫療儲備金,但小布什覺得,為了保證經濟增長,應把税收裏不足三之分一的1.6萬億美元返還給納税人。



以當時美國政府的收益情況來看,減税確實會增加財政赤字,但克林頓留下的收益那麼猛,應該不會嚴重到哪裏去,返還税收也能讓企業受益,國債欠着就欠着,克林頓執政最後一年互聯網泡沫也來了,國家經濟開始衰退,減税確實可以刺激經濟發展(2003年的減税讓美國經濟增長率達到了2.9%,2004年GDP增長到3.8%),因此小布什的減税政策,獲得了大家的支持。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才上任沒一年,小布什就遭遇到了美國曆史上最嚴重的恐怖襲擊。


2001年9月11日早上,小布什在佛羅里達度假,那天他起來得特別早,6點30分就出來跑步,14輛汽車的車隊將他護送到高爾夫球場,幕僚們甚至安排了一個彭博社的記者負責陪跑,8點整,布什回度假村洗了個澡,開始聽取《總統每日簡報》,他比較關心簡報裏中國跟俄羅斯的內容,一小時後他到達 達艾瑪.布克小學,剛走進教學大樓,卡爾.羅夫告訴他有一架飛機撞上了紐約世貿中心雙子塔的其中一幢。


小布什以為是小型螺旋飛機,沒有在意。


隨後賴斯打電話進來,告訴他是一架商用飛機,小布什覺得可能是意外事故,事情應該不會太嚴重,沒什麼大反應。


接着他在校長陪同下去聽學生們進行朗讀練習,他那時心情還好,面露微笑,突然安迪.卡德跑過來在他身邊用濃重的馬薩諸塞口音輕聲説:


“又有一架飛機撞上了雙子塔的另一幢,美國正遭受襲擊!”


小布什整張臉瞬間僵住了,笑容也慢慢消失,但他做慣了公眾人物,知道電視正在對着他錄像,如果這時候他流露出驚慌失措,估計一百年後也要傳為笑柄,他沒有起身離開,而是保持坐姿,打開一本故事書準備跟學生們分享,這時候教室後面新聞記者手機鈴聲一片片響起,小布什知道情況肯定非常嚴重,但還是神色平靜,白宮發言人弗萊舍趕緊在筆記本上寫下幾個字:“請暫時不要發表任何言論。”,並高舉起筆記本讓小布什看到。


小布什一直等到5分鐘後朗讀結束才走出教室,他保持着平靜是為了顯示冷靜,離開人羣后,他走進休息室,馬上打電話給切尼。


切尼是當天早上8點到達白宮上班,他的日程表上排滿了會議,當他正在跟預算局的人探討財政支出時,祕書打電話進來語氣緊急地説快點看電視。


切尼馬上打開電視,看到世貿中心濃煙滾滾,他也以為是小型螺旋飛機,並沒有在意,緊接着,他親眼目睹了第二架飛機撞向南樓,這時他才明白過來是恐怖襲擊,快步衝到了隔壁幕僚長的辦公室,要求跟總統通電話。



小布什的電話搶先打進來,他跟FBI局長還有白宮新聞發言人對好了發言內容,就上了車隊飛速趕往空軍一號。


而在白宮的切尼,則馬上被特勤處的人架走帶往白宮的地下通道避難,只留下賴斯跟博爾滕一臉蒙逼呆在空蕩蕩的辦公室裏。


等切尼到地下通道後,又有消息説一架飛機撞上了五角大樓。這架飛機本來是衝着白宮來的,但劫機者沒有找到白宮的確切位置,就轉去撞五角大樓了,如果劫機者當時找到白宮,切尼可能就活不過當天了。


上午十點多,世貿中心的南樓倒塌,隨後,北樓也跟着崩塌,切尼坦然地看着電視屏幕,沒有作聲,但他內心早已無法平靜,先前美聯航93號航班朝華盛頓飛來,他就下達了擊落的命令,後來有一架救護直升機飛向華盛頓,冷酷果斷的切尼也毫不猶豫下令擊落(93號航班自己墜毀,救護直升機則及時發現沒有擊落)。


911恐怖襲擊造成3000人死亡,小布什成為美國曆史上在美國本土親眼見到國民死亡人數最多的總統。(也意外幫助中國安穩發展了17年)


第二天白宮的政府高官會議上,小布什發了很大的火,他説要:“不惜一切代價血債血償。”傍晚時他去了五角大樓安撫國防部,回到白宮後,他就叫上反恐主任克拉克説,儘快把所有資料看一遍,看這次襲擊是不是薩達姆乾的,看他是不是跟這件事有關。


克拉克一臉懵逼,情報部門在上午的會議上已經確定這件事是基地組織乾的,這件事跟薩達姆沒有一毛錢關係,他並不知道,小布什跟切尼是下定死心要乾死薩達姆了。(切尼要乾死薩達姆的詳細理由見《魔鬼的棋子》,這裏不重複講了)


也就是説,911事件後的第二天,小布什政府就已經準備好了要打兩場戰爭,一場打基地組織,一場打伊拉克。


打仗是要花錢的。


減税措施已經讓克林頓留下的政府盈餘開始鋭減,兩場戰爭及後續問題更讓美國赤字開始狂飆,剎都剎不住,一直把危機留到今天。


減税方面,小布什的第一次減税在2001年,第一個法案旨在暫時減免個人所得税和取消遺產税,第二次減税是在2003年,這個法案旨在減少公司的股息税並擴充原先減免的個人所得税。


戰爭方面,老布什的海灣戰爭主要由沙特和科威特買單,而小布什的伊拉克戰爭,根據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斯蒂格利茨的計算,僅到2009年時,伊拉克戰爭就讓美國死亡4000人,傷者5.8萬人,直接戰爭費用加上後期的撫卹成本等等共耗費支出3萬億美元,光是戰斧式巡航導彈美軍就扔了800枚,這種導彈每枚價值160萬美元,光戰斧導彈就燒掉13億美元,而每個月美軍在伊拉克的支出就要160億美元。


打擊本拉登的阿富汗戰場也老花錢了,根據2018年的數據,阿富汗還有16000名美軍,一年要花掉450億美元,其中人工費用就高達130億美元,2010-2012年高峯期時,美軍10萬官兵在伊拉克一年就要燒掉1000億美元(美軍2019年現役約總數143萬人),而中國2019年全年軍費預算也不過1776億美元。


小布什和切尼兩大悶騷貨用了八年時間,給自己和後面的美國總統挖了一個大坑,這個大坑到現在都填不完。


2008年1月19日是小布在任的最後一個工作日,這時候他已經跟切尼鬧得不愉快了,他穿上西裝,跟平時一樣在早上七點到達橢圓形辦公室,最後過一把總統癮。


那天他給13個國家的領導人撥打了告別電話,像克林頓的最後一天一樣簽署了赦免令,等他簽完特赦令收回鋼筆時,他完成了總統任期的最後一項工作,這時他並沒有意識到,自己離任時的國債金額,從克林頓結束時的5.6萬億美元,並且都盈利了的良好財務狀況下,被他搞到了10萬億美元。


誇張點説,僅僅用了八年時間,他手中的國債增額就達到了前面歷任美國總統之和,而且這個坑挖得又深又寬,後面排着隊上任的奧巴馬和川普,所有意圖幫助國債轉危為安的意圖還沒開始,被他溺死在萌芽裏。


小布離職這一年,美國國債總金額是10.02萬億美元,每年國債利息是4511億美元。



叁  奧巴馬


奧巴馬上任後看了一眼國債數據,眼角不由得泛起淚光。


上任實在太坑了。


而且他還碰到了2008年經濟危機,必須拿錢救市。


到2011年,美國國債金額達到14.34萬億美元,媒體紛紛指責奧巴馬把政府搞成這個鬼樣子,奧巴馬憤怒了,他立刻在白宮網站上發佈了一張圖表,解釋這些債務的來源,告訴大家,國債這口鍋,我奧黑不背!



我們仔細看這張圖,負債表裏有7萬億美元是小布什的遺產,光阿富汗、伊拉克戰爭總共就負債3.1萬億美元,減税又搞掉了3萬億美元,而且像伊拉克戰爭和戰後撫卹這一類的還得一年一年花錢,2009-2011年奧巴馬自己只搞出了1.45萬億美元的債務,最大的開支還是0.8萬億美元的經濟恢復法案,奧巴馬花的都是救命錢,這0.8萬億美元是拿去拯救2008年金融危機的。


美國政壇有一句話,叫“民主黨掙錢,共和黨花錢”,按常理,輪到奧巴馬民主黨政府執政時,政府就要踩住布什的國債剎車。


但面對美國國債這輛殘破的專車,奧巴馬深知其一點修好的希望都沒有,他不僅沒有踩剎車,反而破罐子破摔,自暴自棄了。


於是奧巴馬同志,成為了下一個美債狂魔。


我們(盧克文工作室)向來擺事實、講道理,既然給奧巴馬安了個這麼響亮的名號,得拿出證據來才行,不要着急,看下圖



這是2005年至2015年美國政府財務支出表,從2008年到2011年,每年政府赤字過萬億美元,可見被布什拖垮的奧巴馬基本放棄人生了,那時候媒體都叫他“赤字總統”。


國會都坐不住了,如果赤字再這樣瘋狂增長,利息一直堆高下去,美國國債就別想賣了。


2013年,神智恢復清醒的奧巴馬同志,開源節流,終於將赤字控制在了6800億美元。

開源方面,2013財年美國經濟終於走出2008年危機,税收收入達到創紀錄的2.77萬億美元,比上一年增長13%(奧巴馬其實沒有主動加税),節流方面,奧巴馬小心翼翼地縮減了軍費支出,減少阿富汗、伊拉克的投入,經過一番努力,2013年財年支出為3.45萬億美元,比上一年的3.54萬億美元下降了2%,數字低於國會預測水平,當時國會預算局預測,2013年財政赤字將高達8450億美元。

但國會兩黨削減開支的主攻方向是教育、基建、科研等開支總額並不大的非社保福利類支出,而軍費、醫療社保福利這些真正推高政府赤字的推手卻減得還是相當有限(惹不起,全是大佬,全是自己人的利益)。

奧巴馬上台後,不幸遇到了神坑前任小布什跟信貸危機,美國政府赤字問題剛巧在他手裏頭炸了,連續幾年過萬億美元,當時美國經濟也在療傷階段,他是美國曆史上,唯一一個在任時,年GDP增長率沒有出現超過3%的總統,平均年均增長率僅為1.6%。


奧黑心裏苦啊。

奧黑同志,不要傷心,不要氣餒,我們沒有懷疑你的能力,真的是你時運不濟,擦乾眼淚,抬頭看看,你會發現,下一任幹得更差。

到奧巴馬離任時,美國國債總額20萬億美元,八年時間翻了整整一倍,年國債利息5000億美元。

加油啊川普,你一定可以破這個紀錄。



肆  川普


和小布什同志一樣,川普也是里根的粉絲。


當然他不是政治世家,沒那麼多機會跟里根打交道,但這不影響他對里根的瘋狂熱愛。


雖然全世界現在都將川普當成神經質來看待,但川普在國內一些重要事情上,還是有所作為的(真的),我們現在用理性的眼光看看川普的執政成績。


川普是2017年1月就職的,到2018年8月,只花了短短20個月時間,道瓊斯指數就從19000點上漲到26000點,而道瓊斯指數從2008年8月12000點上漲到2017年1月18000點,花了整整220個月,截止到這篇文章寫完時,道瓊斯一直都還在26000點上上下下徘徊。


道瓊斯指數每上漲1點,美國就會增加15億美元金融財富,7000點就是10.5萬億美元,平均每個美國人增值3.5萬美元。


這就是川普敢瘋了一樣向全世界開火的主要原因。


但川普也攔不住美國國債走向深淵。


川普上台前,信誓旦旦一定要解決美債問題,他上台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廢除奧巴馬的心血——醫改計劃,廢掉的原因之一是這項醫改要花費政府9000億美元,奧巴馬為此恨得牙癢癢,現在兩年半過去了,美國國債從川普接手時的20萬億,不減反增,成功跳到了22.2萬億美元。


並且就在2019年5月28日,美國政府又發行了1310億美元的國債。


那麼,川普到底又把錢燒在了什麼地方?我們以2018年舉例:


 

美國政府的錢主要花在三個地方:

第一個叫強制支出,佔62%,包括美國退休人員的社會安全金、聯邦醫療保險項目和貧困人口的聯邦醫療援助項目等聯邦福利。

第二個叫國家債務利息支付,佔8%

第三個叫可支配開支,佔30%。這些錢用來支付政府的全部其他需要。美國聯邦政府的可支配開支數目每年由國會來決定,因此也是國會唯一能夠壓縮的政府支出。可支配支出包括:緊急項目資金,軍事開支,衞生和公共服務等。

上面三項唯一可以動的就是第三個可支配開支,但是看看美國一慣的尿性,軍費什麼的也不能動,只會年年漲。

川普也很無奈啊,不能做減法,那可不可以做加法呢?

不好意思,2018財年美國的GDP增長2.9%,而税收也只增長了0.4%,而2018年中國GDP增長6.6%,税收增長了8.3%,美國政府的税收增長速度跟GDP增長速度不相符合,因此加法也做不了,再加上由於醫療和養老金支出增加,以及人口老齡化加速,美國國債,幾乎可以肯定,會無休止地一直膨脹下去。

美國國債問題,從老布什的正常發揮,克林頓的信心滿滿,到小布什埋下驚天大坑,奧巴馬為了救經濟自暴自棄,再到川普現今的無可奈何,歷任五任總統,成為了美國政府不可能解決的問題了。

更嚴重的是,美國國債收益正在出現倒掛。

美國國債3個月短期國債收益率持續超過10年期國債收益率的現象,被稱為“收益率曲線倒掛”,這種現象多次出現在美國經濟衰退前的一至兩年。1989年5月美債收益率出現倒掛,1990年7月美國經濟便進入衰退;2000年7月開始出現倒掛,2001年5月美國經濟進入衰退;2006年7月開始出現倒掛,2007年11月美國經濟進入衰退。

現在倒掛現象又出現了,也就是説,美國發生經濟衰退可能還有一年半左右的時間。


川普同志先不要慌,1990年,2001年,2007年的經濟衰退其實也沒把美國怎麼樣,就是真的出現經濟衰退了,美國還是可以像過去那樣向全世界轉嫁危機的,反正你們熟練得很嘛,

還是先擔心美債利息吧。

按照現在川普執政2.5年,美國國債增加2.2萬億的速度,如果川普執政8年,美國到時的國債總額應該在28萬億至30萬億之間,可能會是那時候美國GDP的120%-130%,達到現在意大利這種水平。

而到那時候,美國國債年利息將達到7000億美元一年。美國政府能不能還清,還真是個問題。


伍  美帝的危機


大概任何一任美國總統都沒想過,自己國家的債務問題會弄得這麼嚴重。


還好有個前車之鑑。


對,説的就是你,日本。


日本國債問題還要龐大而可怕,日本國債接近10萬億美元,是日本年GDP的224%,比歐豬國裏的希臘180%還高。日本政府每年要將收入的24%拿去還本付息,日本十年期國債利率如果達到1%,政府就可以直接破產了,因此一直拼了老命壓低利率(美國股市,日本國債,中國房市並稱為全球三大泡沫)。


日本在2016年還發行過負利率的國債,就是説你拿100元買國債,十年後我給你99.5元這個意思,就是這樣發國債,還達到了3.2倍的認購量,日本能把國債玩成這樣有其特殊性,一是其一直在認認真真還利息,二是購買國債的92%都是日本人。


但美國的問題是,他的國債不是在國內消化的,而是全世界在幫他消化。


而且大家都擔心,再這樣玩下去,美國政府就還不起利息了。


現在全世界裏,中國擁有美國國債1.13萬億美元,日本持有1.07萬億美元,巴西3000億美元,愛爾蘭2996億美元,英國2740億美元,跟美國鬧翻天的俄羅斯現在拋售到只有149億美元,美國內部也會購買美債,其中美聯儲就擁有2萬億美元美債。


如果有一天,美國真的還不上國債利息,世界各美債持有國,將被逼拋售美債,一旦美債被各國拋售,美元就會貶值,一旦美元大幅貶值,全球金融市場就會陷入恐慌,可以預見的是,全球股市都會瘋狂下跌,所有產品都會漲價,全世界將陷入一場災難。


出於安全考慮,到2019年6月12日,這篇文章發稿時為止,現在全世界一共有33個國家在儘可能的去美元化,分別是中國、俄羅斯、德國、法國、意大利、印尼、馬來西亞、泰國、伊朗、安哥拉、委內瑞拉、伊拉克、科威特、尼日利亞、巴基斯坦、哈薩克斯坦、白俄羅斯、亞美尼亞、吉爾吉斯斯坦、土耳其、卡塔爾、阿聯酋、印度、越南、匈牙利、巴西、南非、英國、羅馬尼亞、西班牙,德國,法國,意大利,愛爾蘭,荷蘭,去美元化的主要方法,主要是簽訂廣泛的本幣互換協議、放棄錨定美元、用非美元結算石油交易、增加非美元貨幣儲備、建立非美元貨幣儲備、用增強實物黃金佈局的方法來對衝美元等等。


比如增強實物黃金方面,大家都在美霸權主義的注視下,儘可能地將存在紐約美聯儲銀行地下金庫的黃金運回自己的國家,2018年各國央行增持了350噸黃金儲備,2019年將再增持300噸,俄羅斯已經悄悄儲備了2000噸黃金,中國現在也有1688噸黃金。除了黃金,其他大宗商品能不用美元結算的,大家也儘量不用美元結算,


世界各國也知道美元長期必定走弱,而黃金是最好的避險資本(相信我,黃金價格會一直漲下去)。


由美債引發的世界各國對美國與美元的不信任,正在得到大多數國家的一致認同,雖然大家都沒有明説,但一場反美元的戰爭,一直在悄悄地打響。


留給川普同志的時間,真的不多了。


2001年1月20日,克林頓簽下最後一道特赦令,等待着下班回家,他知道戈爾一定會在車裏跟切尼嘲笑自己,國會山上的宣誓台上,小布什也會有一段情感充沛的美好演講。


而當他收好籤字筆,走出白宮之時,他並不知道自己是這個美好時代的最後見證人。


也不知道,將會是一個大帝國金融榮光的最後絕響。


END


https://hk.wxwenku.com/d/200933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