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時5年,7000多個零件,10多道工序,他把天壇搬到了上海

非遺中華2019-06-19 23:15:44


文章來源:中國手藝網微信號

古老的智慧得以延續,

全靠那些不管不顧的痴心之人 。


北京的天壇想必大家都不陌生。可若有人告訴你,天壇被搬到了上海,你會相信嗎?



歷時5年,10多萬道工序,7108個零件,最小的零件僅1.5mm,一座全榫卯結構,沒有使用一滴膠水粘連的天壇祈年殿在上海誕生了。



就是這一座比天壇原型縮小了81倍的微縮模型,也是一次驚為天人的復刻藝術,一問世便驚豔眾人摘得世界金獎。



這座祈年殿復刻原殿而成,不僅仿照真實建築的力學結構,各種細節也分毫不差:窗上有雕花,窗户可開合,連小小的一扇門,都是由8個以毫釐計算的零件拼接而成。



而這一切都源自一個平凡的上海師傅——王震華。一個普通的市民,歷經整整20000多小時的孤獨,60000公里的往返,才完成這座驚世之作。




榫卯傳承,復刻天壇


故事還要從幾年前説起。當時王震華去參加一個展會,據説是一位很厲害的榫卯傳人做的微縮榫卯模型,結果全是用膠水粘的。


“搖不動的是膠水粘的,這哪裏是老祖宗發明的榫卯啊!”



就是這樣的一個契機,觸動了這位普通的老師傅。老祖宗傳下來的榫卯就這樣失傳了嗎?失望之餘,王師傅下定決心要做一個全榫卯結構不用釘子與膠水的作品。


他想起年輕時在北京工作曾親眼目睹故宮建築羣,那時就被古建築的獨特魅力與能工巧匠們的智慧深深折服。所以他決定,第一個要復刻的就是宏偉的北京天壇祈年殿。




 什麼是榫卯(sǔn mǎo)



榫卯是中國古建築、傢俱的主要結構方式。凸出來的部分稱為“榫”,凹進去的部分叫做“卯”。


一腿三牙方桌結構


榫卯相契合,從而使木頭與木頭完美銜接,不用一顆釘子、一滴膠水,便能將兩個或幾個帶有凹凸造型的構件相互扣合連接。


三方組仕口


榫卯結構的歷史,可以追溯到7000年前的新石器時期,可謂是中華民族的智慧結晶。用榫卯結構鑄造的建築不僅結實牢固,還具有強大的靈活性。


懸空寺


我們熟悉的故宮就是榫卯結構的經典之作,歷經風雨飄搖,地震侵襲,故宮始終巋然不動。


1:5紫禁城模型地震模擬實驗



 五年終圓夢 


王震華出生於1958年,自幼喜愛古建築,16歲自學木工,學習各種榫卯結構和技藝。


2010年10月,王震華開始嘗試製作祈年殿模型,直到5年後才終於研製成功。期間,他失敗了無數次,製出了三套失敗品,全部被付之一炬。



全榫卯結構的微縮天壇,從來沒有人做過,也沒有任何前人的經驗,對於王震華來説一切都得摸着石頭過河。



製作祈年殿微縮模型,首先需要實地測繪,測量立柱的直徑、高度。



從抱着《清式營造則例》死啃推算出全部構建的尺寸和結構形式後,因為CAD程序很難看出最終效果,只能一遍遍地調整,王震華花了整整3個月才繪製出一張全套圖紙。



卻沒想到因為一個文獻參數的錯誤,七千個零件都要重新制作,一切努力付諸東流。



經歷過第一次失敗後,老王確定了81倍的縮小比例。在他的設想中,作品要做到“零件不用編號,可以任意拆裝”。這就要求每一種相同零件的尺寸都不能有絲毫出入,而這是現成儀器所達不到的。



於是在第二次失敗之後,老王就用了三年的時間重新改裝了幾台二手設備與工具刀,將誤差縮小到了0.02毫米。



在幾年裏王震華用二手鋼刀自己製作了300多把特製刀具,用處各不相同,最細的刀頭僅僅只有0.8mm。每個刀具打磨出的零件,不允許有超出0.02mm 的誤差。



而這個過程中每次刀具壞了,就意味着他前面的零件白做了。王震華經歷了多次失敗,這種廢棄的零件就有3萬個以上。


特別是有一次需要打磨2000個零件,在打磨到1800個的時候刀具壞了,王震華也只能重新再來。



每天工作10個小時,一年只休息10天,整整五年時間沒有收入,幾乎對家裏不管不顧。最終,上天沒有辜負執着的匠人,王震華用這孤獨的5年,打磨出了令世人讚歎的成果。



最終完成版的天壇祈年殿模型微縮了81倍,高只有463mm,最大直徑只有842mm。總共有7108個零件,其中7032個零件為燕尾榫連接,60個零件為直榫連接,12個零件為螺紋圓柱銷連接,只需要半個小時就能將它全部拆掉。



憑藉此作,王震華更是一舉摘得“2016世界手工藝產業博覽會金獎”。而最讓他欣喜的是,他尋回了失傳百餘年的全榫卯結構微雕非遺技藝。




一米長的“趙州橋”竟可以走人


匠人的探索之心從不止步,王震華也並未因為復刻了天壇而鬆懈。與“祈年殿”房屋抗震系統完全迥異的力學榫卯設計——趙州橋,成了王震華的第二個目標。


王震華在測量橋體


趙州橋是中國現存最早、保存最好的大型石拱橋。榫卯結構的古橋歷經了1400年的風雨,橋洞像一張弓始終穩固牢靠。


隋朝匠人李春建造的趙州橋


完成“天壇”之後又3年,王震華攜第二件作品“趙州橋”歸來。這款微縮趙州橋長1280毫米,寬280毫米,高260毫米,比原版整整縮小了50倍。


王震華的“趙州橋”


採用紫光檀、黃檀材質,完完全全的榫卯結構,由7169個零件組成,最小零件只有1.2毫米,打破此前微縮天壇祈年殿最小零件1.5毫米的紀錄。



在這一次微縮榫卯的創作上,王震華的理念是“尊重原型,但不侷限於原型”。為此,他還創造出兩大創新拼搭方式。



燕尾榫相互鎖定:弧形橋拱共包括28道拱圈,一道拱圈由41個相同零件組成,41個零件用燕尾榫相互鎖定,28道拱圈則用穿帶燕尾榫鎖定,再用護拱鎖定。環環相扣,緊緊鎖定,這也是微縮版“趙州橋”最精彩、最絕妙的部分。



“百變”魯班鎖:在橋基、橋墩、橋面,王震華研究出“百變”魯班鎖,組合性強,可自由拼接,再輔以特殊件,即可拼搭。光這個“百變”魯班鎖零件,就花費了90000多道工序。



拆卸、滑動的的祕訣,就在於看似嚴絲合縫的部件間,其實有精確的縫隙,肉眼根本看不出來,有了這樣拉伸的空間,魯班鎖才能被真正“上鎖”和“解鎖”。



正所謂不瘋魔不成活,“橋上能走人”這是王震華曾放出的豪言。王震華現場就展開了這項力學測試,讓一個30斤重的孩子在橋面走了過去。


“其實,在設計、製作時,橋面理論上可以負重80斤。”




而微縮趙州橋的完美力學結構也經受住了考驗,力學的延時傳遞與瞬間分散在這座橋上發揮得淋漓盡致。



人活不過百年,美好古老的智慧卻能一直延續。一些如王震華般的痴心之人,就如火炬般慢慢點亮了文明。



如今,61歲的王震華並未打算停止創作,他將目光鎖定了黃鶴樓與故宮。下一次,又不知道是多少個幾年,才能與匠心之作打照面了。



精益求精源於內心深愛,一絲不苟、追求完美到極致,就能鑄就精品、書寫傳奇。



工匠精神,從來就不曾在這個時代消失,真正願意踐行的人都值得尊敬。



https://hk.wxwenku.com/d/2009309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