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620還剩一週了

債券圈2019-06-18 08:07:40

來源:債券圈

作者:債券圈

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6年前的6月20號,央行轟轟烈烈的壓力測試讓銀行間體會到了一個詞叫“錢荒”,當日30%的隔夜和20%的7天成了貨幣市場的一座豐碑,至今未能企及。而6年後的當下,“結構性錢荒”愈演愈烈,大有超越往年之勢。

“樹上十個銀行,打掉一個銀行,還剩幾個銀行?”

“樹上還是十個銀行,只是地上的非銀都死光了。”

這是近日流行的一個段子,在某件眾所周知的事情之後,資金機構開始嚴選交易對手,也就是在這個時候起,非銀機構再也難入大腿法眼,銀行間市場成了真正的“銀行間”市場。

整個事情的核心是包商銀行同業負債的非完全兑付引發了同業市場恐慌,以前靠信任做的業務現在要靠授信,而所謂嚴選交易對手,銀行的資質肯定是要好於非銀的,也就有了“銀行出事卻限非銀”這樣諷刺的事情。

有一個數據很能説明問題,在當年錢荒之後,SLF權限被下放到地方央行,每當關鍵期限回購利率高於一定閾值時,地方央行可以對屬地銀行進行SLF操作,從那之後質押式回購的利率開始失真,因為哪怕資金再緊,銀行在出錢的時候都會怕“給領導找事”而選擇在不高於上限的價格下出錢,6年來隔夜和7天價格超限的筆數屈指可數,然而看看本週一二的回購價格,隔夜到8%,7天到6%,兩位數的14天和21天,再考慮到銀行和非銀之間已經涇渭分明,這些價格大概率是非銀之間相愛相殺做出來的成交。

6年前的錢荒有幾大特徵,資金利率兩位數,回購大面積違約,國債流標,交易員寫詩,目前看銀行體系流動性充足,國債流標是不大可能了,但另外三個特徵目前都具備了,而且目前看不到改善的跡象,畢竟嚴選交易對手嚴控質押券是各機構自發的防控風險行為,監管也不能按着銀行的頭説你一定要出錢給非銀,而簡單的放水是沒有用的,因為總體流動性不缺。我設想了一下解決路徑,除了拖上一年半載自動出清外,最可行的就是央行推出箇中央對手方,不限MPA無限子彈隨便押,行QE之實,今天市場有此類傳言,但最終被證明是謠言,Pity!

2016年底由於國海事件市場出現過一次交易對手信任危機,其時由於利率債拐點疊加年關將至,引發了慘烈的“債災”,而本次影響未波及利率債,但信用債市場已經感受到絲絲寒意,由於流動性差於利率債,二級不時有人砍倉,其折價幅度令人乍舌,而一級市場也早已入冬,中低評級發債難如登天,後續如何演變,難以預料。

季末將至,620殷鑑不遠,市場短期已無自我解決能力,只能寄望監管,我們共同祈禱。

END


文章已於修改
https://hk.wxwenku.com/d/2009041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