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安家”公寓現“逼退 ”風波 北京市住建委已介入

V房產2019-06-16 18:46:14

近日,有多位“國安家”公寓租客向新京報反映稱,“我們租住‘國安家’公寓期間,遭到房東不同程度的逼退房,理由是‘國安家’未按時向房東付房租。如今,‘國安家’也未按約定向租客退還餘款。”對此,“國安家”公寓工作人員稱,“公司資金出現問題,不知道相關問題具體何時能解決。”新京報記者瞭解到,北京市住建委已介入處理此事。


“國安家”公寓的辦公室位於朝陽區東大橋附近。


未收到租金,房東逼租客搬家


“今年五一假期剛過,一名自稱房東的人就找上門來告訴我們,‘國安家’本應於4月30日付給他房租,但一週過去,還沒有到賬。期間他給對方致電,被告知公司資金鍊出現問題。現在,他決定和‘國安家’解約,收回房子,讓我趕緊搬走。”租客李楠(化名)向新京報記者説,“我問房東可否與其直接簽約,但被拒絕。協商無果後,我和租住在主卧的另外兩個室友找到‘國安家’,對方給出的解決辦法是換租或退租。當我們問及換租後是否還會遭遇被強制搬家?客服人員表示,如果租客非常擔心,目前只能做退租處理。”


據李楠向記者出示的一份於今年4月6日與“國安家”簽署的《房屋資產受託出租服務合同》顯示,西藏中信國安房地產項目管理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簡稱“國安家”)作為房屋代管機構,已獲房屋資產出租人張某某授權,代為收取房屋資產管理收益(包括但不限於房屋租金)。房屋租賃期限自2019年4月至2020年4月,每月租金約3000元。李楠選擇了季付,並以月租金7%的金額繳納了三個月的服務費。


記者瞭解到,近期並非李楠一人有此遭遇。連日來,陸續有20餘名租客皆向記者反映稱,他們曾遭到了房東逼着搬家,起因都是“國安家”拖欠房主租金,部分租客至今未拿到“國安家”退的餘款。


“我已經預交了兩個月的房租共6657元,押金3170元,服務費318元,加起來超過一萬塊錢。我與‘國安家’約定的退款時間是5月31日之前,如今已被房東逼着搬了家,但‘國安家’至今未提退款一事。”租客李紅(化名)無奈地説。


“國安家”未按期退款


新京報記者對比上述部分租客提供的相關協議發現,“國安家”曾承諾過自申請人實際搬離房屋之日起,15個工作日內完成退款。


針對此事,6月3日下午,記者以租客身份來到了位於北京朝陽區關東店28號的宮霄國際7層的國安城市辦公室,該公司相關工作人員就上述問題回覆説,“公司的上級(總部或集團)確實出現了相關的資金問題,我們也在努力試圖解決問題,但是‘國安家’公寓系統的資金都被公司上級部門抽走,我們下屬的公司更是無權調配資金,所以我們目前不知道具體何時能解決上述問題。”


據“國安家”官網顯示,“國安家”作為中信國安集團旗下中信國安城市發展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信國安城市”)的下屬公司。隨着中央提出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要求,地產商從“傳統地產開發”轉向“運營+服務”,成為當前主流趨勢。在此背景下,中信國安城市打造了房地產創新服務平台“國安家”。


據瞭解,“國安家”以“互聯網+”為發展路徑,以大數據運用為支撐,以顛覆傳統房地產開發模式為目標,涵蓋新房、不動產託管、金融等產業板塊,欲打造全產業鏈不動產管理平台。


對此,有業內人士分析認為,如今的“國安家”或因中信國安的債務危機受到殃及。新京報記者檢索發現,自2019年初3億元資產曾遭凍結以來,中信國安集團頻現資金問題風波。


今年4月30日,中信國安集團公告稱,因尚未編制完成,將延遲披露2018年年報及2019年一季報。此前中信國安集團已出現債券違約。其2015年度第一期中期票據即“15中信國安MTN001”未能於到期付息日4月28日付息,構成實質性違約。


據上清所公告顯示,中信國安集團債券違約系“因流動資金緊張”;中信國安集團正在通過多種途徑積極籌措資金,並加強自身經營,努力保障後續債務融資工具到期償付。


新京報記者從中國貨幣網查詢到的2018年年報顯示,2018年度,中信國安集團營業收入1064.84億元,營業利潤-35.32億元,利潤總額-35.06億元,淨利潤-42.55億元;資產總計1981.57億元,負債合計1706.38億元,資產負債率86.11%。


中信國安集團最新公佈的2019年第一季度財務報表顯示,報告期內營業收入187.38億元,營業利潤-7.81億元,淨利潤-8.52億元。


2019年一季度,中信國安集團資產總計1928.92億元,負債合計1676.13億元,折算資產負債率為86.89%,較2018年微升。


此外,今年一季度中信國安集團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淨額為7.3億元,上年同期為11.76億元。在中信國安集團陷入資金緊張、債券違約之中,“國安家”的“逼退”風波能否妥善解決尚未可知。


市住建委:可採用行政措施促使企業退款



6月4日,新京報記者就此事與中信國安集團總部方面取得聯繫,相關工作人員表示,“我們暫不清楚‘國安家’公寓上述問題。”


6月5日上午,新京報記者就此事與北京市住建委取得了聯繫,相關科室工作人員表示,“類似事情,首先由屬地房管部門進行處理,若屬地相關部門處理不了,北京市住建委可介入處理。相關部門可對雙方進行調解,若調解不成,則會動用行政措施促使當事企業退款。目前,我們會及時將此事彙報給領導,經過批准之後,我委相關科室方可介入調查,同時會將此情況並反饋給屬地相關部門。”


從6月4日下午至6月5日中午,記者用多個手機號碼先後多次撥打“國安家”客服電話,對方一直處於“不方便”接聽狀態。截至發稿時,記者並未收到上述相關機構及部門的進一步回覆。


對此,北京市京師律師事務所高級合夥人範辰律師認為,若“國安家”沒有將收取的房租交給房東,導致房主逼着租客退房,則屬於嚴重違約行為,已經涉嫌擾亂市場交易安全,租客及房主可向主管部門投訴或者提起訴訟。若造成嚴重後果的,則涉嫌犯罪,相關當事人可向公安部門報案。

(End)

(微信ID:beijing_house)



往期閲讀



北京普宅標準5年未變,多少限房價項目被“非普”?

房企分拆物業上市熱潮捲土重來?



https://hk.wxwenku.com/d/200892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