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用傳播學理論去分析端午節和其他節日?

傳播學考研必讀2019-06-16 13:31:20



基本概念

-傳播儀式觀和新媒體環境下的國際傳播- 


 


傳統的節日:傳播儀式觀 


1、凱瑞提出了傳播儀式觀,主張將傳播放在文化視野下進行研究。


2、凱瑞汲取了芝加哥學派的符號互動論和麥克盧漢的思想,認為傳播就像參加一場禱告或典禮,通過儀式給參與者帶來的精神滿足來實現現實中維繫一個整體的目的。不再是發送者或接收者的角色,而是儀式的參與者。傳播的最高境界則是通過信息共享,建構並維繫一個和諧、有序的世界。


3、傳播就是文化,文化就是人的傳播活動。傳播與文化猶如一個硬幣的兩面,傳播不僅僅是告知我們發生的事情,或改變態度和觀點,而是建立人與人之間的連接,使得人們通過符號的象徵意義達到某種融合,通過參與儀式獲得在現實中的精神慰籍。


4、儀式觀理論發現了儀式傳播對於承繼傳統、聯結過去、現在與將來具有不可或缺的重要性。相對於“傳播傳遞觀”穿越空間距離的“發送—接收”的共時性線性模式,傳播的儀式觀強調的是在“共同的場域”內,受眾經由集體參與而共享信仰、體驗情感的歷時性模式。例如存活於民眾生活中的傳統節日,正是藉由宗教信仰儀式、神靈和祖先祭祀儀式以及民俗儀式等,將民族記憶連綴在一起,賦予時間以深刻的文化內涵。


新媒體的節日:節日文化的新媒體傳播


1、新媒體技術的發展日新月異,在一定程度上改變了節日文化的內涵及其傳遞、貯存形式。也改變了節日文化對大眾的認知。新媒體擁有形式多樣、及時便捷、互動性強等傳播特點,既能適應民族節日文化的傳播要求,也改造了傳統節日文化的形態。


2、新媒體豐富了節日文化的呈現形態。節日文化包括了傳統舞蹈、音樂、神話、傳説、服飾、習俗、禁忌等多種元素,有的元素適合用文字傳達,如神話、傳説、禁忌、習俗等。單一的媒介形式很難把民族文化的眾多元素立體化地呈現出來。新媒體兼具了以往不同媒體的傳播特點,是一種融合性、綜合性的媒體,這使得新媒體在傳播民族節日文化時會更加立體、真實、具象。


3、新媒體的互動性增加了節日文化的內涵。民族節日文化的傳播需要互動參與。民族節日慶典本身帶有集體狂歡的色彩。在過節時,社會集羣往往頻繁開展社交活動,共同參與各種慶祝或紀念活動,在羣體交往中體驗節日的文化活動內容,領會民族傳統和民族精神。新媒體的廣泛參與、即時互動的特點,能滿足人們的參與意願和交往需求。例如支付寶的集五福活動,就在傳統民俗的基礎上,通過虛擬的“福”的流轉,增加了人與人之間的交流和相處,豐富了節日的內涵。


4、新媒體的一些特性也改造了傳統的節日文化,中華民族的節日慶祝和紀念活動往往是一系列“在場”的儀式,由個人或集體親身地、直接地參與。新媒體時代,人們參與節日慶典活動方式由“在場”轉向“不在場”。人們通過在線慶祝活動替代了線下真實的節日參與。在方便大眾的同時,節日活動的儀式性和神聖性都有所弱化,文化內涵也在發生着變化。這是對於傳統節日的挑戰。


5、新媒體應該發揮良好的輿情引導和議程設置的作用,注重培養青少年的民族節日文化自覺,宣揚民族節日的起源、歷史,闡釋民族傳統文化的精神內涵和文化觀念,強化民族節日的文化主體性和自信心。


瓦叔評論:


在整個世界都在談高考的時候,我們卻發了跟端午節相關的東西。這是為什麼呢?因為第一,今天是端午節。第二,我喜歡吃粽子。第三,高考不太會考,而端午節,或者民族文化節日,是真的可能會考的。而它相關的兩個知識點,傳播儀式觀、民族文化傳播,如今也是炙手可熱。


我們如果遇到了節日這樣的題目,我們第一要想到的,就是傳播儀式觀。可能有同學會疑惑,傳播就是傳播,為什麼是儀式呢?其實很多這種問題就是因為“傳播”二字讓我們產生了先入為主的觀念。但是如果我們換一個思路,用“交流”來代替“傳播”。交流的儀式觀,或許就會好得多。我們的節日,其實上就是憑藉某些節日符號,完成的一個彼此交流,建立認同的過程。這種交流可以是我們當下的,人與人之間的。也可以説是我們和過去的一種交流。


這麼説可能有點抽象,我們就用今天的端午節來説。為什麼我們中國人要過端午?為什麼好端端的,突然要去吃粽子,划船,拿一些草掛在門上?其實,這就是一種“儀式感”,像情侶之間特定日子要買禮物,送花一樣,就是一種對我們內心中的連接的喚起與加固。


這種喚起首先是精神遺產上的,當我們吃粽子,我們會想起屈原,進而想到我們的祖先,我們會將自己的人生和一段悠久的歷史連接在一起。這種悠久的歷史,不僅告訴我們從哪裏來,也讓我們對自己的身份有了認識:我是一個吃粽子的中國人。其次,這種喚起也是我們和其他中國人之間的,當今天、今晚,大江南北的人,都一起吃粽子,一起放假,他們可能彼此各不相識,但是我們在現實裏,在電視上,看到別人跟我們做一樣的動作,分享同樣的情感的時候,我們就會產生油然的親近感:他們是我們的同類。不知不覺中,通過粽子這個儀式,我們發現,自己不是孤獨的,在廣袤的時間和空間上,我們都有許多同伴。進而,我們會意識到我們社羣的身份,對它產生更強的凝聚力,乃至對它的一系列規範產生更深的認同。這種情感,就是節日的意義。


從這個角度,我們會發現新媒體其實非常適合節日傳播。就像這篇文章裏講的,新媒體的多媒體性實際上完美再現了現實節日的豐富多元。而新媒體的互動性、參與性也再現了節日的互動性。還有一點沒有談到的,就是新媒體的娛樂和狂歡,與節日的基本目的:在娛樂中得到休息、釋放自我是一致的。所以新媒體其實也是一個造“節”的好平台,例如之前的雙十一,現在的618,乃至支付寶過年的集五福活動都是如此。(雙十一也是常考的點)


只不過,新媒體的節日傳播也有負面的。要注意的是,新媒體被網絡公司掌控,它們的很多民俗不是民間自發形成的,也沒有民族文化的滋養,而是往往指向消費主義和利潤導向,為了商業利益,而不是弘揚文化。新媒體的節日很多時候要求人們線上互動,但是我們知道,沒有真實、線下的互動,往往是單薄脆弱的,會導致我們進一步的對媒介產生依賴。新媒體在傳播節日的時候,也在改造節日。這是我們必須要警惕的:只有時時刻刻記得節日的初心,維護我們民族文化中珍貴的部分,才不會被消費主義的洪流所捲走。



來這裏用最正確的方式學最快樂的傳播學

清華師姐都打Call的課程

你值得擁有

👇


瓦叔20新傳考研春季基礎班要開班啦!

https://hk.wxwenku.com/d/2008905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