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斯拉2》《卡拉斯》《哆啦A夢》| 影向標

桃桃淘電影2019-06-15 06:58:25

《哥斯拉2:怪獸之王》得分4.8分



1.陸支羽:6分

影評人,微信公眾號“看電影看到死”運營者,著有《小丑,馬戲團的眼淚》。


1.宏大感總算沒有丟,但終究談不上史詩;最遺憾的是,這一部不再有跳傘如流火、紅燈籠凌空抖動那樣的詩意細節。

2.所幸,日式特攝感還是挺強的,尤其拉頓和魔斯拉亮相的時候,配樂上也融入了很多東方元素。

3.無論章子怡還是泰温·蘭尼斯特,都只是純功能性角色,跟上一部中的比諾什和老白一樣,沒什麼表演空間。

 

2.劉起:6分

影評人。


傳統怪獸電影中,怪獸(特別是哥斯拉)是人類潛在焦慮感與創傷感(核恐懼)的投射,而毀滅的美學建立在對於巨型怪獸作為未知神祕力量的恐懼之上。當《怪獸之王》把哥斯拉變成人類的守護者和好夥伴,代替人類與邪惡怪獸交戰並最終成為王者,怪獸就不再是威脅人類的神祕力量了,而成為可以被馴養的(拿核彈餵養哥斯拉),這將徹底改變怪獸電影的內核。哥斯拉宇宙是怪獸們的巨大斗獸場,與人類其實已經沒關係了。



3.耳朵:6分

“奇愛博士講電影”責任主編,獨立戲劇人。


其實有點跳戲到《精靈寶可夢》,就像是幾個遠古神奇寶貝大戰,畢竟也是同根同源的日本製造。整體的神話敍事是很成功的,無論是新的怪獸創世論,還是人類對神明的獻祭,內部邏輯還是比較有趣。不過打鬥過分宂長,看到後面容易犯困。

 

4.西帕克:5分

影評人,電影網站主編。


內核很家庭片,失去兒子的悲傷,需要毀滅世界來填補。但過程實在是太無聊,可能需要4D廳背後使勁杵你背才能不睡着。渡邊謙和章子怡《藝伎回憶錄》重聚算是個彩蛋,可惜主要就是給哥斯拉送了次外賣。最後,求拍克蘇魯!



5.小水:5分

偶像宅。


加了很多民俗、神話的元素,把哥斯拉塑造成古神了,渡邊謙帶着核彈頭去見哥斯拉的一幕,完全模擬了古人向河神獻上祭品的樣子,是片中為數不多不太尷尬的人類戲。

 

6.大奇特:4分

老電影研究者,自由撰稿人。


美國早有怪獸片歷史,可追溯到像《金剛》《失落的世界》等。但是日本的哥斯拉是作為一個隱喻創作的,它在美國電影中已然失去了語境。相比14年前作以隱藏怪獸信息渲染恐怖氛圍的做法,這一部更加突出它怪獸之王的神性色彩,表面看似氣勢磅礴,實則虛張聲勢,骨架是垮的。人類角色全部都是功能輔助,一些人類行為也不是必要的。章子怡雖然戲份不少,可還是雞肋一樣走個過場。



7.風間隼:4分

影評人。


第一場戲給我錯覺,以為這是好萊塢版《雲南蟲谷》。滿屏幕的夜景加強閃光,不知道的還以為在看動畫劇場版呢。這一系列最大的失敗之處就是沒找到像託羅、斯皮爾伯格、本多豬四郎和徐克那樣真心熱愛怪獸的導演。巨獸形象沒創意,動作沒新意,細節欠缺説服力。一隻怪獸的身世和特技都沒有好好經營,弄十八隻出來也沒用啊,又不是要鎮守十八層地獄,對吧?只有音樂不錯,梵唄加片尾的笛聲,再配上經典的主旋律,嗯所以這片子看片尾字幕就夠了。



8.路西法爾:4分

文藝學博士。


和制哥斯拉中的傑作幾乎都離不開國族敍事,哥斯拉是絕對力量的象徵。好萊塢似乎拒絕承認一旦哥斯拉出現美國人將不再處於這個星球食物鏈頂端的事實,執着於與怪獸友好地瓜分地球。這個思路與《金剛:骷髏島》如出一轍:大猩猩佇立在美國大兵倉皇撤出的熱帶雨林裏,猶如第三世界的軍閥。笨拙的政治敍事使得影片缺乏日版的力量。東方哲學教導人與龍和平共處更是典型的“東方主義”,你是沒聽説過孫猴兒還是沒聽説過哪吒?

 

9.獨孤島主:3分

電影文化研究者,選片人。


所有人類都不像有智商的人類,所有怪獸都像古來的諸侯。



 

《卡拉斯:為愛而聲》評分不足5人,不計平均分



1.耳朵:7分

“奇愛博士講電影”責任主編,獨立戲劇人。


重點在明星形象的塑造,雖然開頭卡拉斯便説有兩個她,一個是瑪麗亞,另一個是卡拉斯,但全片還是隻有卡拉斯。儘管明星制就是從舞台延伸到銀幕,乃至整個流行娛樂產業,但是卡拉斯是一個成功地從舞台跨界到流行領域的巨星。儘管在這個紀錄片中,你只能看到一直仰慕的那個明星卡拉斯,這樣也已足夠。



 

《哆啦A夢:大雄的月球探險記》評分不足5人,不計平均分



1.耳朵:8分

“奇愛博士講電影”責任主編,獨立戲劇人。


劇場版每次都能擴大敍事空間,把簡單的故事變成非凡的冒險。但最為核心和吸引人的,還是哆啦A夢和大雄的關係,無論大雄做了什麼錯事,哆啦A夢一定幫助他、陪伴他,説了大話,哆啦A夢也會拿出道具幫他圓謊。童年永遠是孤單的,這就是每個人的童年都渴望的陪伴。

 

2.路西法爾:6分

文藝學博士。


舊瓶裝舊酒,哆啦A夢建國大業系列都沒有超出92版《大雄與雲之國》的深度。小觀眾可能不太理解為什麼埃斯帕爾人會選擇放棄能力:輕易可以消除災難後果的技術可能是僅次於發動災難的技術的第二壞的技術,因為掌握毀滅技術的人可能更肆無忌憚地製造破壞。經過一千年,普通輝夜星人顯然已經忘掉了自己才是當初造出了轟掉月球的武器,把自己逼到滅亡邊緣的罪魁,歷史可能重蹈覆轍。這種反技術的憂思還在,但是沒有被好好地傳達出來,大魔王被設置成一個自主性很強的野心家,這點不對,它就是輝夜星人惡的集合,應該是一個麻木不仁的機器才對。



https://hk.wxwenku.com/d/200865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