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飛凌90億歐元收購賽普拉斯

二十一世紀商業評論2019-06-14 21:18:37


本文字數:1492|預計3分鐘讀完

從3年前出任CEO到近期選擇併入英飛凌,柯浩森管理下的賽普拉斯一直在進行變革。


記者丨楊松

編輯丨鄢子為



6月初,美國芯片製造商賽普拉斯(Cypress Semiconductor)以每股23.85美元的價格,被德國半導體公司英飛凌(Infineon)公司收購,總交易價格約90億歐元。

 

英飛凌表示,此次交易將使公司成為全球第八大芯片製造商。賽普拉斯總裁兼首席執行官柯浩森(Hassane El-Khoury)認為,這次與英飛凌聯手,將在下一波科技浪潮中,把握住數十億美元的機遇。

 

賽普拉斯主要為嵌入式系統提供高性能、高品質解決方案,產品應用於汽車、工業、家庭自動化和電器、消費電子以及醫療設備等領域。公司在WiFi+藍牙組合、汽車級人機界面(觸控)、車用NOR閃存等領域,位居世界領先地位。

 

從3年前出任CEO到近期選擇併入英飛凌,柯浩森管理下的賽普拉斯一直在進行變革。

 

變革公司

 

2016年8月,柯浩森被選任為賽普拉斯掌舵人,成為半導體上市公司中最年輕的CEO。

 

上任僅6周,他便做了兩個“人生中最難的決定”:第一,裁員550人,約佔公司10%員工;第二,終止了與賽普拉斯最大代理商的業務關係。

 

彼時,柯浩森發現公司業務非常寬泛。他在接受《21CBR》採訪時表示,“我擔任CEO之後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讓公司業務聚焦於重點市場,用具有競爭力的技術打造產品。”

 

柯浩森定下了“賽普拉斯3.0”戰略。公司從技術型轉向解決方案型,專注於物聯網、汽車、消費電子及工業應用四大終端市場,提供連接、計算和存儲等差異化解決方案。

 

柯浩森有着典型硅谷CEO管理風格,不管在公司還是家中,常穿着賽普拉斯工裝藍T恤,因為最舒服且不用花費時間去挑選。“做決策的精力都放在公司管理上。我們不能停留於現狀,不能永遠待在自己的舒適區裏”。

 

2018年12月,賽普拉斯宣佈與SK海力士成立合資公司,將營收1.86億美元的NAND閃存業務剝離出去。隨後,它又宣佈完成對Cirrent的收購,一家在Wi-Fi產品領域中處於領先地位的軟件和雲服務提供商,進一步拓展了公司的物聯網產品組合。一減一增背後,是賽普拉斯在面對市場不確定性時,力求專注。

 

據瞭解,英飛凌的併購價格,之所以比賽普拉斯在4月15日至5月28日期間的平均股價高出46%,看中的正是其微控制器、軟件和連接組件領域積累的優勢,特別是在汽車電子領域的技術積累。

 

賽普拉斯的汽車業務是在柯浩森領導下快速增長的。

 

押注汽車

 

柯浩森加入賽普拉斯後,為公司創造了新的汽車業務。這部分業務帶來的營收,佔比超過三成。

 

據他介紹,賽普拉斯在汽車領域主要投資兩個技術,第一是計算,第二是連接。柯浩森稱,車內系統變得越來越智能化,意味着會需要更多的MCU(微控制單元)。賽普拉斯專注提供MCU與連接方案。

 

中國是全球最大的汽車市場,賽普拉斯早在1998年就來華拓展業務。在過去20年間,賽普拉斯已在北京、上海、深圳、成都、香港設立分支機構,員工總數超過300人,為阿里、華為、小米、大疆等企業提供技術、應用及服務。


賽普拉斯總裁兼首席執行官 Hassane EI-Khoury

 

據柯浩森透露,他出任CEO後,每兩個月會來中國市場一次,“中國是半導體行業非常重要的市場,我經常來這個國家,這樣才能夠引導別人這樣做。”他坦言,運營中國市場的經驗是,不要把外面的技術直接放到中國市場,根據本土要求做開發,招募更多的技術人員。

 

中國市場對賽普拉斯具有重要意義。財報顯示,賽普拉斯2018年營收達到創紀錄的24.8億美元,其中,中國市場的營業額約佔40%。柯浩森非常看好中國市場的汽車和物聯網兩個領域。

 

無獨有偶,英飛凌2018財年年報也顯示,大中華區業務佔其全球業務34%(中國大陸佔25%),成為全球最大的市場。同樣,其汽車半導體業務排名全球第二,營收佔比高達43%。雙方合併,意在加強在汽車、工業和物聯網的佈局。

 

雙方抱團取暖,也與整個半導體行業下行有關。IHSMarkit近期發佈數據顯示,2019年全球半導體芯片行業的營收將下降7.4%,將從2018年的4820億美元下降至2019年的4462億美元。


更多閲讀:

優衣庫×KAWS為何這麼火?就一件T恤,至於嗎?

猛開3000家店征戰618,五環外又冒出了新物種

發了條朋友圈,老闆主動給我加薪


https://hk.wxwenku.com/d/2008551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