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坦廠中學的高考生意,有家長“代陪讀”年入200萬

二十一世紀商業評論2019-06-14 21:18:34

本文字數:2585|預計5分鐘讀完

為你揭祕毛坦廠中學真實的“陪讀經濟”到底是怎樣的。


來源丨21世紀經濟報道

作者丨盧常樂



安徽六安毛坦廠中學,被稱為亞洲最大的高考工廠。學校附近有位陪讀家長做起了陪讀生意,年營業額已經做到了200多萬元。毛坦廠中學的高考生意再次挑起大眾的神經。

 

毛坦廠鎮的“陪讀”生意經。盧常樂攝

 

2018年6月,記者曾前往毛坦廠中學調查,圍繞“高考經濟”而生的服務經濟正在這座內陸小鎮中快速發展,其中最核心的服務業態便是“代陪讀”。這被視為毛坦廠鎮的熱門生意,吸引着外來資本的不斷湧入,參與當地市場的競爭。

 

在此基礎上,記者還通過採訪當地陪讀家長,為你揭祕毛坦廠中學真實的“陪讀經濟”到底是怎樣的。

 

年入200萬的,並不多

 

毛坦廠中學因為嚴厲治學而聞名全國,每年都吸引着成千上萬的學生,除了本地的學生,不少學生還從省外來慕名而來。

 

因學校本身的吸納能力有限,這就為校外“陪讀”機構提供生存發展的經濟土壤。

 

記者在毛坦廠鎮瞭解到,在校外的補習機構中,北到黑龍江,南到海南的外地學生比例正逐年增多。如此之多的外地高中生來到深山小鎮後,吃住無疑是是家長最擔心的問題,很多抽不出身、不願放棄工作前來的陪讀家長,更願意選擇當地的陪讀機構。

 

5月中旬,一位在毛坦廠鎮陪讀的家長告訴記者,外地遠道而來的家長往往是家庭條件能夠支撐起學生在此入住當地較為高檔的“全託補習中心”,而本地的家庭往往無法承受這樣高的學習成本,也推動了毛中附近“代培讀”家長的生意逐漸好起來。

 

通過採訪記者瞭解到,在毛坦廠鎮有陪讀家長個人辦起來的“代培讀”模式因為收費相對便宜,同時生活起居也有一定的保障,一些自身正在陪讀或有陪讀經驗的家長,也更加容易贏得學生和家長的信任。

 

“聽説過高收入,但總體這裏年收入能超過200萬的可能並不多。”上述家長給記者算了一筆賬,按照當前的市場價格一個孩子一年2萬左右的陪讀價格,要想達到200萬元的收入標準,至少則需要“代培讀”100多個學生,“這不是一兩個普通家長能夠做到的”。

 

記者瞭解到,在毛坦廠鎮這一類“高收入”的“代培讀”家長也並不輕鬆,每個學生所交的費用中,除了包括房租、水電等費用之外,往往很多“代培讀”家長還需要僱傭當地居民為學生們提供洗衣、做飯等服務。

 

除此之外,該家長還告訴記者,很多“代培讀”家長還會和學校裏的老師進行一定程度的合作,僱請老師為自己“代培讀”的學生提供輔導業務,因此其背後往往是一個經營團隊的運作,才足以支撐。

 

有關“吃喝住”的大生意

 

“代培讀”的模式在毛坦廠中學附近並不鮮見,也並非近兩年才產生。經過商業化程度的加深,如今鎮上的“代培讀”生意也出現了不同的形態。

 

毛坦廠中學門口等待“租房”生意的人。盧常樂攝

 

“陪讀”、“租房”生意紅火。盧常樂攝

 

2018年6月,記者站在毛坦廠補習學校的金安中學門口,往西看去,眾多的補習中心廣告牌十分顯眼,這是毛坦廠中學“陪讀”生意生態鏈中最高的一級。

 

在學校東門的桃李園小區內,記者看到了一間由三居室改造而成的“全託陪讀中心”,只見每一個房間內都有一個上下鋪的小牀和寫字桌,房間內空調和枱燈一應俱全。

 

一年近3萬租金的房間。盧常樂攝

 

該陪讀中心的負責人方老師告訴記者,學生在這裏可以“拎包入住”,水電費、食宿費採用全包的方式,另外還能夠為學生提供洗衣服務,一個單間一年的價格在28000元左右。

 

在毛坦廠鎮上,記者看到很多類似的高端“補習中心”,其中有些外來資本甚至在當地做起了品牌化的生意,通過大範圍的收集居民房源,以“二房東”的形式統一裝修後再租給學生。

 

與此同時,在毛坦廠中供學生家長選擇的“陪讀”機構中,還有一種叫做“補習中心宿舍”的模式,每年僅需300元,基本是提供一個牀位休息的地方。無法與“陪讀中心”那樣提供包括洗衣、輔導、餐飲等方面的配套服務。

 

至此,由高端補習中心、個體家長“代培讀”機構,以及補習中心宿舍三種形態共同構建了毛坦廠鎮上的“陪讀經濟”生態正不斷鞏固與發展。

 

普通家庭的讀書賬本

 

在毛坦廠中學附近,“代培讀”模式的火熱背後,其實是多個家庭背後的“讀書賬本”。

 

5月,另一位在毛坦廠中學陪讀的家長告訴記者,實際上很多在毛坦廠中學讀書的孩子都是來自普通家庭,很多父母都常年在長三角地區以打工謀生,往往在孩子處於高考的人生關鍵節點上,很多家庭還是會迫於現實無奈選擇“代培讀”的模式。

 

這成為當前這一生意能夠不斷在毛坦廠鎮發展的關鍵基礎。

 

能提供多種服務的“陪讀中心”。盧常樂攝

 

“在外打工一年最少也能掙個5萬元,一個孩子一年的陪讀費用在2-3萬元還是可以接受的。”這位家長告訴記者,相較而言,如果家庭中的一個勞動力放棄務工的機會前來陪讀,對於一個普通家庭的經濟要求仍是比較高的現實。

 

事實上,在另一層面,圍繞“陪讀經濟”的發展,為學生提供衣食住的服務生態如今自身也有了較高的行業“門檻”。

 

在實地採訪中,記者瞭解到當地的“陪讀”市場正面臨越來越激烈的市場競爭,整體上形成了由外來投資機構、當地居民自發形成,以及個體“代培讀”的整體框架內部的市場競爭愈發激烈。

 

與此同時,毛坦廠鎮上有限的房屋、人工等資源也快速被搶奪,隨着經營成本的提升,很多陪讀機構並未在競爭中選擇“降價促銷”,反而是相應地逐步提高收費標準,以維持日益增高的經營成本。

 

如今,這一商業生態的形成,反過來也不斷推動着在毛中求學成本的提升,更加加重了普通家庭學生的求學經濟負擔。

 

記者在實地採訪中還了解到,在毛坦廠鎮,城鄉的二元結構仍然還具有比較清晰的分界,還有不少來自農村家庭的孩子為了減輕父母的經濟壓力,並不會選擇這些校外機構,而是選擇住校和結伴在校外租房的形式。

 

根據2018年六安市統計數據顯示,2018年全市城鎮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9070元,比上年增長8.8%;同期全市農村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1959元,比上年增長10.2%。

 

“好在高中時間也就幾年時間,咬咬牙就過去了。”一位家長打趣似地跟記者説道。


更多閲讀:

優衣庫×KAWS為何這麼火?就一件T恤,至於嗎?

猛開3000家店征戰618,五環外又冒出了新物種

發了條朋友圈,老闆主動給我加薪


https://hk.wxwenku.com/d/200855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