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大可:端午節,人與亡靈的永久對話

文化先鋒2019-06-13 18:16:34


屈原畫像



端午節

人與亡靈的永久對話


本文系網易新聞&網易號“各有態度”特色內容


亡靈、幽靈和鬼魂,這三個詞其實指向的是同一種事物,那就是人在死後保留的那種看不見的能量。我曾經在關於冥界和死神的話題裏,多次提到過關於亡靈的話題。事實上,幾乎所有人都會有這樣的疑問:世界上真的存在所謂亡靈、幽靈和鬼魂嗎?唯物主義者的回答最初是否定的,後來又試圖用量子物理學原理加以解釋,但神話的回答卻永遠是肯定的,不僅如此,在過去的上萬年裏,它還在宗教、文學和農夫的日常生活裏,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


這方面的考古學證據,是現代出土的新石器時代的骨灰甕,也就是一種專門用來安放骨灰的陶罐,推測屬於那些夭折的兒童。考古人員發現,在陶罐上的封口處,通常都有一個小孔,而這個小孔是一扇大門,它的唯一用途,就是讓死者的亡靈能夠通過它離開,前往冥府或者尋找投生的機會。這種被發現的甕棺葬,最早出現在大汶口文化,時間是公元前3500年代公元前2500年之間,這表明,至少在5500年以前,中國人就已經擁有了關於亡靈的信念。





也許有人會質疑説,甕棺葬不會説話,這些都只是考古學家的推測而已,你到底有沒有文字證據,可以用來證明亡靈在生活的重要意義呢?我想是有的,那就是屈原的長詩《招魂》。作為楚國的大祭司,屈原奉神靈之命,去召喚楚王的鬼魂,當然也包括其他那些在冥界遊蕩和受苦的亡靈,祭辭的風格熱烈而哀怨,聽起來令人無限傷感。這些祭辭被記錄下來,並且被西漢的文人劉向編入了《楚辭》文集,成為上古神話文學的重要典範,向我們展示了人與亡靈之間的奇詭關係。


屈原在詩歌裏痛心疾首地喊道:“魂啊你回來吧,何必離開軀體,往四面八方亂走亂跑?捨棄你安樂的住處,遇上兇險實在非常糟糕。”整篇招魂辭,先是從東西南北四個方向描述世界的險惡,嚇唬亡靈不要在外面亂跑,然後又向他描述家裏的喜樂場面,這裏温暖而又明亮,遍地都是美女和美食,希望幽靈能夠趕緊返回自己的家園。



骨灰甕




那麼鬼魂或者亡靈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佛教認為,人在死後,靈魂要按六種形態進行輪迴,永無止境,這個叫做“六道輪迴”。


道教也認為,人有三種魂,七種魄,合起來一共十個。人都有三魂七魄,不離其身,如果一個人因受到驚嚇或者魂魄受到什麼引誘離開了身體,神思恍惚,煩躁不安,啼哭不止等狀況,這時候就需要叫魂,把丟失的魂魄召回到主人的肉身。


還有一種宗教叫薩滿教,流行於中國從東北到西北邊疆地區的廣闊地區。薩滿教認為,整個可見的世界,都充滿着靈魂或者各種不可見的力量,這就是所謂的“萬物有靈”現象。薩滿教巫師有一種特殊能力,通過一些工具,比如説皮鼓和銅鈴,還有神杖和神刀,通過“跳神”的儀式,跟那些看不見的靈魂進行溝通,這種狀態叫做“通靈”。巫師能夠從神靈或者鬼魂那裏獲得信息,得到它們的幫助,最終驅除惡鬼,讓危重的病人痊癒,直至改變人的現實命運。




薩滿巫師




由於儒家思想擠壓了漢族民間社會,所以在通靈的本領方面,漢族顯得相當弱勢,但在各地農村,仍然保留着以“扶乩”方式求神問卜的傳統。這是一種什麼樣的巫術呢?通常,你要要準備一個鋪着細沙、香灰或者大米和麪粉的淘籮,扶乩者拿着筷子充當乩筆,垂直豎立在沙盤上,用手掌壓着,口裏叫喊需要召喚的神靈或者亡靈的名字,然後説出你要問的事情,筷子就會自動在沙盤上走動起來,寫出簡單的文字來。


比如説,你問十年前去世的奶奶,您老人家把那個裝滿銀元的瓦罐藏在哪裏了?求求您告訴我吧。亡靈要是願意幫你,她就會通過文字回答你:“後院”,你再問:後院哪裏?它會回答説:“樹下”。於是你就無限驚喜地找到了祖先留下的大筆遺產。由於祖先的賞賜,從此你將衣食無憂。在中原和南方鄉村,扶乩是生者跟死人溝通的最常見的方式。這種方式後來傳入日本,並且通過日本傳入荷蘭,在十九世紀歐洲掀起了一場聲勢浩大的靈學風暴。




齊白石所繪的水墨粽子



中國農民一生有三大關係需要認真處理,第一是處理好跟大自然的關係,以便能填飽肚子活下去,第二處理好人際關係,尤其是跟家庭成員和四周鄰居的關係,第三是處理好跟祖先亡靈的關係。為了解決好第三種關係,人們設定了一系列以端午為代表的祖先亡靈祭拜日,可以視為“年度祭靈時間表”,其中除了大家熟知的端午節,還有春節、清明節和重陽節,還有七月十五的中元節,還有七月三十日的地藏王菩薩生日,等等,這麼多了還嫌不夠,於是後來又加上了冬至那天。


動用了這麼多節日,專門用來跟亡靈溝通,顯示出中國人對鬼魂世界的高度重視。為什麼必須這樣去做呢?這是因為,中國農民相信,祖先的亡靈有一種超自然的力量,如果你用心祭拜,讓它們高興,它們就能讓你和全家都幸福美滿,反過來,要是得罪了它們,它們就會越過空間維度的屏障,進入你的世界,嚴厲地懲罰你,讓你無限倒黴,生不如死。這是農民的愛與怕,也是農業文明的頑強信念。它以神話的方式告誡我們,亡靈是那種必須予以善待的重要事物。




本文圖片皆來自互聯網

本文由喜馬拉雅錄音整理而成

上傳與管理:傑夫





神系共同體作品


首部中篇小説集

《字造》《神鏡》《麒麟》


《字造》:每天做夢的少年頡,成為伏羲揀選的文明締造者。古老的結繩派不願放棄舊法思維及其利益,向頡發起挑戰,更可怕的是,他的女徒弟沮誦,因為索愛不得,勾結敵對勢力......一場關於人類命運的字符戰爭,如何用字符去彌補這個危機四伏的世界,頡面臨着巨大的考驗。


《神鏡》:晉國樂師師曠仿效黃帝鑄造了十二面神鏡,神鏡的持有者可以自由穿越鏡面,並掌握空間轉換的宇宙祕密。竇少卿是能製造神鏡的大師,這惹怒了壟斷神鏡製造權的皇帝,一場追殺隨即而來。


《麒麟》:作者通過麒和麟這對長頸鹿的眼睛,分別觀看鄭和征服海洋的壯闊情懷,以及深宮怨婦不可告人的私密。與被飄洋過海帶回的神獸故事相比,人世間的這些慾望、生死和憂傷,讀來更令人心悸。




首部長篇小説

《長生弈》



《華夏上古神系》為朱大可先生耗費20多年的研究成果。全書以跨文化的全球視野,運用多種學科工具,獨闢蹊徑地探研中國上古文化和神話的起源,發現並證明,全球各地的上古宗教/神話均起源於非洲。這些觀點顛覆晚清以來的學界定見,為認識華夏文化的開放性特徵、傳承本土歷史傳統、推動中國文化的未來複興,提供了富有卓見的啟示,可視為1949年以來中國學術的重大收穫。


歡迎各位網友訂閲《文化先鋒》,搜索微信公眾號iwenhuaxianfeng,或掃描如下二維碼即可。


歡迎網友掃描二維碼進大可書店購書:




文章已於修改
https://hk.wxwenku.com/d/2008536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