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屆老虎文學獎”火熱出爐:朱大可“邂逅”布老虎

文化先鋒2019-06-07 19:00:21






“第七屆老虎文學獎”火熱出爐



朱大可“邂逅”布老虎



本文系網易新聞&網易號“各有態度”特色內容




在涼爽的江南午後, “海上市民詩歌館”的大廳裏,當著名作家兼語文學家葉開拿出一隻色彩斑斕的布老虎玩具,作為獎品頒給作家朱大可時,全場發出了一片會意的笑聲。一名與會者對記者説,這種幽默輕鬆、別開生面的文學頒獎儀式,像一陣清新的春風,吹散了長期積鬱在中國文壇的渾濁之氣。


由上海教育報刊總社主辦的“第七屆老虎文學獎頒獎儀式暨朱大可神話作品分享會”,日前在上海教育報刊總社隆重而輕鬆地舉行。老虎獎獲獎者、著名作家馬原和詩人張文質、文化學者餘世存、復旦大學中文系教授王宏圖、文學評論家楊揚、懸疑小説家李西閩和蔡駿、出版家曹元勇、女性主義批評家張念、文藝批評家朱其和劉巽達,還有朱大可大學時期的輔導員、華東師大教授周聖偉等知名人士出席了儀式,並各自做了精彩的發言。


記者看到,這次活動的主題,是“兩條私人文學道路的邂逅:‘一個人的文學獎一個人的神話復興’” ,它向人們揭示了這場活動的文化意義。《古事記》之一的中篇小説《字造》,原發《收穫》雜誌,而責編就是葉開。朱大可説,葉開給予他很多寫作上的鼓勵,現在又把的“老虎獎”頒給他,對他而言,“這是一種温暖的眷顧”。






仲立新
查建渝
餘世存




七年多來,葉開堅持以個人“拾穗者”的身份,一一己之力,專門給那些“被遺忘”的優秀作家頒獎,獻上自己的敬意,從馬原、邱華棟、到朱大可等等,以近乎“遊戲”的方式,改變文壇的單調景象。獎品從“一塊錢”發展到這次的“布老虎”玩具,也是對目前“重金跑獎”現象的一種暗諷。與此同時,朱大可也以個人身份,堅持中國神話的研究和創作,“帶着歷史理性的鐐銬跳神話之舞”,試圖實現“一個人的神話復興”。這場頒獎儀式,可以被視為兩條“私人文學道路”的一次“邂逅”,但它並不是尋常的偶遇,而是中國作家堅守文學理想的必然結果。


葉開在頒獎詞中指出:朱大可先生以獨特的想象力、紮實的資料研究所創作神幻小説集《古事記》、長篇小説《長生弈》,令人耳目一新,也是當代文壇中獨具新風的作品。


朱大可在發表獲獎感言時指出,中國文學已經陷入了萎靡不振的衰退期。衡量衰退的最主要的標準,是文學的老齡化。“我特別喜歡大家把我當作年輕的新鋭作家。所以我願意接受布老虎這樣的獎品,因為它定義了我靈魂的年輕。”



葉開



與老虎獎頒獎式同時舉行的,是朱大可神話小説作品分享會。從教師和文學批評家到新聞記者,又從新聞記者變身為紀錄片撰稿人,繼而在宣佈“跟文學離婚”之後,以《流氓的盛宴》一書,奠定其在該領域的開拓性地位,這是朱大可幾十年來的基本生活軌跡。但最近這些年來,他仍在不斷拓展新的疆域,先是在2014年推出神話學專著《華夏上古神系》,從世界觀和方法論的層面,對中國上古神話進行了全面梳理,發現“神名音位標記”,進而建立“巴別神系”的宏大架構,並提出中國神話是世界神系的一部分。朱大可在接受媒體採訪時多次表示,他在“沿着神話的河流尋根”。神話是民族話語的根基,目前的國學研究,把焦點都集中在先秦諸子,這是棄源尋流、捨本逐末的做法,根本無法抵達華夏精神的源頭。


這兩年,讀者尚未從他富有爭議的觀點裏回過神來,他又推出了神話中篇小説系列《古事記》,包括《字造》《神鏡》《麒麟》三部作品、長篇新武俠小説《長生弈》,以及以民間歷史傳説為題材的系列短篇小説。他的這種不間斷的“轉身”,給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字造》《神鏡》《麒麟》分別取材於倉頡造字、古鏡傳説和鄭和下西洋的故事。倉頡用所發明的字符,創造了一個偉大的東方文明,但他又不得不為暗黑字繫帶來的災難而承擔責任,一場關於人類命運的博弈就此展開;護鏡師李阿的神鏡,擁有“盜夢空間”般的魔法力量,持有者可以自由穿越鏡面,並掌握空間轉換的祕密,但也由此陷入了兩個平行世界的情感糾纏之中;鄭和下西洋帶回來的一對麒麟,以靈性動物的視角,見證了鄭和遠征途中的愛恨情仇,以及大明王朝深宮裏的生死恩怨。



徐建華
馬原
李西閩



分別採用三種完全不同的敍事方式——《字造》採用兒童化視角,《麒麟》採用長頸鹿視角,《神鏡》則採用了“辭典”式的碎片拼綴手法,具有強烈的實驗特徵,北大中文系主任陳曉明認為,朱大可的小説,是對上世紀八十年代中國先鋒文學運動的某種迴歸。


《古事記》由人民文學出版社推出之後,立刻引起社會的廣泛讚譽。在北京的首發式上,著名評論家、中國作協副主席李敬澤盛讚這種“知識考古式”的寫作“令人驚豔”,並謙遜地稱朱大可“寫得比我好”。陳曉明説,《古事記》並非一般意義的小説,它代表了一種新寫作、後文字和超文體的文學趨向。人民文學出版社副總編輯應紅也指出,《古事記》系列展示出文學寫作的全新可能性。


在本次分享會上,作家和評論家們從各自的角度出發,對朱大可的神話創作實驗進行了各抒己見的探討。嘉賓們認為,這三部小説,在解放了被語詞禁錮的想象力的同時,也表達了作者重新詮釋歷史真相的信念,而這是當下中國文學最匱缺的氣質。對於朱大可的“知識考古”式的寫作風格,與會嘉賓也給予了高度評價。


與會學者和作家還認為,朱大可的新神話長篇小説《長生弈》,也是一部值得探討的作品,雖然擁有一個“類型小説”的外殼,卻以多線交叉敍事,尤其是神話與歷史的密集交織,表達了故事的隱喻性和象徵意義、人性的複雜性、以及關於生與死的哲思。





王宏圖
樊曉哲
蔡駿



文學批評家寫小説,這是近年來中國文壇的一個“怪象”,也引起了圈內的諸多議論。在這個潮流中,朱大可的小説顯示出卓爾不羣的成熟氣質。朱大可對此解釋説,17歲那年,由於家庭的劇烈變故,他開始了小説寫作的歷程,雖然寫的不多,而且時寫時停,但從未終止,所以對他而言,寫小説並非像別人那樣是一種“轉型”,而是一種“拓展”和“強化”。他認為自己始終處於“實驗”狀態,距離“成熟”還很遙遠。更重要的是,他拒絕“成熟”之類的標籤,他認為,在中國的語境裏,“成熟”就意味着衰老和無趣,相對而言,他比較喜歡媒體送給他的“新鋭作家”這頂帽子。


這些年來,朱大可的文化批評,一直在文學、美術、攝影和電影等領域遊走,涉獵面很廣,卻又不屬於某個固定的圈子。這一點跟其他學者很不相同。朱大可多次引用哈佛大學的格言“追尋真理,如日飲水,日日清空,至死不渝”,來闡釋他的這種不斷“自我清空”的存在方式。朱大可表示,他不喜歡老死在同一座屋子裏,他喜歡讓生命處於更開放和流動的狀態。









獲獎感言


今天是六月一號的第二天,兒童節非常六加一,一個特別的日子,我得到了一隻布老虎玩具。我很高興,因為很久沒有得到這樣的玩具了。前兩天有個朋友對我説,你們的這個活動,怎麼弄得跟婚禮似的。我聽了後感到很高興,説得多好呀,這些年來,葉開每年都結一次婚,上次在江西頒獎,好像是給邱華棟頒獎,我也去湊了一回熱鬧,鬧了一下新房。今年是第七次,新娘子輪到我了。這個布老虎,就是他的聘禮,可以説是價值連城,雖然説有點像是一場未成年人的童婚,我還是要拿回去放在枕頭邊上,每天做夢,鼓舞我自己奮勇前進。


大家都知道,葉開是作家,編輯,也是語文改革的倡導者,他經常給那些作文寫得好的小朋友發獎。今天我之所以能有這個獎,大概是因為作文寫得比較好。所以他就把我當做一個遺落在田野裏的麥穗,撿了起來,以後説不定可以拿來做一隻生煎包子。感謝葉開老師,今後我要再接再厲,絕不辜負葉開老師對我的期望。




張念
頒獎現場
李蕾



中國文學在經歷過幾個小高潮之後,已經陷入了萎靡不振的衰退期。衡量衰退的最主要的標準,是文學的老齡化,也就是説,五十歲以上的中年作家,六十歲以上的文學老人,把持了平面出版的文壇,形成自己的小圈子,其樂也融融。年輕作家只能到網絡上去混,兩邊表面上和客氣,骨子裏都看不起對方。一邊自以為掌握了文學的標準,一邊自以為掌握了讀者。文學的分裂已經勢不可擋。


當然,中國文學的老齡化,跟中國社會的老齡化是密切相關的。我不太願意跟那些著名的老年作家混圈子,也不想跟他們抱團取暖。我特別喜歡大家把我當做年輕的新鋭作家、一個永遠在路上的實驗者。所以我願意接受布老虎這樣的獎品,因為它定義了我靈魂的年輕,當然,也定義了今天在座的所有嘉賓。我要藉此機會,向大家致以遲到的兒童節的敬意。


再次謝謝葉開,謝謝各位嘉賓,謝謝主持人李蕾,謝謝主辦方上海教育報刊總社。






本文圖片皆來自會議現場

本文圖片皆來自互聯網

上傳與管理:傑夫





神系共同體作品


首部中篇小説集

《字造》《神鏡》《麒麟》


《字造》:每天做夢的少年頡,成為伏羲揀選的文明締造者。古老的結繩派不願放棄舊法思維及其利益,向頡發起挑戰,更可怕的是,他的女徒弟沮誦,因為索愛不得,勾結敵對勢力......一場關於人類命運的字符戰爭,如何用字符去彌補這個危機四伏的世界,頡面臨着巨大的考驗。


《神鏡》:晉國樂師師曠仿效黃帝鑄造了十二面神鏡,神鏡的持有者可以自由穿越鏡面,並掌握空間轉換的宇宙祕密。竇少卿是能製造神鏡的大師,這惹怒了壟斷神鏡製造權的皇帝,一場追殺隨即而來。


《麒麟》:作者通過麒和麟這對長頸鹿的眼睛,分別觀看鄭和征服海洋的壯闊情懷,以及深宮怨婦不可告人的私密。與被飄洋過海帶回的神獸故事相比,人世間的這些慾望、生死和憂傷,讀來更令人心悸。




首部長篇小説

《長生弈》



《華夏上古神系》為朱大可先生耗費20多年的研究成果。全書以跨文化的全球視野,運用多種學科工具,獨闢蹊徑地探研中國上古文化和神話的起源,發現並證明,全球各地的上古宗教/神話均起源於非洲。這些觀點顛覆晚清以來的學界定見,為認識華夏文化的開放性特徵、傳承本土歷史傳統、推動中國文化的未來複興,提供了富有卓見的啟示,可視為1949年以來中國學術的重大收穫。


歡迎各位網友訂閲《文化先鋒》,搜索微信公眾號iwenhuaxianfeng,或掃描如下二維碼即可。


歡迎網友掃描二維碼進大可書店購書:




https://hk.wxwenku.com/d/2008272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