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聯交易激增153%遭問詢,山西汾酒六年破不了同業競爭的局

環球老虎財經2019-06-05 15:10:36


5月30日,山西汾酒回覆了上交所的問詢函,對此前問詢函中關於連續3年不斷攀升的關聯交易金額,稱將採取切實措施,減少關聯交易;而對於關聯交易的原因,山西汾酒稱是為了解決同業競爭問題。從承諾資產注入到無功而返,依託關聯交易解決同業競爭問題,山西汾酒的擦邊球,要打到幾時。


5月30日,山西汾酒回覆了上交所的問詢函,對此前問詢函中關於連續3年不斷攀升的關聯交易金額,稱將採取切實措施,減少關聯交易。2019年關聯交易金額將控制在22億元以內,2020年關聯交易控制在10億元以內。

 

5月17日,山西汾酒收到上交所關於2018年年報的事後審核問詢函,要求其對年報中存在的多處疑點進行説明。在問詢函中,上交所不僅質疑了山西汾酒在同類公司毛利潤普遍增長的情況下,其毛利卻滑坡;還針對其在2018年發生的的近30億的關聯交易的合理性。

 

而不久前,山西汾酒還因為部分“開發酒”無法查詢到具體開發商和酒水生產廠的廠名、廠址,更有一些不良開發商和經銷商借此漏洞,用三無散酒灌裝冒充汾酒。而讓其貼牌亂相暴露在公眾面前。

 

據悉,今年山西汾酒的控股股東汾酒集團正在加碼推進集團整體上市。由於歷史原因,山西汾酒與汾酒集團存在較為嚴重的同業競爭問題,而隨着汾酒集團整體上市的推進,山西汾酒稱,隨着對其他關聯方的逐步整合,採購釀酒材料的關聯交易將逐步下降。

 

//
關聯交易連年攀升
//


根據山西汾酒年報顯示,近三年其日常關聯交易規模逐漸增加。2016年、2017年和2018年,山西汾酒與關聯方實際發生的日常交易金額,分別約為7.76億、11.57億和29.28億元,呈現大幅增長之勢。

 

僅2018年,山西汾酒的日常關聯交易金額約為29.28億元,較2017年大幅增加153%,其中採購商品、接受勞務的關聯交易總金額達21.44億元,出售商品、提供勞務的關聯交易總金額6.95億元。

 

對此,上交所要求山西汾酒作出説明,公司與關聯方之間存在大額高比例日常關聯交易的具體原因與商業合理性、交易目的與必要性,以及2018年日常關聯交易較2017年大幅增加的原因與商業合理性,對公司經營與業績的影響。

 

在回覆函中,山西汾酒首先列出了關聯採購金額佔年度採購總額的比例和關聯銷售金額佔年度銷售總額的比例,分別為49.25%和7.47%。

 

來源:上市公司公告

 

山西汾酒稱,公司向關聯方採購釀酒材料合計 9.78 億元,關聯供貨方均為控股股東旗下釀酒公司,採購釀酒材料無第三方可比價格,2018 年參照歷史年度價格執行。

 

由公司全資子公司汾牌營銷公司採取總包銷方式銷售汾酒集團旗下系列酒產品,以便在汾酒集團旗下酒類資產徹底注入或出讓前,過渡性解決歷史遺留的同業競爭問題。


此外,公司為及時適應日益擴大的市場需求而增加產能,也是導致關聯交易額增加的重要因素。公司在報告期內新設釀酒三廠。

 

不過,山西汾酒也承諾,將會採取切實措施,最大程度減少關聯交易,2019 年把公司關聯交易控制在 22 億以內、2020 年控制在 10 億以內。

 

//
歷史遺留的同業競爭問題
//


在回覆函中,山西汾酒多次提到同業競爭問題。事實上,在公司近30億的關聯交易中,有75%是屬於採購類關聯交易。

 

對此,山西汾酒解釋稱公司和控股股東也一直在為解決同業競爭問題而努力。公司通過對營銷資源的高度整合,統一管理經銷商、統一使用營銷渠道、統一實施市場營銷活動,由公司全資子公司山西杏花村汾牌系列酒營銷有限責任公司採取總包銷的方式銷售汾酒集團旗下系列酒產品,以逐步解決同業競爭。

 

據悉,25 年前山西汾酒從山西杏花村汾酒集團有限責任公司脱胎而來,目前汾酒集團是山西汾酒的控股股東,持股比例為58..52%。

 

山西汾酒和汾酒集團的同業競爭問題由來已久,1994年,汾酒集團將旗下優質資產整合組建了山西汾酒,並且成功上市,汾酒也成為中國白酒第一股。

 

不過在山西朔州出了假酒案之後,與假酒案毫無瓜葛的汾酒也因產自山西,受到了嚴重的影響和衝擊。

 

汾酒在經歷低谷之後,受益於合作開發模式,在2004年之後迅速崛起,重新在白酒市場裏站穩腳跟。在合作開發模式中,汾酒出品牌,合作開發商出資金、渠道,這一模式可以讓汾酒用最小成本實現市場擴張,通過開發商獲得每年穩定的包銷量,並進一步觸達消費羣。

 

事實上,不久前,有媒體消息稱,要處理渠道上的違規開發酒和冒牌酒的正是汾酒集團。

 

合作開發模式,雖然讓汾酒集團迅速重新崛起,但是也對上市公司山西汾酒造成了品牌影響和同業競爭。

 

2013年,汾酒集團曾高調宣佈山西汾酒集團酒業發展區股份有限公司正式推出“杏花村3號酒”,該酒是汾酒集團和山西煤老闆合資推出,並交與雙方合資公司山西汾酒集團酒業發展區股份有限公司獨立運營,獨立使用杏花村品牌。杏花村3號最初推出的2個系列產品,價格區間從100元到300元,明顯與山西汾酒主力產品的價格產生重疊,與汾酒形成正面競爭。

 

此類事件,在過去多年中屢見不鮮。

 

2007年,山西汾酒曾在“加強上市公司治理專項活動”自查報告及整改計劃裏提出將“積極解決與控股股東汾酒集團及其下屬企業之間的同業競爭等歷史遺留問題”。這也是公司首次直面歷史遺留的同業競爭問題。

 

然而過去多年,這一局面在潛移默化中出現了些許改變。

 

3月5日,山西汾酒與義泉湧公司在山西省汾陽市簽署資產轉讓協議,為進一步提升山西汾酒市場競爭力和盈利能力,進一步擴大酒麴產量,提升白酒產能,擴展銷售渠道,同時減少山西汾酒的同業競爭,山西汾酒擬支付現金9945.04萬元收購義泉湧公司部分資產。

 

本次交易義泉湧公司擬將其部分資產轉讓給山西汾酒,標的資產包括山西杏花村金安商貿有限責任公司80%股權、呂梁汾玉商貿有限公司31%股權及部分資產。

 

值得注意的是,山西汾酒的關聯交易激增,是從三年前開始的。這或與汾酒集團推進整體上市有關,其也是山西汾酒解決同業競爭問題最核心的關鍵。

 

汾酒集團推進整體上市已經兩年,2017年初,汾酒集團掌門人李秋喜與山西省國資委立下“軍令狀”,簽訂了2017年度及2017年到2019年三年任期經營業績目標考核責任書,汾酒集團三年內需完成整體上市的計劃。如果沒有完成,李秋喜將辭職走人。

 

今年是汾酒集團推進整體上市關鍵的一年。在消除同業競爭的過程中,山西汾酒難免會產生關聯交易。


https://hk.wxwenku.com/d/2007961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