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大可:黃帝究竟是男神還是女神?

文化先鋒2019-06-05 00:28:58

陝西黃陵的黃帝浮雕


黃帝的真容


本文系網易新聞&網易號“各有態度”特色內容


眾所周知,我們是所謂的炎黃子孫,但祖宗黃帝的真實形象,其實誰都不太清楚。目前唯一略有參考價值的,是漢代畫像磚上的一幅傳為黃帝的側身像,頭上戴着漢代式樣的皇冠,前後垂有那種門簾似的冕旒,雙手朝外張開,回頭望着身後,一望可知是漢朝人的想象,並沒有太大的事實意義。儘管如此,陝西省黃帝陵博物館仍然用它作為原型,製作了一個大型雕塑。在落成典禮那天,我作為嘉賓參加了剪綵,但我心裏明白,這跟真正的黃帝形象有很大的距離。


話分兩頭。1959年,湖南寧鄉出土了一座人面四方鼎,轟動了整個考古界和文物界。這座鼎的四面,出現了四個一模一樣的寫實風格的浮雕人面,圓形的大眼,彎曲的月眉,顴骨高突,嘴形寬大,脣角微微下垂,柔和的線條中透露着三分威嚴,有點大觀園裏賈母的意思。這種樣式的銅鼎,在已經出土的商周青銅器裏,可以説是絕無僅有,因此,這座人面四方鼎,現在已成湖南省博物院的鎮館之寶。大家不但詫異於它的獨特風格,而且也對這個青銅器上的人臉感到十分好奇,不知它究竟屬於何方神聖。






直到一天,國學大師饒宗頤寫了一篇文章,把黃帝跟這座人面鼎聯繫起來,認為這上面的人像,即是古史所記載的華夏祖先神黃帝,人們這才恍然大悟。原來,傳説中的黃帝遠在天邊,近在眼前,他就現身在這座鼎上,一直沉默不語,嘲笑着那些無知的後人。另一方面,通過對仰韶半坡遺址的發掘,研究人員發現,公元前5000年前後,東亞地區很有可能處於女性統治時代,即教科書所言的“母系氏族社會”。因此,當時的人們信奉女神,無疑是一件天經地義的事情。人面方鼎上的頭像,在柔美中透露着威嚴,與其説是一個彪悍的男神,不如説祂更接近於一位性格剛烈的大母神。


事實上,黃帝,本名當作“黃神”,祂是一位來自西戎的地方神。當時的西戎人,基本上是一些牧人和獵人,他們一面放牧,狩獵,一面展開掠奪戰爭,是一支極其彪悍的民族。黃神,應當即是西戎部落所信奉的大母神。為什麼説黃神與遊牧民族有關?因為甲骨文中的“黃”字,刻畫的乃是一枝箭垂直穿過田地的圖像。它所表達的意思是:那些馬背上的騎士,用弓箭征服土地,或者用箭來分配和丈量土地——你的箭射得越遠,你所佔有的土地就越大。這無疑是騎馬射箭風俗的一種明顯痕跡。一個小小的“黃”字,暗示了黃神所統帥的民族的真實身份


司馬遷在《史記》中稱黃帝為“軒轅黃帝”,給祂加上了一個“軒轅”的名號。這個“軒”字,指的是一種有帷幕的車輛;“轅”字,指的則是車輛前部的兩根直木,用來駕馭拉車的牲畜,無論“軒”字還是“轅”字,顯然都與大型車輛有關。驅動這種車輛的畜力可以是牛,也可以是馬,但是馬的可能性似乎較大,因為斯基泰人當時已經學會馴養家馬,並由此習得了騎馬和駕駛馬車的技術。他們以這種先進的交通力量,征服了歐亞大草原。那麼,為何黃神要以車輛為號?關於這一點,古今無人曾給出令人信服的答案。然而,如果最初信奉黃神的乃是遊牧民族,那麼,用自己賴以維生的交通工具去命名這位大神,似乎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湖南人面方鼎



反過來,這個“軒轅”的名號,也進一步證成了黃帝乃是女神的推斷。司馬遷在《史記·天官書》裏説,軒轅星乃“女主之象”,她預兆着人間會發生得到女子或失去女子的事件。《淮南子·天文》也説,軒轅星座是上帝妃子所居住的地方。既然“軒轅”在天上代表女性,並且是上帝的妃子,她為什麼要在大地上扮演男性角色呢?我們似乎已經目擊到黃帝的英雌形象:在她身上保留着早期遊獵部族的鮮明特點:面容剛毅,手持弓箭和雙叉戟,駕馭着雙輪戰車,率領她的人民馳騁在中原大地之上,向敵人發起無情的進攻。這種戰鬥性格,是獵人戰勝農人的祕訣。在東亞地區的舞台上,黃神與炎神的對抗,從一開始就已決出勝負。中國的數千年曆史,無非是遊牧民族攻擊、佔領和同化農耕民族的過程。正是在這種血腥的征服中,中華民族完成了自己的民族融合。


我們難免要問:黃帝的形象難道從開始就如此高大偉岸嗎?並非如此。黃帝之所以有今天這樣崇高的地位,事實上是拜歷史上的三次整容手術所賜:


第一次是在戰國年間,由道家黃老學派主導,改“黃神”為“黃帝”,並將祂與老子相提並論,初步奠定了祂在整個中原地區的權威地位;第二次是在西漢年間,以司馬遷為代表的儒家知識分子,以修史的方式,再次為黃帝整容,偽造了以黃帝為開端的帝王世系,使他轉型為華夏民族的第一祖先;第三次是在西漢末年,由國家圖書館長劉歆,率領他手下的學術寫作組,炮製出大量贋偽古籍,以此抬高黃帝的地位,從而為王莽篡位的合法性尋找血統神學的根據。經過三次整容的黃帝,從女神變成了男神,性情反倒温和起來,胸襟也變得非常博大,發明了農耕時代所有的必需品。由於黃帝后來變性為男神,所以一些跟女性有關的發明,像鏡子和梳子,養蠶和紡織之類的,就由他的四個老婆分擔了。他還特別關心民眾的性愛、生殖、繁衍和美容之類的事務。在南方,他進一步接管了灶火、巫術、醫療、長壽以及地下亡靈的生活,儼然是一個全知全能的祖宗。


黃帝畫像




在道家偽託的對話式文獻中,黃帝扮演了一個意態謙卑和虛心求教的君主,發出天真的疑問,而由一些身份不明的隱士作答,説出關於政治、權術、戰爭、醫學和養生等問題的真知灼見。在一部名叫《素女經》的典籍裏,他還採訪了一個自稱“素女”的女神,舉行了一場關於房中術的著名對談。藉助這種方式,黃帝教導他的人民,通過性生活去實現三個重大的戰略目標:第一是歡樂,第二是長生,第三是繁衍後代。毫無疑問,人口是帝國最重要的戰略資源,它能夠維繫權力機器的長盛不衰。黃帝是這種生命政治學的開拓者。沒有黃帝的努力,就沒有14億中國人民,沒有全球最大的人口基數,更沒有全世界最豐厚的人口紅利。



本文根據喜馬拉雅錄音整理而成

本文圖片皆來自互聯網

上傳與管理:傑夫





神系共同體作品


首部中篇小説集

《字造》《神鏡》《麒麟》


《字造》:每天做夢的少年頡,成為伏羲揀選的文明締造者。古老的結繩派不願放棄舊法思維及其利益,向頡發起挑戰,更可怕的是,他的女徒弟沮誦,因為索愛不得,勾結敵對勢力......一場關於人類命運的字符戰爭,如何用字符去彌補這個危機四伏的世界,頡面臨着巨大的考驗。


《神鏡》:晉國樂師師曠仿效黃帝鑄造了十二面神鏡,神鏡的持有者可以自由穿越鏡面,並掌握空間轉換的宇宙祕密。竇少卿是能製造神鏡的大師,這惹怒了壟斷神鏡製造權的皇帝,一場追殺隨即而來。


《麒麟》:作者通過麒和麟這對長頸鹿的眼睛,分別觀看鄭和征服海洋的壯闊情懷,以及深宮怨婦不可告人的私密。與被飄洋過海帶回的神獸故事相比,人世間的這些慾望、生死和憂傷,讀來更令人心悸。




首部長篇小説

《長生弈》



《華夏上古神系》為朱大可先生耗費20多年的研究成果。全書以跨文化的全球視野,運用多種學科工具,獨闢蹊徑地探研中國上古文化和神話的起源,發現並證明,全球各地的上古宗教/神話均起源於非洲。這些觀點顛覆晚清以來的學界定見,為認識華夏文化的開放性特徵、傳承本土歷史傳統、推動中國文化的未來複興,提供了富有卓見的啟示,可視為1949年以來中國學術的重大收穫。


歡迎各位網友訂閲《文化先鋒》,搜索微信公眾號iwenhuaxianfeng,或掃描如下二維碼即可。


歡迎網友掃描二維碼進大可書店購書:




https://hk.wxwenku.com/d/2007824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