搶人大戰,重慶終於出手!

米筐資本2019-06-05 00:28:57

煩請各位俠客,點擊關注【同福鏢局】

來源 / 西部城事

作者 / 西部菌

正文約2258字,閲讀需要6分鐘

已獲授權轉載,文章觀點不代表本號立場


兩天內,三大城市公佈新的落户政策。


5月28日下午,天津濱海新區出台“海河英才經辦指導意見”,宣佈進一步放寬人才引進落户條件,並同步實施人才住房和生活補貼政策。


5月29日,有媒體報道,杭州大專落户細則落地,只要滿足在杭工作,社保繳納一個月,年齡35週歲(不含)以下,專科及以上學歷即可在杭州落户。



同一天,重慶市公安局治安管理總隊發佈消息,重慶警方貫徹落實市委市政府實施的人才強市戰略,結合重慶實際積極拓寬落户渠道,實施人才落户“寬門檻”政策,進一步放寬人才界定標準,不設年齡和務工年限,直系親屬還可以隨遷。

 

01

杭州加速進入千萬人口俱樂部


分析三個城市的落户門檻差異前,先看看三個城市的人口現狀。


杭州去年的人口增量超過30萬,在全國僅次於深圳、廣州、西安。但人口總量上,截至去年底,杭州人口仍未上千萬,是全國GDP前十的城市中,唯一未過千萬的城市。而在去年,GDP 更低的鄭州、西安都已率先進入千萬人口俱樂部。


隨着長三角一體化的推進,未來區域內的人口競爭將更激烈。在人口總量上不具備優勢的杭州,的確不宜在搶人上再淡定以對。


來源:第一財經


其次是天津。這幾年北京的人口減量政策,不僅沒能讓天津“近水樓台先得月”,反倒在2017年,天津也出現了人口負增長。2018年儘管扭負為正,但增量依然有限,與其它主要二線城市動輒數十萬的人口增勢形成鮮明對比。


去年,感受到人口壓力的天津高調推出“河海英才計劃”。但因為過於火爆,而在短短几小時後就匆忙打補丁。


濱海新區在一年後單兵突破,或是代表天津作出的一種政策試探。同時,濱海新區也確實是天津相對最“缺人”的區域。


有統計顯示,2017年濱海新區的户籍人口占比剛超過10%,大大低於一般區域的户籍人口比例。人氣不旺的現狀,讓消費和第三產業的發展受到明顯制約。




重慶,去年人口增量雖然達到了26萬,排名全國第六。但之於其人口總量和人口迴流的大背景,也只能算中規中矩。


事實上,在其它大城市普遍放開落户限制的大勢下,重慶的人口迴流勢頭能否繼續保持,將面臨不確定性。


更重要的一點,按照2017年出台的《重慶市人口發展規劃(2016―2030年)》,到2030年,重慶的常住人口要達到3600萬。也就是説未來10年間,重慶差不多要增加500萬人口。


要實現這一目標,除了放開落户,幾乎別無選擇。

 

02

落户門檻:重慶最低,天津最高,杭州居中


從此次放開落户的門檻看,三個城市中,重慶最低,天津最高,杭州居中。


具體而言,在濱海新區,本科生只需要提供畢業證書,碩士博士學位研究生只需提供學位證書即可落户。


另外,技能型人才,原本高職人才需在天津工作滿一年的限制被取消、中職人才需在天津工作滿三年的要求放寬至一年。


來源:中商產業研究院


杭州和重慶則都將落户門檻降低到專科學歷。


但前者在仍有社保和年齡要求。後者,則不僅完全取消了年齡、社保限制,還放開了與人才共同居住生活的配偶、未成年子女、父母的落户限制,同時初級職稱者也可以落户。


基本上可以説,重慶的這一落户條件,在全國範圍內都具有一定的競爭力。雖然出手晚,但重慶誠意滿滿。

 

03

有300萬淨流出人口的重慶不該淡定


相較而言,在過去兩年的“搶人大戰”中,天津、杭州在前期都已有“正面應戰”的舉措。


唯獨重慶,除了在高端人才的爭奪上出台過針對性政策,一般人才落户,幾乎是“按兵不動”。此番出手,堪稱是“千呼萬喚始出來”。


當然,重慶有自己相對特殊的情況。一是人口總量大,二是近些年有持續人口迴流的優勢。


但是,作為一個仍有着300萬淨流出人口的直轄市,人口之於重慶依然可以説是剛需。


來源:網絡


在各大城市都開足馬力“搶人”的大背景下,重慶若繼續淡定,很可能會喪失一輪人口上的機遇。且從未來人口變化的大勢看,這種機會可遇不可求。


當前重慶正在經歷產業轉型,經濟壓力不小,亟需足夠的消費支撐。今年一季度社會消費零售總額,重慶的增速為8.1%,不僅低於鄭州、杭州、成都等城市,也略低於全國平均增速。要提振消費支撐,加速做大人口體量,是最立竿見影的方式。


另外,重慶的老齡化程度居全國前列,也需要更多的年輕人來“稀釋”。

 

04

重慶最低落户門檻,房價看漲?


幾乎每一個城市放鬆落户門檻,都會直接作用於樓市。


重慶一步到位將落户門檻降至“最低”,連社保限制也一併取消,最直接利好,是給規模可觀的落户者送上了房票。


從這幾年的情況來看,重慶的房價漲幅和調控政策,都可以用温和來形容。此番降低落户門檻“搶人”,到底對樓市的“刺激”會有多大,還需要觀察。




但天花板應該不會太高。畢竟“房住不炒”的原則至少目前沒有鬆動的跡象。蘇州前幾天的大招就是現實案例。


當然,具體如何平衡好“搶人”與樓市的穩定,考驗着相關政策的協調能力。

 

小結

 

天津、杭州、重慶,兩大直轄市加一個最近幾年從人氣到各方面都很旺的新一線城市,共同將落户門檻拉倒一個低點,意味着《2019年新型城鎮化建設重點任務》中所要求的超大特大城市要“大幅增加落户規模”,正在一步步變為現實。


三大城市的跟進,標誌着除一線城市之外,主要二線城市的落户門檻差距已經越來越小。相應的,要再複製過去兩年間如西安等城市那樣的落户效應,也越來越難。


這是各城市在調低落户門檻時需要有的心理準備。而那些仍在觀望中的大城市,可以更放寬心了。送户口搶人的紅利,只剩最後一波機會,一些城市需要儘快抓住尾巴。


對於出手幾乎“最晚”,但一出手就“不凡”的重慶而言,此時放開落户的意義,或許更應該放到當前其所正在經歷的大機遇中去衡量。已然再次起勢的重慶,需要加快蓄積人氣。


———— / END / ————

識別二維碼關注同福鏢局

快意恩仇、資本殺伐,六大鏢師護衞,體驗一個不一樣的財經江湖世界!

https://hk.wxwenku.com/d/2007824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