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峯大擁堵:200多人排隊登頂,跨過屍體前進

後窗工作室2019-06-05 00:28:47

他之前在美國爬麥金利山,凍壞了三根手指頭。他就把那三根手指頭做了處理,掛在脖子上,很酷。這個美國人已經快完成“7+2”(七大洲最高峯和南北極徒步),亞洲的珠峯是最後一站,但沒想到把自己留在了這兒。


文 | 蔡家欣

編輯 | 林鵬


珠峯也會“堵車”。


堵住李英去路的,是一具屍體。那是藏青色登山服裹着的一個“包”,掛在3號營地到4號營地之間的路繩上,無法辨認男女,四周是茫茫白雪地。


44歲的李英是國內某保險公司的員工,這是她第一次登珠峯,看到屍體時,“所有的神經一下都收縮了”。她慢慢挪動身體靠近那個“包”,然後跨過去,繼續前進——那是必經之路,“沒有辦法,只能暗示自己不要摔倒”。


李英是今年被“堵”在珠峯上的眾多攀登者之一。


據不完全統計,在過去10天裏,至少11人魂斷珠穆朗瑪峯,去年,這一數字為6人。印度媒體“NDTV”報道,僅5月23日一天,就有3名攀登者在希拉里台階(南線登頂前最危險的一段路)附近喪生。多名攀登者告訴《極晝》,5月22日,有超過200名攀登者在那裏排隊等待衝頂。


當天凌晨4點半,山上颳起了大風。有人剛把手套掏出來,“來不及戴上就被吹走了”;等待的人羣在風中哆嗦、發抖,“整個隊伍都很急躁,頂峯就在眼前,但又上不去”;大風帶走了等待者們的體温,他們身上氧氣瓶裏的氧氣卻極速減少。有人逐漸失去了意識,“開始説胡話”。


登山向導蘇拉王平告訴《極晝》,受氣旋影響,今年登山窗口期縮短,攀登隊員登頂撞期導致道路擁堵,在長時間的等待中,他們的氧氣耗盡、體能透支,最後死亡。攀登隊員自身準備不足、尼泊爾准入門檻低,以及優質嚮導匱乏,都加劇了登頂風險。


以下為親歷者口述:


“最大原因就是窗口期變短”


蘇拉王平 40歲 川藏線嚮導


珠峯的攀登線路多達19條,商業攀登會選擇其中的兩條傳統線路:一條是位於尼泊爾一側的南坡線路(東南山脊),一條是位於西藏一側的北坡線路(東北山脊)。


今年人很多,在5300米海拔上的尼泊爾大本營,我見到400來個登山隊員,加上嚮導,數量翻一倍,然後還有大本營後勤人員,一共上千人。


基本上所有去珠峯登山的人都會找當地的夏爾巴當嚮導,他們是藏族的一個分支,生活在喜馬拉雅山脈,體質適合這個工作。我們有8個隊員,每個人安排一個夏爾巴,包括我,還去了7個經驗豐富的西藏嚮導,作為備用。


每年5月是珠峯攀登季,登頂的時間大概在5月15號到20號之間。我們在登頂之前會做兩次拉練。第一次是從海拔5300米的大本營上到6000米的高度再下來,第二次是上到7000米。拉練可以讓你在衝頂之前,提前適應幾千米海拔的環境。


今年有一個特殊情況就是天氣。當時孟加拉灣產生了一個氣旋,類似颱風,氣旋經過喜馬拉雅山脈。我們第二次拉練結束後,氣旋來了,山上的風特別大。高山上最怕的就是風。風大,會出現暴風雪,風會把地面上的雪吹起來。再大點,甚至會把人的體温瞬間帶走,出現失温症。


我們在大本營整整待了11天。第一個窗口期來了,12號到16號,共5天,但實際上並不夠。天氣剛一好,夏爾巴們要往4號營地運輸物資,把氧氣、食物、帳篷提前背上去。也就是説,第一個窗口期應該是讓夏爾巴把登頂的路修好,物資運輸好。但一切弄好後,夏爾巴再下到大本營去接隊員,這個窗口期就過了,只能等下一個。


我們隊伍情況特殊。12號的時候夏爾巴沒來得及到大本營接我們,但我們有7個西藏嚮導,所以可以提前出發。其他隊伍的人也想走,但他們沒有備用嚮導,上不了山。


所以今年堵車的最大原因就是窗口期變短。


尼泊爾這邊,只要你辦了手續,官方就會放你進山,不會限制你什麼時候衝頂。去年窗口期應該有6、7天,大家不會都選擇同一天。12號的時候,我聽説下一個窗口期在20號以後,並且只有兩三天,大本營有幾百上千人在等着,到時候肯定擁堵。前面的窗口期沒有抓住,22號和23號再不登就沒機會了,果然22號那天人數最多,兩三百人衝頂。


登頂要經過著名的希拉里台階。


那是珠峯登頂前的最後一段路,海拔8790米,路寬40公分,一側是懸崖,一側是3米高的冰坡,冰坡往外又是不見底的懸崖。


希拉里台階只有一條繩子(作為安全保障),只能一個一個過。而且這條路沒有“出車”的地方,也就是説你要原路返回。兩百人登頂,上面的人往下走,下面的人又上來了,結果就變成“下不來也不上去”。


在海拔8000多米的地方,這非常危險。你等的時間長了,氧氣會耗盡,身體也會低温,人凍傷了,最後就是死亡。所以,説是因為堵車死亡,其實是因為缺氧、或者體力透支。


我們沿路看到很多屍體。攀登的時候我看到死了三個人。一個俄羅斯人,自己攀登,沒有請向導,到達3號營地後就死了;還有一個印度人,在4號營地的帳篷裏死去,可能是身體出了狀況,或者體能嚴重透支了。後來還有一個人在攀登過程中滑墜了。


珠峯每年都會死很多人,這也正常。每個人都會遇到屍體,屍體一般都在8000米海拔以上,出事後,屍體只能放在那,沒人有能力把他們弄下來。有一些遺體也沒有摔傷,基本都是氧氣耗盡、體能透支,或者其他身體問題。另外,珠峯很陡,而且都是冰山,會出現滑墜,也可能會被石頭、冰塊砸傷。


每年死那麼多人,當然也會怕。但是對大部分攀登者來説,害怕和想去之間,想去超過了害怕,畢竟是這麼多年的一個夢想,不會因為害怕而不去實現。


《進入空氣稀薄地帶》一書中的珠峯攀登路線示意圖



“堵車是因為整體攀登水平不行”


大龍 28歲 旅行社負責人


今年天氣不太好,窗口期特別短,所有隊伍安排出發的時間都比較早。我21號晚上7點半從4號營地向峯頂出發,當我到達第一個點位——“陽台”(編者注:海拔8410米)時,回頭往下看,整個隊伍拉了有幾百米長。當天加上夏爾巴人,大概有200多個人衝頂。


當時我一個朋友在登馬卡魯峯(編者注:位於喜馬拉雅山脈中段,世界第五高峯),距離珠峯頂24公里,他在上面都能看到珠峯上有一道光,因為我們所有人都帶頭燈,他看到這邊有一個特別長的燈帶。


我到達8700米的南峯頂時,大概是22號凌晨4點半。當時風又大起來了,南峯頂往上就是希拉里台階,這段路一直在排隊。天氣不好,加上高海拔,很多人在那裏排隊,最後當然會出問題,大部分人的身體就是在堵車的過程中消耗的。


堵車是因為整體攀登水平不行。


我覺得現在攀登珠峯的人有90%不懂得攀巖、攀冰技術。在中國北坡,按照規定,你必須要攀登過8000米以上的山才能去登珠峯。尼泊爾這邊沒什麼要求,你甚至沒登過山都可以註冊,只要願意花上幾萬美金。


登頂前,要經過希拉里台階,因為你不懂技術,信心不夠,那隻能慢。只要上下稍微有一點擁堵,大家就不敢走了。


當時我前面是一個印度女人,她一直不走,我説go,go,go。她回過頭問我:tell me, how to go? 後來我往那個坡踢了兩腳冰,往高處一走,跟對面下來的人錯開了,就超過了。多數人不懂得技術,只能排隊,其實很容易就過去了。但對於沒有爬過冰的人來説,他不知道應該怎麼過。


我們隊伍一共有15個人,登頂有7個人,有一個55歲的美國人去世了,一個印度人十個手指頭全發黑,是那種嚴重凍傷後的紫黑。


那個去世的美國人在希拉里台階等太久,體能和身體保暖都下降了,導致心臟出了問題。當時夏爾巴給他做了CPR(心肺復甦術),救回來了。但他後面已經沒有體力下去了,最後只能在那邊坐着,直接(死)過去了。


他之前在美國爬麥金利山,凍壞了三根手指頭。他就把那三根手指頭做了處理,掛在脖子上,很酷。這個美國人已經快完成“7+2”(七大洲最高峯和南北極徒步),亞洲的珠峯是最後一站,但沒想到把自己留在了這兒。


我們的夏爾巴隊長説起這事兒時,我一下就哭了。這個美國人經常來找我們吃中餐,他25年前在台灣做過傳教士,會説中文。我們第一次見面,他還誇我的英語水平不錯。


當時希拉里台階上那麼擁堵,為什麼有人不願意放棄?這是人的慾望在作祟。你想想,你花了幾萬美金,現在離峯頂只有50米,你會選擇回去還是堅持?


珠峯唯一讓我震撼的地方就是登頂的時候。站在世界上最高的地方,周邊8000米的雪山都在你腳下。朝向中國的方向,全都是雲,像雲海,中間有那麼一抹紅,太陽慢慢地升起,突然又有一道光射出。你在那裏看到第一個日出,感覺很不一樣。


不過,我以後會盡量少爬珠峯這樣的山,風險太高,很多東西你把控不了,只能交給自然。


出現在珠峯3號營地到4號營地之間的屍體    受訪者供圖


“商業化不可避免,問題在於商業化不規範”


大鵬 户外媒體人 35歲


珠峯擁堵的情況其實一直是存在的,只是近幾年愈發嚴重了。2017年我和朋友組隊從尼泊爾一側攀登珠峯,衝頂當日,從大本營到C1營地的路上,通過昆布冰川的時候就發生了擁堵的情況,我們從大本營遠距離拍攝,看到密密麻麻的黑點,那都是擁堵着等待通過冰川裂縫的隊員。


這是世界最高峯,吸引着全球各地的登山者,幾乎所有登頂珠峯的人都能在這裏拿到一個頭銜,比如説”xx地第一個登頂珠峯的人”,我覺得這些名譽吸引着很多人前去攀登珠峯。


相比珠峯北坡(中國)一側明確要求“攀登珠峯必須有攀爬8000米山峯的經驗”,尼泊爾當地的商業公司對攀登者的篩選會相對寬鬆一些。雖然尼泊爾政府在2016年也曾出台規定,要求申請珠峯攀登許可的登山者必須登頂過7000米以上的山峯,但實際執行過程中並不嚴格。


珠峯這幾年攀登人數上升了一個台階。2016年尼泊爾共發佈了289張登山許可證,2017年有375張,今年發佈了381張。


每多一個人,就意味着需要更多的高山協作。但實際上受過專業訓練的從業者相對較少,高素質的夏爾巴都會被提前預訂走。從2017年開始,越來越多相對經驗不足的夏爾巴開始上山服務。


一些登山客户本身水平參差不齊,再加上經驗相對不足的夏爾巴,在山上就很容易發生事故,比如凍傷、滑墜。2017年,一個19歲的年輕夏爾巴,剛轉行做高山協作,他當時帶了一個巴基斯坦的登山客户,在衝頂過程中遇到暴風雪,但他沒經驗,沒能説服他的客户放棄登頂,並快速下撤。雖然最後他們成功登頂,但也差點被滯留在山上。那個19歲的夏爾巴在這次事故中凍傷,失去了10個手指。


珠峯商業化是不可避免的,因為對絕大部分登山者來説,想攀登珠峯,單靠自己的力量是不可能完成的,這就需要商業探險團隊的幫助。目前的問題在於商業化不規範,商業團隊應該對自己的客户更加負責。


 




搜狐極晝工作室出品 

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作者簡介


蔡家欣

忌不努力工作。

作品包括:

《女團SNH48的粉絲決戰》

《福州“見義勇為反被刑拘案”後遺症》


為嚴肅閲讀提供選項

點擊閲讀原文來搜狐參加更多討論

文章已於修改
https://hk.wxwenku.com/d/200782388